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母圣水究竞有何特异功效,可以对付原始老魔呢?”

    林沙的问题,很快就得到了纣王的悉心解答。

    天母圣水本身无色无味,任凭如何绝顶高手,服下也不易察觉,第一步具催情作用,令服者产生强烈合欢之念。

    第二步,当服者与异性合欢,进入极乐之际,全身的气血经脉,会猛烈贪张,失去控制半个时辰之内,内功暂失。

    林沙听得目瞪口呆,感觉怎么这么像现代时的伟哥和兴奋剂的混合物?

    功效如何就不多说了,作用不就是以药物催发人体潜能,待潜能爆发过后,身体会出现一段时间空窗期,缓慢恢复调整过来。

    而这段空窗期,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脸上露出莫名笑意,林沙轻笑着问道:“原始老鬼武功之强骇人听闻,就算有半个小时武功尽失,想要将他拿下也不容易!”

    他这是实话实说,没理会纣王晦暗难明的脸色,他自顾自继续说道:“就算废了他的武功也不一定保险,大王难道忘了白狄魔君的例子?”

    当然,他有些话没有出口。

    就算有人废了他的功力,他有自信单纯依靠内家拳以及身体力量,照样横行天下肆无忌惮。

    原始老魔怎么说,都是活了上百岁的老怪物,要说没点后手,打死他都不相信。就连魔君这位执掌白狄魔族大权没多久的家伙,都有眼下的后劲和手段,更何况实力更强更阴险的原始老鬼?

    除非他亲自出手,直接针对原始老魔的气血和灵魂,不然一般的手段真的够悬。不过正如纣王之前担忧的那样,除非原始老鬼行事太过,否则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他此时是商臣,又不是纣王的奴才,身为大商朝廷数一数二的重臣,又有强悍的武力傍身,只要他不愿意纣王也拿他没辙。

    很有点闻太师的赶脚……

    当然,他暂时还没有闻太师那样的威慑力,上不能鞭打昏君,下也不能随意处置那些奸妄之臣。

    “林沙你放心就是,本王已经想到了万全之策!”

    纣王嘴角抽搐,神色不自然说道。

    心头怒火熊熊,不由自主想到了要为此付出的代价。

    按照纣王跟妲己,还有大祭司商量好的结果,等原始老魔中了天母圣水发作,妲己便可以采阳慑魂功控制其神智,以后老魔就会浑浑僵僵,只听妲己一人指示。

    纣王心中当然不是味儿,这是一顶明晃晃的大绿帽啊。

    “大王放心,臣妾既被魔头玷污,事成之后,当即一死以谢王思?!?br />
    妲己当真八面玲珑,以退为进装出楚楚可怜状,博得纣王同情将此事抹过。

    纣王虽然不怎么在意,可心中依旧愤愤难平,自然不会在林沙跟前透露口风。本来就在林沙面前没多少底气,再要是把此事道出,真就没脸见人了。

    “恭喜大王,有了解决原始老鬼的办法!”

    林沙虽然猜不出妲己将付出‘巨大’代价,却也知晓求取天母圣水,以及之后的手段,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就是了。

    当然,他没有丝毫兴趣打探。无论是天母圣水也好,还是原始天魔也罢,都跟他没多少关系,又何必胡乱涉入其中呢?

    此时,他体内的三百六十五处窍穴,已经全部完成了从真气到真元的转换,一身功力之强旷古烁今,内家拳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

    他的身体素质之强,已经超乎了凡人的范畴,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目前,他需要做的就是袭击巩固提升,同时琢磨着更进一步的办法。

    所幸,商朝本就处于历史上的神话时代,许许多多的神话传说,都跟商朝脱不了关系,他正好可以想办法一一探究。

    比如广成子所建的广成仙派,他就很有兴趣探究一番。

    一忧子他自然看不在眼里,可是广成子留下的传承呢?

    有没有更进一步的提示或者要点,比如成为金仙的办法,以及突破后和过程中的感悟等等等等。

    这时代广成子也不能专美于前,还有仙家祖庭的昆仑派,以及昆仑十二分支派别,也就是所谓的十二金仙所创门派。

    与之对应的,还有魔门和佛门。

    从纣王这里弄到了天魔功的基础心法,让林沙有了从另一个角度,看待武学以及更高一层境界的经历。

    收获菲浅!

    以天魔功基础心法推演,林沙竟是直接推演到了纣王这个层次。也就是说如果他修炼自己推演出的魔功,最高可能达到纣王这个层次。

    而且魔功那种极端自我,损人利己的手段,也让他叹为观止。

    在推演魔功的过程中,他还稍带琢磨出了不少阴险之极的手段,比如采阴补阳,****补血之类的邪恶玩意,都是修炼速度极快,手段又极端阴损的魔功。

    其实就算纣王不说,林沙也猜得出来,他们对付原始老鬼的手段,也光明正大不到哪去,肯定又是什么歪功邪法。

    他对此自是不置可否,只要纣王不搞得天怒人怨,随他怎么折腾去吧。

    从中,林沙也窥见了魔功的精髓,正如一句老话说得好,和道门神功最后追求的结果,其实是殊途同归。

    魔功他是不会碰的,与自身理念,以及修炼习惯完全不是一个套路,最多也就是拿来借鉴印证一二。

    因此,他有了搜集各地魔门传承功法的念头。

    正如大商辖下有八百诸侯只众,魔族的定义也极是广泛,基本上不在大商统辖范围,又跟大商十分不对付,很有些诡异手段的外族势力,大商统称他们为魔族。

    更让林沙无语的是,那些魔族部落,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经过数百年融合发展,形成了东南西北中数方魔族势力。

    而各部魔族,也确实有上古魔神的传承遗篇,经过长时间发展,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魔族功法。

    原始老鬼所属的天魔门,号称魔门正统,原始老鬼的魔功也堪称魔门第一,可其它魔门分支也不是吃素的,各有各的绝活和独到之处,就是原始老鬼在不涉及利益之争的时候,都不愿意轻易跟其它魔门分支闹翻。

    林沙很有兴趣,也有信心统合魔门各部传承,集合起来直窥魔神之境的核心本质,为自身的武力提升做参考之范。

    要说天子传奇世界,最神奇的还是佛门的出现了。

    按照正常历史,此时就连乔达摩悉达多这位佛门始祖都没出生呢,可是中原之地已经出现了佛寺,还有不少佛门弟子游走江湖。

    就像妖帅手下九大大内护卫中的巨僧,就是明晃晃的佛门中人。

    虽然中原的佛门势力十分弱小,他游荡大商天下十年,所见的佛门寺院,以及佛门弟子少之又少,却不代表佛门高手的实力差劲。

    相反,但凡在江湖上闯出名号的佛门高手,无一不是威震一方的人物。

    林沙看得明白,要不是道门和魔门势力极大,压制了佛门的成长空间的话,说不定此时的大商境内,也跟后世一样佛寺林立了。

    佛门高手他很少接触,就是不知道与后世有何不同。等以后有了时间和空闲,他打算亲自验证一番。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还会去佛门的发源地天竺,看看此时的佛门经义以及修炼功法,能不能让他又借鉴又或者另辟旁门的功效。

    总之,林沙此时野心勃勃,除了稳定大商局势,源源不断获得大商的气运反馈,借助大商的气运之力提升实力和境界之外,想要忙活的事情和做的准备可不老少,没心情也没功夫跟纣王玩家家酒。

    可纣王,却不愿轻易放过他这个强大助力。

    听闻了天母圣水的强大功效后,纣王甚至一度产生了控制林沙的念头,不过考虑到风险实在太大,比弄原始天魔还要危险,成功率小得可怜就放弃了。

    当然,不止是成功率低的问题,关键纣王根本就摸不清林沙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鹿台一会,林沙轻描淡写就让原始老魔吃憋,纣王也被震得不轻。

    林沙的手段,如果放在普通人眼里,简直可以称得上仙神一流,就是纣王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除此之外,林沙在军中的声望,也是纣王十分忌惮的方面。

    那十年巡视天下的经历,可不是白白浪费的。

    林沙作为商军三位大帅中的首领,几乎跟大商地方上的所有商军将领都见了面,以起实力和身份,自然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还有魔纱也是纣王十分顾忌的存在,尽管他有把握战胜魔帅,但魔帅的武力也只比他差上半筹罢了,万一林沙出事引来魔帅不满的话,也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

    最后综合考量,纣王得出一个沮丧的结论:林沙短时间内,碰不得!

    所幸他没有脑子发热胡乱施为,不然最后倒霉的一定是他。

    林沙可不同于只是武功高强的原始天魔,他不仅武功高强而已医术通神,天母圣水虽然神奇,可想要瞒过他的感知,不知不觉给他下药,呵呵可能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