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魔帅把姬发那小儿给搞丢了?”

    刚刚回到帅府,魔帅手下石先锋等候多时,带给林沙一个‘大惊喜’。

    “连一个小儿都看护不住,魔帅干什么吃的?”

    林沙勃然大怒,脸上神色很是难看。

    魔帅当初可是由他推荐,出了事情除了魔帅自己脸上无光之外,林沙这个推荐人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这个……”

    林沙暴怒,石先锋吓得够戗,他在林沙手下待了十几年,自然知晓眼前这位大帅的恐怖,比自家老大魔帅可怕多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林沙目光森冷,看得石先锋一阵心惊胆战,高大魁梧的身躯弯腰矮顿,说不出的滑稽搞笑。

    “这个,实不相瞒,姬发那小儿,可不是什么小儿!”

    石先锋满脸畏惧,结结巴巴解释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目光一厉,林沙脸色难看之极,狠狠瞪了石先锋一眼:“什么小儿不是小儿的,你个混蛋耍我玩呢?”

    “不,不敢!”

    石先锋吓了一跳,急忙解释道:“姬发那小儿……”

    林沙目光一闪,这厮立刻吓得说话都结巴了,边摆手边解释道:“姬,姬发那,那家伙,眼,眼下可是,是一个,个十五,五六岁大小,小的少年!”

    一番话,说得艰难无比脸膛涨得通红。

    “你的意思是,姬发那小儿的身量和体形,足有十五六岁少年大???”

    心思电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林沙满脸吃惊突然开口问道。

    “是,正是如此!”

    石先锋连连点头,心中暗道还是林大帅聪明,只听一遍就明白什么情况,可比他这疙瘩脑袋灵光得多。

    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姬发那小子,也被他的外貌和身梁吓了一跳。

    尼玛的这还是不足岁的小儿么,明明就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嘛。

    不要说他,就连老大魔帅也吓了一跳,如果眼前少年真是姬发的话,说一句妖孽完全不过分好吧。

    “嘿,这还真是有趣了,你把话说清楚,来龙去脉都道个明白!”

    身子重重往椅背一靠,林沙脸上带着古怪笑意,神色说不出的懵比,尽管从天子传奇的漫画剧情中,他早知晓这些,但从当事人口中真正听闻,依旧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大帅,事情是这样的……”

    石先锋吞了吞口水,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小心翼翼解释起来。

    原来姬昌决定送小儿到朝歌,换回已被软禁多年,做为质子的大儿姬考,同时也是为了小儿姬发的安全考虑。

    尽管西伯侯本人,还有隐居在隐宝山上的广成仙门掌门一忧子,都是整个天下都难得一见的绝顶强者。

    可猛虎架不住群狼,单单一个妖帅就足够姬昌头疼了,要是再来几波人马的话,就是一忧子也顶不住。

    别人倒还罢了,关键林沙的威慑力实在太强,要是惊动林沙最后出手的话,无论是西伯侯还是一忧子,都自觉没有把握对抗,这就是事实。

    一忧子也是无可奈何,为了保障姬发这小子的安全,他都打算亲自跑朝歌一趟,一为保障姬发小儿的安全一为跟林沙做个交易。

    他们倒是难得的保持了一致意见,可把魔帅他们给惊得不轻。

    特别是看到姬发小儿的摸样时,包括魔帅在内,还有几大先锋全都不信这小子就是姬发,怀疑西伯侯姬昌这是糊弄他们。

    为此,心情不爽的魔帅,还和西伯侯姬昌大发出手,最后的结果却是出人意料,西伯侯姬昌技高一筹。

    紧接着,不等魔帅从失败的阴影中出来,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也同魔帅邀战打得昏天黑地。

    最后的结果,依旧是魔帅落败,一忧子得胜。

    这个结果,其实跟林沙有些关联。

    魔帅的实力,绝对比天子传奇剧情同期要强不少,因为他自从投奔了大商后,一直都在林沙跟前效力。

    林沙的实力有多恐怖无需多言,他虽然没有专门指点魔帅,但十年间偶尔的指点次数不少,魔帅受益菲浅实力提升迅猛。

    正因为如此,魔帅对林沙一直保持着十足的尊重,实力带来崇高的地位。

    可惜的是,魔帅比原著同期大有提高,可西伯侯和一忧子的提升也不遑多让。当初林沙一趟西歧之行,可是把西伯侯姬昌和一忧子震得不轻,十年时间也是刻苦修炼,实力之强比之原著同期要高上不少。

    如此一来,两相对撞最后倒霉的变成了实力提升速度,比不上姬昌和一忧子的魔帅,在自家弟兄面前丢了大人。

    “这就是小儿姬发,如果本侯有意隐瞒的话,随便抱来一个婴孩不就是了么?”姬昌的解释,听起来还算合理:“想来你们在我府邸也有探子,你们自己问一问不就清楚了么?”

    “再说,朝歌可是不却推演大才,等小儿到了朝歌找人推算,就知晓本侯所言是否属实!”

    西伯侯一通解释,最终说动了魔帅。

    形势比人强,魔帅的拳头比不上西伯侯,还不是姬昌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哪有什么置喙的底气?

    同时,他和手下几大先锋心中,也是掀起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息。

    如果西伯侯所言全部为真,那姬发小儿绝对是个祸患,对大商而言就是如此。难怪纣王迫不及待派他们过来宣旨,朝歌果然有能人啊。

    于是,魔帅一行就带着一忧子和姬发,还有西伯侯府的一干护卫和家丁,浩浩荡荡踏上返程之旅。

    谁料刚刚出了西歧城不久,就遇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妖帅一行。

    妖帅当真强横霸道,直接要求魔帅把姬发这小子交由他护送,他保障会安安全全把这小子送到朝歌。

    凭什么?

    魔帅怒了,之前在西伯侯和一忧子手上吃憋积累的火气爆发,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忌讳,直接在数万将士眼前大打出手。

    两人本来就不对付,如今有机会在数万将士跟前,给对方没脸自是乐意之极。所以出手绝对的声势惊人,魔光妖气肆虐好不惊人。

    最后还是魔帅稍胜半筹,数百招后勉强赢了一招。

    所谓胜者为王,妖帅倒也光棍,输了后屁话也不多说,抢夺姬发护送权的事儿再不多言,带着手下一票大内护卫跟在魔帅所部身后。

    败给魔帅,妖帅显然心中不服,几乎每天扎营休息之时,都会跑来跟魔帅打上一架,自然每次都气势汹汹而来灰头土脸而去。

    而当他知晓,魔帅的实力不如西伯侯姬昌,还有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时,所受的打击可想而知,跟魔帅打斗的频率更加频繁。

    听石先锋讲到这里,林沙心中明白,其实不是魔帅的武功不如人,也不是他的努力不够,而是他的修炼体系与林沙大相径庭,所得到的指点也都是零零散散不成体系,修炼时的提升自然快不起来。

    而广成仙派可是广成子所创,无论是大唐世界还是风云世界,又或者天子世界,这位都是大名鼎鼎的金仙中人,实力之强无需多言。

    这样的高手所传承的门派,要说没有一点厉害的手段,打死林沙都不会相信。说不定广成仙派遗留由广成子的修炼手扎之类的玩意,对修炼中的每一个关卡都做了详细描述和具体突破的手段。

    如此一来,只要一忧子和姬昌的实力到位,修炼又刻苦用功的话,修炼中的瓶颈对他们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也就是说,十年时间同样刻苦修炼,魔帅的提升速度,跟广成仙派那两位根本没有可比性。

    魔帅都如此了,更不要说实力更弱一层的妖帅。

    妖帅跟天子传奇剧情原著同期实力差不多,就算强也强得有限,连之前不是对手的魔帅都干不过,更不要说广成仙派那两位了。

    事情如果只是这样发展的话,也不会出什么变故。

    虽然妖帅牛皮糖似的纠缠,让魔帅厌烦不已,可是每次都能虐性格高傲的妖帅一把,要说魔帅心中有多少不爽也不确切。

    只是谁也没料到,大军浩荡护卫的情况下,竟然有人胆大包天敢于偷袭。

    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一伙实力强悍的好手,偷袭了魔帅的帅帐,以及‘关押’姬发和一忧子的营帐。

    “白狄魔族余孽!”

    刚一交手,魔帅就认出了偷袭者的身份,顿时心中杀机汹涌下手毫不留情。

    白狄魔族几大魔将对魔帅忌惮万分,同样也不敢有丝毫留手之意,雷电二将联手应付魔帅,勾将和火将等其余魔将同时对付一忧子还有姬发。

    战斗打得十分激烈,魔帅一人压着雷电二将狂揍,揍得这两位白狄魔族的顶梁柱差点找不着北。

    而另一头,一忧子也是大显神威,揍得勾火等魔将连连吃憋差点跪了。

    同时妖帅带着手下精英赶了过来支援,谁知道就在这时白狄魔族的绝对恐怖村,毒蛊两位长老突现,以极其厉害的毒术和蛊术搞得整个商军大营鸡飞狗跳哀嚎一片。

    混乱持续了足足一夜,等到铁色渐明,白狄魔族一行才狼狈退走,可魔帅和妖帅,还有一忧子等人却乐不起来,因为姬发不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