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蓦然,塔前空气一阵嗡鸣,一股威严霸道的气势从天而降。

    塔顶天光明亮,好似仙光临凡,气势惊人不可一世。

    两位带路门徒哼都没哼一哼,扑通一声趴倒在地动弹不得。

    妲己柔软的腰枝微微一弯,一张艳丽俏脸露出几分凝重。体内劲气汹涌,身上华丽衣裳无风自动,一股凛然气势透体而出,柔软腰身慢慢挺直。

    林沙受到的气势压迫最大,外带精神异力攻击。

    眼前一花,从天柱峰顶突然转成九天宫阙。

    霞光万道瑞彩千条,琼花仙草随处可见,凌霄宝殿雄伟壮观,一股滔天威严扑面而至。周围气势非凡的金甲密布,个个威风凛凛雄风鼎盛。

    突然,一队天兵天将气势凶凶呼啸而至,人还未至强烈的威势,似乎已压得林沙连手指头都难以动弹。

    好一个滔天威势!

    林沙脸上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恐惧害怕,只静静看着气势凶凶猛扑而至的天兵天将,嘴角突然溢出一丝不屑冷笑。

    “给我破!”

    一声大喝好似惊雷炸响,震得整个天柱峰顶嗡嗡作响,眼前的幻景瞬间消失。

    “来而不往非礼也,天母你也尝尝本帅的手段!”

    话音刚落,一股惊人气势冲天而起,妲己和两位天母岛门徒只觉精神恍惚好象陷入重重泥沼难以自拔,滔天气势顺着刚才天母释放的气势痕迹,瞬间蔓延至极乐塔中,将一位身上闪烁五彩光华的美艳妇人笼罩。

    美艳妇人脸色连连变幻,一会喜一会忧,一会怒一会愁,好象陷入了某种不可名状的精神幻景之中。

    突然,鲜艳娇嫩的红唇微张,一口血箭喷溅而出,五彩光芒内的成熟俏脸,瞬间变得煞白没有血色。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滔天气势一放即收,林沙凝立不动静待天母圣姬的下一步反应,相信这个教训已经足够。

    “啊,此乃九重天圣女功所散发的光华,莫非师尊已突破最高境界?”

    就在这时,极乐塔闪烁五彩光华,妲己有感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众女目眩惊叹之际,只见一位艳丽无比的美妇,浑身散发五色彩霞,从塔顶飘然而下,恍如飞仙下凡,奇幻异美正是天母门门主天母圣姬。

    林沙只觉两道森冷目光直视而至,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难道天母圣姬还想以眼神杀人么,太天真了。

    所谓来者是客,天母圣姬虽然恨不得将林沙千刀万剐,见以势压之不起效果,也只能无奈放弃请林沙入凌霄殿入座。

    气氛很是尴尬,妲己很有眼色,在林沙当面的情况下,直接道出此行来意,求取天母圣水?

    “这茶盏之中的,就是所谓的天母圣水吧?”

    妲己话音刚落,林沙便重重放下手中茶盏,满脸不善指着茶盏问道。

    “啊……”

    妲己大吃一惊,慌忙放下手头茶盏,一双美目疑惑看向天母圣姬,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复。

    “哼,中了天母圣水,你小子还不得任我处置?”

    天母圣姬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娇笑连连一脸狂傲,目光森冷沉声道:“身子不好受吧,中了天母圣水还想逃出我的手掌不成?”

    噗!

    一口水箭喷出,直接在坚硬的石板上穿出一个深洞,林沙神态未有丝毫变化,满脸微笑冷笑道:“让圣母失望了,区区精神迷幻之药,想要让本帅中招,简直就是天大的玩笑!”

    丫的,你以为内家拳神话境界是开玩笑的么,况且他一身内功修为旷古烁今,已达到了神而明之的超然境界,又有极高的精神修为辅助,区区药力强悍的精神迷幻之药,想要让他中招简直就是笑话。

    “怎,怎么可能?”

    天母圣姬脸色大变,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神色剧震身子摇晃几乎坐不稳当,气息紊乱显然心绪极其复杂。

    咻!

    下一刻,林沙的身影已出现在天母圣姬身前,在她满眼惊骇的目光中,带着紫光的指头,一指点在天母圣姬额头。

    啊……

    天母圣姬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识海之中正在发生着惊人变故。

    充满浩然之意的紫光,化作道道闪烁紫芒的锁链纵横交错,犹如遮天大网般,瞬间将天母圣姬的识海封锁。

    嗤!

    林沙暴起发难,惊得妲己脑子发蒙,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心中暴怒厉喝一声放肆,身形犹如鬼魅****而出,冲着林沙宽阔的后背一掌拍出。

    这一掌没有拍中林沙后背,而是与林沙身上的护体真气撞在一起,顿时激起阵阵涟漪,妲己受不住巨大的反震之力,哇的惊呼声中道飞了出去。

    “天母圣姬,你看我这番手段如何?”

    目光森冷,身形微一摇晃,林沙嘴角露出一丝不屑,飘飞而退瞬间重新坐回原位,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身周的五彩光芒一阵剧烈波动,天母圣姬再也维持不住之前的雍容风度,满脸惊骇尖声喝问。

    “林大帅,这里是天母门,天母是本宫师傅,你不要太放肆了!”

    妲己目光犀利语气森寒,再无之前的妩媚摸样,好似一块万载寒冰,散发让人心颤的冰冷寒气。强悍的气息瞬间锁定林沙,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气势。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天母,天母圣水的那点子功效,对我无用而已!”

    轻轻一笑,目光懒散看向天母圣姬和妲己,林沙缓缓起身淡然开口:“想来两位有私密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娘娘办完事直接到船上找我就是!”

    根本不等天母圣姬和妲己反应过来,身形一闪已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在千丈高空,身如苍鹰盘旋而下。

    “混蛋!”

    不过眨眼功夫,林沙已飞临天柱峰半腰,还能清晰听到天母圣姬愤怒的咆哮,眼中露出一丝玩味直飞而下。

    而在天柱峰顶的凌霄殿,天母圣姬正一脸不善看向妲己。

    妲己满心郁闷,能屈能伸直接跪在天母身前,极力表明自己的无辜。

    “那家伙好强的实力,有没有办法将他拿下?”

    不料天母突然脸色一转,笑颜如花拉起妲己试探问道。

    “实力恐怖冠绝大商,想要以武力拿下根本没可能!”

    妲己摇头苦笑,真要能拿下她早就拿下了,还能等到现在给她没脸?

    “要是能跟这位林大帅合修,实力必定迅猛提升!”

    天母圣姬一脸贪婪,摇头感叹道:“多好的炉鼎啊,要是能吸取了他的一身精气,本师已达最高一层的九天圣女功必将更上一层楼!”

    “真的么,还请师傅教我采阳摄魂法!”

    妲己美目连闪,心中涌起了某个念头,顿时只觉身子一阵燥热难耐,迫不及待向天母圣姬请求道:“师傅,这次你一定要帮帮徒儿!”

    “哈哈,徒儿放心,为师不仅教你采阳摄魂法,更会教你更进一层的天仙消魂法……”

    天母圣姬娇笑连连,花枝乱颤美不胜收,眼底深处却是闪过一丝莫名贪婪。

    于是,妲己就此中招,陷入天母圣姬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被天母拿捏住把柄,每年都必须回到天母岛取回春水一次,以恢复体内修炼不得法出现的伤势,心中气恨不宜却又无可奈何。

    妲己刚刚拿着天母圣水离开,天母圣姬比她更快一步下了天柱峰,直奔海船??柯胪范?。

    “哈哈,天母来得好快??!”

    天母圣姬刚刚在码头边缘停步,耳边突然传来林沙的调侃。

    “好深厚的修为,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心中猛的一跳,天母圣姬满脸阴郁,被人拿捏的滋味并不好受。

    “天母识海中的紫光大网,可是我的精神异力所造!”

    林沙高大魁梧的身躯突然而至,轻笑着说道:“不知天母突然过来,有何要事???”

    “明知故问!”

    天母圣己怒哼出声,脸罩寒霜森森道:“替我解了识海中的封禁!”

    “凭什么?”

    林沙嗤笑,像看傻子一样看向天母圣姬,冷笑道:“如果咱们形势易位,天母会如何做?”

    不等脸色微变的天母圣姬开口,林沙悠然笑道:“估计会被天母你做为修炼的炉鼎,搞得生不如死最后精尽而亡吧?”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沙的话好似一盆冷水,让天母圣姬心头一片冰凉,心中秘密被揭破的羞恼让她十分难堪,脸色瞬间一白眨眼又变成冰冷之色,语气森寒道:“你有什么条件直说就是,不用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真的没用么?”

    林沙轻轻一笑,见天母圣姬脸色发黑,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他及时收敛了脸上的调侃,淡然轻笑道:“条件很简单,我要天母门的所有典籍!”

    “你休想!”

    天母圣姬不料林沙胃口如此之大,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嘿嘿,那天母你以后,就好好享受浩然正气的洗礼吧,正好让天母改了那银荡开放的作风!”

    林沙哈哈一笑转身就走,语态轻松道:“正好天母后半辈子都好好修身养性,在天母岛这个仙家宝地终老也不是不可!”

    天母圣姬脸色大变:“等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