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个原始天魔,不愧魔中之魔的称呼。

    飞起一掌将妖帅击飞,凌空一腿又将魔帅抽飞,双拳挥舞将两颗疾飞而至的黑煞魔球轰散。

    一忧子飞身而起,脚踩八卦凌厉轰下。

    原始天魔一拳轰,拳脚相击八卦碎裂魔气纵横,一忧子惨叫出声倒飞出去。

    大祭司双手包裹炽烈血焰,顺势重重拍在天魔胸口。

    砰的一声金光四溅,天魔身躯后飞全身包裹在一层淡金光芒之中,脸色狰狞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天魔金身!

    大祭司还来不及高兴,就被反应过来的天魔一脚踹飞。

    魔临天下!

    魔帅趁机挥舞巨斧,锋利斧刃化作狰狞猛虎,兜头朝天魔脑袋劈下。

    天魔挥舞冷笑,拳斧相击发出刺耳金铁交鸣之音,魔帅手臂巨震差点没抓住斧柄脱手,玄铁铸就的坚硬斧面,受不住天魔劲气激荡轰然崩碎。

    漫天凌厉劲气中,一条粗壮大腿横扫,魔帅连反应都来不及,身上骨节一阵劈啪作响,惨叫吐血倒飞出去。

    天魔正准备趁胜追击,妖帅的凌厉爪击又至后心,他动都没动任由妖帅抓在身上,体外金光大盛。

    妖帅脸上惊喜刚起便僵住,手爪之上的坚硬触感告诉他,天魔的护体真气都没破,不等他做下一步动作,戴着狰狞面具的脸上便狠狠挨了一拳。差点没将他的牙齿都打落,脑袋嗡的一下喷血倒飞。

    乾坤无量!

    一忧子当即飞身攻来,掌手凝聚强劲正气,怒喝声中朝天魔脑门拍去。

    天魔狰狞一笑,只微微侧头让过饱含正气的掌劲,任由磅礴掌劲轰在肩头,高高飞在空中的身子一矮,金光耀眼依旧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一拳轰出,直捣黄龙轰在一忧子小腹之上,包裹一忧子身躯的太极防护立刻破碎,一忧子身在半空卷曲如虾,身子如炮弹一般倒飞了出去。

    呼呼呼

    就在这时,股股浓郁带着腐蚀气息的黑煞魔焰冲天而起,瞬间就将天魔包裹,魔君满脸狰狞双手舞动幻出无数手影,道道凌厉攻击直奔天魔周身要害。

    “小小蛮子,也敢在本尊面前撒野!”

    天魔冷笑,身上护体金光大盛,硬抗下了魔君的凌厉攻势,双手握拳犹如流星飞坠,重重砸在魔君肩头将其轰飞落地。

    血焰滔天!

    就在这时,大祭司浑身包裹熊熊血焰飞扑而至,一双老树皮般的手掌上下纷飞,股股炽烈血焰掌劲呼啸飞舞。

    雕虫小技而已!

    天魔大掌拍出,瞬间捏住飞来的两道血掌,两人周身魔气血焰翻腾汹涌,气势冲天,轰隆声中大祭司惨叫出声喷血道飞,体内漆黑魔气缭绕迅速腐蚀其经脉血骨,剧烈的疼痛刺激得他连连惨嚎。

    不等天魔缓上口气,魔帅和妖帅已联手攻至,砰砰砰的闷响声中三人瞬间交手数十招,妖魔二帅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过让天魔稍稍多看一眼,随便一拳一脚就让两帅含恨倒飞。

    魔焰滔天魔气惊人,天魔以绝世之姿,让一干围攻的超级高手明白,什么才叫做魔中之魔。

    好厉害的魔功,好强悍的实力!

    纣王双眼精光闪烁,浑身颤抖体内热血沸腾,恨不得飞身而上参上一脚。

    不过他心中明白,一旦他被打败又或者被天魔老鬼擒拿,那就一切皆休了。

    而天魔的实力让他震惊,没想到老鬼的实力,已经高到了这种程度,五大绝顶高手联手围攻都比能稍占上风,妖歌等次一级高手甚至连靠近都不能,几大绝顶高手激斗之时,散逸的劲风就足以重创他们,甚至要了他们的小命。

    “大王,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妲己心中焦急,没想到手中最大王牌魔君,对天魔老鬼也构不成多大威胁,与妖魔二帅,一忧子还有大祭司联手,竟然只能给天魔老鬼一点麻烦。

    “稍安勿燥,先看看再说!”

    纣王心中着急,手心已满是冷汗,眼下已经彻底与天魔老鬼撕破脸皮,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任何侥幸存在。

    这边,群臣也被几大绝顶惊天动地的战斗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头次发现超级高手的实力和破坏力,竟是如此恐怖。

    “退退退,不想死的都给我速速后退!”

    林沙高大魁梧的身躯挡在群臣之前,目光凝然注视激斗的几大超级高手,心中战意熊熊,恨不得飞身而上参合一脚,强压蠢蠢欲动的心思,回头冲着一干看待了的文武大臣怒喝出声。

    “快快快,听林大帅的,都给本相速速退后!”

    丞相比干眼力不凡,知晓跟前的激斗不是群臣能够插得上手的,有林沙帮忙将战斗余波挡住,此刻心神清明厉声大喝。

    一干文武大臣心慌意乱,脚步杂乱纷纷向后退去,可又经不住超级高手战斗的吸引,一连退到大殿边缘下意识止步,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究竟。

    而此时,数位超级高手之间的激战,又有了新的变化

    轰轰轰

    魔君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一见贴身肉搏根本不是对手,立即改变策略使出远距离攻击之术,浑身黑煞魔气缭绕凶煞之气冲而起,一团接着一团黑煞魔球从掌心而出,犹如机关枪般将身处半空的天魔淹没。

    金光闪烁,天魔身上的护体真气泛起道道涟漪,如狂风暴雨般的黑煞魔球,竟是连护体真气都无法突破。

    一忧子趁机施展天地乾坤,身上磅礴正气汹涌,凝聚于双拳之上从上而下砰然轰出,两拳紫光隐隐的拳劲如电疾射。

    恩?

    感受到了丝丝威胁,天魔脸色一冷回身两掌拍出,砰砰两声爆响突兀响起,两团淡紫光团凌空爆炸,闪烁耀眼紫光气浪翻滚竟将天魔掀飞。

    好机会!

    妖魔二帅心中同时闪过此念,身如利矢而起,魔气滚滚妖气冲天,带着让人胆寒的无边煞气拳掌飞舞,如同狂风暴雨全部轰击在天魔的护体真气上。

    血焰滔天!

    一道通红血焰冲天而起,瞬间将身处半空的天魔淹没,大祭司浑身劲气凝聚于双掌之上,身如流星重重印在天魔胸膛之上。

    轰隆一声爆响,劲气滚滚狂风大作,身周血焰翻滚的大祭司被猛然的劲气吹得吐血倒飞,妖魔二帅更是浑身破烂如箭疾射而飞,一团耀眼黑红光芒猛然闪烁,突然一道金光闪烁瞬间又暗淡下去。

    “大家加把劲啊,天魔老鬼的天魔金真已破!”

    滚滚光焰消散,露出天魔发白的脸色以及嘴角的血迹,几大围攻高手顿时心神大振,精神抖擞飞身而上继续发起凌厉围攻。

    “混蛋混蛋,你们这些混蛋,统统都要死!”

    天魔受到五大超级高手联手围攻,实力再强也有照顾不到之处,这不护体金身被破,体内气血翻涌真气不受控制乱窜,顿时勃然大怒杀机盈野,双目通红魔掌连连怒拍。

    砰砰砰

    连串爆声响起,劲气飞溢狂风呼啸,空间宽阔的大殿早已一片狼籍,坚硬的地板密密麻麻龟裂,有好几处地方甚至已经变成一片粉末,露出几个触目惊心的巨大深坑。

    妖魔二帅实力最差,受到天魔重点照顾,魔掌重重如天边乌云,无边无际让二帅心生绝望,不过勉强抵挡数十掌便已力歇,身上瞬间连中数十掌。

    啊啊啊的惨嚎声不声,妖魔二帅身上的盔甲衣裳化作漫天碎片飞舞,两人瞬间身受重伤体内五脏六腑都倒腾起来。

    口中连连喷血气息瞬间颓败下去,天魔哈哈狂笑一脸得意,顺手一掌将碍眼的妖帅抽飞,一只宽大魔掌不知何时已按在魔帅脑袋之上,眼中杀机闪烁就要使出天魔极乐之术解决了他。

    “手下留人!”

    就在这时,天魔耳中突然响起一道饱含浩然正气的大喝,脑子一蒙耳中嗡鸣作响,身上翻滚魔气一滞,一道金色剑光突然划破数十丈空间飞射而至,剑光饱含浩然正气引得天魔一阵心浮气燥。

    “哼,想要偷袭救人哪那么简单?”

    天魔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邪笑,伸手一扬将魔帅高大魁梧的身躯挡在身前,可下一刻让天魔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如电疾射而至的金色剑气,竟然凌空转了个弯,让过魔帅的身躯在他手心一闪而没。

    啊的一声凄厉惨叫传出,天魔只觉手心一痛,拿捏魔帅的手掌一松,魔帅高大身躯扑通掉落在地,天魔抬手一望正好看到掌心的对穿小孔,脸色阴沉怒气勃发,一双冰冷目光顺着金光剑气来时方向望了过去,正好看到林沙缓缓收回手指的动作。

    “林沙,你找死??!”

    天魔嘴里刚发出一声愤怒咆哮,突然身后劲风一厉,后背挨了凌厉一掌,高大身躯犹如流星坠地轰然砸落。

    大祭司被血焰笼罩的身躯出现在天魔原来所立之处,脸上满是狰狞怒吼道:“天魔老鬼,这里可不仅仅只有林大帅!”

    杀!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一忧子满脸严肃飞身而起,身上一道太极气劲汹涌澎湃,劲贯双掌凌空拍出,两道汹涌凌厉之极的掌劲轰然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