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纷扰扰中,国师大典的日子很快到来。

    这日王宫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宫女侍卫身着华彩以上,精神抖擞满脸振奋。

    午时前,文武百官,列队进入王宫,参加国师大典。

    他们一个个官袍整齐神色严肃,一点都没有喜意露出。

    林沙和比干一左一右站在群臣之首,感受到了朝臣之间隐晦的沉闷气氛,嘴角露出丝丝莫名笑意。

    “都给本帅打起精神,不要让原始老鬼看了大商的笑话!”

    群臣精神一振,终于从林沙的口中,听出了一点有用的消息,看来这位新晋国师并不怎么受待见啊。

    午时将近,国师大典快将举行,纣王虽在文武百官和无数高手拱卫下,仍心情紧张,忐忑不安!

    “怎么样,怎么样,都准备好了么?”

    小声冲着身边的大祭司问道,目光却是不由自主向林沙看去。

    “放心吧大王,都准备好了,那几位也都做好了隐蔽!”

    大祭司微微一笑,何况还有他做的暗手,千魂锁心钉,足以将原始老魔整个半残了。

    这玩意绝对的邪门,需要用到一千童男童女的冤魂炼造。

    心知一旦提出,纣王倒是无所谓,林沙林大帅绝对不会同意,结果他暗暗修炼了,结果那冲天而起的怨气还是把林沙给引了过来。

    “你个老东西真是该死,也不怕获罪于天!”

    天子传奇世界的天地人之间的关应,可是十分密切的,但凡地下之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恶事,滔天怨气引动天象急剧变化,引来天谴雷轰都是轻的。

    在林沙看来,这跟雷电正负极有关,冤魂戾气纯属阴气,也就是负极,数量一多自然能够引来天地间的正离子也就是正极相合,所以才会有雷劫电击之说。

    可怜这世界的人都太过愚昧,到什么超自然现象都归究于神仙身上,造成了神仙之说大行其道。

    闲话不提,再说林沙感应到天坛冲天怨气,第一时间赶赴天坛,看到的上千童男童女惨死的惨状,让他这样心性坚如铁石的心肠也不禁一阵颤动。

    大祭司的千魂锁心钉练都练了,总不能将他毁了,白白浪费上千童男童女,引得大祭司又暗中来一次吧?

    不过这次,他心中存了不小怒火,感应到龙龟与天地,还有大商气运相连的紧密程度有所松缓,心中顿时了然这都是大祭司造的孽啊。

    好好跟大祭司‘聊’了一阵,等离开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千魂锁心钉的全部资料,大祭司鼻青脸肿好几天不敢出门见人。

    同时,在他的强烈‘迫使’下,大祭司和知情的纣王,都不得不低头承诺大做善事以弥补所犯罪孽。

    于是,在两个月准备期间内,朝廷难得的做了次善事,开仓放粮赈济老弱贫孤,同时又减轻了百姓身上的负担,引来一片感激歌颂之声。

    其实大商的局势,远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糟糕。

    林沙手头握着的上百万劳力,在大商各地开荒种粮,每年都给朝廷带来大笔粮食收入,各地的局势因为这些粮食收入而逐渐趋向稳定。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而且林沙派在各地的探子也不是吃俗的,有他们暗中监督,各地官员就算心中想贪,也得掂量掂量有没有命花。

    至于纣王的穷奢极欲,只要他不是脑子抽风,大建万里长城又或者南北大运河这样的浩大工程,单单纣王和妲己的花消,又大得到哪去?

    此时大商朝廷手里的积蓄,不说丰厚无比却也是不差钱粮。

    只不过纣王一心贪玩享乐,根本顾忌不到平民百姓的死活,朝堂官员和权贵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属于自己的‘利益’,白白便宜了一帮黔首。百姓身上的负担依旧沉重而已,并不是活不下去。

    如今纣王大发‘善心’,自然引来百姓歌颂声一片。

    万民愿力加身,加上百姓身上的怨气减弱,灵山天坛上的龙龟,与天地的联系,还有大商气运的勾连又亲密的几分。

    虽然比不得之前,却也可以用牢不可破来形容。

    林沙将这一切变化都看在眼里,对王朝气运和天地的感悟加深了许多。

    总之一句话,为了对付原始老魔,纣王和大祭司都是不顾一切拼了。也不管后果如何,什么手段好使就积聚什么手段,简直疯狂到了极点。

    不仅纣王和大祭司如此,紧急赶回朝歌的魔帅和妖帅等人也不遑多让,一个个府邸魔气妖气纵横,好似魔域妖境一般可怖。

    倒是一忧子,这厮的表现才比较正常,保持平常心态早起吐纳灵气紫霞,每日练功不缀始终保持最佳状态。

    林沙心中十分好奇,朝歌城中的气氛如此古怪,就是不知道原始老魔知道不知道,又或者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认为凭借他的天魔功可以横扫一切,还是认为纣王不敢生出反抗之心?

    总之两个月的准备期间,整个朝歌弥漫在一种诡异的紧张气氛之中,相反王宫那头依旧歌舞升平好不悠闲自在。

    纣王每日依旧玩乐,同时暗地里也不忘苦修刚刚学来的九阴易脉法。

    不得不说这厮真是个练武奇才,又或者本来实力就已经到了,修炼起来更是顺风顺水没有丝毫阻碍。

    短短两月时间,纣王犹如坐火箭一般,九阴易脉法就修炼到了第八层,实力不降反升,一身武功更是深不可测,这也是纣王最大的底牌。

    话说回来,国师大典继续。

    数百文武官员,在悠悠的礼乐声中,弯腰行礼高呼三呼万岁,纣王顿时红光满面意气风发,这种君临天下的无上感觉,比做神仙更有满足感!

    殿下、魔帅带着虫、禽、兽、石、鬼、五大先锋站在一侧,妖帅也带着妖哥、蜂魅还有一忧子,穿上官服,暂作朝臣摸样!

    林沙站立武臣之首,目光炯炯脸带微笑,只有文臣之首比干一脸莫名,感觉气氛很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大王,时间差不多了,新任国师应该出来亮相了吧?”

    站立一会,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脸上的淡笑逐渐收敛,嘴角露出一丝冰冷沉声道:“不过区区一国师而已,好大的架子!”

    此言一处,顿时引来群臣脸色附和,但却没有诉之于口。

    殿中的文武大臣,可没林沙这么有底气,可以不将纣王和原始老鬼放在眼里。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纣王心中大恨,眼中厉光连连闪烁,对原始天魔恨到了骨子里,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午时一到,殿外传来丝竹琴声,同时飘来阵阵花香!

    八名健女抬着十轿,旁边两队女乐师与散花侍女,浩浩荡荡地进入雍和大殿。

    天魔摆出这个势头阵仗,那有半分臣子之礼?明显是不将纣王这天子放在眼里,实在胆大过分得很。

    大祭司见天魔如此霸道心中暗骂:“岂有此理,竟敢如此目空一切真是该死,等会就叫你好看!”

    群臣侧目惊讶,这国师究竟是何方神圣,敢窃守纣王天威!

    “好家伙,不将纣王放在眼中,果然桀骜!”

    一忧子在一旁也看得纳闷,天魔被抬到殿中时突然飞身一跃而起直奔纣纣王而来,脸上带着邪邪笑意。

    纣王心中一惊,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翻腾开了:“糟糕!老鬼莫非已洞悉寡人的计划,想要先发制人不成?”

    心思电转慌忙劲贯全身,准备迎击之际,突然耳中传来林沙的声音:“大王放心,老魔身上没带杀气,不会突然暴起发难!”

    果然,原始天魔然然矗立在前,引得群臣一阵骚动,魔帅等人更是蠢蠢欲动,只听他冲着纣王轻笑:“受德,你是我的徒儿,应该懂得尊师重道之理,怎么不下阶跪拜,迎接本师?”

    林沙暗叹,这时代的武者只重实力不重修为,尽管一个个精神强悍异常却不懂运用,大臣之中好几股强悍气息在侧,原始天魔如此实力竟是没能发现丝毫,真是白瞎了那一身通天彻地的武功。

    这边,天魔突然提出如此‘过分’要求,纣王顿时大窘,一时不知如何应付!

    妲妃在一旁冷冷地说:“国师,国有国法,朝廷大殿之上,大王是至尊之身,从不须向人跪拜……”

    “你一妇道人家,朝廷之事,怎容你插嘴!”

    原始天魔目光森冷,毫不客气扫视而过,眼中精光闪烁,道道诡异红芒游转,妲己直面老魔释放威势,心中发颤不敢言声。

    “哼!”

    突然一声冷哼,震得发愣的君臣心头一颤,已内气血翻涌耳中嗡鸣作响,突然一股磅礴之极的浩然正气冲天而起,如大山一般狠狠压在众人心头,沉甸甸的几乎难以喘气。

    还没等一干文武反应过来,只见林沙踏前一步,身上官袍无风自舞,威势不凡冷哼出声:“原始老鬼要大王当众下跪,是不是也要吾等跟着下鬼参拜啊,你承受得起么?”

    话音一落,身周散发的磅礴浩然正气,如狂涛怒浪好似有生命般,一股脑全部朝原始天魔席卷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