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愧是大天魔创出,专供恶魔之身修炼的绝顶神功。

    从天牢离开,林沙没有返回王宫,只让身边亲随前往告之一声,他直接回到了帅府。

    坐在书房仔细琢磨刚刚得到的全套天魔功,其中的某些理念和对更高一层次武学境界的简单描述,让他大开眼界之余颇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果然不出他所料,实力达到了他这种冠绝人间的层次,想要更进一步,不仅只是内力的积累,精神的升华和境界的感悟,还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身体的强悍。

    为何天魔功号称只有魔人才能修炼,因为他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实在太快,身体不够强壮,或者说五脏六腑和筋骨血肉不够坚韧的话,很容易就会被狂暴的天地灵气,以及海量真气直接撑爆。

    也是纣王天赋异秉,又有王室庞大的资源供应,这才没有出什么问题。

    可当世除了纣王和哟天魔之外,竟然再无一人修炼天魔功,其中凶险可见一斑,死亡率怕是高得惊人才有如此结果。

    当初大天魔身死道消,在泰山之颠刻下天魔功,历经好多万年时间,期间见过的人数不胜数,要说没有人将天魔功的心法和口诀记下,并当作师门或者家族的传承,怎么可能?

    可整个天下,修炼天魔功有成的,也就天魔和纣王两人。

    原因其实很简单,修炼天魔功的要求十分苛刻,身体强壮只是基础,还得拥有强悍的心理素质,另外精神力也不能太差。

    天魔功是一门纯粹的魔修神功,其中的修炼手段真是骇人听闻,各种血腥手段只是小儿科,像是大祭司祭炼千魂锁心钉那样的残酷手段,真的不要太多。

    魔门邪功最讲究的就是快速,同时将损人利己这个核心宗旨发挥到极致。

    像是先天乾坤功这样的绝世神功,一忧子和西伯侯姬昌都是苦修多年,到了中年时期才慢慢崭露头角威镇武林,如此修炼速度已是极快。

    可比起天魔功的修炼进度,这点只能算是小儿科。

    纣王修炼天魔功才多久,区区十年时间已经成了不逊色于西伯侯姬昌这样的好手,之后的修炼速度同样没有慢下来,只要没有遇到瓶颈可以说一路快速提升,基本上没有停歇的时候。

    同时天魔功将损人利己的宗旨发挥到极致,明明可以吸纳天地灵气慢慢修炼,无论是纣王还是天魔都屏弃这一‘慢’动作,每每直接吸纳他人身上精气血肉以补自身,为此制造了太多杀孽。

    不然的话,堂堂天子王宫,龙气弥漫之地,妖帅自身发动天妖屠神术时,竟然瞬间就吸纳了足够数量的阴邪之气,想想都感觉不可思议。

    堂堂龙气鼎盛的王宫,竟然蕴含如此之众的阴邪之气,可想而知王宫大殿要死上多少人,基本上可以用尸山血海来形容吧?

    按照天魔功所述,想要达到更高一层境界,身心意神必须高度合一,达成统一和谐然后在庞大灵力的辅助下,一举突破凡人阶层,直接成为所谓的‘仙和神’。

    来到天子传奇世界这么长时间,林沙也弄明白了,这世上所谓的仙和神,并不是前世仙神传说中那般,能够呼风唤雨焚山煮海,更没有受拿日月脚踏星辰的威能,只是一种超脱凡人之躯的进化状态。

    实力同样强悍,拳能碎山掌能断流,但是比之寿命几乎无限,神通厉害非凡的仙侠传说,这里的仙和魔只是武力更加高强的存在罢了。

    林沙虽然从天魔功中,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提示和方向,心中却也难免生出丝丝遗憾,没法见识到封神演义中的牛笔角色,怎么说都有点不太甘心。

    不过如此也好,这世界真要有那些呼风唤雨的牛笔角色,估计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实在太危险他都不得不考虑提早‘退休’的问题。

    可惜没有先天乾坤功的心法和口诀,这也是一本能够直达仙人之境的奇功,正好一正一反两方面印证,让他对以后的道路更多几分认识。

    就在他刚刚梳理了一通心中想法,对天魔功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同时确定了以后前进方向的时候,书房门外响起一阵杂乱脚步声。

    “快快通知大帅,就说有要事汇报!”

    林沙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了门外亲卫统领正和守在门口的卫兵急声开口,没等卫兵敲门进来汇报,他已起身打开了房门,看着满脸急切大汗淋漓的亲卫统领,沉声问道:“怎么了,看你这副摸样,莫非出了大事不成?”

    “大帅,真出大事了!”

    亲卫统领急喘了几口粗气,一边拉着林沙向外疾走,一边刻意压低了声音急道:“不好了大帅,刚刚王宫护卫来报,大王不知为何跟一忧子道长打起来了!”

    “什么,大王跟一忧子打起来了?”

    林沙眼睛一眯,闪烁道道冷厉精光,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嘴巴也没停急忙问道:“怎么回事,大王怎么会跟一忧子打起来的?”

    按说王宫刚刚经历一场魔劫,最应该做的是休养生息,没想到转眼纣王就跟一忧子干起来了?

    “这个……”

    亲卫统领明显有些迟疑,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摸样。

    “怎么,又是大王闹出来的事端?”

    林沙一眼看出亲卫统领的心思,忍不住眼睛一瞪怒道:“还不快说,本帅什么事情不能知道?”

    “是,是这样的,听说,听说大王好象要吸取一忧子道长身上的内力,结果一忧子道长不乐意,就这样打起来了!”

    亲卫统领真是说不出的尴尬,他之前也跟林沙入了王宫,亲眼目睹一忧子参与的擒魔之战,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是纣王翻脸就不认人,这种过河拆桥的手段实在让人不耻。

    “嘿嘿,咱们这位大王还真是……”

    林沙嘿嘿一笑,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亲卫统领心知肚明不是什么好话。

    门口早已准备好车马,林沙出门直接翻身上马,不管这里是朝歌城区,直接打马狂奔,路上掀起一片风浪引来骂声无数。

    远远的,他便感应到两股强悍气势猛烈对撞,轰隆隆的气爆声震耳欲聋,王宫方向不时有股股烟尘冲天而起。

    离得近了,更是清晰听到一忧子愤怒的咆哮,还有纣王森冷肆意的声音。

    “纣王你不要太过分,过河拆桥亏你还是堂堂大商君王!”

    “哈哈哈,本王过分又如何,一忧子你识相的话,就乖乖的让本王吸取你体内的内力,否则休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那你就去死吧……”

    轰隆隆,激烈的气爆传入耳中,座下千里神驹不安的来回晃动,林沙面无表情翻身下马,缰绳一扔丢给身后的亲卫,看都没有守护宫门的护卫一眼,大步流星身形如风直冲王宫正殿而去。

    沿途,宫女还有护卫一个个噤若寒蝉脸色发白,见到林沙急忙拱手行礼,一个个脑袋垂得低低的不敢抬头。

    一股阴郁的气息,在王宫之中来回传荡。

    瞧纣王做的什么破事,就算想要对付一忧子,想要吸取一忧子身上的精气内劲,你也用不着如此赤落落吧。

    还要不要大王的威信,大商的颜面都给他丢得干净。

    身形如风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已跨越数千丈距离,气势汹汹赶到气劲轰隆爆响的王宫正殿,看都没看身子瑟瑟发抖缩在墙角的护卫,跨过高大门槛怒喝出声:“都给我住手!”

    正殿一片凌乱,纣王和一忧子激战正酣,根本就没有理会林沙的暴喝。

    旁边的大祭司,妖帅还有妲己等人脸色阴晴不定,或担忧或愤恨或漠然不一而足,见到林沙到来齐齐松了口气。

    该死!

    林沙面沉似水,一步踏出十丈距离瞬息而过,浑身战意冲天而起,殿顶厚重瓦片颤抖哗啦作响,隔着数丈距离一双蒲扇大掌连环轰出,轰隆隆巨响声中一道道威力强猛的掌力,如排山倒海般朝着激斗正酣的两人席卷而去。

    “大王小心!”“林大帅不可!”“大王快快退开!”“……”

    谁也没想到林沙如此彪悍,话也不说直接动手,出手便是排山倒海般的汹涌掌劲,顿时脸色大变纷纷惊呼出声,却是没一个有胆子挺身阻挡在林沙的凶猛掌劲之前。

    “林沙你这是干什么,想要造反不成?”

    大占上风的纣王及时察觉身后汹涌而至的澎湃掌劲,脸色大变急忙离了一忧子回身自救,目光森冷怒声大喝。

    纣王周身魔气汹涌厉气冲天,瞬间在身前舞出一片凌厉掌影,与如同长江大河般汹涌而至,排山倒海般的掌劲连连互爆。

    另一边,满身狼狈的一忧子,根本承受不住山呼海啸般的连绵掌劲,勉强轰散七成最后三成全部轰在身上,顿时连连喷血倒飞而出。

    一招连退两大当世绝顶高手,林沙实力之强令人心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