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急招我来有何要事?”

    刚刚安排手下人马,对各地俘虏营做好监视,林沙便得到纣王的召唤,不紧不慢赶到王宫。

    纣王脸上的气色衰败,很不符合他以往意气风发红光满面的状态。

    小小吃了一惊,感觉纣王的气息波动剧烈,心情显然很是激动。

    “林沙,你对涉及灵魂方面的武功,了解多少?”

    “怎么,大王练功出了问题?”

    林沙轻轻一笑,立刻明白了纣王这是遇到麻烦了。

    “本王天赋过人,偏偏最近天魔功的修炼迟迟没有进展!”

    纣王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既然把林沙招入王宫,自然有求教的意思在内。

    “大王应该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就算武功迟迟不得突破也算不得什么,顺其自然就好,强求的话反而得不偿失!”

    仔细感应了一番,没发现纣王身体有什么问题,林沙轻轻一笑宽慰道。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纣王眉头紧皱,冷言道:“本王修炼天魔功中的天魔四蚀,前面的三蚀,蚀肉,蚀骨和蚀经都修炼成了,可到了蚀魂时便练不下去!”

    “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林沙好奇问道:“以大王的实力,放眼天下都是绝顶高手,这样的修炼进度已经十分惊人了!”

    哼!

    纣王斜瞥了林沙一眼,不爽道:“别人说这话本王倒也受得,可你林沙说这话,就让本王心情很是不爽了!”

    林沙才多大?

    起码从表面上看,不过二十七八,而纣王如此已年近五十,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还相当之大,林沙说这样的话很让纣王郁闷。

    “嘿嘿,末将这是特例,大王的修炼速度已经算是非常之快了!”

    林沙嘿嘿一笑,一点不好意思的情绪都没有,扫了纣王一眼疑惑道:“大王的武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精气完足气势雄浑,周身魔气缭绕威势十足,末将眼拙实在看不出什么来,请大王说得明白点!”

    “老实说吧,本王自从修炼天魔四蚀以来,就从未遇到瓶颈!”

    纣王说起这话,脸上露出满满的傲气,不过瞬间神情一黯,好象有什么不好言数的隐秘一般。

    林沙也不言语,静待纣王说点有用的猛料,不然单凭眼睛和精神感应,却是弄不出什么来的。

    “本王十八岁随师傅修炼天魔功,如今已经二十余载,天魔四蚀中的前面三蚀,蚀肉蚀骨和蚀经修炼都很顺利,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瓶颈阻碍!”

    没出他所料,见他如此纣王叹了口气,直言道:“可到了最后的蚀魂,本王怎么也进不去,就是勉强修炼也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哦,大王把手伸来,让我看看先!”

    心头一动,林沙点头表示明白,示意纣王伸手过来,右手食中二指轻轻搭在其手腕上,仔细琢磨纣王的身体状况。

    很强壮,很健康!

    强劲的脉搏,规律的震动,还有充盈的气血,无一不证明了纣王此时的身体状态,好得没话说。

    “身体没问题啊,最多就是行房之事多了点,肾脏有些妨碍罢了,对修炼武功完全没有害处!”

    林沙摇头,冲着满脸疑惑的纣王直接说道。

    “大王运功,让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纣王闻言,浑身魔气汹涌,好似浪潮般一浪连着一浪,气势凛然惊心动魄。

    手指搭在纣王的手腕上,林沙的精神念力全开,跟着纣王体内汹涌的劲气,在其身体内部游走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也没有问题!”

    林沙放手,退后数步满脸疑惑,突然问道:“大王运功之时,身体是否有所不适?”

    “胸口隐隐发闷,其它位置就没有问题了!”

    纣王脸色阴沉,摇了摇头一脸晦气。

    “那么大王,你在强行修炼天魔功蚀魂之法时,又有何异常?”

    微微点头,林沙心中还有拿不定主意,继续开口问道。

    “头昏目眩,五脏如焚,十分难受!”

    纣王脸色难看,低沉着声音说道。

    “大王修炼出了岔子,要么就是武功心法不完善,还是早早停下修炼的话!”

    眉头一挑,林沙语气肯定直言道。

    “为何如此说?”

    纣王神色微变,对林沙的说法并没有一味否认,显然心中也有怀疑。

    “修炼是一种很享受的事情,每每实力提升一点,都会有说不出的美妙滋味!”林沙嘿嘿一笑,扫了纣王一眼淡然道;“那种美妙滋味,比之********更甚一筹!”

    纣王微笑点头,显然很是认同林沙的说法。

    练功除了能让人身体强健,实力强大之外,也同样能让修炼者有精神上的愉悦享受,不然武功修炼只是一味吃苦受罪的话,就是有强大需求也不可能全面普及的。

    这世上,有毅力,又能坚持下去,还有条件的人本就不多。武功修炼要是带不来极强的精神享受,这世上也不会出现那么多武痴。

    “恕我直言,魔门武功的宗旨一向都是损人利己,每每突破时的精神享受比普通武功更甚!”

    林沙轻笑开口,见纣王点头附和,他这才缓声道:“可是大王修炼时,竟有那般强烈的负面作用,要不就是大王修炼出了岔子,要么就是大王修炼的武功心法出了问题!”

    纣王默然,王宫正殿一时陷入一种难言的沉默气氛中,让人感觉十分的憋闷,好似将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

    “林沙你所言,跟妲己的猜测几无而致!”

    良久,纣王突然开口,所言之事让林沙心头不爽,不是他瞧不起妲己,怎么说都是江湖绝顶高手,可问题是纣王的情况如此明显,又何必把妖妃妲己提出来,好似自己跟妲己就一个水平似的。

    “也是本王太天真了,对师傅毫不保留的信任,没想到最后却得来了这么一个结果!”

    苦笑出声,纣王终于吞吞吐吐道出实情。

    “原始天魔?”

    林沙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掀起不小波澜,沉吟片刻突然开口。

    至于纣王所言太天真,毫不保留的信任,他就当没听过。纣王说这话也不嫌恶心,什么时候堂堂一位天子,会这般没有心机了?

    不过就是本事不如人,被人坑了而已,又怪得谁来?

    “没错,正是这老鬼!”

    纣王咬牙切齿一脸愤恨,怒声道:“这老鬼真是野心勃勃,竟说本王修炼出了岔子,三年内必定走火入魔瘫痪而亡,甚至还要本王先将王位传于他,等本王身体好了再传回来!”

    “呵呵,真是胆大包天痴心妄想!”

    林沙冷笑,对这样不知所谓的狂妄之辈,一点认同感都没有。

    开什么玩笑,一国之君又是那么好做的?

    首先得有臣民的认同方可,不然就算做了皇帝,也不过是个大型的橡皮图章,一个名头高贵的傀儡罢了。

    原始天魔除了拥有一身惊天动地的强悍武功外,就是标准的孤家寡人一个。

    没有势力,没有得力手下,就算他坐上了皇帝宝座,又拿什么来治理江山?

    别人不说,要想得到林沙的认可,原始天魔那老鬼,还得重回娘胎回炉改造一番才勉强有这个可能。

    论武力,原始天魔想要压制林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再说了,真以为满朝文武都是吃素的不成,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不知哪跑出的魔头,意图占据大王之位?

    到时群起攻之,最后的结果可能群臣伤亡惨重,但原始天魔来鬼肯定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林沙明白这点,纣王其实也明白这点。他如果想要设计狠坑原始天魔的话,大可以顺水推舟。

    不过纣王太过惜命,根本就不愿意拿自家小命开玩笑。谁都不知道,原始天魔在有机会染指王位之时,会不会为了铲除威胁,直接将纣王干掉?

    这事谁也不敢保证,纣王更不敢轻易以身试险。

    “大王,如果信得过我的话,请把天魔四蚀的内功心法,全部道出!”

    沉吟良久,林沙突然开口:“大王也知晓我的武功,基本上走的都是道门一脉,对魔门的武功有个大致了解,但是具体情况却是不甚清楚!”

    “这个,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纣王脸色微变,很不情愿说道:“不是本王信不过你,而是事关重大,不得不小心谨慎一点!”

    “那我就试试了,大王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

    心中暗骂混蛋,林沙也不是好糊弄的,淡淡一笑直接开口道。

    纣王脸色微变,怒气上涌心神一松,林沙眼睛微微一眯突然暴喝:“镇!”

    一指点出,一道紫光电射而出,瞬间没入纣王眉心之中。

    “啊啊啊……”

    纣王只觉脑子轰的一声似要炸开,翻江倒海难受异常,浑身魔气汹涌澎湃,一道道磅礴气势冲天而起,狂暴之极王宫正殿突然刮起大风,周围桌案摆设好似遭了龙卷风突袭,躺倒一地一片狼籍。

    让人心惊的是,纣王一连发出不似人声的凄嚎,眉心位置突然闪烁阴森绿芒,一闪一灭剧烈波动好似与什么东西激烈争斗一般。

    与此同时,纣王七窍之中喷出股股肉眼可见的绿雾,瞬间又被淡淡紫芒湮灭,情景诡异恐怖之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