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是不敢反对,不过以后再想驱使他们就不容易了。

    “……”

    大祭司和林沙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森森的不满。

    尼玛纣王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把他们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既然如此他们也懒得再罗嗦,随纣王折腾去吧。

    纣王没有将大祭司和林沙的沉默当回事,可妖帅却没这份底气啊。

    一看情况不妙,合则几位老大意见不合,可就苦了他这位具体执行的‘小’角色了,真是倒霉啊。

    不行,没了魔帅那厮跟他一起做难兄难弟,他一人在几位大佬跟前,根本直不起腰啊有木有?

    四大诸侯中,以姬昌为首,在朝歌中的府邸,也最为雄奇宠伟。

    “这几天来总是心绪不灵,我预感将有事会发生!”

    英俊不凡的姬考端坐在府邸正堂,脸色沉郁心思重重。

    “二弟(姬发)流落飘渺城后,便一直没有消息,真令人担心?!?br />
    这厮的心地确实善良,自己都感觉有不好的事情临身,还有心情理会姬发的破事,这心也真够大的。

    “世子,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期限。二公子若赶不及入宫,便糟糕了!”

    旁边,两大亲卫满脸忧虑开口:“听闻大王的性格最近越发残暴,到时候受罪的就是世子你了!”

    “不用太担心,二公子若以快马日夜兼程,这月已可抵达朝歌?!?br />
    另一位亲卫却有不同意见,但他眼中的忧虑却出卖了心中真实想法。

    “我已有心理准备,爹爹是第一大诸侯,纣王不敢太过份的。只希望二弟能平安无事,我便于愿足矣!”

    姬考却不在意,轻笑着说道。

    “王旨到!”

    三人正讨论间,妖帅与手下不经通传,突然闯至。

    “大王有召:西伯侯世子姬考,立刻随妖帅人宫面圣,不得有误,钦此!”

    三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那两大亲卫反应过来,满脸堆笑迎上前去:“大帅,微臣可否跟随世子入宫?”

    妖帅脸色一变,他要给姬考面子,却不代表要给眼前两亲卫面子:“呸,你是什么货色,有何资格晋见天颜?”

    两大亲卫脸色挂不着,却又不敢在妖帅跟前放肆,只得老实低头认错,并悄悄表示:“大帅请息怒,我等恳请大帅照顾世子,侯府自当厚得酬谢?!?br />
    “哈哈,这才像人话?!?br />
    妖帅哈哈大笑,目光不再那般凶厉,沉吟道:“你们也不用担心,朝堂之上自有替姬考这小子说话之人!”

    姬考却是心神不宁,突然要竭见凶残无道的纣王,他性格虽然勇敢,也觉得忐忑不安,一下子就表现在脸上。

    “嘿嘿,小子你运气着实不错!”

    妖帅看在眼里,也不多说什么,只轻轻一笑意味深长说了句,便挥了挥手转身就走:“走吧,不要耽搁了大王的时间,不然后果难料!”

    两大亲卫跟在妖帅等人身后,一同来到王宫外围止步。

    看着世子姬考在妖帅等人陪同下,安然步入王宫,两大亲卫聚在一起悄悄商量:“你说,妖帅之前所言,是何意思?”

    “我看,不过是想要多捞好处罢了,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倒是有些头绪,就是不知道是否正确?”

    “哦,有什么头绪,快说说看!”

    “还记得当初,世子来朝歌之时,是谁护送的么?”

    “你是说,林沙林……大帅?”

    “没错,就是他!”

    “都这么长时间了,自从他护送世子来到朝歌后,就再也没上门过,难道他还记得世子不成?”

    “你傻啊,也不想想林大帅当初的处境,整整十年没有返回朝歌,怎么跟世子见面?”

    “那他现在不是已经回了朝歌么,怎么也不来见见世子?”

    “说你是个傻子还偏不服,林大帅什么身份,就是侯爷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应该是世子主动上门拜访才对!”

    “可是现在大王要见世子,跟他有什么关系?”

    “有林大帅在朝堂,世子应该吃不了亏才对!”

    ……

    不说两亲卫在王宫之外议论纷纷,心情忐忑生怕传来不好消息。

    另一边,姬考随着妖帅入宫,混在一帮大臣之中。

    “咦,这不是西伯侯世子么?”

    “他怎么也过来了,难道西歧出了什么事么?”

    “没听说啊,嘘别说了,没见旁边那位是谁么?”

    “……”

    流言蜚语纷纷扰扰传入耳中,姬考身子一僵脸色有些发白,心中不安更甚。

    “哼,唧唧歪歪干什么,等会见了大王,你们要是还有胆子胡言乱语,本帅道一声敬佩!”

    妖帅冷哼出声,附近的议论杂声瞬间消失。

    不一会,就有内侍前来引见,众臣立刻收拾好了心情,板着脸脚步沉稳踏入王宫正殿。

    “大王万岁万万岁!”

    众臣齐齐弯腰拱手,拜见坐在王座上的纣王。

    让姬考松口气的是,纣王并没有第一时间找他,而是先讨论之前在国师大典中,无辜丧身大臣的后事安排,以及人事调整等等要务。

    心中突然生起被人注视的感觉,姬考吃了一惊,微微抬头扫了殿前大臣一眼,目光和一双清亮眼神对上。

    心头猛的一跳,有种熟悉感觉升起,好象以前在哪见过一般。

    再看他所坐位置,纣王,妲己和大祭司高坐御台,而那双熟悉眼神的主人端坐在武臣之首的位置。

    恩,武臣之首?

    他,他是林沙林……叔叔?

    心头猛的一跳,眼角余光不住扫视,林叔叔的摸样,跟十年前基本没有多大变化,他一眼就认出了好吧。

    童年时的美好记忆,突然在脑中如电疾闪。

    除了早已模糊不清的家庭温暖,他的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初从西歧赶赴朝歌的那段时日,现在想来都忍不住露出会心微笑。

    心思浮游天外,不知不觉纣王已经处理完了朝堂要务,自有内侍提醒他见驾。

    “微臣姬考,参见大王!”

    纣王眼神微眯,嘴角挂着莫名笑意,缓声道:“数年没见你这小子倒长大了,像个人样!”

    一旁的妲己美目连闪,心道好俊俏的小子,要是能够春风一度,那就真是再好不过了。

    “微臣未能待奉圣躬,罪该万死!”姬考躬身说道。

    “本王未有召你上朝待奉,当然不会怪罪于你!”

    纣王也不是一点气量都无,只是西伯侯是朝歌的心腹之患,加上他此时的心态受到大天魔的意志影响严重,不期然间便露出丝丝凶残,突然脸色一变厉声大喝:“但你父亲姬昌造反,则是万死难洗其罪!”

    “微臣姬家世代尽忠绝无造反企图万望大王明察??!”

    姬考心头一凉,深吸口气大声说道。

    “姬昌勾结飘渺城主,集双方兵力,分明是要挑战朝廷,证据确凿,无容狡辩!”纣王目光森冷,语气严厉怒声大喝。

    “大王,天大的冤枉呀!”

    姬考一时变了脸色,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连连拱手,脸色一片煞白。

    “姬考长居朝歌,可能真的不知情!”

    妲己眼波流转,越发对姬考这位小鲜肉感兴趣了,眼见小鲜肉被吓得不轻,心中竟生起丝丝不忍,不着痕??诎锛Э妓祷?。

    “哼,父亲造反,儿子便要承受后果!”

    纣王冷笑,一双目光森冷如刀,好似要将姬试千刀万剐一般。

    “这,大王……”

    姬考被吓坏了,一时站在朝堂之上,只觉孤立无助彷徨到了极点。

    周围的朝臣,议论纷纷莫衷一是,有说西伯侯一向忠心,不会造反的;也有道西伯侯财雄势大,如今又勾结飘渺城匪类,其心可诛的;同样也少不了劝说纣王熄怒,等情况近一步明了再多决断的,总之吵吵囔囔嗡声一片。

    姬考将这些话听在耳中,本就煞白的脸色,更加毫无血色。

    “够了!”

    突然,一声低喝,犹如惊雷炸响,在一干大臣耳中轰然炸响,震得大臣们头晕目眩难受异常,一个个满脸骇然不明所以,打眼朝声音传来方向望去,正见到林沙高大雄伟的身躯缓缓站起。

    “不管如何,西伯侯世子,不是你们能够随便议论的对象!”

    目光一闪,冲着脸色发白身子微微颤抖的姬考微一点头,林沙扭头冲满脸不善的纣王道:“大王,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还是不要胡乱做出决断的好!”

    “林沙你放肆!”

    纣王怒吼出声,满脸不悦森寒道:“不要以为你身为商军大帅,本王就拿你没办法了!”

    “大王你这是什么话,想要拿下我身上的帅位,也不是说说便成的!”

    林沙眼中闪过两道厉芒,冷声开口。

    王宫正殿的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点。

    一干大臣谁都没料到,本来在说西伯侯的事情,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林大帅和大王对呛了。

    纣王脸色一滞。目光森冷语气阴寒;“好好好,好一个商军大帅,本王算是见识了!”

    就当众臣以为心性残暴的纣王会直接动手,不料他却口风一转,厉声怒喝:“本王想要如何处置西伯侯和其世子,还轮不到林沙林大帅你来置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