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直接让妲己和一干天母门弟子看傻了。

    身如苍鹰展翅高飞,绕着巨大的天柱峰光洁溜溜的山壁飞舞翱翔。

    一个飞跃数百丈距离,待到身形放缓之时,双脚猛然下踏,好似踏在实地上一般,原本缓和下来的飞行速度陡增。

    大鹏展翅三千丈,扶摇直上九万里!

    千丈高峰,在林沙矫健的飞翔身姿面前,也不过数个停顿功夫便飞了上去。

    待双脚踏足峰顶地面之时,妲己正坐在巨大蜥蜴身上,还在下山壁上慢慢排行,想要上得上顶没盏茶功夫想都不要多想。

    趁此空挡,林沙放眼打量四周风景,只见顶峰之上,四周满布奇花异卉,香风拂面,更有凤凰、仙鹿、麒麟等珍贵稀异的动物往来嬉戏,如置身仙境之中。

    “也不知道这些灵兽,有没有风云世界中那般夸张?”

    心中好奇,忍不住踏步前行,靠近这些珍禽异兽,想要探一探它们的能力,有没有风云世界同辈那般惊人。

    在风云世界,无论哪头灵兽,都代表无边的气运,凡是跟它们过不去,或者有伤害灵兽举动的行为,最后都会受到气运反噬。

    无论是狂血聂家,还是南麟断氏,最后的下场凄惨无比,说是家破人王都不为过。屠龙武士之中,几乎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就是林沙,为了消除屠龙带来的气运反噬,本可提早三十年离开风云世界的,可最后硬生生多滞留了三十年,这才了结与风云世界的因果,破碎虚空来到神秘莫测的天子传奇世界。

    要是眼前这些灵兽都有大气运傍身,说什么林沙也不会跟天母门胡乱对上,后果实在太过严重。

    “站住,这里是天母门禁地,不是外人能够随便乱闯的地方!”

    突然两道迅疾身影飞射而至,手持寒光闪闪的利刃,一脸警惕拦在林沙身前,小心翼翼警告道:“这里不欢迎阁下,还请阁下尽快离去!”

    能够孤身飞上天柱峰峰顶,其内功修为和轻功之高,绝对超过天母门拦截弟子太多,两人一点都不敢怠慢也不愿口出恶意引发不测之祸。

    “怎么,想赶我走?”

    林沙轻轻一笑,脚下动作不停,直直往那票灵兽聚集处走去,完全无视了拦路的两位天母门弟子。

    “速速退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两位弟子,也都有江湖一流水准,见林沙如此不将她们放在眼里,心中有气互视一眼,齐齐呵斥出声手中长剑如电刺出。

    嗤的两声尖啸不约而同响起,那两位拦路的天母门弟子脸色大变,蓄势已久的一剑竟然刺了个空,顿时体内劲气汹涌收?;赝?,正好看到林沙一把抓住一只仙鹤,正一脸好奇仔细打量着呢。

    那人,什么时候过去的?

    好厉害的轻功,她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人家就从两人身前路过,根本就不给她们反应时间。

    “速速放手,不要伤害仙鹤,否则天母门跟你不死不休!”

    那只巨大仙鹤在林沙手中拼命挣扎,却是根本挣脱不了林沙的掌控,被他放在眼前仔细打量一阵,又以精神意念感应了一番仙鹤的气血强度。

    叮!叮!

    两柄锋利长?;姑涣偕?,就被体外强悍的护体真气震断,两位天母门弟子好似撞上一堵无形起墙,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震飞,胸口如遭重创连连喷血脸色一片苍白。

    “可惜,可惜了这么好的卖相!”

    没有理会两位倒霉的天母门弟子,林沙一脸可惜放开手掌,任由重获自由的仙鹤惊飞奔离,心中很有些失望。

    下一刻,脚下踏步前行,犹如缩地成寸,瞬间冲入灵兽群中,一把逮住一头艳丽非常的五彩凤凰。

    五彩凤凰发出凄厉悲鸣,一双巨大羽翅疯狂扇动想要逃走,却是根本没那个实力。感受到手上温热的触感,还有五彩凤凰体内比仙鹤强上不少的气血能量,以及挣扎之时不弱的力量,让他眼睛微微一亮。

    不够不够,远远不够??!

    松手让惊慌失措,受了极大惊吓的五彩凤凰飞走,林沙摇头不语,不要说跟风云世界的霸王龙相比,就是凌云窟里那头火麒麟都比不上,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而这时,那两位被林沙护体真气震飞的天母门弟子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见林沙没有伤害灵兽的意思,也就没有着急上前找抽。

    在她们眼里,林沙绝对是个怪人,不仅行为举止怪异,所作所为也十分怪异,也不知道他对那些灵兽哪那么大兴趣?

    咻!

    就在这时,妲己终于搭乘巨型蜥蜴上得峰顶,见到两位同门一身狼狈,就知道又被林沙欺负了。

    她一点都没有为同门出头的想法,美目流转扫了林沙一眼,轻启朱唇问道:“师傅在宫殿里么?”

    说话功夫,妲己身姿曼妙来到峰顶那座瑰丽雄奇的宫殿建筑群前。

    更让人意外的是,正殿上方挂着一块金光闪闪的编牌,上书:凌霄殿!

    我草!

    看到这块匾牌,林沙心中有一万头草尼玛呼啸而过,天母圣姬也真够自恋的,竟然将自家老巢命名凌霄殿,这是自比王母啊。

    当然,能在如此险峻奇特的山峰之顶,建造如此瑰丽建筑,天母门的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觑哇。

    恩,这是什么声音?

    大门紧闭的宫殿群中,几道异样声音传入林沙耳中。

    天母圣姬那强悍的气息,犹如黑夜中的火把,明晃晃在林沙眼前晃荡,就在正殿旁的偏殿之中。

    而那几道微不可查的异样声音,也是从偏殿之中传来。

    耳朵轻轻一动,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笑意,眼中闪过丝丝不屑之色,他就弄不明白了,这时代的高手,无论男女怎么就爱好这套呢?

    心中对天母圣姬的评价,不由自主下降了数个格级。

    “拜见大师姐!”

    那两位门徒一见姐纪,像是溺水之中抓住了救命稻草,忙飞身抢前见礼。

    “师傅呢?”

    “大师姐,师尊今日不在凌宵殿内,自五日前进入极乐塔内练功,至今尚未出关??!”

    妲己俏脸微微变色,脸上露出一抹暧昧之色,娇笑道:“师尊真是兴致不浅,竟在极乐塔内逗留这么多日!”

    说着,脚步不由自主向极乐塔走去。那两位门徒小心翼翼跟上,林沙自然也不会落下,总不能将他这个客人丢一边吧。

    妲己的存在,显然让那两门徒有了主心骨,一时忘记了林沙带给她们的恐惧,满脸尴尬小心道:“虽然如此,但其实师尊近日似也不大高兴!”

    妲己美目流转,一时美艳不可方物,也不顾忌林沙就在身边,大大咧咧问道:“怎么回事?我去年不是已经送来百个精壮的美男子,供师尊享用了吗?”

    说着,眼角余光有意无意扫了林沙一眼。

    马比的,看老子干什么?

    妲己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林沙的耳目,心中冷笑连连,耳中又时不时听到极乐塔中的靡靡之音,对天母门的印象一下子差到了极点。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大妓院。

    那两位门徒一脸郁闷,忙解释道:“唉大师姐有所不知,那百个壮男,现在只剩下几个而已!”

    “哦,师尊的‘开销’竞如此厉害?莫非功力越高,耗用壮男就越快越多?”美目一亮,妲妃不解地问。

    “大师姐,虽然师父尚在练功,我们也可到塔下等候吧!”

    “到塔下等,也不知要等多久???”

    “嘻嘻,不会太久的,那些所谓壮男,每个也捱不了多久,趁师父休息之时拜见便可!”

    “咳咳,几位不要太放肆了!”

    林沙轻咳出声,显示了自己的存在感,让那两门徒瞬间清醒,老老实实熄了嬉笑玩闹之心。

    在这两位的引领下,妲妃和林沙穿过大殿,来到一座鸟语花香的花园,园内矗立着一座九层宝塔,塔尖隐入云层蔚为壮观!

    这时,那不堪入耳的靡靡之音,在林沙耳中越发清晰。

    只见妲妃悄悄蓄聚内劲于双耳,窍听塔上的动静。只听塔上一阵“呵呵……”的男女合欢声。

    不久,塔内传出男子惨叫之声,痛若得撕心裂肺,好似受了什么重大伤害一般,听得妲己和两门徒毛枯耸然!

    “呸!臭男人,越来越不中用,半个时辰也捱不到!”

    波的一声,一条黑影疾然如箭般从塔上射出,细看之下,原来是一个全身赤落的男子。落男一声不哼,直堕进塔下花丛之中,下一刻涌出大滩鲜血,赫然由花丛之中汩汩流了!

    妲己吃了一惊:“这些俊男壮男,最后的价值就是成为“花肥”!

    塔内一道风情万种的女声娇笑连连:“对??!所以园内的花草,才会长得特别艳丽娇美呀!”

    哼!

    林沙突然冷哼出声,声浪不大好似惊雷炸响,瞬间直击塔中天母耳膜,塔中肆意的娇笑声顿时噶然而止,传来浅浅的一声闷哼。

    “天母圣姬,看来你的兴致不错啊,要不要本帅跟你玩一玩,让你享受享受什么叫做极乐世界?”

    沉缓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魔力,直击天母圣姬心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