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大天魔鼓吹混乱,恶人得到鼓舞,肆意欺压善良;逼使善人团结起来,与恶人对抗。

    在大天魔与妖魔鬼怪的疯狂打击下,善人联盟最后惨败,被屠杀得尸如山积。

    当大地全为妖魔鬼怪和恶人的世界之后,在天魔并未满足,反而日益妒忌天国之上的无边胜景,野心饽饽欲将青天和大地尽归于其魔掌之下。

    当大天魔认为实力已足,遂亲自率领千万妖魔鬼怪,进攻天国。

    善良的天帝逼于无奈,率领千万天兵神将,迎战这班凶残暴庆的妖魔鬼怪。

    这一场神魔大战打得非常惨烈,激战百日百夜,双方死伤数百万,乃神话时代之最大浩劫。

    天帝与大天魔剧战至兵器折断,终于邪不能胜正,大天魔被天帝神功轰成碎块,身体碎成千百块最后跌落凡尘。

    其中,大天魔的头颅坠落于泰山之颠。

    临死之前,大天魔咬破舌头,以鲜血将他的天魔神功,写在大石碑上!

    “日后天魔传人,一定要杀尽天上神仙,灭绝地上人类,天上地下尽归妖鬼怪所有!”

    再隔万年之后,天魔神功突为一采药人发现;被其魔力吸引,锐意潜心修练。

    但天魔神功并非凡人所能驾驭,辗转相传,所有修练者,均落得爆体而亡。

    数千年后,天魔神功落人魔性极重的元始手上,终于成为第一个将魔功修练至顶峰之人,变成半人半魔之体。

    化为飞灰已万多年的大天魔,竟借助原始天魔的魔性,隐然有重临大地之势,誓要吞天噬地,重振魔界声威。

    “魔形已成,万世浩劫,人能否胜魔,还看此役!”

    魔相森严,狰狞诡秘,教人如何不心寒胆颤……

    “九天雷霆,为我所用!”

    商纣一干高手也不是吃干饭的,大祭司头一个站了出来,浑身血红光焰缭绕,最让人心竟的是头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道道手指粗细闪电接连劈下,与大祭司身上血焰融合电光缭绕好似魔神下凡。

    “去死吧,血火焚天!”

    大祭司浑身肌肉猛然膨胀突起,身形硬生生拔高半尺,一身惊人气势冲天而起,身如电闪狂风大作,手掌一按包裹乱舞电蛇的血焰,如山呼海啸般朝天魔鬼咆哮而去。

    “小小伎俩也敢拿出献丑,真是不知死活!”

    天魔仰天大笑,身后的大天魔虚影更是魔焰嚣张惊人之极,一掌挥出魔气汹涌天地瞬间一暗,两股磅礴力量瞬间在半空相撞。

    轰??!

    整个大殿猛一摇晃,大祭司吐血倒飞,天魔金身公然砸落地下,再一次砸出一个巨大深坑。

    魔君矫健的身影突然飞临巨坑上空,浑身魔气双手包裹在浓郁黑煞魔气之中,如出膛炮弹砰然连环轰出。

    “哈哈,正好拿你这蛮子当作养料!”

    天魔哈哈狂笑,任由连环重击轰在天魔金身之上,大掌电闪而出瞬间抓住魔君的手臂,一股磅礴吸力伴随让人飘飘欲仙的魔力汹涌而出。

    “不好,老鬼又要使出天魔极乐,魔君危矣!”

    一直紧张关注战斗局势的纣王突然惊呼出声,满脸凝重脸色难看之极。

    “大王,天魔极乐有何厉害之处?”

    妲己很配合的询问出声,妩媚娇艳的脸上一片凝重。

    “老鬼的天魔极乐神功,可以将人弄得飘飘欲仙,失去防范将其精气血肉以及内力全部吸收干净!”

    纣王满脸凝重,语气深沉解释。

    妲己闻言脸色大变,周围耳力不俗的好手听见,心头一沉越发凝重。

    “不是什么人的血肉精气,还有内力都那么好吸的!”

    林沙的声音轻飘飘传了过来:“只要实力足够,又对自身内力控制自如,自然能够抵挡天魔极乐的强大吸力!”

    “至于伴随而来的精神迷惑之术,在这等生死关头要是还能飘飘欲仙的话,就算今日不死在天魔老鬼手里,它日也会死在别人手中!”

    他的话让众人精神一振,果然只见魔君手臂鼓得像个气球,天魔一脸吃惊并没发生想象中的意外。

    九阴易脉法!

    魔君拼了老命,浑身劲气鼓荡,体内磅礴劲气瞬间通过手掌轰到天魔身上。

    天魔闷哼出声,松开紧抓魔君的手掌,飞起一脚直接将魔君踹飞。

    一忧子飞纵而起,双腿连环瞬间将天魔全身笼罩。

    天魔双拳如同出膛炮弹,轰隆作响将一忧子的攻击全部接下,顺便还将这位广成仙派掌门轰飞。

    一忧子无功而退大祭司又至,浑身肌肉鼓荡血焰电芒闪烁好似魔神临世,一双蒲扇大掌犹如漫天乌云席卷而至,瞬间便与天魔激斗一处。

    轰轰轰……

    连串的轰鸣炸响传出,烟尘弥漫地动山摇,两大绝顶高手出手如电,瞬间交手数十招。

    最后还是天魔棋高一着,一掌轰在大祭司胸膛,天魔极乐爆发,一股磅礴巨力欲将大祭司的血肉精气还有内力吸纳而空。

    大祭司不察,肌肉虬结的胸膛瞬间干瘪,张嘴发出凄厉惨嚎,眼中绿芒连连闪烁,眼底深处却是闪过一丝狰狞。

    千魂锁心钉!

    天魔肆意大笑,疯狂吸取大祭司身上海量精气,自身气势一升再升惊人之极,可下一刻大祭司突然拼死一搏,手中缭绕千名童男童女冤魂的千魂锁心钉突然电刺而出,正好刺入天魔脑门之中。

    啊啊啊……

    几乎肉眼可见的童子冤魂缭绕天魔周身,天魔脑子一片混乱,全是童男童女的凄厉尖叫声,手臂一松放开了差点被吸成人干的大祭司,双眼血红飞身而起,犹如一道黑色闪电突然飞临纣王上空。

    “受德好本事啊,为师这就送你上西天!”

    天魔眼中凶光闪烁,强忍脑子里的剧痛和混乱,浑身魔气汹涌一掌拍下,直取纣王脑袋。

    “那你就试试,想杀本王哪那么容易?”

    纣王浑身颤抖,狰狞一笑双拳如流星炮火轰出。

    战火迅速波及到纣王,以及一干不怕死的文臣之中,激烈的战斗余波直接掀翻了好几位不通武功的大臣。

    纣王也真是强悍,趁天魔脑袋几欲炸裂的当口,施展天魔四蚀直接将他的一条手臂给废了。

    天魔惨叫,顿时狂性大发,一掌震退纣王杀入一干不怕死的文臣之中,一手一个几乎眨眼功夫,便有近十位靠得最近的文臣被吸成人干凄惨而亡。

    “哈哈哈,痛快痛快……”

    有了大量精气加入,天魔强压脑上的冤魂干扰,哈哈狂笑双手上下飞舞,一具具干尸瞬间化作数截漫天飞舞,情状好不凄厉。

    “痛快你个大头鬼,去死吧!”

    突然一股磅礴劲气轰袭而至,天魔的笑声噶然而止,棚的一声被轰飞了出去,鲜血狂飚惨嚎连连。

    “不想死的,都给本帅退出大殿!”

    林沙踏步前行,满脸冷肃回头狠瞪了亡魂大冒的文臣一眼,目光森寒身如电闪突然而至,飞起一脚狠狠踹到天魔胸口,再一次将这厮踹飞老远。

    “混蛋混蛋,混蛋??!”

    天魔满眼猩红,浑身魔气汹涌气势惊人,满脸狰狞怒视林沙,喉咙发出野兽受伤时的低沉咆哮,满眼杀机飞身而起。

    瞬间扑至林沙身前,拳脚飞舞魔气纵横,卷起漫天烟尘碎石,誓要将林沙轰杀至渣。

    找死!

    林沙眼神冷厉,浑身气势汹涌双拳如出胸炮弹,砰砰声中和天魔激烈缠斗,每一次和天魔有身体接触,都会感受到一股磅礴吸立,同时脑?;孟蟠陨闹杏?。

    镇!镇!镇!

    识海中的紫光沙盘滴溜溜旋转,一道道浩然正气汹涌澎湃,瞬间将涌入识海的魔气和杂念驱除。

    体内窍穴齐齐震动,一股股磅礴之极的真元汹涌澎湃,顺着手臂如海潮一般疯狂涌入天魔体内。

    老子让你吸,看不撑爆你丫的!

    天魔脸上先是一喜后又大惊,从手上传回的真气质量极高不说,数量也绝对海量,直接涌入其手臂经脉。

    开始时还是说不出的舒爽,可没过片刻剧烈的疼痛传来,整条手臂都膨胀欲裂,放眼望去整整膨胀了数圈有余,在和林沙的拳脚对战中,突然气血一滞猛然爆炸。

    啊啊啊……

    天魔两条手臂同时化作血肉碎末,剧烈的疼痛刺激得他连连惨叫,林沙脸上带着冰冷微笑,突然欺身上前一掌拍在天魔丹田之上,轰隆巨响声中天魔犹如流星飞坠,张口狂喷鲜血气息瞬间萎靡。

    “你你你……”

    天魔脸色苍白挣扎着想从地爬起,可惜受伤太重双手被废,一时半刻根本爬不起来,口中鲜血像是不要钱般狂喷。

    “你什么你,想死的话就说一声,本帅成全你!”

    林沙冷笑,一脚踩在天魔胸口,刺儿的骨裂声接连响起,天魔承受不住巨大压力连连惨嚎。

    “手下留人!”

    纣王大喝出声,急忙飞跃而至,冲着林沙说道:“林沙,留下老鬼一命,本王还有事需要老鬼活着!”

    “这个倒是无所谓,不过……”

    林沙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脸色突然一肃,右掌闪电般拍出,狠狠击在天魔天顶之上,将冤魂缭绕的千魂锁心钉彻底拍入天魔脑门之中,同时手指筋骨肌肤有规律轻轻蠕动,天魔体内经脉筋骨瞬间错乱,体内的真气散逸速度更加惊人。

    “你这是……”

    纣王吃了一惊,想要再阻拦已是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