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纣王哈哈狂笑,居高临下站在瘫软成泥的高大死囚身前,没有理会死囚的凄厉惨嚎和眼中的恐惧,满脸冷酷一掌轻轻拍下。

    漆黑魔气缭绕,从高大死囚胸膛瞬间向整个身体蔓延,高大死囚眼珠子瞪得溜圆差点暴突而出,瘫软成泥的身子一阵微微抖动,体内脏腑经脉正以极高速度软化乱作一团。

    “大王,该使出压箱底的手段了!”

    对于纣王残暴的恶趣味,林沙表示不感冒,扫了几乎没了人形,睁大一双茫然大眼等死的死囚一眼,淡然开口催促道。

    都把人家折磨成这副鸟样了,还不干净利落的替其做个了段,也实在说不过去,人生在世除死无大事嘛。

    同时,心中也暗暗震惊于天魔四蚀的强悍威力,没想到真正发挥了天魔四蚀的威能,竟然恐怖至斯,简直比酷刑加身还要恐怖数分。

    “哼,本王如何行事,还用不着你来置喙!”

    纣王正在兴头上,闻言脸色一滞冷哼出声,看着生命气息迅速衰歇的高大死囚,哦,此时已经叫做一团软泥才是,眼中闪烁森冷精芒,嘿嘿冷笑道:“便宜你这家伙了,竟有幸享受天魔蚀魂之味!”

    说着身上气息一变,从刚才的狂暴凶残,变得飘渺无踪邪气凛然,眼中森冷绿芒闪烁,嘴角挂上丝丝冷酷笑意,右手手掌被一团诡异绿雾笼罩,带着一股莫名意味轻飘飘拍在变成瘫软肉泥的死囚脑门之上。

    变成一瘫软泥的死囚,七窍流血喷溅而亡,纣王脸色漆黑眉宇间绿芒闪烁,一双眼睛妖异之极,不爽道:“按说中了天魔蚀魂,已经变成痴呆傻儿才是,可是眼下……”

    林沙呵呵一笑??椴阶呃醋邢讣觳榱瞬宜赖背〉乃狼?,右手按在刚刚挨了纣王一掌的脑门上,仔细感应一番摇了摇头缓缓起身。

    “怎么了?”纣王满脸急切,眼中绿芒更加显眼妖异。

    “脑腔震荡而亡!”林沙直接下了定论。

    “也就是说,跟精神攻击没有任何牵连?”纣王脸色漆黑如墨。

    “正是如此!”

    “可恶??!”纣王心头火起,一脚蹬下轰隆炸响,周围坚硬地面化作粉末。

    “问题肯定出在口诀心法上,原始老魔倒是打的好算盘??!”

    ……

    从神武堡出来,林沙提议直接去找原始老魔的晦气,他可以在旁帮助纣王一起给他施压。

    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知晓王宫鹿台之事。

    纣王虽是气愤难平,却是原始天魔的实力忌惮之极,又对林沙的武力不怎么信任,一时犹豫下不了决断。

    既然纣王自己都不着急,林沙自然更不着急了。他总不能大大咧咧跟纣王说,放心吧哥们,原始老魔在我手下吃过亏。

    他可以理直气壮说得出这话,也要纣王肯信才是。

    “大王为何烦恼?”

    回到王宫正殿,正好妖妃妲己闻讯赶了过来,见到纣王漆黑如墨的脸色吃了一惊,急声问道。

    “原始老魔教本王的口诀心法,可能有问题!”

    纣王面沉似水,不情不愿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

    妲己吃了一惊,玉容变色忧心忡忡道。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大王要不要请大祭司过来一趟,一起商量商量,说不定大祭司会有解决之法!”林沙提议道。

    “如此甚好!”

    纣王满意点头,带着妲己和林沙直奔城外天坛。

    “大王早该过来了!”

    大祭司见到纣王,率先开口说道。

    “大祭司何出此言?”

    “微臣连月夜观星象,已觉紫微星帝座日呈谈暗;且帝座之旁,再观一星,两粒妖星胁逼帝座!”大祭司一脸神棍风范说道。

    “这种星象如何解释?”纣王表示听不懂。

    “此新现之妖星,更日益闪耀明亮,形成妖星欺帝之格!”

    纣王脸色微变,眯缝着眼睛语气危险道:“妖星欺帝?”

    “正是!”

    林沙在一旁突然开口:“大祭司所言,半年前出现之妖星乃是姬发,此新现妖星,又是何人?”

    这世界太过神秘,大祭司的话得有保留的相信,不过以其在星象上的造诣,所言之事也不得不让人心生警惕。

    大祭司一连高人风范,摇头晃脑嘿嘿笑道:“以我推算所得,姬氏一族之妖星,仅只六个月前出现的姬发。新妖星则乃近二、三月始现,且来势汹汹,光华耀目,应另有其人!”

    大祭司此言一出,林沙清晰感应纣王若隐若无投放过来的犀利目光,瞬间消失不见。

    竟然怀疑我,纣王这厮不愧帝王之尊,疑心病就是重。

    “到底为何出现如此状况?”

    妖妃妲己也忍不住心头好奇,突然开口问道。

    “大祭司可曾推算出当中玄机???”纣王也跟着问道。

    “事关大王和商汤社稷,微臣的能力还有所欠缺,只知情况不是很乐观,还请大王小心谨慎一些!”

    大祭司摇头,他又不是天神哪里能事事算计到位?

    “大王,不要忘了此行目的!”

    林沙适时提醒,纣王顿时醒悟,急忙将自身情况道出,请大祭司帮他推演一下,看到底什么情况。

    “已经确定心法口诀出了问题,大王以后还是尽量少修炼的好!”

    大祭司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替纣王查看了一下身体之后,满脸郑重警告道:“天魔功作为魔门第一神功,修炼速度极快是其最大特色,同时也意味着根基不稳很容易出现问题!”

    他给了纣王当头一棒,口诀心法有误的情况下,纣王强行修炼的话,很有可能直接走火入魔情况不堪设想。

    “解铃还须系铃人!”

    林沙提出了意见:“不管原始天魔有何打算,大王先问清楚情况,至于咱们如何应对另说!”

    大祭司和妖妃妲己也同时开口相劝,纣王神色变幻良久,最后眼神坚定做出决断,他必须跟原始天魔说清楚了。

    之前尽管知晓原始天魔心怀不轨,同时也对其的野心十分警惕,心里下意识对其提高了防备,就连前去‘探望’的次数都跟着减少。

    尤其当他的修炼出了问题,一连数次前往探询,原始天魔都以闭关这样拙劣的借口唐塞,他心中便对原始天魔更多了几分戒备和忌惮。

    不是实在推脱不了的话,他都不愿意去见那可恶的老鬼。

    如今不仅林沙,大祭司也劝他跟原始天魔好好谈谈,纣王也下定了决心。

    “林沙,等会和我一通去鹿台!”

    下了天坛,纣王,妲己和林沙快马加鞭朝王宫赶去,半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纣王突然开口,

    “好的大王!”

    鹿台位于皇城之内,共有十八层,高逾二百丈,直插入云,结构奇伟,金碧辉煌!

    “呵,这鹿台好生壮观!”

    林沙跟在纣王身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看雄伟高大的鹿台。

    尤其是,鹿台直插云霄的顶部,一股滔天魔气汹涌澎湃,在他的感应中几乎遮掩了小片天空,看来原始天魔的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真是有趣了!

    鹿台周围岗哨严密,众卫土见纣王和林沙到来齐呼:

    “参见大王,拜见大帅!”

    两百丈距离,对于纣王和林沙而言不过等闲,给身纵跃不过眨眼间便飞上了鹿台顶部。

    鹿台气势慑人,顶层之上,亭台楼阁金碧辉煌,更传出阵阵悠扬歌乐之声。

    “咱们进去吧!”

    深吸了口气,纣王和林沙缓缓步进,只见顶层之内,装饰更是堂皇瑰丽,金雕玉砌,极尽豪华奢侈之能事!

    “国师何在,徒儿到访!”

    林沙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身上凌厉的气势一闪而没,就像黑夜中一道冲天火光显眼之极,告诉原始天魔他的到来。

    哼!

    下一刻,林沙和纣王耳中同时传来一声冷哼,声音不大却充满了一种诡异的魔力,直透两人心底瞬间幻相丛生,好似要将两人心中魔念勾出。

    雕虫小技!

    林沙嘴角含笑,相比他喜欢玩的气势冲击,这么点手段实在不够看。

    识海中的紫色江山社稷沙盘滴溜溜一转,道道纯正之极浓郁到了极点的浩然正气冲天而起,顺着原始天魔气息所在电射而去。

    “好胆!”

    林沙和纣王耳中,突然轰鸣炸响,一股极其阴森恐怖的魔念突然而至,直入两人识海欲要捣乱一番。

    手段拙劣!

    林沙脸上露出玩味笑容,识海紫色光芒大盛,刚刚钻进去的魔念,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无,便发出一声尖锐惨嚎消失无踪。

    旁边纣王闷哼出声,脸色漆黑如墨眉宇间绿芒隐隐好不恐怖。

    回头看了这厮一眼,啪的一下打了一个清脆响指,正陷入魔念幻景中的纣王身子一震,狰狞扭曲的脸色迅速恢复平静,大手一挥一道漆黑魔气电射而出,不等其有逃离机会,以手作刀黑光缭绕狠狠斩出。

    嗤……

    一声尖锐嗤嗤声突兀响起,漆黑魔念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便被天魔刀直接斩中,眨眼间便消失干净。

    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完成,报信的侍者脚步匆匆急忙跑了过来,一点都没发觉刚才三大绝顶高手已经交手几招,恭敬说道:“两位,天尊有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