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大典一役,原始天魔遭擒,举办大典的宫殿一片狼籍。

    纣王擒拿最大心腹之患,一时心情大好当夜连御十女。至于魔君突然消失之事,只是稍稍诧异了会便不放在心上。

    “老家伙,在鹿台做你的逍遥人不好么,非要插手国君之争,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吧!”

    林沙亲自出面,将天魔押送到天牢重犯监舍,看着狱卒给失去双臂的天魔上‘措施’,淡然轻笑摇头感叹。

    “哼,废话无需多说,成王败寇而已!”

    天魔不愧是天魔,很快就从之前的重大打击中清醒,冷笑着说道:“这次本尊败了认栽,你以为你们会有什么好下场么?”

    “什么意思?”

    林沙轻笑,看向天魔的目光,就像看一个傻子般。

    “受德那家伙什么脾性,没有谁比我更加清楚!”

    天魔嗤笑,毫不客气回瞪了过来,脸上带着诡异的冷笑,不屑道:“所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没了本尊这座大山压着,受德那小子还会如此信任你们这些可谓威胁到他的,超级高手么?”

    “哈哈老鬼,你这挑拨离间的手段太小儿科了!”

    林沙嗤笑,摇头不屑道:“你以为,本帅会怕这些么?”

    说着,他特意凑到天魔耳边,轻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要不是你刚才滥杀无辜,本帅都不会亲自出手,大王又能拿本帅如何?”

    没有理会天魔吃惊的脸色,挥了挥手示意旁边的狱卒离开,林沙回头凝视气息衰落到了极点的天魔,轻笑道:“如何,交出天魔功的所有口诀心法,本帅考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哼,原来你也不过觊觎本尊的天魔功,和受德那小子又有何区别?”

    神色先是一愣,天魔连连冷笑:“想得到天魔功的口诀和心法,你做梦去吧,本尊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

    “哦,说到死去,本帅倒是忘了,天魔老鬼你精神修为强悍,而已天魔功的诡异肯定又移魂之术吧?”

    林沙轻轻一笑,没有理会天魔的震惊,缓步在宽大幽暗的监舍来回走动,哒哒哒的细微脚步声,好似重锤一般狠狠敲在天魔的心上,随着时间流逝竟有种喘不过气的憋闷之感。

    监舍的气氛一时凝重沉闷之极,天魔的锐气也在连串脚步声中,逐渐消散变得心浮气燥满心不安。

    林沙的话,击中了他心中最大的秘密,也就是保命底牌。

    天魔功中有有门移魂之术,只要给他机会就能轻松移魂他人身上,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存活。

    这也是他被擒拿之后,并不怎么担心害怕的缘故。

    不过就是换一个皮囊,这对于天魔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又能重修天魔功,甚至达到更高层次,到时候再找纣王这个逆徒报仇也不迟。

    可没想到,他的最大底牌,竟然被林沙一语道破。

    不知道是不是林沙在诈他,天魔沉默不语,心情也是紧张到了极点。

    “说我觊觎天魔功,真是笑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烦人的细碎脚步声突然停下,林沙站在天魔身前,嗤笑出声,身上突然劲气勃发,一股浩然正气透体而出,如大山般重重压在天魔身上,给天魔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负担。

    浩然正气,正是天魔邪气的克星,如此‘沐浴’在浩然正气制造的强大能量场中,那滋味对于天魔而言真是酸爽之极。

    突然,那股让天魔极端讨厌的浩然正气,和来时一般迅速消散,好象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你以为,就我这身浩然正气,还能修炼天魔功不成?”

    林沙的声音,悠悠然好似天边飘来,听在天魔耳中却是暮鼓晨钟,让他豁然清醒心神清明。

    “那你还要天魔功干嘛?”

    “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林沙站在天魔身前,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声音沉缓字字清晰:“实力到了你我这等程度,想要更进一步难上加难!”

    伸手,示意天魔不要开口,等他说完。

    “老鬼你不要跟我说天魔功没有瓶颈,天魔功出自大天魔,那种神魔层次自然比眼下你我实力都要强上不少!”

    见天魔一脸疑惑,林沙冷冷一笑,质问道:“不过老鬼你修炼到高深处,真的变成了彻底的‘魔’,那时你还是你,又或者是大天魔重临世间?”

    话说得虽然绕口,却让天魔万变不惊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毫无血色,高大强壮的身躯更是猛一摇晃,精气神似乎都遭遇了重大打击,精神一下子萎靡下去。

    林沙的言语打击还没结束,冷笑道:“哦,本帅忘说了,就在你刚才实力达至颠峰之际,身后可是隐隐现出大天魔的影象??!”

    天魔脸色再变,忍不住森森打了个寒战,猛然抬头目光森冷,直视林沙冷声道:“那又如何,那是本尊的事情,跟你有屁的关系?”

    “没关系??!”

    林沙轻轻一笑,露出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欠揍表情,目光平静淡然道:“本帅只想告诉你,天魔功对本帅而言就是一个参照罢了,不过是本帅欲窥更高一层境界的,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道具!”

    沉默,天魔沉默,宽大幽暗的监舍,一下子变得安静,气氛沉闷诡异之极。

    “要是我不答应呢?”

    良久,天魔沙哑着嗓门,打破了监舍尴尬的沉寂。

    嗡!

    一只大手闪电般按在天魔头顶,掌心紫光缭绕不好惊人,天魔脸色僵硬瞬间陷入呆滞状态,好象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可笑。

    而在天魔的识海之中,此时确实掀起惊涛骇浪。

    黑黝黝的魔域,群魔起舞百鬼哀嚎,更有上千童男童女的冤魂吵杂呼啸,这里就是天魔的识海,好似九幽鬼域一般。

    就在紫光缭绕的大掌按住天魔头顶瞬间,一座紫光大山划破识??占浯犹於?,莆一出现就引发识海魔域激烈震荡。

    紫光缭绕的大山,上头神州的山川地理一应俱全,带着冲霄而起的浩然正起,引发天魔识??占渚缌艺鸬?。

    首先,紫光沙盘所过之处,一切魔气阴厉景象都沸腾着消散不见,变成一片迷迷蒙蒙的混沌。

    四处飘荡的冤魂厉鬼,好似感受到了天敌一般尖叫着四下飞逃,根本不敢让蕴含磅礴浩然正气的大山靠近。

    一路所过所向披靡,识海中的魔域全部化为混沌。

    紫光缭绕的大山,一路横冲直撞朝识海核心疾奔而去,好象要将天魔的识海彻底转化为混沌。

    天魔骇得差点魂飞魄散,识海要是重归混沌,他也就彻底变成了痴呆傻子,以后再也不用想着什么复仇之类的破事了。

    也就在这时,全由浩然正气凝聚而成的大山突然停下,距离天魔的识海核心不过短暂距离。那炽烈的浩然正气好似冬日骄阳,直将周围的魔气清扫一空,那滋味简直让天魔痛不欲生。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突然,紫光缭绕的大山上,一阵阵朗朗读书声传出,天魔识海一片混乱,好似狂风暴雨疯狂肆虐过一般。

    “停,停,停,我说我说,我说还不成么?”

    天魔猛然从识海动荡中惊醒,冷汗淋漓气喘吁吁,眼睛好一会才对准焦距,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惊骇。

    恩???

    突然发觉不对,剧烈翻滚的识海,好象恢复了宁静?

    心中升起丝丝寒意,对林沙的手段敬畏不已,再无之前的据傲,脸色灰白有气无力:“算我怕了你,这就告诉你天魔功的口诀和心法!”

    “早这样,不就少受一顿折腾?”

    林沙微微一笑,手心的紫光闪烁不定,一股股浓郁之极的浩然正气凝聚不散,有意无意在天魔眼前晃荡,时刻提醒这厮不要刷花招。

    天魔直翻白眼,尼玛的你要是不使出这等神奇手段,打死老子也不会轻易松口,将最大的底牌天魔功道出的。

    同时,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没想到林沙还真如此厉害,能对他的神魄产生直接伤害,再也不敢打什么马虎眼,真要把林沙惹急了,谁知道他有没有强行搜魂的手段,到时候秘密保不住不说,他还得受一番来自灵魂的煎熬。

    “这才对嘛!”

    仔细聆听了一遍,天魔亲自口述的天魔功心法和口诀,心中连连赞叹果然不愧是能直接超脱的神功,让他有种恍然大悟大开眼界之感。

    同时,记好了天魔功的口诀和心法后,他也不忘露一小手,直接点出口述功法中的错漏之处,把个天魔震得目瞪口呆半晌难以开口。

    心中却是连连哀叹,这是哪来的怪物啊,眼力和实力都如此恐怖,以后就算移魂成功,也难有出头之日矣。

    他又哪里知晓,林沙早就从纣王那得到了天魔四蚀的心法口诀,对天魔功有一番研究,自然能够轻易看出天魔设下的陷阱。

    看在天魔总体还算老实的份上,他也就懒得计较那么多,不过出言指出口诀心法中的错漏,震一震这厮却是必须的,不然的话还真以为自己的陷阱成功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