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和妲己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明明说的是对付原始天魔,怎么又扯到魔君身上去了?

    这两者,明显不是一个级数的角色啊。

    “魔君那老鬼修炼了一门九阴易脉法,能让本王避开身上的修炼禁区,发挥正常实力!”

    见林沙和妲己满脸疑惑,纣王耐心解释道。

    大祭司这时解说道:“相传七百年前,有一妖人被十大高手围攻,恶战三日三夜,结果,十大高手悉数阵亡,而妖人亦全身经脉碎断、重伤垂危。但这妖人竟悟出一套九阴易脉**,不但恢复武功,威力更胜一筹?!?br />
    “哦,魔君会这套武功?”

    林沙好奇问道,回思了下当初在天牢见魔君的样子,果然很是不凡。

    “魔君当初被俘后,全身功力被废,手脚四肢也被特殊锁链锁住,丹田还用特殊手段破坏封死!”

    大祭司满脸凝重,解释道:“可眼下魔君实力恢复了六七成,送去给他享用的美女都受不了折腾,不过两三日便全身瘫软精气大损!”

    “怎么,魔君也有直接吸纳他人精气的邪功?”

    林沙有些吃惊,怎么这些魔头个个如此热衷于吸纳他人精气,难道就不知道其中的巨大风险么?

    “正是如此!”

    大祭司点头承认,苦笑道:“大王想要魔君交出九阴易脉法,可那是魔君的保命手段,老夫说了一通没有丝毫效果!”

    纣王气闷,大祭司连连叹气,林沙和妲己则沉默无语。

    谁都不是傻子,明明妲己和林沙去天母岛求天母圣水,纣王和大祭司还弄这一手,分明是不相信天母圣水的功用。

    事实也确实如此,妲己和林沙离开后,纣王心中不宁叫大祭司来商量还有无其它办法对付原始天魔。

    大祭司不愧见过识广,一下子想到了魔君所练的九阴易脉法,于是两人便琢磨着从魔君手里得到九阴易脉法的心法口诀。

    正如林沙所猜那般,他们可不敢将宝全押在天母圣水上,要是天母圣水的功效没有传言中那般神奇,那纣王的下场可不怎么乐观。

    大祭司刚才,就在天牢之中和魔君干了一架,九阴易脉法果然非同凡响,只修炼了六七层的魔君,竟能跟大祭司战个平分秋色。

    “果然乃绝世神功,本王一定要得到!”

    纣王好不心热,大祭司活了百五之数,实力之强可想而知,魔君在全身功离被废,四肢也受到极大限制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跟大祭司拼个不相上下,九阴易脉法果然不愧绝世神功之名。

    “魔君那老鬼实在顽固,一点都不配合,可恶!”

    大祭司显然气得不轻,脸色难看眼神冷厉,浑身血红光焰若隐若现,一股凌人威慑透体而出,威势惊人之极。

    “这是个麻烦,原始老魔只给本王最后一天时间,要是在此之前不能得到九阴易脉法的话,对上老鬼的时候就麻烦了!”

    纣王脸色阴沉,猛然回头冲林沙问道:“林沙,你可有解决之策?”

    “很简单,就一个字:打!”

    林沙轻轻一笑,直接提出了自己的‘宝贵’意见:“魔君见过识广,一般的手段怕是不顶用,只有打得他服气了,自然咱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纣王和大祭司面面相觑,感觉林沙这提议挺无厘头的。妲己娇艳如花的脸上,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

    “林沙,你可否亲自出手?”

    尽管感觉很不靠谱,纣王还是期待问道:“这次对付原始老魔,可是关系到江山社稷,你可不能袖手旁观!”

    大祭司眼中精光闪烁,嘴角露出莫名笑意,附和道:“正是,林沙你作为商军第一大帅,可不能袖手旁观,要出一份力??!”

    这两位很有默契达成一致,心中其实很是可惜,林沙这厮软硬不吃,又不能动用手段搞定,实在让人头疼。

    不然的话,以林沙的实力,直接让他跟原始天魔开票,就算一时不能干掉原始来鬼,起码也要让老鬼心存顾忌,不敢肆意妄为才是。

    可惜,原始老鬼行事虽然嚣张跋扈,却是没在外头掀起什么风浪,以林沙那让人郁闷的尿性,想要逼他出全力可不容易啊。

    不过对付魔君又不同,起码这厮是明显的敌人,林沙一定不会吝啬出手的。

    果然,只见林沙轻轻一笑,点头应道:“这个倒是可以!”

    不等纣王和大祭司露出笑颜,他轻笑着说道:“先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然后再以慑魂之术,直接窃取他脑中的信息!”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可纣王,大祭司和妲己却感觉一阵阴风吹过,浑身上下一片冰冷。

    “不过我会的慑魂之术威力霸道,用过之后魔君基本上已经废了,以后再无利用价值,不知道大王可否舍得?”

    林沙轻笑,又给纣王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当然舍不得!

    按照纣王和大祭司商量的套路,原始天魔实在难以对付,必须聚集手头所有高手一同出手才有把握。

    细排天下数得着的超级高手,林沙,魔帅,妖帅,大祭司,纣王,妲己,还有妲己之师天母圣姬,另外还有姬昌,一忧子,魔君,魔后等等。

    纣王真正能够命令的高手,也就是他自己,妲己,大祭司,魔帅,妖帅几人,其余人等都指挥不动。

    这其中林沙绝对是个特例,但凡原始老魔没有表现出对大商的破坏,又或者大肆扰乱朝纲,他都不会轻易出手跟这厮放对。

    最多就是,在纣王联合高手跟原始老鬼大战之时,他在一旁掠阵,不让激烈的战斗余波影响到王宫就是。

    尽管原始老鬼对纣王的逼迫十分滑稽,有染指大商江山之嫌,林沙却深知这不可能成功,原始老鬼在朝堂以及商军序列可没一点势力,就算坐上了王位又拿什么统领天下,就靠他那身让人厌恶不喜的天魔功么?

    纣王这厮性情太过凶残暴虐,在林沙看来十分欠收拾,正好拿原始老鬼压一压,不见这些日子纣王老实多了,王宫之中几无死伤出现?

    “不成,魔君老鬼是本王计划中的战力之一,可不能白白浪费!”

    纣王摇头,脸上神色很是苦恼,回头望了大祭司一眼,想让大祭司给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大祭司苦笑,他又不是仙神,哪有那么大本事,不然也用不着别人出手,单他一人就可解决了原始天魔那家伙。

    “先让林大帅教训教训魔君那老鬼也好,省得这老鬼太过傲气,以为咱们没法对付他呢!”

    大祭司苦笑出声,提了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林沙你看……”

    纣王心中很是憋屈,可惜实力不如人也只能忍着,不然还能怎么样?

    “哈哈,大王放心,我这就去会一会魔君老鬼,看看那所谓的九阴易脉法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林沙哈哈一笑,直接起身向纣王拱手告辞:“大王,我去天牢看看了,你们继续!”

    说着,转身大步流星离开的王宫正殿,一点也没理会欲言又止的妖妃妲己。

    这女人真是疯了,想要在魔君身上使用天母圣水,到时候再给纣王戴一顶明晃晃的绿帽?

    刚才林沙和纣王以及大祭司说话的功夫,可是清晰感应到妲己气息飘忽不定,显然陷入某种莫名纠结之中。

    而他们谈的又是魔君这厮,显然妲己对制服魔君有想法。

    以她的实力,根本就没资格参合这么‘高杆’的事务之中。别看纣王把她也列入天下高手只列,不过是垫底的货色,随便拎出一个都比她强好吧。

    可她此时却有信心参合进来,只要脑子不糊涂就知晓,她的底气所在:天母圣水!

    只要想一想,林沙就觉得一阵恶寒。天母圣水那是什么玩意,他可是亲身体验过的,强大的迷幻作用,又有强悍的催情和兴奋剂的效用,放在这时代来说就是最强悍的椿药,妲己所要付出的代价不言而喻。

    天牢是什么地方,真以为那些狱卒都是瞎子聋子,会眼睁睁看着王后给大王戴绿帽子而无动于衷?

    笑话!

    显然,妲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尽管很想试一试天母圣水的功效,更是野心勃勃想要驯服掌控魔君这样的超级高手,可是她一直下不了决心。

    直到林沙大步流星离开,她都没有做出最后的决断。

    天牢依旧那么坚固,还是那么的阴森可怖。

    林沙身为商军第一大帅,想要出入天牢虽然不如纣王方便,却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轻松走完一套探监流程,林沙在狱官的陪同下,直接奔赴天牢最底层的重犯监舍。一路上白骨森森腐臭难闻,实在是倒人胃口。

    隔得老远,便听见关押魔君的监舍,传来一阵男女合欢的靡靡之音。

    “这老鬼,还蛮享受的嘛,这都是哪个安排的???”

    林沙脸色有些难看,回头扫了小心翼翼满脸陪笑的狱官一眼,眼神凌厉冰冷如刀。

    不等满头大汗的狱官解释,魔君监舍突然才唤来女子的尖声惊叫,噶然而止魔君不满的声音嚷嚷开了:“狱官狱官你死哪去了,快去多找几个美女来陪老子,刚到兴头就受不住了,一个都不够老子塞牙缝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