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林沙手劲一松,魔君好似一瘫软泥倒地不起。

    “大王,你这是何意?”

    回头,看向纣王的目光满是不善。

    “老鬼,乖乖说出九天冰蝉的下落,可饶你一命!”

    纣王没理会林沙的询问,一双厉目直视瘫软在地的魔君,冷声道:“否则,本王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哈哈,你把我当傻子???”

    瘫软成团,几乎就是一堆骷髅架子,气息奄奄的魔君猛然抬头:“本尊要是说了,只怕死得更快吧!”

    没理会纣王愤恨的目光,他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怨毒,语气阴寒道:“这仇,以后定当千百倍奉还!”

    “还敢嘴硬?”

    林沙嗤笑,身周护体罡气一震,魔君好似被狂奔马车撞上,浑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皮包骨头的身子如炮弹般倒飞,重重砸在身后的坚硬墙壁上,紧贴在石壁上好似一支钉死在墙上的**标本。

    “纣狗,想,想要知道九天冰蝉下落的好,就给本尊送几个美女来!”

    魔君一张老脸苍白如纸,再也不敢胡乱喷粪自找麻烦,一双凌厉目光直视看好戏的纣王和妲己,冷笑着提出了要求。

    又是九天冰蝉!

    见纣王脸色难看,就像吃了便便般憋屈,林沙心头一动,很想问个清楚明白,最后还是熄了这个念头。

    肯定是了不得的天地灵物,竟然在王室藏书阁的灵物图鉴之中没有名号,不是级别太高就是默默无名,可看纣王那副贪婪的架势,九天冰蝉怎么看都是前一种才是。

    “大王,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一步!”

    见纣王一副欲言又止,林沙心中满是不屑,没有继续参合下去的心情,淡然开口道:“等会我便去通知魔帅,让他前往西歧一趟!”

    察觉魔君的气息,在他说出魔帅二字时,身后魔君气息猛的一滞,心中不屑的笑了笑,朝纣王拱手告辞转身离开。

    天牢的气氛让他很不喜,感觉有股淡淡的压抑,好象时时刻刻有无数冤魂厉鬼在耳中撕吼咆哮,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一种莫名的恐怖幻境之中。

    出了天牢,林沙感觉身上阴冷的气息一松,好象少了什么束缚一般,心头凛然知道这个世界的秘密太多,他所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回到帅府,派人招来魔帅。

    “大帅招末将前来,有何事吩咐?”

    魔帅在林沙面前,时刻保持着足够的尊重。

    尽管他此时也是商军大帅之一,可在林沙的强势面前,魔帅没有丝毫底气骄傲,实力差距太大就是如此结果。

    “接到大王的命令了没?”林沙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是不是太过小题大做了,大王只需一封王命,难道西伯侯姬昌还敢反对不成?”魔帅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沉声开口:“区区姬发一小儿,又怎能值得大王如此重视?”

    “事关江山社稷,你老实做事就成!”

    林沙冷哼出声,一双锐目好似两把利刃,森冷直刺魔帅警告道。

    “末将不敢!”

    魔帅顿时惊出一声冷汗,急忙低头认错:“末将一定会好好完成大王交代下去的任务!”

    “这样就好!”

    林沙神色缓和,正堂的气氛顿时一松,魔帅暗暗松了口气,只听林沙继续吩咐道:“另外,到了西歧之后你给我看看姬发这小子,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如果姬昌答应了大王的要求,最后你直接将人接到朝歌,免得半路出了什么岔子!”

    “大帅,难不成还有势力,盯上了西歧不成?”

    小小吃了一惊,魔帅睁大眼睛一脸不解:“不过区区一小儿罢了,就算他在母胎留了三年又如何,是不是太过小题大做了?”

    “是不是小题大做,你亲眼见到人就知道了!”

    林沙目光森冷,带着让魔帅不寒而栗的森森威压,冷笑道:“另外,白狄魔族余孽也现身了,他们知晓了大王看重姬发的事情,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什么,魔族余孽现身了?”

    魔帅大吃一惊,脸上神色连连变幻,眼中杀机凌厉握紧了拳头,周身魔气丝丝冒起,浑身气度凛然让人不敢生起丝毫小觑之心,冷然道:“大纱这是怎么回事,能跟末将说说么?”

    “事无不可对人言,就在刚才……”

    林沙淡然轻笑,将刚才王宫发生的刺杀,还有之后的天牢见闻简单述说一遍,见魔帅脸色难看气息剧烈波动,他缓声说道:“你也用不着太过担心,却是不能轻易放松了警惕,谁知道魔君那老家伙,有没有从天牢脱身的机会?”

    “大帅提醒得是,末将定不负大帅所望!”

    强压心头翻涌情绪,魔帅脸色明显僵硬,急忙拱手道谢。

    之前,他和林沙一样,以为魔君那老鬼早就挂了,这都十年没有丝毫音信,加上纣王那残暴性子,魔君要是能继续活下去才不正常。

    可没想到,魔君那老鬼竟然以九天冰蝉为饵,吊着纣王的胃口一直活到现在。从林沙话语之中透露,魔君那老家伙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原本被废的丹田重新恢复,实力虽然不同以往却也不可小麴。

    真是个,让他措手不及的惊雷霹雳??!

    “你可知晓,九天冰蝉是个什么玩意?”

    林沙突然的问题,把魔帅从沉思中惊醒。

    “这个,请恕末将无知,不清楚九天冰蝉是什么东西!”

    老脸一红,魔帅感觉说不出的尴尬,林沙探视的目光更像是两把利刃,直直刺入他的心中,让他尴尬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才好。

    真是郁闷到姥姥家了,他又不是没当过白狄魔族的魔君,怎么就没听闻过九天冰蝉的消息?

    “不知道就算了!”

    见魔帅不似作伪,林沙淡然摆手,又说了几句闲话就放魔帅离开。

    “来人!”

    等魔帅离开后,林沙立即招来帅府亲信,冷声吩咐道:“通知各处看押白狄魔族俘虏营的人马,对俘虏营加强看管!”

    “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立即弹压,但凡有敢跳出来炸刺的家伙,不用客气要么直接格杀勿论,要么就光明正大将他们送到条件最苦的矿山!”

    “遵命!”

    目送帅府心腹匆匆离去的背影,林沙摸着下巴嘿嘿冷笑。

    十年时间,此时的数十万白狄魔族俘虏,已经成为整个大商不可或缺的重要劳力来源。

    修桥铺路,开挖矿山,修缮城墙,疏浚河道等等基础工程,到处都有白狄魔族忙碌的身影。

    这些家伙一个个身强力壮,在山林中锻炼出的好身板不是盖的,如今已经成为大商各地最重要的劳力来源。

    哪里需要大量劳力,哪里就有白狄魔族劳碌的身影。

    而白狄魔族俘虏因为能够吃饱穿暖,同样十分满意在商境的生活,干起活来十分卖力。此时就算纣王要坑杀这数十万魔族俘虏,朝堂一干大臣也绝对不会答应。

    林沙倒是不担心白狄魔族俘虏闹事,可是如今白狄魔族余孽出现,他们会不会暗中鼓动魔族俘虏闹腾,真的不能有丝毫大意。

    ……

    与南楚接壤的密林深处,一座不为人知的死活山。

    这里是白狄魔族余孽的聚居之地,从十年前人数不过万,到现在人口已超过二十万,白狄魔族的实力已经恢复了小半。

    此时白狄魔族由魔后主持大局,又有毒,蛊等长老辅佐,还有雷电二将而首的七大将军,实力不容小觑。

    这日,性情银荡的魔后,正与新近崛起的英俊小生电将数度春风,靡靡之音叫旁边服侍的侍女个个面红耳赤,心中春水荡漾好不撩人。

    就在这时,当日刺杀纣王唯一一位逃出的刺客来报,说明了刺杀纣王失败得到前因后果,同时也将姬发的事情说了一遍。

    “下去吧!”

    魔后本来媚眼如丝,可听到林沙这个名字时,娇艳如花的脸色顿时微微一白,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自言自语咬牙切齿道:“又是这个混蛋坏我魔族好事!”

    “不过只是商纣手下一条狗而已,圣后无需恼怒,待本将军哪时有空,亲自杀了林沙这厮献给圣后如何?”

    电将丰神俊朗的脸上,露出满满的不以为然,一双电眼含情脉脉豪气道。

    “你个冤家就是会说好话哄人!”

    魔后媚眼如丝,眼底深处却是满满的鄙夷,身着薄丝的惹火骄躯翻身而起,一把将电将扑倒,娇笑连连很快又是一度春风。

    待雷将风尘仆仆,心急火撩赶到魔后所居宫殿时,电将老神在在等候多时了。

    “马的小白脸,迟早有一天死在女子的肚皮上!”

    雷将心中嫉恨,瓮声瓮起直接问道:“不知圣后急招我来,有何要事?”

    魔后也没打马虎眼,直接将魔族刺客带来的消息,简单述说一遍,而后直言分付道:“你们两巍速去西歧,将姬发那小子带回魔族,如果事有不谐直接杀掉,也不能叫商狗俭了便宜!”

    “遵命!”

    “另外,派出人手秘密潜伏到商境的魔族俘虏营中,煽动这些族人闹出点事端来,不要让商狗清闲了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