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王浑身魔气缭绕煞气惊人,天魔功大发神威姬考不由自主,被强悍的气劲吸扯离地飞至御前,被纣王一把抓住胳膊。

    “大王,姬考练的应该是先天乾坤功,请当心呀!”

    妲己一见,心存不忍开口劝告。

    “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本王连一个小子也对付不了么?”

    纣王横了妲己一眼,同时也不忘朝林沙得意的瞥了一眼,手中劲力一发天魔四蚀神功启动。

    他上次想要吸蚀一忧子的功力,结果被林沙阻止无功而还,还狠狠在大祭司和妖帅跟前丢了回脸,这次看林沙如何行事。

    如果再和之前一般无理取闹的话,他真不介意将林沙的大帅之位拿下,一脚将这混蛋踢出才好堂,眼不见为净。

    “大王你要如何形势我不关,但姬考一定不能丧命!”

    林沙好笑的看了纣王一眼,同时隐晦的给姬考递去一个放心眼神,没如纣王之愿那般大发雷霆之怒,闲闲开口表示:“在西歧没有彻底举起反旗之前,大王你还是不要过分刺激四大诸侯为妙!”

    这是老成谋国之言!

    底下群臣纷纷点头,以丞相比干为首的一干文臣纷纷出言,请求纣王网开一面,不要多姬考下死手,稍稍惩戒一番即可。

    毕竟姬考做了十几年质子,表现一直良好,纣王突然就以西歧要反的名头对付他,让人怎么都感觉其中有股浓郁的阴谋感。

    “放肆,本王如何行事,还用得着你们置喙么?”

    纣王勃然大怒,没想到朝堂上一片替姬考求情声,这情况实在不符合他对剧情的想象啊,一时恼羞成怒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哼,本王可以不少姬考这小子,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冷笑出声,眼中闪烁森冷光芒,吓得一干大臣噤若寒蝉不敢言声,心中如同擂鼓忐忑不已。

    “这小子功力有限,正好将之吸蚀!”

    一脸森冷,纣王捏着姬考的手掌猛一运劲。

    “西伯候谋反这事尚未证实,便对其世子狠施毒手,不太妥当呀·”大祭司嘴角一阵抽搐,急忙出声阻止道。

    “哈哈,大祭司担心太过,本王不过是暂时废了姬考的武功,算得了什么?”

    只见纣王浑身魔气鼓荡欢欣狂笑,气势冲显得异常喜悦。

    显然,吸收了姬考的全部功力,让纣王受益不浅。

    姬考的先天乾坤功修练不到十年功力,片刻间被吸蚀得干干净净。纣王破蚀了姬考的功力,显得神元气足,说不出的畅快。

    “嘿,说什么正气玄功,只要寡人功力再深厚提升,同样可以尽吸一忧子的乾坤功?!?br />
    纣王样貌狰狞可怖,明显他的魔气日见加深。

    身后,大天魔的景象若隐若现,看在一干大臣眼中惊骇不已。

    “怎么回事,大王身后的恶魔虚影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事!”

    “散朝后问问大祭司,大王最近的性情越发残暴了!”

    “……”

    哼!

    朝堂上嗡嗡声一片,纣王的表现实在不像正常人类,林沙冷哼出声,声如惊雷瞬间压下嗡嗡的议论声,目光犀利直视纣王:“大王够了,收起你那一身魔气,不要被大天魔的意志影响到了!”

    声音之中,带着道家特有的清正之意,犹如暮鼓晨钟瞬间让纣王从兴奋中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刚才满腔的兴奋,还有那隐隐的噬血之念,这真的是我么?”

    纣王额头瞬间布满一层细密冷汗,可转念一想心头戾气重启,老子为什么要听你林沙的话?

    身上刚刚收敛的魔气,以更加狂暴的方式喷薄而出,身后隐隐的大天魔之相更加清晰几分,让一干大臣感觉说不出的森冷。

    纣王本已邪恶暴戾,加上魔气日深,将来不知凶残到什么程度。妖帅等人看见纣王的狰狞形相,亦不禁心寒。

    朝会无疾而终,最后失去全身功力,陷入昏迷中的姬考,被直接送到天牢关押。

    “大祭司,大王魔性日重,以后咱们的日子,恐怕不怎么好过??!”

    出得王宫,林沙和大祭司走在一起,轻声说道。

    “谁说不是么?”

    大祭司连连叹气,语气中满是无奈:“大王不听劝告,非要跑去天牢吸纳天魔一身精气,结果招来大天魔意志降临,以后随着实力提升大天魔意志对大王的影响日重,只怕情况越发糟糕??!”

    “没事!”

    林沙轻松摆了摆手,一脸平静道:“大商境内死囚多的是,只要大王不伤害平民百姓引起公愤,就是喜好杀人又如何,数万死囚还不够大王杀上几年的?”

    “也只能如此了!”

    大祭司苦笑,心道也幸好大商有林沙这样的能臣,不仅手段厉害实力也强得离谱,能够让大王都忌惮万分不敢轻举妄动。

    同时,林沙这种把异族俘虏和各地死囚押解至朝歌,任由性情残暴的纣王施为的手段,也减少了纣王直接残害百姓的几率。

    这些年他夜观天象,发现大商的气象逐渐稳固,甚至一度还出现了中兴之势。至于纣王时明时暗的帝星,大祭司也是看得心惊胆战不明所以。

    貌似,大商的气运,和帝星气运,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

    大商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糟糕,经过林沙十年来的巡视梳理,整个大商的形势虽说不上多好,但也算是足够稳定。

    这也是大祭司不愿过多插手纣王宫中之事的缘故,反正大商的情况稳固,任由纣王在王宫里如何折腾,也不会影响到大商的局势。

    一个朝代的衰弱,并不仅仅只是最顶上帝王的问题,而是整个官僚体系彻底堕落的缘故。

    眼下的大商,文有丞相比干,这位可是王室中人,对大商忠心耿耿,同时能力卓绝,将文官集团揉成一股绳,目前还没有发现堕落的迹象。

    而武官方面,林沙一家独大,魔帅也是林沙一方干将,无论是朝歌禁军还是地方驻军,势力都极其庞大。

    唯一能与之相抗衡的妖帅,自身武力又比不上林沙,在其面前很难挺直腰杆说话。而且林沙的能力也是极强,现在整个朝堂除了文官系统之外,几乎都在他的势力掌控之下。

    只要他自己不乱,整个武官系统,甚至整个大商都不会乱。

    这就是商朝眼下的局势,纣王性情残暴不假,但是下面的文武官员还算称职,并没有引发什么天怒人怨之类的祸事。

    唯一让大祭司感觉麻烦的,就是纣王身上的大天魔意志。

    随着实力提升,纣王的性情越发阴狠残暴,那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狂妄,膨胀得十分迅速。

    这也是林沙直接出面跟纣王呛声,打压纣王的嚣张起眼时,大祭司装作透明人的主要原因。

    效果还真是不错,起码有林沙坐镇朝堂的时候,纣王虽然依旧不时表现出残暴的一面,可也有所收敛不敢做得太过分。

    有这一点,已经足够大祭司和林沙站在同一阵营。

    “大祭司,你现在就去找一忧子那厮!”

    林沙可不知道,就在一瞬间,大祭司脑子已经转了这么多念头,他沉吟着说道:“大王突然将姬考关押在天牢,肯定会引来这位的极端不满,还要你去好好和他说道说道!”

    大祭司闻言一凛,连连点头说道,拍着胸膛保证牵扯住一忧子这厮。

    一忧子可是整个天下都数得着的超级高手,要是他不管不顾发起飚来,整个朝歌都将闹得不可开交,这可不是大祭司愿意看到的结果。

    “那你呢,你干什么去?”

    回神,大祭司好奇问道:“你小子不会想当甩手掌柜吧?”

    “想当甩手掌柜,哪那么容易?”

    林沙苦笑,停步摇头:“待会我先去找妖帅,让他去跟另外三大诸侯的世子好好聊聊,要他们不要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什么,当然是不要因为纣王突然抓捕西伯侯世子姬考,就有什么要不得的心思。

    大祭司跟着苦笑,瞧瞧这都什么破事,纣王惹出的麻烦,要他们跟在后头帮忙擦屁股,这感觉真心不爽。

    “等见过妖帅后,我再去天牢见见姬考那小子!”

    林沙神色阴沉,冷然道:“西伯侯不会那般不智,会跟山贼土匪般的飘渺城结盟,估计其中有什么缘故,等事情解释清楚了,还得把姬考放出去,可在这之前不能让他在天牢吃太多苦头!”

    大祭司深以为然,暗怪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茬。

    天牢那是什么地方,那些狱卒一个个不是好东西,见钱眼开欺软怕硬,以西伯侯世子姬考的温和性子,进了天牢指不定会吃什么苦头。

    要是闹出了什么乱子,最后不好收场的话,对于大商还是西歧来说都不算好事。

    “应该的应该的,林大帅你去忙你的吧,我这就去找一忧子!”

    察觉一个处理不好,事态有失控的危险,大祭司也不罗嗦,干净利落跟林沙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

    “呵呵,这老家伙,年纪一大把了心中热血却没冷??!”

    看着大祭司急匆匆离去的背影,林沙轻笑摇头,没有耽搁时间带着亲卫,直奔妖帅府邸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