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别把话说得太满!”

    原始天魔冷哼出声,冷笑道:“天尊蚀魂,对本尊而言不算什么,最近几年本尊潜心苦修,已修成更高一层的神功,就是我天魔门的至高心法——天魔极乐,林大帅你要不要见识一番?”

    说着,目光炯炯一脸挑衅。

    “什么,天魔四蚀之上还有天魔极乐?”

    纣王大吃一惊,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凌厉杀机,迫不及待问道:“老师可否让徒儿开开眼界?”

    “哈哈哈,当然可以?!?br />
    原始天魔哈哈大笑,志得意满一扬手,雄浑绝顶的内力,抽了一名宫女过来。

    “小娃儿,让你一尝极乐的滋味!”

    天魔老鬼抓住宫女脑门,狞笑声中,气劲如电疾走,面上现出极其陶醉快活的神色!

    “噗噗噗……”

    可怜这宫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满眼惊恐面上和身上肌肉迅速萎缩,只一盏茶时间,已变得只剩下一副骷髅骨头的模样!

    乍见此骇人魔功,纣王也大感震惊!

    “哈哈,徒儿你不知道,吸纳处,女的精气神三宝,比与女子合欢更加快乐,更为受用??!”

    说话间手臂一松,那骷髅样宫女直接瘫软在地,生命气息迅速消散,眼中光彩不过片刻就暗淡下去,气若游丝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摸样。

    目睹同伴如此惨况,其余宫女吓得哭作一团,有的更昏死过去!

    只见瘫软在地好似骷髅骨架的宫女,血肉骨髓全被抽空一般,剩下皮包骨的躯壳,情状惨不忍睹!

    相反,原始天魔吸纳了宫女精元之气,全身如被幻彩光华荣绕,精神倍增红光满面,只能用神彩飞扬来形容。

    果然不愧魔门神功,将损人利己这一总之发挥到了极致。

    林沙嘴角一阵抽搐,感觉跟原始天魔待在一起,就跟进入了恐怖电影的场景一般,时不时玩一把恐怖惊悚,让他直犯恶心。

    一阳指!

    眼中带着满满的笑意,体内的真元迅速流转,凝聚在食指指尖,一道温和的白芒闪烁散发让人心神安宁的阳和之气,一指点出点在几乎变成一具骷髅的宫女胸口,指尖的阳和之气源源不断灌输进去。

    恩?

    原始天魔脸上的得意笑容一僵,一双眼睛蹬得溜圆,满脸不可思议看向本来气弱游丝,好似即将熄灭的蜡烛般快要死去的宫女,突然涌起一股纯粹的生机,原本暗淡无光的眼神猛的一亮。

    昏死过去的宫女竟然缓慢清醒,看到自己的鬼样子白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可此时她虽然样子难看之极,就是一具骷髅挂着一层薄皮,可其呼吸均匀心脏跳动比之刚才强劲得多,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这,怎么可能?

    原始天魔眼中杀机闪烁,看向林沙的目光中一片冷然。

    简直就是打脸啊,他才刚刚露了一手,林沙转眼间就将他的手段破除。

    不是挽救一个不知名小宫女的问题,关键的是林沙有此手段,表明其根本无惧天魔极乐,这才是让他最为忌惮的地方。

    真是个怪物!

    心中,不由自主再次升起这个念头,实在让他感觉憋闷得很。

    “怪不得师尊越来越年青,原来天魔极乐竞有此奇效!”

    “天魔极乐,功能返老回青,师傅确实不必沉迷于与普通女子的一夜之欢!”

    纣王却是一脸兴奋,挥舞叫旁的宫女,将那位死里逃生碍眼无比的骷髅宫女带走,眼神中满满都是期待,试探着问道:“老师,不知徒儿可不可以修炼天魔极乐神功?”

    “这个,徒儿你连天魔蚀魂都没修成,勿要好高务远!”原始天魔回头淡然轻笑,又恢复了高人风范,从之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面对林沙他没半分底气,可是对上纣王的话,那真是受到擒来。

    “唉,徒儿真惭愧……”

    “我一看气色,便知你有何不妥了!”

    天魔随意捡起一?;ㄉ?,闪电般射中纣王巨阀穴,纣王竞连闪避的机会也没有!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却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原始天魔身上根本就没有杀气,纣王的生命没有大碍。

    “哎哟!”

    原始天魔射出的花生米显然不大,却已叫约王感到剧痛无比。整个人不由得向后倒去,吐出大口鲜血。撕心裂肺的痛楚,令纣王全身抽搐,在地上打滚呻吟!

    “天魔老鬼,有些过分了??!”

    淡淡扫了原始老鬼一眼,让刚刚升起一丝得意之情的原始天魔心头一凛,好似被冷水兜头浇下彻底清醒过来,林沙冷笑出声又是一指点出。

    原始天魔心头一颤,他对林沙的这个动作绝对深恶痛绝。

    剧烈的疼痛突然消失,只余让纣王心悸不已的丝丝余波,纣王瞬间回神目光复杂的扫了林沙一眼,没有道谢也没有怨愤,心头沉甸甸的堵了一块巨石。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纣王心情沉重,眼底闪烁森寒杀机,语气低沉问道:“是不是徒儿修炼出了岔子?”

    尽管早已猜到答案,他心中依旧存了丝丝侥幸。

    “当然了,你平日纵鱼过度,精气郁结于巨阀****,不出一年,必定走火入魔”原始天魔一副老神在在的摸样,吃定了纣王一般。

    “那,师傅可有解救之法?”纣王心中暗恨,却也只能寄希望于原始天魔。

    “唉!事到如今,唯有虚耗为师的功力,为你打通郁结的穴道了。不过穴道过通之后,你还要闭关三年,方可彻底消除走火入魔之危,为了你的性命,也为了殷商闭关的三年,就由我登基为帝,代你执掌朝政,以安社稷?!?br />
    得意的扫了林沙一眼,原始天魔装出一副沉痛摸样露出了狐狸尾巴。

    老鬼野心很大嘛,就是不知道他都活了一百多岁,又没有后代傍身,当个大王有个屁的意思?

    眼下有纣王孝敬,他的日子一样过得滋润无比,基本上也是有亲必应,跟帝王没啥区别,难道有了那个名头还能多活几年不成?

    个人的寿命是有定数的,全部依赖于本源灵魂强度。

    按照天子世界的法则,只要没脱了凡人之躯,寿命最长不过两百载。

    别看原始老魔好象很厉害,能够吸取他人精气神纳为己用,可以返老回童青春永驻,他的寿命极限依旧还是两百年。

    而且吸收了太多外来精气神,这些精气神对于原始天魔来说,是补品同样也是杂质,积累得多了对身体的妨碍之大可想而知。

    说不定因为杂志太多的缘故,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会浸染蒙蔽原始天魔本来的纯粹灵魂,使得寿命进一步缩短。

    所谓殊途同归,魔道修炼到了最后,都是身体和灵魂的进化,丫的你灵魂中一堆杂质算怎么回事,还想不想超脱飞升了?

    “师傅,突然改换帝位,恐怕会令群臣不服??!”

    林沙这边胡思乱想,那边纣王的眼色便打了过来。

    “这还不简单,你退位以后,我就封你为太子,三年后,为师再掸位给你。到时我为太上王,你也可以安心再做你的国君。否则在你闭关期内,群龙无首,若遇变故,殷商的国运,恐怕难保??!”

    不等林沙出言表态,原始天魔便迫不及待开口道:“为师之意,无非也纯粹替你着想,以免你列祖宗苦建立的江山,就此败亡!”

    纣王无语,这才知晓原始老魔深谋远虑,原来二十多年前传授他武功助其登基,全是早已筹划妥当的阴谋!

    他当时,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哇!

    现在他后悔已经迟了,他被错误心法所害,濒于走火入魔之境,适值西歧有九五之尊出现,国势动荡之时,就乘机发难!

    事到如今,唯有用缓兵之计,再谋对付原始老鬼之策!

    纣王也不是个傻子,脑子飞速转动很快就打定了主意,苦笑道:“帝位移转,兹体事大,此际朝野混乱,人心浮动之时,更易招变故……”

    说着,他扫了默然不语的林沙一眼,心中暗恨试探道:“师傅可否多宽限一些时间,待徒儿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方才行事!”

    “好,你就回去慢慢思索,三日后,给我献上良策吧!”

    原始天魔未免夜长梦多,急忙大手一挥做出了决断,冷然道:”徒儿你可不要自误,身体是你自己的,自然是越快修养越好,可千万别拖得太久,否则病情加重的话,为师想他替你解除麻烦,还要废上不上功夫!“

    “放心就是,三天后必有答案!”

    纣王心中憋闷之极,胡乱跟原始老魔闲聊一阵,便急匆匆告辞离开,顺便将一直充当背景板的林沙拉走。

    数百丈距离,上来之时轻松自在,可下去纣王却是费了不少力气,气喘吁吁好不郁闷。

    “林沙,你刚才为何不出声阻止?”

    下得鹿台,纣王脸色难看,冲着林沙一通愤怒咆哮:“难道你不知道,事关江山社稷吗?”

    “大王!”

    林沙剑眉一扬,目光森冷如电好似两把利刃,直直插入纣王心中,身子一僵说不出话,这才冷哼出声道:“你以为,就这么儿戏般的传位,会有成功的可能性么?”

    说着,懒得理会纣王精彩纷呈的脸色,转身大步流星直接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