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对林沙没有留下原始天魔有些不爽,但总体结果还算满意。

    起码,又多了两个月的准备时间。

    哼哼,等到国师大典之日,就是老鬼伏诛之时!

    纣王意气风发,带着大祭司和林沙,还有妲己离开了金碧辉煌,堪称建筑奇迹的雄伟鹿台。

    “林大帅,原始老鬼的内功修为,你刚才探出来没?”

    离开王宫的时候,大祭司偷偷找到林沙,直接开口询问。

    “比大祭司你要强上一筹!”

    林沙微微一笑,给了个莫名其妙的答案,而后转身就走。

    回到帅府,林沙第一时间进了书房,并且吩咐不是十万火急之时都推了,他要闭关琢磨一些事情。

    而纣王和妲己,稍稍放下心中包袱,**又凑到一起颠鸾倒凤几度**,在宽大奢华的龙床上确定了某些事情。

    大祭司一头雾回返回灵天坛,拿起龟壳不停推演天机,时而皱眉时而欢喜,一张好似老树皮般的老脸连连变幻,让周围侍侯的小童和祭使心惊不已,不敢轻易上前打搅。

    西歧边境定边城,魔帅所部营地帅帐,魔帅,妖帅还有一忧子等人济济一堂气氛凝重,中间的帅案上摆着一张书信。

    “诸位,大王来令,要咱们迅速赶回朝歌,有大事相商!”

    魔帅扫视众人一眼,沉声开口道。

    “那姬发小儿呢?”

    妖帅脸色沉肃,闷声问道。

    “先不用理会,等朝歌事情结束后,咱们再去一趟飘渺城!”

    魔帅眼中精光闪烁,语气不容质疑直接道。

    “既然如此,在下告辞!”

    一忧子当即出列,一拱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且慢!”

    魔帅大声喝止,几大先锋当即把帅帐门口一堵。

    “怎么,魔帅你这是想要强行留人不成?”

    一忧子满脸怒色,猛然回头怒视魔帅。

    “不敢!”

    魔帅嘴角挂笑,手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张纸条,淡然道:“我奉大帅之令,邀请一忧子你往朝歌一行!”

    “大帅?”

    一忧子脚下一顿,心中升起丝丝不妙,冷声道:“不知是哪位大帅???”

    “林沙,林大帅!”

    ……

    原始天魔那厮好手段啊,那手天魔极乐,不仅能吸食精气血肉,甚至连精神力都能强行吸取。

    帅府书房,林沙独坐沉吟,仔细回思之前跟原始天魔的短暂交手。

    尽管他和原始老鬼都没使出全力,但原始老鬼的诡异手段还是让他大开眼界。魔门手段虽然残忍诡异了点,但不可否认确实有可取之处。

    他仔细体味其中精妙,越是深入琢磨,心中的感悟越是深刻。

    果然不愧是大天魔遗留功法,实在不是凡俗之流。

    他琢磨着,如果原始天魔的实力更强一筹,精神修为和他一样达到轻松干扰现实,甚至能将精神力实质化,说不定原始老鬼的武力,足以让他好好喝上一壶的,特别是神鬼莫测的天魔极乐,是否能将他的灵魂都吸走?

    不管如何,原始天魔老鬼的实力,让他心中存了几分顾虑。

    时间匆匆流逝,眨眼间两个月便过去了。

    朝歌王宫的气氛,随着国师大典逐渐临近,变得十分的古怪诡异。

    朝臣们对纣王突然的举动疑惑不解,不知道纣王这是抽了什么风。

    国师是什么,那可是国君之师,名望权力大得惊人,岂能随便授人?

    当纣王将消息放出之时,引起朝堂一片哗然。

    文臣以丞相比干为首,自是极力劝阻纣王这一脑残行为。

    他们的理由十分充分,一副为纣王着想的忠臣架势。

    大王你乾纲独断逍遥自在多好,又何必在自己脑门上安一座大山?

    这时代的国师,可比后世唐宋元明清要厉害得多。

    无论是名望,还是手头权力,又或者可插手的地方,真的太多太多,甚至在大王不能视事,又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国师甚至能代替国君,临时执掌朝政,可谓位高权重不可轻授。

    而且原始天魔这厮的声名不响,纣王冷不丁将他抬了出来,自然会引来反对声一片,几乎朝野一致都不赞同纣王的‘胡闹’。

    为了这事。文臣领袖丞相比干,同时也是纣王的王叔,亲自跑去王宫和纣王狠狠大吵一通,最后不欢而散。

    要不是大祭司和林沙亲自出言劝阻,气急败坏的纣王,差点直接出手将丞相比干干掉,实在太不给他这个大王面子了。

    “大王何须动怒,丞相也是不知道大王的为难处境,他也是为了大商好??!”

    “正是如此,丞相比干可是大商栋梁,大王可不能轻易妄动!”

    “要是原始老鬼听到消息,逼本王杀人立威呢?”

    “不用大王吩咐,我直接去鹿台找那厮好好‘聊聊’!”

    “这可是林沙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可别说本王以势压人!”

    “大王放心,我自己说过的话自然认帐!”

    林沙暗地里保了比干一命,可比干这厮不知道啊,见文的不行就打算玩劝柬那一套,而林沙这位武官之首,自然是频繁骚扰的对象。

    “大帅,事关大商国运,你可不能袖手旁观!”

    “我说过要袖手旁观了么?”

    “那本相劝柬之时,大帅为何一言不发?”

    “我不见比干丞相你说得兴起,不愿意开口打扰么?”

    “废话无需多说,本相问你是否忠于大商?”

    “不要胡乱扣帽子,有些事情不是丞相你看到那么简单!”

    “哦,那按照大帅的说法,这其中还有逼不得已的原由了?”

    “反正我话说这儿了,丞相你信不信我都懒得多管!”

    朝堂上闹得沸沸扬扬不说,朝歌城中也是沸反盈天谣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把纣王气得够戗,一怒之下就要大开杀戒。

    “大王,此时对付原始老魔才最要紧,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林沙拦下了纣王的屠刀,回去之后立即招来朝歌镇守大将,将其一顿痛批,最后严令他一定要将坊间那些不靠谱的流言压下。

    朝歌镇守一脸苦逼,连吐血的冲动都有了,谁摊上这样的破事心情都好不了,这里头的水深着呢。

    朝歌城云集了大商大半以上权贵,又分为保王党,中立派和反纣党三大阵营,平时反纣党被压制得几乎难以翻身,根本就掀不起多少风浪。

    可此时朝野动荡,那些对纣王心怀不满的反纣党,还不可着劲跳出来蹦达?

    他可没有林沙那样的杀伐决断,需要顾忌的地方多了去。

    林沙可不管这些,就在朝局纷纷扰扰之际,他受纣王之托亲自出城迎来了从西歧一路急赶回来的魔帅和妖帅一行。

    “大帅,不知大王如此急着将我们招回,有何要事?”

    将魔帅手下大军安排在城外军营,林沙直接将魔帅等人带到帅府,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赶赴王宫。

    单从这样的小细节,魔帅和妖帅立刻察觉出了不对劲之处,心神微凛由更加熟悉的魔帅开口打探。

    “情况很糟糕……”

    少少寒暄了几句,林沙也没有隐瞒他们的意思,毕竟魔帅等人都是纣王心中的主要战力,原始天魔的事情自然要跟他们说清楚。

    “什么,大王要我们联手围攻原始天魔?”

    不仅魔帅满脸震惊,妖帅等人也都惊得不轻。

    原始天魔啊,这位可是江湖上传说中的魔中之魔,魔门第一高手,手中沾染血腥人命无数,手段凶残实力强横,就凭他们几个想要将其围攻至死?

    不是他们没有自信,而是敌人实在太过强大,强大到他们心中都没底。

    “林沙林大帅,你会不会出手?”

    一直旁观的一忧子,突然开口问道。

    “看情况!”

    迎着魔帅和妖帅热切的目光,林沙淡然开口:“你们如果联手就能干掉原始老魔,本帅自然不会出手,可要是情况不妙的话,说不得本帅也要插上一手了!”

    说着,他充足和一忧子微微一笑反问道:“一忧子道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出手呢?”

    “对付原始天魔这样的魔中之魔,我自是义不容辞!”

    一忧子微微一笑,蒸气凛然大声说道。

    “好,就冲道长今日的豪气,本帅也会给你一个面子,今后放对之时本帅也会留你一条性命!”

    这话说的,好象是多大恩情一般,魔帅和妖帅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是好。

    “林大帅,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忧子心头猛的一跳,如果可能他自然不愿意和林沙对上,根本就没多大把握好吧?

    尽管这十来年他一直潜心苦修,实力提升非常迅速,先天乾坤功也达到了十分精深的地步,距离广成仙门所描述的成仙也只差一步之遥,但他对林沙依旧忌惮万分。

    实在是,当初林沙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

    眼下再见,他惊恐发现林沙身上气息皆无,这是达到了反璞归真之境的表现啊,实力之强已经让他无法猜测,此时突然听闻林沙以后可能跟他正面对上,心头一阵颤栗升起一股森森寒意。

    “姬发小儿!”

    林沙只轻轻一笑,吐出一个名字,让一忧子心生无力之感,同时涌起一股森森无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