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也没客气,直接用九阴易脉法,跟纣王换了天魔四蚀的心法。

    他的实力摆在那儿,纣王也不好意思直接以王命压制,要他白白奉上刚刚得到的九阴易脉法,尤其当他确认了九阴易脉法对他很有效果的时候。

    之后他没在王宫多待,问明纣王没有其它事情之后便告辞离开。

    回到帅府,魔帅派来的使者早就等候多时。

    怎么回事?

    之前因为姬发突然消失的缘故,魔帅就派过信使提前告之,被他狠狠训了一通,怎么还没多长时间又派了信使过来?

    莫非,姬发那小儿已有消息了?

    果然,信使兴冲冲报告,他们已经摸到了姬发溜走留下的痕迹。

    “这小儿跑哪去了?”

    心中的感觉很古怪,尼玛的一个年纪不到一岁的小儿跑路,你能想象这种可笑的场面么?

    “目的已经明确,正是西域那边的飘渺城!”

    “飘渺城?”

    ……

    “妖帅,瞧你干的好事!”

    西歧边塞定边城,魔帅大军驻扎于此,此时帅帐之中的气氛可不算好。

    魔帅指着妖帅的鼻子厉声怒斥,妖帅被斥得灰头土脸低头不语。

    “你女儿竟然跟着姬发小儿跑了,到现在才知晓,本帅也算是服了!”

    魔帅也是无语了,到了定边城才发现,妖帅的女儿九妹不见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西歧大将绣尉。

    不用说,都跟着姬发小儿在混乱中一同跑路了。

    这让办砸了差事的魔帅感觉很没面子,至于妖帅等人则是没有面子,就是一忧子都觉得很是尴尬。

    尼玛的一岁小儿就这么会勾女人了,以后还了得啊。

    “魔帅,废话也无需多说,既然探明了姬发小儿跑去了飘渺城,咱们直接杀过去就是!”

    妖帅心头又是恼火又是担心,恼火的自然是女儿的行为,担心的同样是女儿九妹的安危。

    “杀去飘渺城,哪那么简单?”

    魔帅气笑了,差点没忍住吐妖帅一脸口水。

    飘渺城乃西域一霸,城主实力强悍十分惊人,手下还有四大护法苍龙,白虎,朱雀和玄武,个个都是一流甚至顶尖高手,另有爪牙无数。

    飘渺城行事霸道肆无忌惮,几乎截断了中原和西域的商路,如此嚣张自然引起西歧和朝廷不满,曾多次派兵清剿,结果次次刹羽而归损失惨重,反而还让飘渺城行事越发嚣张肆意。

    传闻飘渺城主实力更在西伯侯姬昌之上,这样的实力让魔帅忌惮不已,估摸着就是他和妖帅联手,也不一定能拿下对方,他又怎么可能轻举妄动?

    “那你说该怎么办?”

    妖帅也怒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总要定下策略吧。

    “先把消息送回朝歌,就让大王和大帅决定吧!”

    ……

    林沙在巡视天下十年时间,也听闻过飘渺城的大名。

    他倒是有兴趣亲自出手,见识见识所谓西域霸主的分量,看看飘渺城主到底有何本事,胆敢如此嚣张狂妄。

    只是飘渺城的地盘不与中原直接接壤,反倒是和西歧陆路连接,西伯侯姬昌不主动邀请朝廷出兵相助的话,他也不好妄自行动。

    没想到姬发小儿竟然跑飘渺城去了,就是不知道魔帅和妖帅有没有把握,直接杀入飘渺城抢人。

    信使很有眼色将魔帅的意见说清楚了,林沙微微一笑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都是人精??!

    悠哉悠哉在帅府吃了顿午饭,又好好睡了个午觉,林沙这才起身直奔王宫。

    让他诧异的是,刚刚见到纣王,这厮便满脸高兴告诉他,由妖妃妲己亲自出马,已经搞定了魔君这厮,到时候可以一同联手对付原始天魔。

    林沙顿时看到纣王头上的帽子,绿油油一片好不晃眼。

    妲己这是迫不及待,想要试一试天母圣水的功效,顺便得到一位绝顶高手的效忠啊。尤其当他听说,魔君这厮的神智有些不清,眼下正老实待在天牢,再没胡乱折腾的时候心中更加肯定。

    可怜纣王相信妲己依旧是‘清白’的,还兴致勃勃言说天母圣水果然强大纭纭,你头上的帽子都绿了能不强大么?

    林沙无语,没见到妖妃妲己也没在意,三言两语将魔帅的消息说了一遍,最后把皮球一踢请纣王做最后决断。

    “姬发,飘渺城!”

    纣王脸色隐晦,这些日子因为原始天魔的事儿,差点忘了这个拥有九五之尊命格的小子,此时突闻还有些恍惚。

    “林沙你怎么看?”

    “命令魔帅大兵压境,正好顺手将飘渺城也解决了!”

    “可原始老魔之事刻不容缓,必须立刻解决,王宫这里正却魔帅和妖帅这样的超级高手帮衬!”

    “那就先把他们调回来,先解决了原始老魔再说!”

    “如此也好!”

    纣王松了口气,这才告诉林沙,妲己此时正和原始天魔周旋,想要给原始老鬼暗中下圣水,希望能够一举见功。

    纣王头顶的绿帽,又亮了一亮。

    看得出来,纣王心中也不托底,邀请林沙一同在王宫等候消息,林沙倒也没矫情应了下来。

    而此时,在鹿台妖妃妲己使出浑身解数,终于让原始老魔吃下沾染了天母圣水的美味珍肴。

    可惜的是,天魔老鬼的实力太强了,见多识广的他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天母圣水,神智清醒鱼望鼎沸,使出绝世身手轻松制服心有不甘的妲己,一番**直接抽取了妲己七成功力,这才心满意足的让妲己惶惶而退。

    “大王大王,妾身无用让天魔那老鬼识破无功而返!”

    正在王宫正殿等得焦心的纣王,突然见到妲己惶惶然跑了进来,身上衣裳凌乱鬓发乱飞,娇颜泛起两团不正常的艳红,心中猛的咯噔一下沉入谷底。

    尽管这对狗男女说话遮遮掩掩,林沙又不是傻子哪看不出原由,没有说话在一旁静静观望。

    过了好半晌,纣王和妲己才勉强恢复平静,急忙召来大祭司商讨应对之策。

    “必须拖延时间,才能布置好应对原始老魔的准备!”

    商量来商量去,纣王严重感觉身边高手数量不够,尽管林沙的实力很强,但他也不敢确定就一定比原始老魔强,要是中途出了岔子纣王连翻盘的机会都物,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魔帅和妖帅必须立即回来,还有一忧子这位绝顶高手也不能放过!”

    做出了决定后,纣王伙同林沙,大祭司还有妲己,一同赶赴鹿台跟原始天魔‘讲数’。

    “什么,先当国师再禅让,爱德(纣王小名)你不怕走火入魔爆体而亡么?”

    原始天魔语气阴沉一脸冰渣,直戳戳开口威胁。

    纣王为了打消这厮的不满,当真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又是讲道理又是跪拜恳求的,将能屈能伸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你想当大王,也得问问本帅同不同意?”

    妲己和大祭司也在一边陪着笑脸,生怕惹怒了原始天魔引来灾祸,林沙却是没这份顾忌,见这厮实在过分冷冷开口。

    “什么狗屁大帅,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接我一掌先!”

    林沙话音刚落,原始天魔突然暴起发难,浑身魔气缭绕魔威惊人,出掌如电狠狠拍向林沙胸膛。

    “老鬼,你这是想找死??!”

    林沙脸色阴沉,伸掌硬接了原始老魔突如其来的一掌,两只手掌凌空对撞,激起一圈狂猛劲风,旁边的纣王,大祭司还有妲己全都识趣飞身而退。

    一股磅礴吸力从手心传来,好似要将气血精神一同吸走,头脑一阵恍惚连连震动,林沙小吃一惊,没想到原始老魔的手段如此厉害。

    嘿嘿,既然你想吸,老子就让你吸个够!

    心中冷笑,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窍穴齐齐震动,磅礴海量的真元汹涌而出,在经脉气?;峋廴缇魏Ю朔霰继?,顺着手臂经脉齐聚掌心,整条胳膊都变得蓝汪汪惊人之极。

    不好!

    原始天魔正运足功力,将天魔极乐神功运转之极限,道道磅礴吸力涌出,心中疯狂叫嚣,看老子怎么吸干你个混蛋家伙。

    可就在这时,突然林沙的手臂一片蓝汪汪的,从林沙的掌心突然喷涌一股磅礴惊人之极的海量内气,犹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手臂经脉一阵剧痛传回,原始天魔脸色大变想要脱掌。

    “哪那么容易?”

    林沙立即察觉了原始老魔的打算,顿时心头冷然脸上狰狞更甚,掌心喷涌而出的真元更加汹涌澎湃。

    啊啊啊……

    原始天魔受不住劲,只觉手臂经脉疼痛欲裂,血肉筋骨膨胀欲裂,一**剧烈疼痛刺激得他连连惨叫哀嚎,砰的一声手掌血肉横飞化作漫天血雾,身形电后电射而出瞬间消失不见。

    “受德,记得两月之后,举办国师大典,否则你身上走火入魔的隐患,永远都不要想好!”

    远远的,原始天魔的话飘了过来,纣王脸色一变,看向收功凝立的林沙,不爽道:“林沙,你怎么不将这老鬼干掉?”

    林沙白眼一番,没好气道:“大王说得轻巧,能逼得老魔后退已经很不容易了,刚才我也只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着呢要硬拼胜负难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