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暂时不能动林沙,那只好想办法利用了。

    “什么,要我跟着妲己娘娘,一同前往天母岛?”

    林沙吃了一惊,没想到纣王会突然提了这么一个主意。

    “本王本来是想邀请天母圣姬出山的,可惜妲己说天母已经隐世多年,不愿再插手江湖中事!”

    纣王很是遗憾,摇了摇头轻笑道:“此去天母岛,对大商而言十分重要,本王希望你能跑一趟,见一见天母圣姬!”

    “见天母圣姬做什么?”

    “想让你看清楚,天母圣姬到底有没有传闻中那般厉害!”

    “大王哪个太高看我了,整个天下藏龙卧虎,又岂是轻易能看出来的?”

    “本王相信你有这个本事,再说了林沙你也可见机行事嘛!”

    见机行事!

    这个词很有深意啊,看来纣王对妲己,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绝对信任,不然也不会让林沙‘见机行事’了。

    想想妲己那放浪的性格,林沙释然了,如果换作他是纣王的话,也不会放心妲己单独一人出远门,不怕头顶的帽子变色么?

    “好吧,我也正想见识见识天母岛的风采,去一趟也算不得什么!”

    在纣王期待的目光注视下,林沙轻笑着点头应承下来。

    他确实对天母岛有兴趣,关键是天母岛和仙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要是能从天母圣姬那儿,得到一星半点有关仙庭的消息就更好了。

    虽然,他知晓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总要试试不是?

    就算白跑一趟,见识见识天母圣姬的武功也是好的,他对妖妃妲己所练的九天圣女功,还是很有一些探究兴趣的。

    以妲己那水性扬花的摸样,可以很轻易探出,九天圣女功的某些门道。

    要不是纣王够强壮,天魔功也是损人利己的神功,能够长时间保持颠峰状态,只怕此时纣王头顶的帽子早就花花绿绿五颜六色了。

    离开王宫后,林沙匆匆返回府邸,做出发前的准备,一个时辰之后立即出发,时间就是生命啊。

    王宫中,当妲己知晓林沙也会同行,娇艳如花的脸上一呆,而后是惊喜,有些不敢相信问道:“这是真的么?”

    纣王酸溜溜说道:“自然是真的,为了爱妃的安全,林沙还是本王亲自出面邀请,才肯答应与爱妃同行!”

    “有了林大帅同行,这次的把握更甚!”

    听出纣王语气中的不快,妲己娇笑连连花枝乱颤,不过三言两语就哄得纣王换了脸色,果然不愧一代妖妃之名。

    时间匆匆很快一个时辰过去,林沙和妲己一行便启程飞速离开朝歌。

    先纵马狂奔数十里,而后乘船以内气为动力,船速达到每个时辰数百里,不过数个时辰功夫便出了河道,进入了海湾之中。

    之后马不停蹄,直接舍弃河道小船,登上早已做好准备的三艘豪华大船。

    “终于到了,以海船的最快速度,用不了一天时间便可抵达天母岛!”

    直到这时,妲己才松了口气,娇颜如花走到林沙跟前,见林沙一副风轻云淡,完全没有受到紧急奔波影响的摸样,语气娇媚羡慕道:“还是林大帅实力强横,完全无视了奔波的劳顿!”

    “娘娘的实力也不错啊,脸色看起来很正常!”林沙语气平淡回答。

    “要不,林大帅到船舱里来,咱们好好聊一聊天母岛的事!”

    妲己媚眼如丝,冲着林沙频频放电,心中打着某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主意。

    同为赳赳男儿,林沙可比纣王强多了。

    不论是个人魅力,还是武功实力,又或者给人的观感都要强上一筹。

    妲己整天想着法子,用各种恶心残酷的手段,还有整日里不停歇的合欢取悦纣王,日子过得真心疲惫。

    女人就是女人,就算再蛇蝎心肠,也受不了天天沉浸于血腥青欲之中。

    林沙一看就是正人君子,做派刚正讨人喜欢,起码不用担心纣王那般突然暴怒,在跟前来个敲骨剥皮的刺激。

    而且林沙洁身自好,到现在身边都没有女人,更没有和他有关的花边新闻,整日里不是待在帅府,就是窝在城外军营,又或者在朝堂跟一帮朝臣混迹,简直就是大商板的钻石王老五。

    再有一个,林沙身上元阳充足功力深厚,简直就是妲己这样精修了九天圣女功的最好鼎炉,不仅可以合欢享乐还大幅度提升自身实力,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不了,妲己娘娘还是早点休息,我还要查看船上的情况!”

    眼神深处厉光闪烁,嘴角露出一丝淡然微笑,头也没回转身就走,根本就没理会妲己僵硬的笑容,以及眼中闪烁的狠辣精光。

    感受到了身后的凌厉杀气,林沙脚下一顿缓声道:“不要做什么过分之举,不然本帅不介意让你尝试一下,什么叫作烈火焚身的滋味!”

    声音不大,传入妲己耳中却似惊雷炸响,震得她体内气血翻涌真气乱窜,娇艳无双的俏脸刹那间变得一片雪白。

    真是不知死活!

    心中一片冷然,林沙对于妲己没有丝毫好感,同样也不畏惧她的任何手段。

    真以为他是好人啊,林沙同样也会采阴补阳之术,而且还是传承至上古炼气士的功法,轻轻松松就能将妲己吸成废人,而且她还乖乖的配合享受。

    只是,以这种手段吸收的精气神,带有大量杂质,想要将其彻底吸收消化,所要耗费的精力,比自己修炼也差不了多少,形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这也是采阴补阳术,没有大规模推广的缘故,实在得不偿失。

    同样,这也是邪道修士,最喜欢找那些纯阴之体的出子,又或者身怀元阳之气的少年为炉鼎的缘故,因为这两类人的精气神杂质最少。

    他有一种手段,叫作大消魂手。只需以手和目标人物身体任何部位接触,就能让目标人物在飘飘欲仙中荣登极乐,死后还一脸满足状。

    这可比什么采阴补阳术强多了,简直就是恶魔的手段。

    ……

    大海之上,三艘豪华大船扬帆启航。

    此次,妖妃姐纪亲自出马,往天母岛求取圣水。她虽然贵为娘娘,但每年都会回岛探访师尊天母圣姬并携带大量金银财宝作为礼物。

    天高气朗海面风景壮阔,微波起伏海鸟盘旋。

    妲己站立船头,眺望海面风景心思早已不知飘到何处。

    “师父修炼九天圣女功多年,去年已突破八重天,不知第九重天可已练成?”

    “圣女功共有九重天,我虽只练到第六重天,但已是受用无穷了?!?br />
    姐纪想着,手心赫然已飘出一个晶莹耀目的红色光球,煞是奇观。

    “去,跟卫士们玩玩吧!”

    光球如炮弹射来,船上众卫土吓得呆了,兵器头盔遇上光球,立刻折断碎裂。

    一干侍卫被如此戏弄,心头火起有那愣头青,不管不顾直接挥刀就砍。

    “哈哈,给我破!”

    刀光耀眼厚背虎头刀被撞个粉碎,头盔战衣一分为二,挥刀士兵未伤分毫,可见妲己的功力何等炉火纯青!

    “回来!”

    妲己一声娇喝,射出光球好似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随其心意绕了个圈子飞射而回。如此威力无祷的手段,还能收发自如运用顺心,一干侍卫都看得呆了!

    “娘娘的真气举世无双??!”

    一时马屁如潮,一个个护卫眼睛放光,看着在光球衬托下艳光四射的妲己,一个个心中蠢蠢欲动却又不敢妄为。

    “非也!与我师尊比较,不过是雕虫小技,还差得远呢!”

    妲己得意洋洋,声音娇媚勾人心神,她还故意开大了音量,周围两艘大船上的人手也听得清清楚楚。

    哼,叫你个混蛋竟然敢不理我,等到了天母岛,看我不整得你飘飘欲仙。

    在众人毫无节操的吹捧声中,妲己得意洋洋志得意满,一双美目不时扫向前方的那艘大海船。

    同时心中不住思量,她的功力不及纣王,但纣王也不及他那老鬼师父。九天圣女功可谓天下第一,若师尊已练成第九重天的话,应可击败天魔老鬼!

    可惜的是,她师傅已久不出江湖,想要邀其出手何其困难。

    “娘娘真是好本事??!”

    就在这时,林沙懒洋洋的声音飘了过来,语气中说不出的轻松,调侃道:“不知可否叫我见识一番?”

    妲己先是一喜,而后勃然大怒,眼中含煞怒声道:“既然林大帅想要见识一番,那本宫就不客气了,去!”

    话音刚落,洁白玉手上悬着的红色光球,好似流星坠地般****而朝,朝着前面大海船船尾站着的那道魁梧身躯飞了过去。

    “哈,娘娘的武功还真是不俗!”

    林沙哈哈一笑,右手食指轻轻一点,一道无形无相的凌厉指剑****而出,发出嗤嗤刺耳锐啸,同时左手成掌凌空拍出,一头金色气龙呼啸飞腾而起,摇头摆尾带着凛然威势飞了出去。

    砰!

    无形指剑与红色光球凌空相撞,砰的一声过后化作一片红色光芒四下飘洒。

    嗷!

    可还没等四散的红芒消失,一头金色气龙飞舞而至,狰狞龙头猛然张开大嘴,将漫天飞洒的红光一口吞下。

    三船人马,全都看得目瞪口呆,也就在这时,了望哨上的了望手大喊:“天母岛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