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艘海船辟波斩浪,航行于绿波荡漾的海面上。

    林沙坐在船舷的小马扎上,脸色淡淡心情愉悦。

    座下的海船,有一般以上的船舱都被密密麻麻的典籍填满。

    天母圣姬最后还是妥协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何心思,显然跟有武功的壮男那啥,还有提升实力对她的吸引力,甚至比天母门的丰富典籍还要重要。

    结果在三艘大海船离开之时,天母圣姬亲自出马,指挥一干天母岛门人,几乎搬空了整个天母门藏书阁。

    这一幕,可把刚刚吃了一记暗亏的妲己,惊得够戗。

    她师傅天母圣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大方了,不用说问题出在同行的林沙林大帅身上。

    面对妲己的殷勤,林沙没有丝毫领情的意思,直接返回船上不做理睬。只把妖妃妲己气得够戗,却又拿林沙无可奈何。

    翻看了一下天母门典籍,大多都是一些游记杂谈,更多的还是一些道家,魔门的武学理论,至于武学功法,仅仅一门天母门的基础奠基功法**功还算入眼,可尼玛这是女子练的武功。

    天母圣姬自以为摆了林沙一道,却不知林沙要的本就不是什么武功秘籍,那些游记杂学,还有道家魔门的相关理论典籍,甚至有关佛门一鳞半爪的消息,才是他最看中的地方。

    也就是说,天母所送庞杂典籍,正是林沙所需要的那一类。

    武功秘籍他脑海中多的是,随便拿出一门,稍作修改都能当作天子世界第一流的武学。

    相反天母所送庞杂典籍,才是一个门派甚至一个世界的根本,平时想要收集十分困难,没想到天母这般大方,省却了他多少麻烦啊。

    尤其这些典籍中,有关天宫的内容,让他如获至宝,恨不得立刻就挖出天宫的所在,然后杀奔过去。

    这次,天母的算盘绝对打错了。

    大海船鼓帆速度飞快,来时用了几个时辰,回去之时因为没了船舱里那些物资的拖累,速度更加飞快,比来时更短的时间回到岸上。

    “娘娘,咱们是休息一会,还是直接返回朝歌王宫?”

    来到妲己身边,林沙意思意思问道。

    果然,妲己的回答不出他所料,快马加鞭返回朝歌王宫。

    林沙自然也懒得多说,吩咐跟在身边的亲卫统领,要他好好看顾船员将从天母门搜刮到的庞杂典籍御下,不许有任何遗漏和事物,否则唯他是问。

    亲卫统领自是拍着胸口保证不会出问题,林沙这才满意跟在妲己身后,快马加鞭向朝歌疾赶。

    又是数个时辰时间,座下的千里神驹都口吐白沫浑身大汗淋漓,在入夜之前一行终于回到了朝歌城。

    从离开到返回,其中奔行近万里,又是陆路又是海路,总共花费的时间也不过区区两日,果然人的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

    “大王大王,娘娘和林大帅回来啦!”

    朝歌王宫正殿,笼罩在一片焦躁气氛之中,纣王满心不耐来回走动,眉眼间满是焦急之色,心急如焚等候妲己和林沙的消息。

    第二天晚上,没滋没味吃了顿晚餐,他又来到王宫正殿继续等候,夜色降临他的心也跟着夜色一点点下沉。突然守卫宫门的护卫一声大喝,算是把他从失望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快快快,快请他们到正殿来,不不不,本王亲自去迎!”

    纣王一时大喜过望,顾不得形象满脸欢喜迎了出去,大步流星风风火火,涉及自身小命他这次可是重视到了极点。

    “爱妃,林沙,你们做得好做得好??!”

    待见到妲己和林沙,纣王心中最后一丝担忧消失,哈哈大笑亲自引路,将两人带到灯火通明的王宫正殿。

    “咯咯,大王奴家幸不辱命,从师尊手上求来了圣水,这下原始老魔要倒霉了!”妲己咯咯娇笑,美目流转顾盼生辉,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取出一个晶莹剃透的小瓷瓶,如花娇颜上满是得意。

    “好好好,爱妃做得很好!”

    纣王满脸狂喜,一双目光紧紧盯着妲己手上好似工艺品般的精致小瓷瓶,脸上神色迅速变幻,一会开心一会又狰狞可怖之极。

    “大王不要高兴得太早!”

    林沙兜头一盆冷水泼下,淡然开口提醒道:“圣水虽好,却也不是灵丹妙药,能不能对原始老魔起作用还两说得很!”

    纣王眉头一皱,脸色顿时跨拉下来冷冷道:“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不要对圣水抱太大希望,所谓希望越发失望也就越大??!”

    轻轻一笑,根本就没在乎纣王冷厉的目光,林沙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语气平稳不带丝毫杂音。

    “爱妃,林沙这是怎么意思?”

    纣王不是傻子,脑子一转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漆黑如墨,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漆黑魔气,剧烈翻涌给人一种暴虐凶残的感觉,他此时的心情绝对说不上好。

    “这个,大王别听林大帅胡说……”

    妲己俏脸微变,丹凤眼微微眯缝煞气隐隐,狠狠扫了林沙一眼强笑出声:“这可是天母门的最大秘密手段之一,怎么可能对原始老魔没有效果?”

    “可惜,我亲自尝了圣水,效果确实一般!”

    顶着纣王好似刀锋,几欲杀人的目光,林沙轻轻一笑毫不在意,缓声开口一下子让纣王黑了脸色。

    “什么,林沙你试个天母圣水?”

    纣王大吃一惊,上下打量了林沙一番,见他没有任何异状,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失望,凝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天母想将我当作修炼的炉鼎,初见之时就在茶水之中下了圣水,可惜对我没有丝毫效果!”

    不等妲己开口解释,林沙便轻笑着说道。

    “可恶,爱妃你师傅天母太过分了!”

    纣王脸色大变,看向妲己的目光冰冷如刃,让妲己忍不住心头发寒,冷声道:“怎么说林沙都是朝廷头名大帅,战功赫赫威望极隆,你师傅怎能如此,刚见面就暗中下手?”

    还把没把他这个大王放在眼里,真是岂有此理!

    纣王心中对天母圣姬的那点好感,瞬间消失无踪,同时心底深处生起丝丝隐隐担忧,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徒,天母圣姬见猎心喜初见就对林沙动手,那妲己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等破事?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他心中对妲己也生出丝丝芥蒂。

    “大王,别听林大帅胡言乱语,要不是林大帅初至天母岛便嚣张跋扈,我师傅天母也不会初见就对他动手!”

    妲己脸色那个精彩啊,瞬间五颜六色连连变幻,急忙开口解释道。

    “娘娘说哪里话,我堂堂商军大帅,难道见了天母还要卑躬屈膝笑脸相迎么?”林沙嗤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冷哼道:“也要天母有这个实力和资格才成,本帅从来只敬强者!”

    “好一个只敬强者!”

    纣王拍掌大笑,感觉心情舒服多了,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林沙要是毫无原则对天母圣姬卑躬屈膝,纣王只怕要气炸了肺。

    自从加入商军以后,林沙一向对纣王的态度都是淡淡的,不远不近说不上傲慢,却也说不上亲近,总让纣王感觉滑不溜手难以掌控。

    要是林沙突然对天母态度大变,卑躬屈膝做那小人之状,纣王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合则以前在老子面前是装出来的,老子的脸面往哪搁???

    王宫正殿的气氛,一时尴尬之极。

    “爱妃,究竟是怎么回事,林沙吃了圣水之后什么反应,都给本王说清楚!”

    还是纣王最先打破了沉默,满脸焦急问道。

    事关他的小命,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啊。

    “也没什么,林大帅到了天母岛后,显露了一手强悍之极的武功,我师傅心中不岔这才动手的!”

    妲己心中暗恨,把林沙恨了个咬牙切齿,面对纣王时依旧温柔小意笑颜如花,一点都没有吃憋的迹象。

    “天母圣水倒也不愧是天母门奇珍,专门针对精神和身体本能,稍一不慎中招的话,浑身气血贲张难以控制,满心鱼念不可抑制,神智不清一心只求合欢!”林沙淡然轻笑,将天母圣水的效用说了个清楚明了。

    “我亲自尝试了圣水,效用倒也极强,却是对我没有多少作用!”

    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古怪笑意,沉声道:“原始天魔的武功到底有多强我不清楚,我担心的是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寻常药物无法伤害的程度,这一点大王必须小心谨慎一点!”

    “这个,本王心中有数!”

    纣王脸色微沉,心中的那丝喜悦消散无踪,对未来的前程多了几分担忧。

    尼玛的,寄于厚望的天母圣水都不保险,那他还有希望翻身么?

    “大王,大祭司回来了!”

    就在这时,大祭司满脸阴郁风风火火走了过来,看他那脸色就知道准没啥好事。

    果然,纣王周身魔气缭绕剧烈翻滚,急声问道:“大祭司,魔君那厮不答应么?”

    大祭司跟林沙使了个眼色,算是打了招呼,不爽道:“魔君这家伙脾气太硬,一时没法敲开他的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