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发不见了!

    魔帅,妖帅还有一忧子顿时慌了神,四下寻找却是毫无踪迹。

    他们知道,这下乐子大发了。

    魔帅当即吩咐手下大军拉网搜索,同时派出秘密信使,星夜兼程返回朝歌,向林沙秘密汇报此事,期望林沙帮忙在纣王跟前说说好话。

    可魔帅绝对不会知晓,纣王此时正是火烧眉毛的时候,心情恶劣是个十足的火药桶,这下他和妖帅得好好享受一番吹风机的滋味。

    “情况到底如何,难道魔帅就一点眉目都没有么?”

    目光炯炯看着信使,林沙一点都不信魔帅什么都没查出来。

    怎么说都跟着他混了十来年,魔帅什么性格他自然清楚,行事手段残暴凶狠不假,却是再有一定的把握才会出手。

    信使眼中的犹疑他又不是没看见,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缘故。

    “回大帅,据我家大帅探知,妖帅和西伯侯有杀妻之仇,于那姬发小儿有杀母之恨……”

    后面的话没有多说,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好了,你下去休息吧,等会我便会带你去见大王!”

    林沙微微一笑,瞬间明白了魔帅的用意,他自然不介意暗这你推上一把,反正他看妖帅也不怎么顺眼。

    一个时辰后,带着刚刚梳洗清理了一通,精神饱满的信使,林沙返回了气氛压抑的王宫。

    尽管心情很是不好,但西歧之事同样关系江山社稷,纣王强打精神召见了林沙,以及林沙带来的信使。

    “什么,姬发小儿消失不见了!”

    果然,听了信使的汇报,纣王气得暴跳如雷,满脸不爽差点吓尿那位信使。

    “到底怎么回事,说,要是说不清楚的话!”

    纣王浑身魔气缭绕,魔焰滔天怒火熊熊,冷森森目光好似两把利刃,杀气腾腾道:“本王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恐怖!”

    信使吓尿了,屁都不敢多放一个,按照路上林沙吩咐的那般,哆哆嗦嗦将之前和林沙所言那般又述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姬发那小儿是自己跑掉的?”

    果然,纣王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语气森冷杀气腾腾问道:“就因为妖帅跟他,有不共戴天的杀母之仇?”

    信使点头,纣王怒气勃发,猛的起身在王宫大殿来回走动,周身冷气缭绕慑人心魄,怒道:“好好好,好一个姬发小儿!”

    怒气值勃发,每一脚下去,坚硬的地面都会出现一个清晰脚印。

    “大王,姬发那小子却有奇异之处!”

    林沙脸色平静,沉声道:“臣还未见过,有人能长得象他那么快的,还没过一岁吧,身量和体形已经达到了正常十五六岁少年那般?”

    “对对对,妖孽,只有妖孽才有如此表现!”

    纣王满脸狰狞,连连点头大声附和:“林沙你说得不错,姬发这小儿的表现太过妖孽,本王绝不能轻易放过!”

    “大王,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姬发,将他带到朝歌来!”

    微微一笑,林沙声音轻缓,却是带上了浓浓的肃杀之意了:“西伯侯也不能轻易饶过,瞧他教的好儿子!”

    “正该如此!”

    纣王眼中闪过一丝狰狞,裂嘴大笑:“姬昌教子无方,一定要好好申斥一通,最好叫其余三大诸侯都听听,这就是跟本王作对的下??!”

    心中却是另外的想法,他堂堂天子的日子都过得如此苦逼,作为四大诸侯之首的西伯侯,日子要是太好过了怎么成?

    “来人……”

    见不得别人过得比自己好,纣王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了姬昌,急忙大声喝令王宫侍臣,急急发了一份申斥王令,派快马送至西伯侯府邸。

    “下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好不容易出了心中一口恶气,纣王的心情稍稍缓解,淡淡扫了眼魔帅派来的信使,冷然吩咐道:“立即启程找到魔帅,告诉他本王对她的表现很不满,希望他好好努力,千万不要让本王失望!”

    信使满头大汗,手脚发软退了出去,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刚才差点没把他给吓死,以后再有这样的差事打死他都不接了。

    “大王,想出了解决之道么?”

    等宫人都离开后,林沙在纣王的邀请下找了个位置坐下,好奇问道。

    “林沙,你可听说过天母门?”

    纣王微微一笑,自然知晓林沙所问何事,原始天魔来鬼只给他三天时间考虑,时间紧迫时间考量其它?

    “天母门?”

    林沙一头雾水,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轻笑道:“妲己娘娘的师门?”

    “正是!”

    见林沙表情不似作伪,纣王的心情莫名其妙好了起来,轻笑着将天母门的情况解说一遍。

    天母门设立在海外孤岛之上,山明水秀,传说岛上遍布奇珍异宝,真如人间仙境!

    三十年前,当时沿海第一大帮黑煞帮,帮主凯舰岛上的财色,亲率五十高手和五百帮众,进攻天母岛。

    但十日后,近海地区一座城池之上,赫然出现五百五十人头,黑煞帮帮众,全军尽墨,数百头颅,以绳索串连,高挂城墙之上,情景恐怖骇人!

    消息轰动江湖,天母门自此也声名远播,再没人敢上门找麻烦了!

    及后,天母门其中一位门徒嫁予翼州侯苏护为妻,诞下一女,正是妲妃。

    妲妃三岁之时,被母亲送往天母岛,跟随姬习艺,十五年后学成归来,已成为绝顶高手。

    纣王登基,稿赏天下,于宫内摆下盛筳,大宴群臣及其家眷。

    他一见妲姬惊为天人,看得目膛口呆,自然欲纳为己有。

    而且,妲妃不但国色天香,而且妖媚入骨,纣王一见即觉色授魂与目眩神迷,他马上命人传旨向翼州侯提亲,能够攀附帝室,苏护自然欣然领旨。

    纣王新登帝位,又娶得绝色佳人,为之踌躇满志,意气飞扬!

    妲妃善解人意,加上媚功绝顶,逗得纣王龙颜大悦。

    纣王天生凶戾,残暴淫奢,即位后更耽于逸乐,横征暴敛,不顾人民的死活。

    妲妃也不逞多让,为取悦封王,不断想出各种荒诞残酷的玩意,二人于宫中胡天胡帝,演绎着暴君和妖姬的故事。

    纣王自然不可能跟林沙说得太过明白,这些都是林沙根据坊间流言,还有自己亲耳听闻亲眼所见,琢磨出来的信息。

    说实话,他对天母门很感兴趣。

    在封神演义中,妲己可是圣母女娲的门人,而天子传奇世界中,妲己的师门也是不凡,真是让他很想见识见识。

    他若是没记错的话,这位天母圣姬,好象跟天庭的天帝很有些关系??上г谙执?,天子传奇的漫画他没看全,具体情况如何他一概不明。

    纣王解决原始天魔的手段,就是借用天母门的天母圣水。

    “天母圣水?”

    林沙满心疑惑,根本就没听过这玩意的大名。不过想来纣王如此郑重其事,应该是什么了不得的玩意吧。

    心中又生好奇,如果有机会的话,他真不介意见识见识天母圣水的厉害。

    纣王见林沙面露不解,知晓他对天母圣水不甚明了,耐着性子解说了一番,对付原始老鬼的时候,还需要林沙这个超强战力站台呢。

    之前的鹿台之会,可是让纣王大开眼界。

    在他眼中几乎天下无敌的原始老鬼,在林沙跟前却是频频吃憋。

    无论是老鬼练得炉火纯青的天魔四蚀,还是让纣王心羡不已的天魔极乐,林沙都能轻松化解。

    如此能耐,纣王也是头一回见到。

    更关键的是,老鬼好象十分忌惮林沙的实力,被如此挑衅打脸,要是换作他人的话,以老鬼的心性只怕早就开打了。

    可偏偏在林沙面前,老鬼连半点脾气都无,还得陪着笑脸客套。

    这一幕,纣王看在眼里惊在心中,回去的时候都没敢向林沙下令,要他对付老鬼,不然哪这么多麻烦?

    当然,以他对林沙的了解,就算他下令林沙也不会真的出手,不过跟原始老鬼打打嘴炮,这是纣王不能接受的事情。

    实力到了林沙这等程度,拥有太大的自主权,纣王有时候都感觉难以驾驭。这是他往自己脸上贴金,真实情况是如果他不依靠王命硬来的话,某些事情真的难以请动林沙出马。

    好不容易有了天母门,又有了天母圣水可以解决老鬼,纣王自然要好好炫耀一把:瞧瞧,没有你林沙,本王照样能解决得了原始老鬼!

    当然,为防出了意外,林沙这寻武力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在对付老鬼的时候,他可以不出手,但绝对不能撇到一旁。真要出了意外,纣王还需要林沙出面弹压嚣张不可一世的原始老鬼。

    纣王说得唾沫横飞满脸红光,心中自然明白他这是何等用意,自然不会太放在心上。

    “大王的意思是,有了天母圣水,就能解决原始天魔?”

    轻轻摇了摇头,林沙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怀疑态度:“实力到了原始天魔这等程度,一般的手段对付他,有用么?”

    纣王一愣,阴沉着脸色,将天母圣水的功效缓缓讲述了一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