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你找死,真以为本尊不敢杀你不成?”

    原始天魔暴怒,周身漆黑魔气汹涌,好似海潮般激荡澎湃,毫不客气冲着林沙反卷而回。

    “是么,天魔老鬼你有本事,那就试试看?”

    轻轻一笑,林沙眼中的不屑,狠狠刺激了原始天魔的自尊。

    “既然你想找死,那本尊就成全你!”

    两股狂暴气势,一正一邪凌空狠狠相撞,激起一阵轰鸣巨响。

    空寂的大殿突然狂风大作,吹得附近群臣以及宫女眼睛都睁不开,身上衣裳哗啦啦作响,身子不由自主跟着向后倒退。

    嗤嗤嗤

    没有理会宫女和不会武功的大臣惊呼,林沙和原始天魔傲然而立,两双凌厉眼神激烈相对,激起火花无数。

    好强悍的气势!

    见此,一干隐藏于群臣之中的高手,无不暗暗感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热闹的国师大典就此僵住,一正一邪两股磅礴气势互不相让,呼啸劲风越发凛冽凌厉,两人之间的坚硬地面好似受不住巨大压力,竟发出嗤嗤细响出现触目惊心的蛛网龟裂。

    轰??!

    突然,大祭司身上火红光芒大盛,一股强悍气势冲天而起。

    大祭司突然出手,一只全由血焰神功劲气组成的大掌,蓦然从天而降落在两大绝世高手气势相撞核心位置,与一正一邪两股磅礴气势猛烈相壮,引发激烈的气劲爆炸。

    众人惊骇耳中嗡嗡作响,劲风呼啸刮在身上如刀子般凛冽难受。

    实力不足的朝臣承受不住,脸色连变纷纷后退,有几位倒霉宫女身上以上突然嗤啦作响,清丽脱俗的俏脸煞白一片身上宫装受不住力,哗啦一声化作漫天碎布散落一地。

    “大祭司,你这是何意?”

    林沙轻轻松松将狂暴的浩然正气收回,举重若轻的神态让对面的原始天魔脸色连变,看向突然插手气势惊人的大祭司脸色平静之极。

    “没想到老鬼你竟然如此深藏不露,是本尊看走眼了!”

    原始天魔一脸狂傲,周身魔气翻滚激荡惊人之极,一点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汹涌,冷冷扫了大祭司一眼嗤笑道。

    “今日可是国师大典,不要误了时辰才好!”

    暗暗给林沙使了个眼色,大祭司又忙站对原始天魔道:“天魔不要太过分,本祭司贵为三朝元老,先王与大王年少时亦要向我行大礼但登基以后,本祭司便得遵从礼节,向大王行君臣之礼!”

    说着,转身朝纣王拱手施礼,冷笑道:“天魔今日虽被册封为国师,也该分清君臣之别,同样要向大王行君臣之礼行才行!”

    哼!

    原始天魔冷哼出声,声音不大却如惊雷炸响,震得在场群臣还有一干宫女护卫耳中嗡嗡轰鸣,目光阴冷扫视一圈,见所有大臣一副深以为然的摸样,冷笑道:“什么行礼不行礼的,实在太过麻烦,还是速速弄完国师大典为好!”

    说着,狠狠瞪了牙尖嘴利的大祭司一眼,眼神锐利如箭冰冷异常,大祭司被他瞪视之下,竟不禁心里一寒,竟然微生怯意。

    “再争持下去,弄僵了,反而坏了本王大计!”

    纣王一见不好,急忙出声打圆场,开口道:“师尊,咱们之间的君臣、师徒之礼,今日两皆相免,千万别既误了大典举行的吉时才是!”

    “哼,这君位老子指日可待,待登基之后,要纣王和群臣叩一万个响头,现在暂且放他一马?!?br />
    原始天魔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微微点头身上的漆黑魔气瞬间全部收敛,傲然挺立静待国师大典继续进行。

    “师尊请快上座,国师大典马上要举行了?!?br />
    一场风波消弭无形,礼乐声再起群臣以及纣王各就其位,一场跪拜风波,总算暂告平息。

    “元始大师武功盖世,德高望重”

    “大王深受师恩,无以为报,今日特册封为大国师,以后襄扶国政,多所广益,造福万民,钦此?!?br />
    “恭请国师接旨!”

    待礼毕,重头戏马上到来。

    纣王一个眼色下去,丞相比干急忙上前奏道:“天魔荣任国师,实乃朝堂万民之福,今日君臣云集,何不请国师一显神功,让群臣大开眼界!”

    “哦,比干丞相这是对本村的能耐不信任嵝?”

    原始天魔似笑非笑扫了比干一眼,眼神中的冷厉吓了比干一笑,连连摆手直道不敢,可话语间还是透了那么一点不信任其实力的意思。

    “哼,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就是,本尊纵横天下近百载,还没怕过谁来!”

    原始天魔何等高傲,尽管知晓比干这是激将之法,依旧直接中招冷笑道:“希望比干丞相的手段不要太上不得台面,不然本尊会很失望的!”

    话虽然笑着说着,但群臣却生生打了一个冷战,清晰感受到了原始天魔心气不顺,隐含的淡淡杀气。

    “不会是林沙这厮吧?”

    其实原始天魔强硬的背后,也十分的紧张,如非得已他不想跟林沙对上,这厮的实力实在太过神秘,每每跟其接触之时,总给他一种莫测高深之感。

    毕干笑道:“西南白狄魔族之魔君,被囚天牢多年,却始终冥顽不灵但此人武功高绝、诡异莫测,能以一敌万,今日请国师将此撩折服或击杀,为朝廷立威!”

    “哈哈哈,区区一个蛮族小丑,满朝文武,竟然拿他没办法,真是笑话,哈哈哈

    原始天魔闻言暗暗松了口气,仰天大笑笑声铿锵雄亮,震得群臣耳膜生痛。有些不懂武功的文官,更被震得晕厥倒地。

    “哼,天魔何须如此?”

    林沙突然冷哼出声,声音不大却是让群臣心惊胆战,刚刚被震晕过去的朝臣,当即悠悠醒来,满脸骇然身子瑟瑟发抖,看向武臣首席那位高大魁梧身影,心思电转纷纷后退,不想被朝堂上的争斗波及。

    “若非大王想要摸清楚魔族的最后底牌,想要将其一网打尽,一直留着这厮一条性命,天魔以为区区魔君能活到现在否?”

    嗤笑出声,林沙毫不客气打断了原始天魔的猖狂大笑:“天魔,人贵自知,你要是连干翻区区魔君的底气都无,那这个国师当着又有什么意思?”

    “好小子,你这激将法用得够娴熟的??!”

    原始天魔眼中冷芒闪烁,看向林沙的目光中饱含杀机,冷笑连连:“嘿嘿,不就是想要见识见识本尊的实力么,要不是亲身体会一把?”

    话音刚落,一股漆黑魔气突然罩身,魔气翻滚气势惊人,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妄直冲林沙而去。

    “原始天魔你要想清楚了,真要跟本帅动手的后果!”

    林沙周身气息不露,好似一介普通人,任由天魔制造的冲天气势临身,好似怒??裉巫诺慕甘徊欢?,颇有一种它强任它强清风拂山冈的淡然,根本就没将原始天魔制造的滔天魔威放在心上。

    气氛陡然紧张,大有一触及发之势

    比干急忙向纣王看去,这情景和剧本不符啊。

    纣王心下暗喜,他巴不得林沙跟原始天魔打起来,要不是一直摸不透林沙的心思,他又何必弄出这么大阵仗?

    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丞相比干静观其变,心中却忍不住疯狂呐喊:打吧打吧,早点打起来吧。

    “哼,看在你是大商重臣的份上,本尊不跟你一般见识!”

    原始天魔心头一惊,暗道不会是这小子真想翻脸吧,一时却是不托底反倒不愿跟林沙正面起冲突,假装没有见到林沙那一脸赤落落的挑衅,目光迅速转道开口的丞相比干身上:“速速将魔君那厮带来,本尊让你们好好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绝顶高手!”

    这情景转变得太快,纣王叹气丞相比干不得不拍掌让人将魔君请来。

    不过片刻,四名强壮武土,拾着一个巨大铁笼人殿。

    笼中人赫然便是魔君,只他神情呆滞,缓缓跨出铁笼。

    比干对魔君说:“魔君,只要你在国师手下能保得住性命,大王便放你回族?!?br />
    魔君一脸茫然,仿如魂游太虚,对比干的说话,毫无反应。

    武土们随即替魔君解除身上锁扣的钩拷。

    “恭请国师大人,一显神威,收服这魔族的蛮子”

    比干话音刚落,便见原始天魔身形已经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在满脸茫然的魔君头顶,利爪一探带着尖锐呼啸直奔魔君透露而去,真要被抓中了,魔君的脑袋非变成烂西瓜不可。

    “魔君,好不快快动手,还愣着干什么?”

    妲己厉声尖叫,林沙回头望了她一眼,心中一动立即明白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看向纣王的目光十分诡异,脑袋上那顶绿帽明晃晃的好不显眼。

    果然,妲己开口,刚才还满脸茫然的魔峻顿时满血复活,周身黑煞魔焰汹涌升腾,一股绝世高手特有的惊人气势冲天而起,原始天魔措不及当,竟被魔君身上冲天而起的凛然气势冲飞。

    魔君须发贲张,仰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啸,身如大鸟冲天而起,手心两团黑煞魔球不分先后瞬间砸中飞身而起的原始天魔。

    “诸位,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就在这时,大祭司一声厉啸飞身而起,数道矫健身影从群臣之中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