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你是妖帅的女儿,九妹?”

    林沙抵达妖帅府邸,前来迎接的是一位满身英气的娇俏女子。气机感应中,女子的实力达到了江湖一流水准。

    “我就是燕九妹,大帅!”

    站在林沙身前的正是刚刚从飘渺城脱身的燕九妹,因为不愿见到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亲热,重获自由的她留了封信直接返回朝歌。

    此时站在林沙身前,她突然有些紧张不安。

    林沙的实力他没亲眼目睹,但听哥哥妖哥所言,比她父亲妖帅还要强上许多,这让燕九妹感到极为震惊。

    好象站在面前的,不是身材高大,面容俊朗年纪不大的商军大帅,而是一头荒古凶兽,随时都准备择人而噬。

    “前些时日,怎么不见你?”

    林沙的声音,一下子让燕九妹从浮想联翩中惊醒,一时心中惊慌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总不能说,她看上西伯侯的二公子了,自愿跟着他去飘渺城吃苦受累了吧?

    她真敢如此说的话,不说眼前商军大帅如何,父兄铁定暴跳如雷,要找姬发那家伙的麻烦,这可不是她愿意看到的结果。

    深深看了燕九妹一眼,林沙也没逼着她回答,边走边淡然开口:“小姑娘不要意气用事,你父兄跟着大王都十分辛苦,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陷父兄于险境!”

    燕九妹心如擂鼓,脸色一片煞白,被林沙那森森一眼吓住了,以为林沙知道了他跟姬发的事儿,正手足无措间林沙早已抬步离开,她哥哥妖哥已经迎了出来,跟林沙小声交流了会,便将其引入正堂。

    妖帅很快从后院赶了过来,林沙也没客气,直接将来意说了一遍,要妖帅务必镇住三大诸侯世子,以及他们身边的亲信。

    “放心吧大帅,这事简单得很!”

    妖帅拍着胸口保证完成任务,林沙这才满意离开。

    “九妹,刚才林大帅跟你说了什么,你怎么神色不太对劲?”

    等送走林沙,妖哥便迫不及待揪住九妹问道。

    妖帅这才发现,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脸色煞白魂不守舍,顿时大吃一惊厉声喝问怎么回事。

    不等燕九妹开口,妖哥便迫不及待将之前他看到的,林沙跟自家小妹说话的情景复述了一遍,最后一脸疑惑看向小妹:“也不知道林大帅跟九妹说了些什么,竟让她变得如此失魂落魄?”

    在父兄的连番逼问下,燕九妹最后还是没能顶住,主要她本就心虚,老老实实将林沙跟她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说完之后,心情忐忑不敢面对父兄,燕九妹直接奔回了自己的闺房不出,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妖帅和妖哥父子俩。

    再说林沙,离了妖帅府邸后,便直奔天牢而去。

    以他的身份地位,进天牢自然用不着层层通报,以及那一系列烦琐的手续,在狱官殷勤的引领下,直奔刚刚进入天牢,还没清醒过来的姬考所在监舍。

    “大帅,要不要将西伯侯世子弄醒?”

    狱官很是狗腿问道。

    “不用,让他自然清醒就好,记得好好招待不要出了什么岔子,否则本帅唯你是问!”

    林沙转身就走,没有继续待在气氛阴森恐怖的天牢。

    而他去了天牢的消息,第一时间便传到纣王耳中。

    “混蛋,越来越嚣张了,迟早有一天收拾了你!”

    纣王心中气闷,感觉林沙在挑战他的权威,却又顾忌林沙的实力不要妄动,心情实在难受得紧。

    “大王,何必跟一个臣子动气?”

    妲己急忙劝慰,对林沙她早就垂涎已久,可惜根本没机会上手,慢慢的心中也就淡了,此时逮着机会自然得好好上一回眼药:“就算林沙再能,还不是要乖乖听大王的话?”

    “爱妃说得没错!”

    纣王哈哈大笑心情好了不少,眼中精光闪烁思量着针对林沙的办法。

    三日时间匆匆而过,这天林沙刚刚上朝回家,便听到天牢方向传来的消息,西伯侯世子姬考已经醒过来了。

    “这小子的身体,还真是弱??!”

    轻笑着摇头,回府换了一身衣裳,他又转道跑去了天牢探监。

    那日的狱官不在,换了另一位狱官殷勤接待,而后亲自引着林沙再次来到了姬考的监舍。

    让人没想到的是,正好有几名老油子狱卒,正污言秽语痛斥姬考,要他老实听话乖乖孝敬云云,顿时把在前引路的狱官吓个半死。

    “本帅看这几位都是大商栋梁,天牢怎么能少了这几位的存在?”

    林沙脸色平静,语气波澜不惊吩咐道:“本帅以为,该给这几位安排几间牢舍,不然他们就不知道这里究竟谁说了算!”

    “是是是,小的一定安排妥当!”

    引路的狱官吓得屁滚尿流,额头冷汗滚滚连连点头,不要说林沙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就是再过分为了头上的乌纱帽,他也得应下不是。

    “嘿嘿,你们几个真是好样的!”

    回头看向那几位被吓得瘫软在地的狱卒时,狱官的脸色大变一脸阴狠,怒道:“天牢欢迎你们,好好享受吧混蛋们!”

    林沙没有理会狱官教训给他脸上抹黑的小弟,直接走到关押姬考的监舍前,看着里头目光呆滞神色茫然的青年,淡然开口:“小子你没事吧?”

    气机感应之中,姬考的身体状态十分良好,只是刚刚失去了内功有些不适的虚弱罢了。

    “没,没事,多,多谢林,林……”

    功力尽失,姬考很不适应,见到林沙更加不知所措,说话都有些结巴,眼神茫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哈哈,你小子长大了,可以叫我叔叔同样也可叫我大帅!”

    林沙轻轻一笑,摇了摇头缓声道:“你小子的功力暂时失去了没什么,以后慢慢修炼回来就是!”

    “大帅教训得是!”

    姬考这时,也从突然失去功力,以及身体的不适中清醒,起身老老实实冲着林沙行了一礼。

    “行了,你小子不用跟我玩这套!”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没好气道:“我相信你父亲不会轻易背叛大商,不过再准确的消息传到朝歌之前,你小子就得委屈住在天牢了!”

    “不委屈不委屈……”

    说是这样说,从没吃过这样苦头的姬考,心头还是很委屈的,这真是无妄之灾啊。

    跟姬考没什么好说的,这小子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追着他喊叔叔的小屁孩了,又随便闲聊几句,转身吩咐狱官好好照看姬考后,他转身离开来到关押原始天魔的监舍。

    原始天魔的关押监舍,就是当初关押白狄魔君的那间。

    隔着玄铁打造的牢舍,林沙看到原始天魔的情况惨到了极点。

    四肢萎缩成干柴棒子,趴在干草丛中一动不动气息全无,好象死去了一般。

    “天魔老鬼,没想到你竟然混得这么惨!”

    林沙自然不会被天魔表现出的假相欺骗,在他的感应中,原始天魔生机勃勃,哪有一点死气存在?

    “嘿,还不都是拜我那好徒儿受德所致!”

    过了好半晌,趴在草丛堆里的天魔这才缓缓抬头,语调沙哑自嘲道。

    “不错,能屈能伸,果然是个枭雄角色!”

    看着天魔身周屎尿齐流,臭味熏天虫鼠乱窜的环境,天魔老鬼竟是安之若素一脸坦然,林沙也不得不佩服这厮的隐忍。

    “本尊不想死,就得老老实实受之!”

    天魔自嘲一笑,摇了摇头看向林沙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非常,冷静道:“帮本尊一个忙,以后有你的好处!”

    “你能跟本帅的好处,真的太少了!”

    林沙好笑摇头,眼神冷淡没有半分心动。

    “你想要什么?”天魔突然问道。

    “先天乾坤功,你能给么?”

    “如果你把姬考小儿带来,让本尊使出移魂之术的话,肯定没问题??!”

    天魔一脸自信,目光炯炯诱惑道:“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你可得好好把握才是??!”

    “那小子本帅还有大用,不会给你浪费的,还是换一个条件吧!”

    林沙想也没想断然拒绝。

    “那你弄一位朝歌侯府的护卫,本尊答应等移魂成功后,一定找到先天乾坤功奉上!”

    天魔眼珠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一个转圜办法。

    “可!”

    林沙应了一声转身就走,声音远远飘了过来:“你做好准备,过两天本帅就带人过来,到时候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哼哼,受德啊受德,等本尊出得牢笼,一定要好好报答你的招待!”

    望着林沙离去的背影,天魔眼中精光连连闪烁,嘴角一撇露出满满的冷厉。

    林沙的行动,第一时间传入纣王耳中,他对自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觉得林沙真是小题大做,这么点破事都要参合。

    这三天,妖帅拜访其余三大诸侯世子的事情,已经传到他耳中,对此他虽然有些不满却也乐见其成。

    不过,三大诸侯世子的反应,还算让他满意,没有动什么歪心思。

    而就在这时,西歧定边城传来急报:西伯侯姬昌率军剿灭了飘渺城!

    朝歌朝堂一片哗然,这消息实在太过突然,至于西伯侯在朝歌的府邸,突然少了位三等侍卫,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和势力的关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