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跟本王走一趟吧,去见见魔君那老鬼!”

    商量好了派遣魔帅前往西歧的事情,纣王的心情大坏,先让大祭司离开,这才开口对林沙说道。

    “怎么,魔君那老家伙还活着?”

    林沙吃了一惊,自从上次白狄魔族覆灭后,都有十年时间了吧,以纣王的残暴心性,还能留下魔君那老鬼的性命?

    “不仅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纣王冷冷一笑,大手一挥大步流星直接走了出去。

    天牢,大商关押要犯之所。

    玄铁精钢打造的厚重大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护得几乎密不透风。

    跟在纣王身后,林沙好奇打量这处布防森严的所在,果然不愧是天子传奇的世界,跟他之前所在世界的大牢,有很大差别,坚固系数根本就没法比。

    和所有的牢房一样,天牢阴森森的十分恐怖,就是在大白天也感觉里头阴气森森,实在让人感觉不舒服。

    一路跟着纣王,从天牢的普通区一直向下,下了好几层直接走到天牢最深处的重犯关押处。

    刚刚踏步而下,一股浓郁的腐臭味扑面而至。

    马的,这空气质量也太差劲了点,林沙剑眉一皱直接闭了外呼吸,改成完全的内呼吸。

    眼前的景象,真的让他大吃一惊。

    森森白骨,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无数森森白骨堆积成山,几乎忘不到尽头,一股恶臭从白骨山上扑面而至。

    “这是怎么回事,死了这么多人,看守的狱卒也不清理清理?”

    “就是大王,天牢里的环境也太差了吧?”

    妲己以手捂鼻,一脸嫌恶道。

    林沙微微一笑,心中却忍不住翻起惊涛骇浪。到了天牢之后,他的精神感应范围,竟然一下子从上百丈,压制到不足三丈区域。

    真是个古怪地方!

    难怪之前几乎从没感应到魔君的存在,还以为被心性凶残的纣王干掉了呢,没想到竟然关在天牢中。

    说话间,三人已步入天牢最底层,一眼看到了皮包骨头被数根生绣铁链牢牢钉死的魔君。

    几乎就是一个人形骷髅,除了生命气息强悍之外,从外表上魔君早已死去多时,真是顽强的生命力啊。

    “魔君老鬼,本王特地过来看你啦!”

    纣王哈哈大笑满脸愉悦,大手一扬之前爆毒自溢的白狄魔族刺客尸体抛了过去:“本王看你孤独难耐,赏你一具美人尸体!”

    轰!

    刺客尸体半空突然爆炸,化作漫天血肉铺天盖地反卷而回,其中部分血肉还带着丝丝腐蚀力极强的黑煞魔气。

    “找死!”

    绉王脸色一变,以手作刀猛然挥出,一道肉眼可见的天魔刀脱手,一路所过气流激荡空中荡漾丝丝涟漪,带着一股让人恐怖威压让人心惊。

    砰!

    可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漆黑的天魔刀飞至魔君不足三尺时,突遇魔君强悍护体真气阻隔,砰的一声闷响中烟消云散。

    “桀桀桀,来而不往非礼也,商狗你也接我一记!”

    被数根铁链牢牢绑死的魔君,那一身皮包骨头的恐怖摸样突然一变,好事骷髅重活般缓缓起身,大手一张魔气汹涌数道凌厉劲气如雨点****。

    “哼,雕虫小技而已,魔君你也只有这点手段了!”

    纣王冷哼一身,身上魔气汹涌护体真气凌厉霸道,与飞来劲气发生连串剧烈爆炸,顿时小小的牢房之中劲气四溢狂风大作。

    “哈哈哈,商狗你的实力也就如此罢了,身体已经被酒色掏空,想要跟我斗没门!”

    见纣王被黑煞魔气幻化的劲气轻松击退,皮包骨头骷髅一般的白狄魔君顿时哈哈大笑,满脸不屑讥讽道。

    “你!”

    纣王体内气血激荡,一张刚毅大脸涨得通红,被白狄魔君说到痛处,顿时眼睛一片血红恨不得择人而噬。

    “哼,你这老鬼也只有逞逞口舌之利了,大王何必跟这样的阶下之囚计较?”妖妃妲己满脸不爽,妖娆的身姿猛然飘飞而起,一双荧荧玉手如蝴蝶飞舞,道道凌厉掌劲化作一堵大墙轰然而至。

    “嘿,你个小银妇,是不是本尊还没将你喂够??!”

    魔君嘿嘿大笑,没理会妲己骤然变色的神情,哈哈狂笑骷髅一般的大手飞舞,一股股黑煞魔气汹涌澎湃,轻而易举将妲己的所有攻击全部挡下。

    “魔君老鬼你找死!”

    纣王双眼喷火,心中杀气沸腾恨不得将眼前人形骷髅碎尸万段,竟敢肖想他的禁脔妲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王,何必跟一个阶下之囚逞那口舌之利?”

    妲己脸色变幻俏然一笑,急忙拦住怒火中烧的纣王,看向一脸嚣张的魔君眼中满是万栽寒冰。

    “哈哈哈,妲己你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要投怀送抱了?”

    魔君见此更加嚣张,哈哈狂笑眼中满是赤落落的浴望。

    纣王和妲己脸色黑如锅底,眼前魔头实在太过嚣张了。

    嗡!

    就在这时,小小的牢房空间突然嗡的一声闷响,一股恐怖威压突然降临,满脸嚣张哈哈大笑的魔君,好似被人卡住脖子般声音噶然而止,一张骷髅大脸突然涨得通红,眼中满是惊骇不可思议之色。

    磅礴威压好似泰山压顶,从天而降差点压得魔君难以喘气,高大魁梧的身躯猛的一弯,浑身骨骼劈啪作响好似承受不住巨压一般。

    尽管魔君承受了最大的压力,但纣王和妲己感受到那种恐怖威压,同样脸色齐齐大变,下意识移开身子让出一条通道。

    “十年不见,没想到魔君依旧如此,嚣张狂妄欠收拾??!”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兀响起,魔君脸色狂变神情郑重之极,一双铜铃大眼死死瞪向声音来源之处,身子微微发抖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

    “是你!”

    看到纣王和妲己身后露出的熟悉身影,魔君心头一颤,刚才的嚣张气焰顿时消散一空,脸色凝重难看之极。

    这位,可是纠缠了他足足十年的心底噩梦啊。

    “怎么,在这天牢待久了,魔君老眼昏花了不成?”

    林沙轻笑出声,缓步前行身上没有丝毫气势溢出,可每一步前踏就像一记重锤,狠狠捶在魔君心头一般,让他感觉说不出的憋闷难受。

    七步,七记重锤,魔君只觉胸口闷得慌,体内好不容易凝聚出的真气,竟然运转不畅好似遇到重重阻碍一般,身上的滔天魔气突然收敛起码一般以上。

    林沙身上毫无气势,好似寻常人一般漫步前行,走到距离魔君不足三丈处突然顿步,给魔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好象一头凶恶的荒古凶兽临身一般,说不出的恐怖冷酷。

    魔君额头不知何时,已是冷汗淋漓,皮包骨头几乎就是一尊骷髅骨架的胸膛,剧烈起伏喘气声粗重连绵,让人感觉说不出的压抑难受。

    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本以为再次面对这位时,心中不会有丝毫波澜,现在看来他太过自傲了,真的面对林沙这位之时,魔君心中竟生起森森恐惧之感。

    “咦,丹田被破,竟然还能修复过来,魔君果然厉害??!”

    剑眉微扬,林沙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笑意,轻飘飘的一句好似惊雷炸响,震得魔君气血翻腾真气汹涌,脸色一白连连后腿弄地身后铁链哗啦作响。

    “怎么,魔君就这么不欢迎我么?”

    林沙哈哈一笑,大手张开一股磅礴吸力汹涌,魔君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骇然色变不由自主向前奔走。

    同时,一股浩然正气从天而降,就像锋利大剑狠狠刺穿他的脑门,与其一身霸道魔气狠狠相撞,搅起一片风云。

    魔君好似被当头敲了一记闷棍,闷哼出声皮包骨头好似骨架一般的身子猛的一抖,一双惊慌闪闪的明亮大眼升起一丝茫然,喉咙一甜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吼,林沙你找死!”

    等他从迷茫状态突然惊醒,只觉双肩一沉已被林沙扣住,顿时心惊火起怒吼出声,体内真气汹涌魔焰高炽,一股黑漆漆具有惑神蚀人血肉的魔气汹涌,好似火焰一般朝林沙飞扑而至。

    “雕虫小技而已!”

    林沙微微一笑,嘴角露出一丝玩味,掌心劲力喷吐,数股不同性质劲道瞬间涌入魔君体内。

    魔君身子一僵,只觉双肩一麻全身力气如潮水般褪去,体内真气犹如刚刚升起的火苗,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瞬间熄灭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啊啊啊……

    突然从双肩涌入两股霸道之极的真气洪流,肆无忌惮嚣张霸道一路将他的经脉破坏得不成样子,道道剧烈疼痛袭来魔君惨叫出声,差点没被突然的剧痛弄昏了过去。

    “嘿嘿,老子这次将你的丹田全部毁掉,看你这老鬼还怎么恢复!”

    林沙嘿嘿冷笑,控制着汹涌的真气在魔君经脉中横冲直撞,气势汹汹直扑丹田而去。

    “商狗,还想不想知道九天冰蝉的下落?”

    魔君嘿嘿一笑有恃无恐,目光森冷直视后面的纣王和妲己,嘴角露出满满的不屑。

    “住手!”

    纣王和妲己闻言齐齐变色,急忙喝止林沙的凶残举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