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刚刚过河,就迫不及待要拆桥,吃相太难看了吧?”

    林沙飘身疾进,拦在纣王和一忧子之间,眯缝着眼睛缓声开口。

    “林沙你这是什么意思,本王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纣王脸上闪过一丝黑气,目光森寒冷声怒道。

    “大王,有些事情做了无所谓,可有些事情做了的话”

    林沙一脸平静,没有理会纣王不同寻常的恼怒,淡淡开口语气淡漠。

    “做了又如何?”

    纣王身上魔气汹涌煞气冲天,双目绿芒台闪烁语气森寒,踏步前行一副随时准备干架的摸样,更让人精心的是,其身后竟隐隐浮现了大天魔的景象。

    王宫正殿一片狼籍,随着纣王此言一出,顿时陷入了一股诡异的沉寂氛围。

    不说纣王为何突然如此无智,在林沙面前如此口出狂言,一副不将林沙放在眼里的架势,旁边围观的大祭司,妖帅和妖妃妲己却是暗暗捏了把冷汗,体内劲气汹涌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剑眉轻皱,林沙却是没有生气,不答反问:“大王这是,去了天牢?”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去天牢自然只能是去见原始天魔那老鬼了。不然短短时间内,原本由天魔凝聚出的大天魔法相,怎么会突然转移了宿主?

    “哈哈没错,本王去了天牢,还从天魔老鬼身上得了莫大好处!”

    纣王猖狂大笑,神志有些不太正常的扭曲,眼中绿芒闪烁,身后的大天魔虚影连连晃动,又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大魔头。

    “收获确实很大,连天魔老鬼身后的大天魔法相,都被大王抢了过来!”

    林沙肯定点头,说出的话却是让众人为之色变。

    “林沙你这话什么意思?”

    纣王脸色一冷,看向林沙的目光十分不善,浑身魔气汹涌如沸水翻滚,凌厉战气汹涌将他烘托得好似魔神临凡。

    王宫正殿的气氛陡然一冷,气氛紧张一触即发。

    “字面上的意思,大王你该好好清醒清醒了,别被突然临身的大天魔法相,冲昏了头脑!”

    没有理会频使眼色的大祭司,林沙嘴角含笑说话一点都不客气,目光清冷直接呛声过去。

    “你个混蛋找死!”

    纣王怒气勃发,身如闪电疾驰而至,魔焰嚣张一拳轰出。

    砰!

    势大力沉的一拳,被林沙轻轻松松接住,身子只轻一摇晃,脚下坚实地板微微下陷,巨大的拳势连让他后退半步的作用都无。

    突然,抓住纣王拳头的掌心,传来一股磅礴吸力,同时一股漆黑魔气如同灵蛇一般翻滚着想要涌入林沙手掌肌肤之中,带着浓浓的腐蚀之气。

    天魔蚀肉?

    嘴角闪过一丝不屑,手臂骨节咔嚓作响,肌肉猛然膨胀根根青筋爆起,好似蚯蚓一般在皮肤表面不住蠕动,握住纣王拳头的掌心劲力暗吐,一股磅礴劲力好似火山喷发一般汹涌澎湃,瞬间将纣王震飞出去。

    “大王!”

    大祭司,妲己和妖帅脸上变色,急急飞身跃起托住纣王向后倒飞的身体,回头怒视林沙不满大喝:“林大帅你干什么,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有多危险?”

    “本帅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过是想让大王清醒清醒,不要以为吸取了天魔老鬼的血肉精华,又将大天魔法相引来就有什么了不起的!”

    林沙目光炯炯,直视双目怒瞪直欲喷火的纣王,语气平淡缓声开口:“大王,你的实力,眼下还不是我的对手??!”

    “可恶可恶,本王以后一定要打败你,将你这混蛋狠狠踩在脚下!”

    纣王咬牙切齿,却也没有挣扎,只是冷冷看向林沙,语气森寒道:“那你林沙你又是什么意思,本王跟一忧子之间的事情,哪轮得上你胡乱插手?”

    “等一忧子道长离开了朝歌后,大王你想如何便如何,但是在此之前”

    林沙毫不退让和纣王对视,眼神平静不起丝毫波澜,语气一顿冷冷道:“大王还是要顾忌些面子,不要做得太过让我们这些大臣为难!”

    “你还知道自己是商臣!”

    纣王怒笑出声,手指林沙冷冷道:“本王如何行事,用不得你一臣子置喙?”

    “大王,看看身边的大祭司还有妖帅的表情,你就知晓我为何要如此行事了!”撇了撇嘴,林沙轻轻一笑不在多话。

    恩?

    纣王闻言一愣,下意识左右扫了大祭司和妖帅一眼,这两位脸上表露出的不认同,顿时让他勃然大怒厉声咆哮:“怎么,你们两位也不赞同本王的做法,之前做什么去了?”

    大祭司和妖帅好不尴尬,心中把林沙恨得咬牙切齿,面对暴怒的纣王,只得心虚的低头不语。

    纣王想要吸取一忧子体内劲气的做法,真的过了。

    大祭司和妖帅没有丝毫同情一忧子的想法,换个时间换个场景,说不定他俩还会联手整死一忧子。

    可是眼下,一忧子才刚刚帮忙联手擒拿原始天魔,转头纣王就要吸取他的劲气精血,过河拆桥的速度未免太快了点吧?

    两大绝顶高手,心中同时涌起一丝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悲伤,谁知道哪天纣王会不会狂性大发,对他们这些心腹臣子下手?

    以纣王肆无忌惮,根本不拿人命当回事的性子,还真有这种可能。

    林沙轻飘飘一句话,就说到他们的心坎去了,大王你这次做得实在太过分了,哥们都看不过眼了。

    “哼,如果本王非要一忧子一身劲气呢?”

    纣王脸孔扭曲,目光森冷阴沉道:“莫非你们,还敢阻拦不成?”

    真是不知死活??!

    大祭司和妖帅脸上神色连连变幻,最后低头不语。妲己欲言又止依旧没有出声,旁边的一忧子已经从刚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满脸怒气眼中杀机闪烁,胸膛起伏不定显然怒到了极点。

    “让本帅,就让大王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浩然正气!”

    话音刚落,整个正殿嗡的一声闷响,林沙识海紫色沙盘疯狂旋转,一股接着一股磅礴浩然正气喷涌而出,瞬间整条右臂变成一片紫色,散发淡淡浩然正气,让修炼了妖魔邪术的纣王和妖帅感觉很不舒服。

    嗤嗤嗤

    声声尖锐刺响响起,右手大张五指指尖得出五道紫光,如盘龙飞舞瞬间在半空组成一道大网,劈头盖脸朝纣王全身罩下。

    “怎,怎么可能?”

    纣王眼中妖异绿芒闪烁,身子却是如同石化动弹不得,被从天而降的磅礴浩然正气压制,神魂皆震连动根手指的力气都无。

    由五条食指粗细紫光长线,编织而成的松散大网,就这么轻而易举将纣王全身笼罩,散发荧荧光芒看起来没有半丝威慑,却是让身陷其中的纣王苦不堪言,前身僵硬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无。

    “林沙休得放肆,还不快快收了这些紫光!”

    大祭司见过识广,又见纣王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脸上却是不动神色踏不前行,身上突然腾起熊熊血焰,一股凛然气势冲天而起。

    妖帅眼神闪烁额头见汗,身子连连颤抖,好似对闪烁荧荧紫光,散发凌然浩然正气的紫光大罩十分忌惮,眼神犹疑不定不敢有丝毫妄动。

    而妲己则是脸色煞白,满眼惊恐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束手无策无可奈何。之前与天魔的赤膊交锋,她已经损耗了足足七成功力,此时却是根本没有实力参合这样级别的争斗。

    至于一忧子,没有理会过河拆桥的纣王,反而双眼放光看着由五道紫光编织的大网,其中的浩然正气引得他体内的乾坤之气蠢蠢欲动。

    “呵呵,不过让大王见识见识罢了,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林沙轻轻一笑,王宫正殿的气氛当即一缓,右手轻轻一抬,组成紫光大网的五道紫光长线,好似乳燕投林般瞬间冲会指尖,顺着体内经脉返回识海。

    呼呼呼

    纣王突然身形一松,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向林沙的目光之中,满满都是畏惧还有愤恨。

    林沙对此直接无视,不要说他此时在商军之中势力庞大,不是纣王说拿下就能拿下的,真让他不高兴了直接来个清君侧,将纣王赶下王位另外扶持一位王族中人,向闻太师成为能够左右朝堂政局的超级大佬。

    这时代可不讲究什么忠义礼智信,全凭拳头说话,谁拳头大谁说话就有底气。而且纣王的肆意妄为,也引起了他身边绝对心腹的不满,不如:大祭司还有妖帅等人。

    “大王你也别不服气,就算你能拿下一忧子,他那一声阳刚正气内力,大王以为能够轻松和体内的天魔真气融合么?”

    林沙轻轻一笑,说了句让纣王大变脸色的话。

    尼玛的,你既然看出了问题,怎么不早说,害得本王浪费了这么大精力!

    想起刚才被紫光大网克制得不能动弹的情景,要是不小心吸纳了一忧子体内磅礴的刚正劲气,体内天魔真气不早饭才怪!

    思及可怕之处,纣王忍不住硬生生打了个冷战,额头瞬间见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