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

    不知哪位将士一声吆喝,一下子解除了妲己的尴尬和震惊。

    “到了,到了吗?”

    “让我看看,天母倒是个什么状况?”

    “什么都看不到嘛,白茫茫一团全是大雾,不会搞错了吧?”

    “……”

    大船上的喧哗,瞬间就将刚才林沙弄出的动静,完全消弭于无物,船上的大半将士,一个个化身无知小白乱烘烘吵闹一气。

    呼!

    妲己暗暗呼出一口胸中闷气,媚眼如丝森森凝望了前面船尾的雄壮身影,强压心头震撼扭头观看海船前方景象,娇艳动人的脸上露出一末欢喜。

    到了到了,天母岛到了!

    哼,等见到了师傅,定要林沙这厮好看。

    刚才那一幕,着实把他给惊着了,林沙的手段太过厉害,妲己自忖根本不是对手,对林沙越发忌惮,同时心中多了几分欣喜之意。

    “到了么,果然是一处风水宝地??!”

    林沙抬头望去,尽管前面雾蒙蒙一片看不真切,可那冲天而起的浓郁灵气却不是作假,好似黑夜里的火把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同时,白茫茫的雾气之中,一股强悍气息若隐若现,强度竟不在纣王之下,甚至还隐有胜出,想来就是天母门的门主天母圣姬了。

    实力也就那样,跟原始老魔对上的话铁定完败,这位还真有先见之明。

    以其强悍实力,想要称霸江湖那叫作死,但是称霸一方让人不敢小觑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对于一个以女子为主的门派,有这些就已经足够。

    更不要说,天母圣姬还十分擅长经营关系。手下弟子个个美艳如花,无论身材相貌还是气质都是拔尖的,非常受中原大地一帮豪强权贵的喜欢,暗中不知道有多少联姻关系,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

    单单一个妲己就让人不敢小觑,更不要说还有许多的暗子,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就连纣王都不一定轻易胆敢招惹。

    这是他离开前,纣王跟他交的底,要他务必对天母圣姬客气一点。

    需要客气么?

    林沙嗤笑,对于纣王的‘好意’根本就不愿消受,区区一江湖门派,在没有凌驾于天下的武力之前,想要得到他人尊重,最终看的还是手头的武力啊。

    什么势力,什么关系网,在绝对的武力面前都是渣渣。

    单单他一人,就足以覆灭整个天母门,只是大家无冤无仇,没必要做那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儿罢了。

    刚才的一指一掌,就是给妲己提了个醒,不要以为这里是天母门的老巢,有了靠她就可以为所欲为,得罪了哥们将天母岛拆喽。

    三艘大海船缓缓前进,四周渐为大雾浓罩,一丈外景物皆无法辨认。

    从未航经此线的将士,心中难免忐忑不安!

    “都给本帅打起精神来,不要让人看了我大商的笑话!”

    一道惊雷般的响声,突然在三船将士耳中炸响,震得他们气血翻腾东倒西歪,一个个脸色苍白挺直了腰杆,精气神都跟之前不同。

    呼呼呼……

    而就在这时,头前开路的大海船上,刮起道道狂暴劲风,呼呼风声刺耳之极,轻松将前头蒙蒙白雾驱散,露出数十丈方圆可清晰视物。

    排云掌!

    林沙站立船头,双掌连番挥舞飘渺莫测,道道古怪劲风呼啸,脱掌之后立即化作漫天狂风,将前头的茫茫白雾驱散。

    如此惊人表现,让三艘大海船上的将士看得待了,既而发出惊天欢呼。

    “大帅威武,大帅威武!”

    “厉害厉害,大帅真是太厉害了!”

    “区区白雾,又怎么可能阻挡得了大帅的掌力?”

    “……”

    妲己同样目瞪口呆,对周围的欢呼呐喊视而不见,被林沙的超强内功修为震得不轻,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掌化狂风这不是什么高难度技能,是个江湖好汉都能做到??梢窳稚痴獍?,弄出龙卷狂风,并且范围是数十上百丈的话,那就真的力有未逮了。

    之后更让人惊骇的事情发生,海船前行不停,林沙掌劲拍出的龙卷狂风也从没有止息过,内力之强之厚简直骇人听闻。

    四、五个时辰之后,三艘大海船一路前行方于浓雾之中,隐约看见一些柱形的黑影出现。

    再往前行,赫然发现大雾中一柱击天,周围再有几根柱状物体竖立,原来已接近天母岛了,在各船将领的吆喝声中,将士连忙吹响号角示意。

    林沙也适时收手,静静凝望突然出现在眼前,如仙似幻般的美丽景色。

    船头浓雾渐散,只见四周海鸥翔集,并有多种奇形怪状的鱼群在波涛中跳跃嬉戏,碧波荡漾海天一色,让人心胸忍不住一宽。

    “??!有凤凰??!”

    “这是仙岛呀!”

    “真是美不胜收,好地方??!”

    “……”

    三艘大船渐驶近天母岛码头,更见大群海鸥、凤凰等灵岛,于上空展翅翱翔。琼花瑶树点缀于岛屿之间,一股股浓郁的晴香弥漫,猿猴嬉戏仙鹤起舞恍如仙境。

    而在码头,早就有不少天母门门徒恭侯。

    “哈哈,大半年时间不见,几位师妹的武功越发精进??!”

    不等船上将士缓慢下船,妲己身如轻烟飞腾而起,迎侯多时的天母门徒只觉轻风拂面,眨眼间身前就多了一位风情万种的后宫娘娘。

    天母门一干门徒热情相见无需多提,妲己不仅是天母门的大师姐,还有着娘娘的身份自然是众人众星捧月的焦点。

    林沙这边却是不慌不忙,一点着急意思都无,等手下将士搭好踏板,这才慢悠悠跟随一干将士踏上码头。

    “这位是谁啊,好俊的面容!”

    “咯咯,身材也足够高大强壮,就是不知道房中有没有人?”

    “跟着大师姐一同过来,身份肯定也不简单!”

    “……”

    是明珠在哪都发光,林沙混在一群粗鲁军汉之中实在太过显眼,用鹤立鸡群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尽管他周身没有丝毫气势外露,却依旧第一时间吸引了足够数量的天母门美女关注。

    指指点点娇笑连连,窃窃私语面泛桃花。

    就是围在妲己身边,作为天母门核心弟子的一干貌美女子,受了影响都忍不住朝林沙所在望去,个个眼睛发亮好似发现了猎物一般。

    “你们这些骚蹄子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

    妲己面沉如水,一双桃花眼闪烁慑人精芒,很是不爽师妹们的表现,好象林沙是那大肥肉一般,恨不得上前狠狠咬上一口。

    哼!

    一声轻哼,声音不大却让众多天母岛门人惊醒,看到大师姐不善的目光,一个个低头认错眼珠子却是滴溜溜转个不停。

    可就在这时,她们只觉两道冰冷刀锋,从身上一扫而过。

    那种阴寒,冰冷的感觉惊得一干花容月貌的美女脸色狂变,浑身寒毛倒竖好象遇到了更高一层次的凶兽一般。

    有那实力不俗,心性坚定的天母岛门人,壮着胆子朝冰冷阴寒之感传来方向,正好对双一双冷漠无情的眸子。

    瞬间如坠冰窟,好似体内气血停止流动身子一片僵硬。

    好似只是一瞬间,又好象过了一万年,那双冰冷无情饱含威势的眸子移开,她们才恢复正常感觉没那么糟糕。

    好恐怖的气势,好吓人的眼神!

    她们不敢再有丝毫妄动,之前的一点春心荡漾,早不知抛到何处。

    妲己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美目发亮猛然朝林沙望去,正好和林沙冷漠无情的眼神对上,心头猛的一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只见林沙轻轻一笑眼神满是不可一世的凌厉森然。

    “商军大帅林沙拜会,天母圣姬何在?”

    突然,一道惊雷般声浪,如滚滚雷霆在众人耳中下炸响,震得一干天母岛门人气血翻涌真气乱窜,有那实力差劲的更是憋得脸色通红,嘴角溢出丝丝可怖血迹,竟在滚滚声浪震动下受了轻伤。

    不仅天母岛门人受了惊吓,岛上各种各样的飞鸟,包括那种形似凤凰的灵鸟,显然也被林沙突然的雷霆之音吓住,鸟鸣尖叫之声络绎不绝,群群飞鸟扑扇着翅膀冲天惊飞,花草树丛中的各式灵兽也像是受了惊,一个个死下奔逃一片混乱。

    刚才还安详宁和,一片世外桃源摸样的天母群岛,突然之间鸟兽惊飞一片混乱,留下一地狼籍哪还有半分仙岛风范?

    声浪滚滚传遍全岛,整个天母岛瞬间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脸上挂着淡淡微笑,全然无视了天母岛门人惊骇愤怒的目光,还有妲己等天母门核心弟子的咬牙切齿,淡然自若神态悠闲。

    他要告诉高高在上的天母圣姬,他林沙是过江猛龙,不是前来请求帮助的跳梁小丑。

    这一手先声夺人,果然取得了不错效果,起码码头上前来迎接的天母门人,都被震住久久难以回神。

    “哼,大帅好大的威风,在我天母门也敢如此放肆,就不怕引来灭顶之灾?”

    突然,一道娇媚无双的女声遥遥传来,相隔不知多少里远,却是清晰传入众人耳中。

    “师傅,是师傅!”

    “师傅他老人家出关啦!”

    “哼,眼前小子有得苦头吃了!”

    “……”

    天母岛门人一个个欣喜若狂,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不善。

    “哈哈,天母圣姬你有本事就试试,林某纵横天下十来年,还从来都没有怕过谁来!”

    林沙哈哈大笑,挑衅意味十足的一番话,引得天母门人怒目而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