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堡,纣王在王宫中的秘密修炼场所。

    “天魔蚀肉!”

    宽阔的空间,纣王浑身魔气缭绕,口鼻之中喷出惨绿雾气,气势惊人邪气冲天,一双筋骨虬结的大掌上下翻飞,如奔雷闪电般直取林沙胸膛。

    砰!

    林沙淡然站立,伸手轻轻一挡,一股漆黑魔气,顺着双手交击处,如浪潮般向林沙的手上汹涌而去。

    咝!

    脸色微微一变,手上传来一股灼烧般的腐蚀感,一股股莫名能量侵入血肉之中,疯狂燃烧抽取血肉中的能量,使得血肉细胞新陈代谢出现断层,莫名能量所过之处血肉一片灼烧萎缩状态。

    心中轻嘿出声,被纣王天魔四蚀魔气浸染的手臂血肉,微不可查轻轻一抖,体内经脉之中真元汹涌,瞬间就将外侵莫名能量驱逐消灭,手上没有出现丝毫异状,至于纣王期待中的血肉腐蚀更是没影的事。

    “这怎么可能?”

    纣王瞳孔蓦然收缩,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刚才他可是全力施展了蚀肉之术,要是换成其他人,被他直接击中的手臂,此刻早就萎缩不成摸样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大王的天魔腐蚀劲气虽然厉害,却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道。

    “说得轻巧,那你再接我数招试!”

    纣王心头火起,周身魔焰熊熊如浪潮翻滚,凛然霸道的气势冲天而起,偌大的封闭密室之中突然刮起一道狂风,口鼻之中喷处的绿雾更加浓郁惊人。

    一双筋肉虬结的大掌上下飞舞,化作漫天掌影直取林沙周身要害。纣王脚踏奇妙步伐,身如轻风疾似迅雷绕着林沙飞速奔走,一道接着一道强劲掌力喷涌,股股漆黑魔气几乎将林沙淹没。

    “别说数招,就是数十招我也轻松接得!”

    林沙哈哈一笑,周身肌肉膨胀骨节劈啪作响,高大强健的身躯好似膨胀一般,瞬间壮大一圈犹如天神下凡,气势惊人不可一世。

    双手抱胸一脸平静,任由纣王散发狠厉气息的掌劲轰在身上。

    砰砰砰……

    天魔蚀骨!

    天魔蚀经!

    纣王满眼狰狞,一招接着一招狠厉掌劲,在林沙有意放水下,直直轰在他的前胸后背,犹如锤击巨鼓轰隆作响。

    有可能的话,他一点都不介意将林沙直接轰杀,林沙给他的危险感觉,一点都不比原始天魔逊色,甚至还要强烈数分。

    可惜,事情并没有他想得那般顺利,林沙也没有如他所愿那般骨头直接软化成泥,经脉彻底变成一团糨糊,依旧挺直傲立没有丝毫倒下去的意思。

    不要说轰然倒下,就连丝毫摇晃都没有,依旧如同铁塔一般傲然矗立。

    “不错不错,大王发出的腐蚀劲气,确实有可取之处!”

    仔细感受股股比之蚀肉之力,更加强劲更加霸道的蚀骨和蚀经之力,不过比蚀肉之力更加细微难防,对筋骨都强烈的腐蚀作用,说得更确切一些是直接破坏筋骨内部结果,甚至还有共鸣作用隐藏其中,总之手段隐蔽威力极其可观。

    可惜,林沙对身体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尤其是对筋骨血肉,还有五脏六腑的掌控,绝对超出了纣王的想象。

    再加上真元的高品质,起码比纣王的天魔劲强上一筹,能够轻松压制纣王发出的天魔劲气,还有神奇入微的内家拳手段,区区天魔腐蚀之劲不值一提。

    同时,纣王轰击在身上的强猛劲力,也被林沙借着乾坤大挪移和斗转星移之术,通过身体筋骨血肉轻松传导至脚下坚硬的地板上,不过片刻功夫脚下数块大石已变成粉末。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一连在林沙身上拍了十掌,却是没有丝毫效果,林沙那张可恶的笑脸怎么看都不顺眼,好象在嘲讽他无用一般。

    林沙高大身躯岿然不动,好似怒??裉沃械慕甘话?,看起来被海水彻底淹没,可实际上却是岿然不动没有损伤分毫。

    砰!

    见纣王不依不饶,好象不将他打趴下就不甘心似的,林沙眼中闪过一丝冷厉,胸膛硬生生再挨纣王一掌,汹涌的天魔劲气瞬间被真元消弭驱逐,蕴含在胸膛五脏之处的暗劲猛然爆发,顺着筋骨皮膜瞬间传导直入纣王双掌之中。

    砰的一声气爆轰鸣,纣王措不极防被震飞出去。

    “大王可以收手了,天魔四蚀我已经领教过了,不必继续折腾下去!”

    林沙嘴角含笑,似笑非笑扫了纣王一眼,淡然开口:“就我的感觉,不论是蚀肉还是蚀骨和蚀经,都没有什么问题,威力强大让人难以防范!”

    “还不是被你轻松化解!”

    纣王满脸不爽,体内天魔劲气汹涌澎湃,按照特殊轨迹在经脉之中飞速运转,不过短短时间就平息了沸腾的气血,以及乱窜的真气丧气道。

    “大王真没必要拿我当靶子,还是找几个实力不错的死囚试试手段,也好让我见识见识天魔四蚀的真正威力!”

    林沙哭笑不得,心中却是一片冰冷,纣王打的什么心思他又不是猜不出来,只能暗暗说一声:不自量力!

    要不是他对天魔功来了兴趣,真一点跟纣王虚以委蛇的兴致都无。真一他是泥捏的菩萨好对方啊,真是不知死活。

    “只能如此了!”

    纣王眼神晦暗难明,对林沙越发忌惮三分,可惜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想以正常武力手段对付林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他也只好暂时放下对林沙的警惕,先过了原始天魔老鬼的这桩麻烦再说。

    不一会儿,外头便有四位气息强悍的护卫,押送一位浑身被沉重铁链绑得结结实实,连行动都十分困难的高大魁梧汉子走了进来。

    “大王,你要的死囚已经带到!”

    “恩,你们全部出去,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许进来,否则格杀勿论!”

    “末将遵命!”

    尽管心中十分好奇,大王和林沙大帅,窝在神武堡内部做什么事情,可是纣王一向银威甚重,他们可不敢拿自家小命开玩笑,纣王开口吩咐了后,他们屁都不敢多放一个,急忙抽身离去。

    叮当!

    就在四名气息强悍的护卫离开神武堡瞬间,无需纣王开口林沙一指点出,凌厉的指剑激荡而出,咻的一声正正击在高大死囚身上的沉重铁链上。

    一阵刺耳的金铁交鸣突兀响起,叮当声中死囚身上沉重的铁链,竟是有一截从中断成两半。

    砰!

    高大死囚也是个会抓机会的主,哈的一声怒喝浑身精壮肌肉鼓荡膨胀,瞬间就将断了的沉重铁链崩碎,满脸狂喜哈哈大笑: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看在你们帮我解除麻烦的份上,老子会给你们留下一个全尸的!”

    目光森冷如电,那高大死囚看向纣王和林沙的目光,就像看两具死尸一般,说不出的嚣张狂妄。

    死囚并没有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被封已久的穴道已经解开,体内劲气好似浪涛滚滚源源不绝,浑身上下充满了使之不完的霸道力量。

    许久没有感受过如此强悍力量的死囚,一时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没有发觉林沙和纣王嘴角挂上的不屑冷笑。

    “哈哈,该死的家伙,正好让你尝尝本王的天魔四蚀!”

    纣王满脸狰狞,浑身漆黑魔气缭绕,七窍绿雾喷吐好不惊人,气势雄浑好似从地狱走出的恶魔,飞身而去一脚踢出。

    高大死囚根本没料到,纣王说动手就动手,而且速度如此之快根本就不给他反应机会。只觉眼前一花纣王的攻击已至,他急忙伸手格挡。

    砰的一声闷响过后,高大死囚满脸不可思议向后倒飞,更让人心惊的是,其格挡纣王凌厉一脚的手臂,黑色魔气缭绕正已肉眼可件速度萎缩。

    啊啊啊……

    惊天动地的惨烈叫声,传遍整个神武堡空间,听得人毛枯悚然连连发抖。

    不过瞬间,待缠绕在手上的黑色魔气消散,高大死囚的整条左手小臂,已经变成皮包骨头的摸样。

    “嘿嘿,你这家伙乖乖受死吧!”

    纣王眼中杀机闪烁,嘿嘿冷笑再次飞身而起,手脚连环舞出片片残影,铺天盖地朝高大死囚席卷而去。

    啊啊啊……

    高大死囚倒了血霉,被纣王的凌厉攻势攻得手忙脚乱好不狼狈,与纣王手脚有接触的手臂胳膊,还有身上强健筋肉以肉眼可见速度萎缩。高大死囚被一**猛烈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不过片刻功夫已彻底变了摸样。

    “哈哈哈,这才刚刚开始,本王定叫你好好品尝品尝天魔四蚀的美妙滋味!”

    高大死囚的凄厉惨嚎,让纣王找到了之前在林沙身上失落的自信,哈哈狂笑飞身而去,在高大死囚惊恐万状的目光中,狠狠一掌拍下击在高大死囚肩头。

    啊啊啊……

    凄厉的惨嚎惊天动地,而高大死囚的肩头正以肉眼可见速度软化消弭,掌影翻飞魔气缭绕,纣王哈哈大笑一连轰出数十掌,高大死囚不过片刻功夫已变成一瘫软泥,扑通软倒在地全身骨头已经完全软化消失。

    “哈哈,接下来该是蚀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