“哦,这么说来,是本王冤枉了西伯侯世子姬考?”

    纣王面沉似水,冷冷看向前来汇报的官员。

    “不,不敢!”

    那官员额头瞬间冷汗密布,颤抖着声音说道:“西伯侯之前的举动,确实叫人怀疑,大王之前也举动也算不得过分!”

    “既然如此,那就放了姬考那小子吧!”

    纣王露出满意神色,闲闲吩咐道:“一定要这小子清楚,此事的祸根,都是他那好二弟弄出来的!”

    “遵命!”

    报信官员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老老实实答应下来。

    与此同时,在天牢最底层,林沙亲眼目睹的原始天魔施展移魂之术。

    原始天魔所在监舍,不知何时多了一位满脸戾气的青年。

    青年紧闭双目,陷入深度昏迷之中,完全不知道外头的情景。

    一身护卫服侍,还有胸前绣着的凤凰图案,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西伯侯府的标志。

    双手双脚萎缩的原始天魔,此时却是气势暴涨,凌空飞渡头下脚上,头顶对着头顶,与盘坐闭眼青年一上一上飞速自转。

    一股股阴森恐怖的气息,从天魔老鬼身上飘逸而出,犹如潮水般涌入脸色暴戾的青年脑中。

    林沙以气机感应方式,将原始天魔的一举一动全都尽收眼底。

    这世界高手对灵魂和精神力的运用,确实达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地步,这种灵魂转换之术都琢磨出来了。

    不管这种手段是否大天魔所创,天魔老鬼能够顺利施展那就是他的本事。

    至于林沙帮他掳掠来的朝歌西伯侯府护卫,看他脸上的戾气就知道不是啥好鸟,浑身杀气隐隐煞气逼人,手上铁定没少取人性命。

    以姬考那温润如玉的性子,还有智剑二尉的本事,怎么可能在朝歌轻犯杀戒,难道就不怕被朝廷逮着机会狠削么?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这位自身不干净,不然以其江湖二流高手水准,在朝歌西伯侯府也不会只是个末流护卫。

    这样的家伙,抓住了铁定的死刑,林沙拿他给天魔老鬼当做灵魂转移的目标,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呼!

    就在他思绪飘飞之际,突然一股阴风袭面,原本顶在暴戾护卫头顶,气势惊人疯狂旋转的原始老魔,不知什么时候已停止旋转,身上的生命气息迅速流失,在一股令人心头发寒的阴风中轰然倒地。

    “成功了?”

    林沙眯缝着眼睛,定定看着盘坐在地,满脸暴戾浑身杀气隐隐的青年。

    “还要多谢林大帅你的帮助!”

    满脸暴戾的青年突然睁眼,两道精光犹如利剑射出,直直看向林沙邪笑道。

    “无所谓,本帅只是想见识见识所谓的移魂之术!”

    淡淡,林沙轻轻摆了摆手,扫了一眼气息全无的天魔原身,开口道:“快点走吧,不然等大王听到天魔已死的消息,还不知道会有何反应?”

    “估计会暴跳如雷吧,毕竟本尊还没将天魔功全部传给他!”

    原始天魔嘿嘿冷笑,缓缓起身活动了一下不是很适应的身体,摇了摇头苦笑道:“换了个新身体,单单适应就是个不小麻烦!”

    “有机会出天牢,老鬼你就偷着笑吧!”

    林沙淡淡一笑,轻轻打开玄铁牢门示意天魔出来,而后关紧牢门大步流星朝外走去:“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心挨雷劈!”

    至于已经气息皆无的天魔原身,他也不担心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天魔原身自从差点被纣王吸成人干,便一直啪在草丛上装死,气息时有时无,狱卒一时之间很难发现不对。

    果然,林沙带着天魔轻松出得天牢。

    随便找了家酒馆,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林沙直接开口提出了要求:“记住你的承诺,以后找机会离开西伯侯府,不许再在中原祸患,不然本帅不介意亲自出手直接干掉你!”

    砰!

    天魔手上的酒杯被捏得粉碎,一双阴沉可怕的目光看向林沙,冷冷道:“你这是威胁本尊么?”

    “威胁你又怎么样?”

    林沙不慌不忙,端着酒杯轻抿一口,嗤笑出声:“等你哪天头本事干掉我,再说这样的废话不迟!”

    淡淡扫了‘气愤’的天魔一眼,一股浩然正气喷涌而出,如同大山一般瞬间镇压在天魔的识海深处,瞬间就让灵魂还处于不稳定状态的天魔,脸色发白气息瞬间衰落。

    “不要怀疑本帅的手段,让你灰飞湮灭魂飞魄散轻而易举!”

    沉重如山的精神威压瞬间消失,天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色好不难看。

    “好,本尊答应的事情,自然会做到!”

    形势比人强,天魔脸色变幻一阵后,咬牙点头应承下来。

    “庆幸你还没来得及动什么歪心思吧,不然天道之惩可不是说着玩的!”

    林沙淡淡扫了天魔一眼,看出了这厮心中的不甘不愿,冷笑道:“忘记了你之前所发的誓言么,以后但凡敢插手中原局势,立受天道只谴永世不得翻身!”

    “你早就设计好的?”

    原始天魔脸色一阵苍白,想起了林沙答应救他出去的条件之一,就是要他发下最为狠毒的天道大誓。

    “对上天魔老鬼你,本帅不得不小心从事??!”

    林沙哈哈一笑,既然这世上有王道天道,他之前逼着原始天魔以灵魂起的天道誓言,自然拥有最恐怖的约束力。

    “哼,以本尊的实力,到哪都能混得风声水起!”

    天魔闷哼出声,重新叫小二拿了一个酒杯,倒满酒一口闷下,脸色沉得都能滴下水来。

    “本帅希望,你将他们祸患得越厉害越好!”

    林沙哈哈一笑,摆了摆手不以为意,淡然开口:“你什么时候离开朝歌西伯侯府?”

    “你就这么想叫本尊离开?”

    原始天魔满脸狐疑,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轻笑道:“起码也要等到本尊实力恢复了七八成后再说了!”

    “随你!”

    出乎意料,林沙随意摆了摆手,毫不在意道:“不过本帅事先警告你,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冲着不以为意的原始天魔冽嘴一笑,冷声道:“不要想着打姬考的主意,不妨告诉你,十年前本帅教了这小子一门道门观想术,这十来年那小子也没白白浪费,一身精神修为可是不俗!”

    心思被道破,天魔不以为意,可是林沙后面的话,却让他变了脸色。

    什么,姬考这小子修炼了道门观想术?

    十年时间,足够这小子的精神力,修炼到一定程度了。

    他的移魂之术,说白了就是欺负被施术者精神力不足,他可以轻松将其灭杀,就像眼下占据的这具身体一样。

    可是,一旦对方的精神修为超出想象,他再发动移魂术的话,最后的结局都是他的灵魂将被吞噬。

    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是天魔愿意见到的。

    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等天魔从震惊中回神,林沙早就消失不见,只有桌上放着的那几枚钱币,才证明了林沙之前的存在。

    可恶的混蛋!

    天魔心中,突然生起一种浓浓的无力感,被林沙算计得死死的,他根本就做不得什么。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西伯侯剿灭西域毒瘤飘渺城的消息,快速在朝臣之中传开了。

    也就是说,之前纣王判定西伯侯叛乱的先决条件不存在了。

    一时间,替西伯侯说好话的声音,甚嚣尘上烦不胜烦。纣王也就顺水推舟,将在天牢关押了没几天的西伯侯世子姬考放了出来。

    与此同时,西伯侯二子姬发上朝歌觐见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根据西歧方面传来的飞鹰传书,姬发小儿已然出发向朝歌急赶了。

    “这就好!”

    纣王送了口气,回头将大祭司叫来,询问祭炼灵人的准备工作做得如何了。

    “一切都准备妥当,只待姬发小儿到来!”

    大祭司信心满满,眼中精光闪烁默默念叨,希望一切顺利,使大商国运千秋万代永世不绝。

    纣王的心情还没好多久,便被天牢传来的消息搞得烦躁不已:原始天魔死了!

    “怎么就死了,本王还有很多东西,要从老鬼身上弄出来呢!”

    果然如同原始天魔跟林沙所言那般,他的‘死’没有让纣王有半分伤心,反而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来人,快去传林沙入宫觐见!”

    纣王生气一会,突然想到前几日,林沙频繁跑天牢的举动,顿时让他心生疑惑,从狱官口中得知,林沙每次去天牢,除了看望西伯侯世子姬考之外,必定要去看一看原始天魔。

    莫非,林沙这厮从老鬼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不成?

    等林沙听到传诏,慢悠悠从帅府赶到王宫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林沙,本王问你,前些日子你频繁到天牢去见天魔老鬼,得到了什么好处?”

    一见林沙,纣王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满脸阴霾直言质问,一点都没给林沙留什么面子。

    “哦,大王这是质问我么?”

    林沙眯缝着眼睛,早有准备不急不缓反问。

    “是又如何?”

    纣王语气森冷,满脸邪气周身魔气翻滚,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架势,目光炯炯迫人之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