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见过师父!”

    纣王和林沙,随卫土来原始天魔的住处。只见原始天魔正在沐浴,几个年轻貌美的宫女细意服侍,享尽温柔。

    “乖徒儿,你找为师何事?”

    原始天魔脸上肌肤光滑没有丝毫皱纹,只冲着纣王轻轻点头,目光炯炯犹如两把利剑直视林沙,冷笑道:“好久不见,阁下真是让本尊好生惦记??!”

    “呵呵,随时欢迎阁下上门做客!”

    林沙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淡然开口语气平静之极。

    原始天魔给他的感觉,比之十年前要强悍太多,一身魔功深不可测,周身魔气尽数收敛,要不是那冲天而起的惊人魔念张扬之极,单纯肉眼很难看得出他的深浅,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他是个普通中年男子呢。

    可那又如何,原始天魔的实力再强,对他而言也不过如此,真要干架的话,他有的是办法整得原始天魔苦不堪言。

    “本尊现在就想试试你的深浅,你有何意见?”

    原始天魔嗤笑出声,话音刚落一掌挥出,雄浑掌劲好似浪潮翻滚汹涌澎湃,铺天盖地朝林沙席卷而至。

    “看来阁下当初所受教训,还不够深刻??!”

    林沙淡笑,右手成掌轻轻一挥,狂风呼啸劲气四溢,身前瞬间出现一道小型龙卷,迎接铺天盖地席卷而至的雄浑魔功劲气呼啸而去。

    砰!

    两股雄浑劲道重重相撞,这一刻仿佛整个空间都跟着摇晃了下,狂风呼呼大作吹得众人眼睛都睁不开。

    “原始老魔,你敢跟我一战否?”

    收手凝立,林沙没有趁势冲击的意思,好似一杆标枪静静矗立,浑身无丝毫气势外泄,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强大精神压力。

    一身帅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身形高大挺拔说不出的威风凛凛。

    “哼,就你这点实力,没资格跟本尊动手!”

    原始老魔瞳孔微微收缩,一双目光森冷如刀凝视林沙,久久不愿错开,嘴里说得狂妄身子却是绷得紧紧的,小心防备林沙有可能的突然攻击。

    “哈哈哈,好好好,今日本帅就不跟你这老魔一般见识,哪日老魔你想清楚了,直接到帅府来寻我便是,本帅随时恭侯老魔你的大驾!”

    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讥讽冷笑,林沙双手抱胸一脸轻松,根本就没将原始天魔放在眼里,调侃道:“希望老魔你,不要让我久等才好!”

    “放心,迟早有一日,本尊会将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语气这满是恨意,一双森冷目光之中满是冰冷杀机,咬牙切齿怒声咆哮,额头青筋根根爆起,周身黑色光焰熊熊升腾,魔气冲天风云激荡,口中发出声声野兽厮吼:“你不要得意得太早!”

    林沙嗤笑出声,默然不语好似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塑,根本就没有和原始老魔玩口水仗的意思。

    有本事的话,跟哥们当面锣对面鼓狠狠干上一架,打嘴炮一点意思都没有。

    “师傅,你跟林沙早就认识?”

    直到这时,纣王满是吃惊的声音,突然传入两人耳中。

    哼!

    原始天魔冷哼出声不置可否,他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光辉事?!?,告之好徒儿纣王,至于林沙怎么说他也不在乎。

    “大王也没什么,只不过十年前隔空交过手罢了!”

    淡淡扫了纣王一眼,林沙嗤笑说道。

    “什么,十年前?”

    纣王脸色微微一变,突然响起什么眼神晦暗难明,心中波涛起伏掀起道道惊涛骇浪,悔恨得肠子都青了。

    十年前的事情,他自然记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为何,朝野突然多了不少对林沙十分不利的谣言,其中也不泛林沙在军中威望太高,继续待在朝歌有可能威胁到王位的诛心之言。

    当时他正对林沙心存忌惮,想也没想顺水推舟,就将林沙给赶出了朝歌,在外头一待就是十年时光。

    现在回想,当时的谣言出现得太过迅猛,也太过莫名其妙,好象突然一夜之间,林沙就成了全民公敌一般。

    此时经由林沙提醒,纣王顿时心中一片冰寒,缩在长袖中的双手紧紧握拳,心头更是怒火熊熊升腾,看来之前确实小看了自己这位好‘师傅’啊。

    要不是这老鬼在林沙手头吃了亏,又怎么可能突然发动,在朝歌卷起偌大的舆论攻势,连他都被算计在内,最终把林沙赶出朝歌。

    难怪那一段时日,他来鹿台向老鬼请安之时,老鬼频频以身体不适或者练功闭关为由不见,是怕自己看出端倪吧?

    可惜,当时脑子发热中了计,白白浪费了一大好良机!

    “怎么,乖徒儿有什么想法?”

    原始天魔蓦然睁眼,眼中精光闪闪夺人心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冷声道:“是不是,特别后悔当初的决定??!”

    纣王心头一惊,所以帝王沉府不是开玩笑的,脸上毫不表情也没有开口解释的兴致,任由原始元魔胡乱猜测。

    “大王,你不是有事寻原始老魔么?”

    林沙心有不耐,打破了屋子里难言的沉默,突然开口说道。

    “对对对……”

    纣王老脸一红,急忙冲着原始天魔说道:“徒儿近月练功,时有不明之处,特来请教!”

    “是吗,你有什么疑问尽管道出就是!”天魔笑道。

    说话间天魔已更衣完毕,此时厅内已摆好洒菜。相貌不过中年摸样的原始老魔大手一伸,含笑看向林沙:“有胆子喝一杯么?”

    “哈哈,有什么不敢的?”

    林沙哈哈一笑,大步流星上前,一屁股坐在酒桌前的椅子上,目光炯炯森冷如电,丝丝紫色光华在眼中闪烁,化作道道浩然剑意,直取尽在咫尺的原始老魔,嘴角带着掩饰不住的莫名笑意。

    哼!

    原始老魔一个不查,被浩然剑意袭入眼中,顿时脸色微变闷哼出声,身上气息波动强烈,道道漆黑魔气缭绕周身,不过片刻功夫又突然完全收拢于身,神态清闲表情轻松一副若无其事的摸样。

    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对林沙提起十二万分警惕。

    本以为自己十年间的实力提升已经够快,没想到和林沙一比,还是差了不少火候,甚至差距还有越拉越大之嫌。

    真是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怪物。

    要不是林沙身上没有多少杀气,此次过来又是陪同身份,只怕他都要考虑临时跑路暂避锋芒了。

    纣王在一旁看得羡慕不已,想起身上隐患顿时心头凛然,待酒菜全部上桌急忙道:“徒儿敬师尊一杯,祝师尊万寿无疆!”

    “哈哈……好好,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吧!”天魔收敛心思高兴道。

    回头看了林沙一眼,纣王吞吞吐吐道:“师尊所传心法,徒儿潜心苦练多时……但天魔蚀魂一层,却始终未竞全功……”

    “哈哈……你贵为国君,后宫佳丽三千,日夜侵于声色玩乐,纵鱼无度,对练功自然大有影响!”

    原始天魔哈哈大笑,一指脸上中年样貌,得意道:“为师在此清静无为,功力自然精纯得多了!”

    说罢一只手向旁边的宫女头顶抓去,只见宫女立刻呆若木鸡,口水鼻涕直流。

    手段不显一丝烟火气,显然已至炉火纯青之境。

    “原始老魔,随便向一位无辜宫女动手,真是让人瞧之不起??!”

    林沙轻轻一笑,放下手中精致玉器酒杯,指尖紫光闪烁一指点出,正中受害宫女额头,原本茫然好似痴呆的眼神逐渐恢复灵动,挖的一声喷出一口心血脸色瞬间苍白若纸,苗条身段摇摇欲坠精气神损耗巨大。

    “饶,饶命!”

    等宫女反应过来,顿时扑通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

    纣王暗然心惊,原始天魔随便出手已可施展出天魔蚀魂,功力已达顶峰。

    刚才宫女变得痴痴呆呆,于地上爬行喃喃自语,一如当年他的两位王兄模样,心头升起一丝恐惧。

    更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宫女中了天魔蚀魂,眼见彻底没救了,没想到林沙一指点出,就能让宫女恢复如初!

    “你,你,你这是什么手段?”

    纣王吃惊,原始天魔就是挨了一记晴天霹雳,满脸痴呆紧紧盯着那连连求饶的宫女,差点没将宫女吓昏了过去,这才收回目光冷声问道。

    “浩然正气,邪魔克星!”

    林沙轻轻一笑,目光似有意又似无意扫了原始天魔一眼,眼中的冷厉让久经风浪的老魔都不禁一阵心惊。

    “下去吧,没我的吩咐就不要再凑过来了,免得遭了池鱼之殃!”

    淡淡挥了挥手,把惊惶失措的宫女赶走,他这才满脸冷笑冲着原始老魔不屑道:“不要以为就魔门有灵魂攻击之术,道门也一点不差甚至更强,要不要咱们比一比?”

    “算了,本尊不跟你一般见识!”

    原始天魔心头猛然一阵狂跳,最后坚决摇头不应,目光森冷不满道:“这里是本尊的地盘,林大帅要有客人的自觉!”

    “这里是大商的地盘,什么时候成了老魔你的领地了?”

    林沙眼神凌厉目光森冷,毫不客气与原始老魔对视,森森一笑冷酷道:“千万不要给我制造出手的借口,否则我不介意将你个老不死的东西赶尽杀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