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让数方心情都不愉快的风波,在林沙的强势介入下迅速消弭。

    纣王恼恨林沙不给面子,带着妖妃妲己转身返回后宫逍??旎钊ヒ?,将后续事宜完全抛之脑后不管不顾。

    大祭司和妖帅很是尴尬,匆匆和一忧子打了声招呼,借口身有要务匆匆离开。林沙亲自将一忧子送出宫门,并一再表达了歉意。

    “不用如此,这事跟大帅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忧子轻笑说道,目光一闪转移了话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大帅聊一聊武功的事情,我对大帅的武功很感兴趣!”

    “随时欢迎道长上门!”

    轻轻一笑,林沙点头应下,心中明白一忧子对他的浩然正气起了兴趣,这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一定上门拜访,到时候大帅不要嫌烦就好!”

    客气了两句,目送一忧子高大伟岸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林沙轻笑着招呼等候多时的亲卫统领,翻身上马返回帅府。

    回府不久,他果然收到消息,纣王之前去了一趟天牢,听说狠狠修理了天魔一通,将天魔的两条腿给吸成了腿干,天魔浑身那磅礴的精气也被吸得七七八八,此时这位号称魔中之魔的枭雄只余一口气在。

    遇上纣王这位逆徒,天魔除了暗叹倒霉之外别无它法。

    要不是知晓这厮另有脱身之术,林沙说不定还会为了这厮的悲惨遭遇,感叹上了一两句,顺便腹诽一番纣王的凶残行径。

    这厮的行径,将‘暴君’这个词语的含义,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帅府待了一会,吃过午饭后他又跑去看了看养伤的魔帅。

    这厮就是个杯具,在国师大典之役中,几乎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结果几大高手之中受伤最重的就是他。

    如果没记错的话,天子传奇剧情之中,这厮就是挂在国师大典之役,后来的情节中几乎没有露面就是最好明证。

    这次也极为凶险,要不是林沙及时出手,让魔帅免于被吸成人干的下场,估计最后的结果依旧好不到哪去。

    “好好养伤,最近朝歌可是多事之秋,没事的话不要露头!”

    怎么说都是跟随自己十几年的弟兄,林沙尽管不怎么喜欢这厮满身魔气的鸟样,却也不会轻易将他放弃。

    “大帅,听说您跟大王……”

    魔帅满脸感动,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心开口。

    呵,传得好快??!

    “不用担心,本帅跟大王之间的分歧早已有之,这次不过稍微激烈点,没事的!”轻轻一笑,安抚了魔帅不安的心,这才带着轻松心情离开。

    下午,他打算再琢磨琢磨天魔功的事儿,结果大祭司这老家伙直接上门,将他拉到王宫。

    “用不着如此,本帅和大王的关系,还没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吧?”

    林沙哭笑不得,却不过大祭司的一番好意,只得跟着他屁颠屁颠进了王宫,结果还没见到纣王,急匆匆赶来的妖帅就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西伯侯二子姬发,与飘渺城公主朱雀结婚!

    “混蛋混蛋,本王早知西伯侯不安好心,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纣王闻讯勃然大怒,浑身魔气缭绕煞气冲天,一副择人而噬的禽兽摸样。

    “事情确定了么?”

    没有理会连使眼色的大祭司,林沙满脸严肃沉声问道。

    “已经确定了,消息正是我们安插在西伯侯府的探子,飞鹰传书送来!”

    妖帅脸上没有丝毫不悦,必恭必敬回答。

    如果放在以前,以妖帅的傲气,自然不会多鸟同样身为商军大帅的林沙,他也是商军大帅,大家身份地位相同,凭什么林沙就要高出一头?

    这也是纣王使出的制衡之策,不让手下一家独大,威胁到他的王位和统治,谁说纣王脑子里全是大便的?

    可是国师大典一役,让妖帅彻底见识到了真正的绝世高手,实力到底有多恐怖,根本就不是他眼下能够对付得了的。

    这世界可是奉行最原始的丛林法则,赤落落的强者为尊,林沙表现出的实力高出他一截,妖帅自然再也硬气不起来。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谁叫林沙的拳头大呢。

    “是否向西伯侯确认了,据本帅所知,西伯侯姬氏家族,跟飘渺城的关系一向恶劣!”

    何止是恶劣,数十年间打了好几仗,双方都损失惨重结下不小冤仇,岂是说化解就能化解的?

    之前就说过,飘渺城地处西域,跟西歧算是邻居。

    飘渺城由飘渺城主在几十年前一手创建,这厮武功高强纵横西域几无敌手,为人性情残暴和纣王不分伯仲。

    飘渺城正好卡在中原和西域交流的中间地带,去论战略地位还是经济地位都十分重要,自然也是西伯侯府的必争之地。

    结果飘渺城主虎口夺食,西歧棋差一着落后一手,眼睁睁看着飘渺城主大肆发财,单单收取商旅过路钱就收到手软。

    同时飘渺城主性格残暴,动不动就杀人吞食,没少找西歧所属商队的麻烦,给西歧造成巨大的经济和人力损失,西伯侯府早就将其视为除之而后快的毒瘤。

    飘渺城与西歧交恶数十载,期间没少动兵动枪,结果谁也没讨到好去,飘渺城依旧逍遥于西域,西伯侯也拿飘渺城主没有任何办法。

    这也是林沙当初巡视天下,听闻有飘渺城的存在,却没有联和西歧军兵一同上门找茬的原因。西歧的实力膨胀得十分厉害,要是身边没个势力牵制,还不知道最后强悍到什么程度。

    飘渺城恰好满足了这一点,朝歌虽然不会着力拉拢培养,却也不会出力打压,这才是飘渺城一直能跟西歧纠缠的真正原因。

    不然,真以为区区一城,能顶得住一国之力的围剿不成?

    听闻,因着这事,飘渺城上下骄横不已,都以为大商怕了他们不敢胡来,林沙当时真有些哭笑不得,所以才做了有机会去会一会飘渺城主的心思。

    尼玛,竟然不拿萝卜当干菜,看老子怎么教训丫们。

    “这个……”

    妖帅脸色一窘,摇头道:“事态紧急,在西歧的探子来不及向西伯侯确认!”

    “还确认什么?”

    纣王不满咆哮,满脸阴沉冷森森道:“西伯侯真是好大手笔,跟飘渺城结盟后,西歧实力将更上一层楼!”

    众人无言,事情就是如此,西歧真要和飘渺城合流,不说别的单单财政实力,就将暴涨一头。

    “那飘渺城主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和西歧和解,甚至还要嫁女给姬发那不到一岁的小儿?”

    林沙将心中疑惑道出,顿时让纣王和大祭司眼睛一亮。

    对啊,姬发小儿还没满足岁,竟然就能娶飘渺城城主之女,果然是个妖孽,以后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这厮。

    妖帅压下心头波澜,急忙解说道:“飘渺城姓氏不详,手下四大星君个个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好手,同时飘渺城主本人还修炼有当年大神女娲所创的神功浑天宝鉴!”

    “浑天宝鉴?”

    林沙闻言脸上露出丝丝轻笑,好奇问道:“这又是什么绝世神功?”

    他毕竟不是天子世界的土著,也没有师承来历,很多江湖秘辛不甚了了。

    “传闻乃大神女娲氏所创神功,强悍无匹威力惊人!”

    妖帅苦笑,好象刚才他说过了啊。

    “没想到飘渺城主还有这么大机缘,本帅对浑天宝鉴很有兴趣,要是姬发小儿真的跟飘渺城主之女结婚,本帅一定要让西伯侯献上浑天宝鉴!”

    林沙旁若无人哈哈一笑,自顾自做出了决定。

    可恶!

    纣王心头恼火,却是顾忌林沙的实力,不想再受一次紫光大网罩体的难堪,只得强压心头火气,愤愤不平暗骂混蛋,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收拾你。

    “哼,不管如何,西伯侯姬昌跟飘渺城结盟是事实,本王倒是要好好问问西伯侯世子,他对此事的看法和态度?”

    纣王冷笑,将一腔怒火全部发泄道作为质子的西伯侯世子姬考身上。

    “来人啊,去西伯侯在朝歌的府邸,将姬考那小子带来!”

    没有理会欲言又止的大祭司,纣王独断专行命令道。

    “大王,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待王宫护卫令命离开,大祭司这才开口劝说道:“怎么说西伯侯姬昌都是四大诸侯之首,如此对待西伯侯世子有些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

    心中暗骂一声老糊涂,纣王恶狠狠道:“事实俱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本王也没说要对姬考如何,大祭司是不是反应太过了点?”

    说着,狐疑的扫了大祭司一眼,似乎想看出大祭司是否跟西伯侯有然一般。

    纣王这厮,是不是脑子被门夹坏了?

    看着暗暗憋气,一张老脸气得通红的大祭司,林沙忍不住心中连连摇头。

    你叫人去拿姬考就是,干什么还做出这等糊涂事来,大祭司为大商服务百十年,历经三代帝王,又岂是能够随便轻辱的?

    就连旁边的妖帅都忍不住色变,真不知道纣王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是做个谁看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