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后放心,暗中联络商境魔族俘虏营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电将大包大揽,一脸自信实在叫人侧目。

    “真是个傻货,竟然有胆子跟那杀神直接对上,老子就等着替你收尸了!”

    雷将一副五大三粗的摸样,其实心中清明得很,目光下意识和娇艳无双的魔帅对上,微微一笑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点什么。

    之后,雷电二将又商量了一下去西歧抢人的事情,便兵分两路直奔西歧。

    西歧西伯侯府,姬昌最近频频心神不宁,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

    占卦推演,也只得最近将有祸事临头,至于祸从何来却是一概不知了。

    将心中疑惑道出,手下同样精通占卜之术的数相连连推算,却也只得了跟西伯侯同样的结果,顿时浓浓的阴霾笼罩在侯府头顶。

    一日,魔帅领军直奔大商和西歧边境,西歧边境镇守大将急派信使来报。

    “莫非灾祸,便应证在魔帅身上?”

    姬昌召集手下文武议事,很是疑惑问道。

    “不太可能,林沙林大帅没有出动,朝歌也没有传来什么不好消息!”

    “正是如此,要是林大帅至的话,咱们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估计又是纣王出了什么妖蛾子,咱们以不变应万变即可!”

    “……”

    听着手下分析,姬昌心神稍安,当然也免不了一阵沮丧,林沙林大帅实在是压在西歧头顶的一座大山。

    可也不得不承认,有林沙坐镇朝歌,四大诸侯国却是无一敢异动。

    魔帅所为何来,他清楚,手下的文武官员也清楚,只是不好明说罢了。

    还不是他那位,拥有九五之尊命格的儿子惹的祸。

    所幸不是林沙林大帅亲至,不然西歧毫无还手之力不说,自家那天生神异的儿子,说不得只能直接舍弃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静观其变就是!”

    姬昌稍稍安心,急忙派出礼相前往边界迎接魔帅大驾,那位也不是个好得罪的狠人。

    而在西歧城外的某间隐蔽道观,妖帅偕同手下九大高手剩余人马,接到了来自朝歌的最近命令。

    “马的,这次丢脸丢大发!”

    见到飞鹰传书中,纣王措辞严厉的训斥,妖帅老脸通红好不尴尬。

    “怎么了父帅?”

    见到妖帅如此,猪童等人噤若寒蝉,妖哥硬着头皮询问。

    “你自己看!”

    “什么,姬发那小鬼没死!”

    此言一出,在场几位凶人全都傻眼,心中暗道难怪妖帅如此尴尬,这事情实在太让人感觉难堪了。

    “怎么回事,大王又要咱们?;ぜХ⒛切∽影踩氐匠??”

    妖哥的惊呼声,再次让几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好了,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既然大王吩咐咱们护送姬发安全返回朝歌,那咱们认真办事就成!”

    妖帅大手一挥,脸上的青铜面具在阳光下泛着狰狞光芒。

    ……

    “奉大王之命,西伯侯二子姬发即刻赶赴朝歌,世子姬考已在朝歌学习多年,正好返回西歧学习处理政务!”

    西歧城外,魔帅军营煞气弥漫军容鼎盛,魔帅面无表情宣布了纣王的命令,皮笑肉不笑问道:“不知道二公子可在府中,如果在的话正好随本帅一同返回朝歌,免得半路出了什么岔子!”

    姬昌心里很不痛快,知道这肯定是纣王的手段,可是拿二子和世子兑换,这个理由实在太过强大,就是他心中再不愿意也只能老实认命。

    “小儿不在府中……”

    心中生出抗拒情绪,下意识便想婉拒,可是下一刻心中一凛,急忙改口道:“魔帅可以稍等几日,本侯立即便去接我那玩劣小儿!”

    魔帅的话提醒了他,谁知道暗中还有没有其它势力插手进来,真要是不小心的话,那乐子可就大发了。

    “三天,我只在西歧城外待三天,过期不候!”

    淡淡扫了姬昌一眼,魔帅语气冷淡平静说道。

    “到时一定将小儿带来!”

    姬昌暗呼了口气,感觉魔帅这厮也不那么难相处嘛,摇了摇头告辞离开。

    “大帅,怎么不给这厮一个下马威???”

    “就是,西伯侯可是四大诸侯之首,正好叫大帅立威!”

    “可惜了,白白错失了一次机会!”

    “……”

    魔帅哭笑不得扫了手下几个愣头青先锋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谁说他刚才没跟姬昌交手,暗地里精神交锋数次,他根本就没捞到便宜好吧,要不是姬昌心存顾忌不敢全力以赴的话,只怕刚才他要出丑。

    西伯侯的实力之强,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另一边,姬昌一边急急回赶,一边也是暗呼侥幸,祖传先天乾坤功帮了他大忙,同时魔帅的实力之强超乎他的想象。

    回到府里换了件不起眼的衣裳,悄悄出了城直奔城外隐宝山。

    “师兄,发儿必须尽快送去朝歌,换他哥哥姬考回来!”

    见到正在教授小儿子武艺的一忧子,姬昌满脸尴尬将纣王的意思说了一遍,最后无奈说道。

    “什么,你要将发儿送到朝歌那个虎狼之窝?”

    一忧子气得暴跳如雷,脑海不由自主浮现某个强悍身影,脸上表情十分怪异,弄得姬昌头皮发麻一阵无言。

    “好吧,发儿你就带走,不过记得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

    本来想放言不用理会朝歌的,话到嘴边临时改口,要是把林沙那混蛋招惹出来就麻烦了,一忧子当即改了主意:“算我欠你们父子的,这次我亲自跑一趟朝歌,护送发儿安全到达!”

    “谢谢师兄,谢谢师兄!”

    姬昌大喜,忙不迭连连道谢,至于旁边身高长相足有十五六岁的英武少年,自动被两位长者忽视。

    三日后,西歧城外魔帅军营。

    “这是小儿姬发,一路上还请大帅照顾一二!”

    帅帐之中,姬昌满脸堆笑,一指满脸好奇四下打量的姬发道。

    “什么,这是你儿子姬发,怎么长这么大了?”

    魔帅闻言大惊失色,看着身高外貌足有十五六岁,尽管眼神懵懂满脸天真,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一岁小儿能长成的摸样。

    不仅是他,手下几大先锋全都张了大嘴巴,目瞪口呆说不出话。

    莫非,眼前的少年,真是什么妖孽不成?

    “呵呵,小儿在母体之时,足足待了三年时间,长得快一点也不希奇!”

    感受到了魔帅等人古怪的眼神,姬昌心头一凛,暗暗有些后悔却是迟了,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小儿另有奇缘,之前得到仙莲养身,突然就长到这么大了,连我当初都被吓了一跳!”

    “哦,是这样么?”

    魔帅微微点头,感应到了姬发身上的气息波动,暗暗惊奇估且信了这个说辞,不然也太过奇怪让人心里不舒服。

    “这位是广成仙派当代掌门一忧子,此次受本侯所托,同大帅一起送我那小儿到朝歌!”

    将姬发身上的神异之事掩盖过去,姬昌急忙介绍一忧子。

    “混蛋,西伯侯你这是不信任我家大帅的实力么?”

    “嘿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堂堂商军大帅,连个小儿都护不???”

    “西伯侯你太过放肆了,不要以为你是四大诸侯之首,我们兄弟就不敢动你了,真是岂有此理!”

    “……”

    魔帅还没开口,跟在旁边充当打手角色的几大先锋就不乐意了,一个个怒目圆睁气势汹汹,张牙舞爪凶焰滔滔。

    “诸位将军误会了!”

    姬昌脸色难看,拱了拱手想要解释一下。

    “误会什么,竟敢看不起大帅和我们兄弟!”

    几大先锋不依不饶,魔帅眉头一皱,尤其看到一忧子嘴角挂着不屑冷笑,心头更是恼怒大喝:“都给我住口!”

    “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

    魔帅眼中精光闪烁,浑身魔气缭绕战意升腾,目光炯炯直视其貌不扬的一忧子。体内劲气汹涌澎湃,跃跃欲试很想出手试探一下。

    “没错,就是贫道!”

    一忧子身着八卦道袍,一脸云淡风轻尽显高手风范。

    好高深的内功修为!

    魔帅暗暗探出一道魔念,偷偷靠近一忧子,突然一股吸力从一忧子身上传来,不等他反应过来那道魔念摆弄被吸走再无联系。

    暗暗闷哼一声,急忙运功平息体内沸腾气血,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心中好似掀起惊涛骇浪,嘴上却是平静说道:“来之前,林沙林大帅让本帅见到了一忧子道长,好好向道长问候一声!”

    一忧子脸上云淡风轻的神色突然一滞,瞬间化为凝重和警惕,打着哈哈道:“那还真是贫道的荣幸了,能够得到林大帅如此记挂!”

    ……

    朝歌,大帅府正堂。

    “大帅,各地白狄魔族俘虏营纷纷来报,最近有不少陌生人士在附近游荡!”

    “都是些什么人,查清楚没?”

    林沙微微一笑,一副果然如此的摸样,让堂下小校不由跟着安心,沉声回答:“时间太短还没查出,不过看他们的体型外貌,跟魔族族人很是相象!”

    这时代,根本就没什么民族融合之说,各族之间的相貌差异还是挺大的。

    “让各地驻军都给本帅盯紧了,出了事情唯他们是问!”

    嘴角挂上一丝冷笑,林沙目光森寒冷然道:“让他们加强巡逻警戒,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直接将人逮住,什么时候魔族中人可以在外头自由行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