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念遇上浩然正气会什么什么景象,纣王眼下情景就是最好例证。

    凄厉的惨嚎,惊得一干护卫脸色煞白手脚发软,本想不管一切冲进正殿看个究竟,却被林沙带来的亲卫拦下门外不得寸进。

    之前,林沙和纣王可是有严肃吩咐的,没有他们其中之一的招呼,任何人不得进去,否则不仅闯进去的倒霉,守护正殿门户的护卫同样得倒霉。

    “痛煞我也!”

    纣王满脸狰狞冷汗淋漓,浑身漆黑魔气滚滚声势骇人,眉心位置惨绿光芒连连闪烁,七窍绿色雾气急剧吞吐循环。

    刚开始,点入纣王身体的紫色光芒,也就是浩然正气颜色鲜亮威风无匹,纣王身上汹涌澎湃的魔气,以及绿色光芒和雾气,遇到紫色光点好似阳光下的白雪迅速消融。

    可是等时间一长,纣王身上魔气滚滚如潮,一浪接着一浪连绵不绝,霸道凶猛的紫色光点迅速黯淡,不过片刻功夫已是黯淡无光,再也没了之前的霸道威风。

    噗!

    纣王脸色猛的一白,突然张嘴一口黑血喷出,凄厉的惨叫噶然而止。

    呼呼呼……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纣王满脸心有余悸,神色逐渐恢复正常,扫了眼默然不语的林沙,眼中杀机凛冽冷哼出声:“哼,林沙你果然好手段!”

    “大王感觉胸闷好点了没?”

    林沙不以为意,左耳进右耳出一点都不在乎,这顿折磨纣王自己求来的,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只抬眼淡然开口:“我的浩然正气,和魔气性质正好相克,大王这该明白我之前所言不差吧?”

    “咿。胸闷的感觉活该真的,消失不见了!”

    纣王先是一愣,仔细感受了一番顿时脸露惊容,一脸震惊看向林沙不明所以:“林沙,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刺激了大王体内的魔气,淤积之处主动疏通了而已!”

    林沙摇头,脸上露出古怪之色,缓声道:“大王的内功心法,果然有问题啊,不然也不会出现胸闷气短的状况!”

    “嘿,谁晓得我那便宜师傅,原始天魔的心机竟是如此之深,布局二十来年本王也入套了!”

    纣王被带偏思绪,满脸狰狞杀气腾腾道:“哼,迟早有一天,本王要将今日的痛苦,百倍前倍偿还在我那好师傅身上!”

    林沙默然不语,这是纣王和原始天魔之间的矛盾,他没心情参合也没兴趣参合,起码现在原始天魔还没跳上台面蹦达,至于老魔想取代纣王的王位,那也是纣王的一面之词,他自然不会听风就是雨,纣王说什么就是什么。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闷,偌大的王宫大殿只闻纣王的咆哮。

    “林沙,可有办法缓解本王的练功麻烦?”

    咆哮了一会,心头火气消散了一些后,纣王冷静下来急忙问道。

    “大王,想要我帮忙也不是不成,不过你先得把来龙去脉说清楚,还有天魔功的基础口诀心法,不然就算我勉强替大王暂时压制了麻烦,等以后时间一长又回复发,到时候情况就彻底麻烦了!”

    林沙还是那个意思,纣王想要他出手帮忙可以,却是不能一点东西都不透露,不然这活计可不好弄。

    纣王郁闷,沉吟片刻感觉还是自己的小命最重要,至于天魔功的口诀心法,透露出去就透露出去好了,相比他的小命而言屁都不是。

    当然,林沙如此行径让他十分不爽,暗地里狠狠记上一笔,琢磨着等以后有了机会,再慢慢找回场子不迟。

    于是乎,空荡荡的王宫正殿,纣王打起精神将自己的崛起之路娓娓道出,其中的曲折离奇,让林沙也不禁大为感叹。

    说起他和原始天魔的相遇,真有那么点老爷爷传授功法的迹象,不过那厮可不是不求回报的老爷爷,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一代凶人。

    纣王身小雄猛过人,十五、六岁已长得魁梧奇壮,能手裂狮虎。年轻之时可是商军的著名勇将,在军中的威望不小。

    他上头本还有两位兄长,大哥已册封为太子,将继随帝位。

    这厮野心勃勃自感智勇双全,但却无缘继承至尊之位,内心不忿之下,常到深山捕杀猛兽,以泄心头之恨。

    夜路走多了,自然容易撞到鬼。

    结果一日,纣王在朝歌不远处的深山密林中发泄心中不岔,还有体内多余的精力,就这样遇到了原始天魔。

    纣王再猛,又柒是绝代凶魔的对手?

    被其三两下就打趴下,连还手之力都无,最后也不知是原始天魔的话勾起了纣王心中的野望,还是其它什么缘故,总之两人一拍即和,纣王拜其为师建立了‘牢固’的联盟。

    自此以后,纣王便跟随天魔,在深山日苦练天魔功。

    不久,封王两位王兄,果然突变痴呆,行为如三、四岁小儿纤王当然心里有数,知道是师父的杰作!

    大医出尽全势力,仍药石无灵,群臣遂建议改立封王为太子!

    三年后,主上驾崩,纣王正式继位,成为商朝历史上最年轻的君位。

    纣王登基后,为杜绝后患,假称两王兄身患怪病,不肯进食,将二人活活饿死!

    后面的事情纣王没说,可林沙又不是傻子,联系到他之前所知的一些情况,事情就十分清楚明白了。

    他那两位王兄,结局比封神世界可要差得太多了。

    归根结底,少了一个可以制衡纣王的闻太师,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为了感谢原始天魔的帮助,同时也是忌惮其的绝世武功,纣王登基后大兴土木建造鹿台,使用民力物力无数,在短短两年多时间内就建造了一座高耸入云,金碧辉煌的壮观建筑。

    比之隋帝杨广,这厮一点都不遑多让,大商的实力也是在他如此疯狂的折腾下迅速流失。

    要不是林沙的出现,以近百万白狄魔族俘虏代替繁重的劳役,使得大商境内的平民百姓有了喘息之机,只怕此时大商的国力流失更加严重。

    “事情就是如此……”

    纣王一脸阴郁,而后又将天魔功的基础修炼口诀,原原本本念了出来。

    基础心法没有问题!

    以林沙的见识和实力,一眼就看出了天魔功损人利己的本质,同时也对这门魔门神功有了清晰了解,基础心法没有问题。

    那就是天魔四蚀的心法,有缺漏了。

    他也没有客气,将心中想法道出。纣王自是不信,林沙微微一笑,和纣王有声有色谈起了天魔功的一些利弊,以及修炼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麻烦。

    “林沙你果然厉害!”

    纣王一脸呆滞,半晌都说不出话,心中的震撼如惊涛骇浪,将他的骄傲彻底淹没。

    淫浸天魔功近三十载,纣王自问对天魔功的了解,可能比不上原始天魔老鬼,却也极为深入不凡了。

    可跟林沙一商讨,顿时被震得目瞪口呆满心惊叹。林沙确实只是初闻天魔功基础心法,可他每一言每一语都切中要害,直指天魔功的核心本质。

    纣王都不得不承认,与林沙交谈了不长时间,他对天魔功的了解又深入许多,对天魔功的本质有了更加彻底的认识。

    心中有一个强烈的想法突然涌出,回去好好闭关一次,说不定魔功将有进一步的提升,这种想法如此的突兀又如此的诱人。

    “没什么,旁观者清罢了!”

    林沙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看了满心震撼的纣王一眼,轻笑道:“大王那位师傅,当真处心积虑野心勃勃??!”

    “哦,这话怎么说的?”

    纣王吃了一惊,不明白林沙此话何意。

    “大商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王宫之中高手无数,供奉的实力之强也不是吹出来的,原始天魔说废就废了两位王子,最后还没引起丝毫波澜,其中的意味大王不可能想不出来吧?”

    轻轻一笑,林沙道出了心中疑惑。

    “说的不错!”

    纣王脸色猛的一变,眼神犹疑不定,一会凶光闪烁,以会又是暗淡无光,显然林沙这番话,给了他不小的刺激。

    事情这么明显,可恨他之前竟然没有往这方面多想。

    就他当大王的这几十年,王宫护卫力量极强,妖帅当初也不过小角色而已,可见王宫中的护卫力量有多强悍。

    以他对便宜师傅原始天魔实力的了解,想要悄无声息对他下手,可是千难万难,一个不小就有可能陷入重重保卫,连脱身跑路都困难。

    而且他那两位兄长,同时中招出了问题,要说他父王没有丝毫察觉,打死纣王都不会相信。

    想到这里,纣王又想到当初父王离世之时,看向他的那种古怪淡漠眼神,忍不住硬生生打了个寒战,冷汗淋漓瞬间布满整个额头。

    他还想到,父王在两位兄长出事后,不着痕迹秘密调动了不少王宫护卫,显然也是发现了什么在暗中处置。

    同时,原始天魔在王宫的秘密力量,也让纣王升起十二万分警惕,他可不想哪天和两位死状凄惨的兄长一般,死得不明不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