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间,偷袭纣王的刺客,便陷入了绝境。

    纣王和妖妃妲己只是稍稍出手,便将几位假扮成宫女的刺客逼得手忙脚乱。

    毒针和毒气都不管用,更不用说更加不堪的内功修为了。

    “撤撤撤,姐妹们想办法离开这里!”

    为首的刺客一见情况不妙,当机立断下令撤退,同时手臂一扬两颗核桃大小圆球飞出,落地砰的暴裂开来腾起两股惨绿烟雾。

    林沙剑眉紧皱,只稍稍吸了一丁点惨绿烟雾,便觉头晕目眩一阵恶心泛起,大手一扬狂风呼啸,将飞来的惨绿烟雾驱逐,心中忍不住暗道好厉害的毒烟。

    “找死!”

    纣王暴怒,没想到到了这时候刺客还有胆子玩这一手,手中魔气喷吐,劲气四溢狂风呼啸,两团惨绿烟雾直接朝那几位刺客飞了过去。

    “你们快走,我来挡住纣王这狗贼!”

    那领头刺客娇斥出声,身如轻风疾进,竟是不管不顾一头冲入惨绿雾气之中,脸孔瞬间扭曲发出声声凄厉尖叫:“狗贼,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刚落,她飞身而起直扑纣王而去,一头撞在纣王身外的护体真气之上,突然砰的一声整个身体凌空爆发,化作漫天血雨劈头盖脸朝着纣王和周围护卫飞溅而去,空气中迅速弥漫着一股浓郁香味。

    “不好,气味中有毒,大家都小心一点!”

    纣王不小心吸入一点,顿时胸闷气短喉咙火辣辣的剧痛,顿时大惊失色急忙飘身后撤,双掌连环挥出股股劲道如排山倒海汹涌而出。

    “这些女子还真是够狠!”

    林沙身前,像是有一堵无形气墙,将飞溅而来的血肉还有古怪香味全部驱逐在外,目光幽深看向迅疾逃走的两位刺客,脸上挂着一丝古怪笑意。

    “想走,哪那么容易?”

    妖妃妲己身如轻烟,不知何时突然拦在两名刺客逃跑的路上,一张倾国倾城的媚脸,露出森森杀机,挥手便是两道凌厉劲道激荡而出。

    “臭女人竟敢拦路,给我去死吧!”

    奔逃在前的刺客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凶光,二话不说飞身疾跃,身周突然涌起一层粉红雾气,脸上挂着诡异笑容直扑妖妃妲己。

    “疯子疯子,用得着出手就拼命么?”

    妲己被刺客疯狂的举动吓了一跳,一看那层粉红雾气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体内劲气鼓荡一连两掌拍出,身形好似弱柳扶风,借势倒卷而回同时也让出了通道。

    “师妹,以后一定要为师姐报仇??!”

    那美貌刺客满脸狰狞,七窍流血恐怖万分,脸上带着诡异笑容带着身后师妹,如风疾掠冲出正殿,在外头护卫的惊呼声中双脚一软扑通倒地不起。

    “师姐放心,我以后一定会为你们报仇,杀光这些商狗!”

    紧随在后的师妹,贝齿紧咬嘴唇眼眶泛红,身如矫燕翻身跃上墙顶,手脚边缘露出一片相连的浅薄纱布,突然身子冲天而起顺风滑翔不过眨眼功夫,便消失在众护卫视线尽头。

    这些动作说起来话长,可用时却是极为短暂,不过几个眨眼功夫而已。等旁边的宫廷护卫反应过来,那位‘师妹’却早已经借着隐藏在身上的装备,消失在王宫尽头。

    “混蛋混蛋啊,你们这帮废物!”

    纣王这时拍飞身前的惨绿雾气,满脸愤怒冲了出来,看着大呼小叫的王宫护卫恼怒不已。

    “林沙,你刚才为何不拦下她们?”

    回头,冲着林沙不要满怒吼:“别告诉我,以你的实力,还拦不下这两个小小蟊贼?”

    呵呵……

    林沙只轻轻一笑,脸色平静不想多说。心中却是不屑得很,看你刚才那种压倒性的优势,我要是随便出手不是太没眼色了么?

    你自己留不下刺客,难不成还要怪到老子头上?

    林沙的态度,差点没引爆纣王这个火药桶,妖妃妲己一见不妙急忙出声劝慰:“大王还请息怒,伤着身子就不好了,咱们还是尽快弄清楚刺客的身份为好,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进宫刺客大王!”

    “爱妃说的是!”

    纣王强压下心头熊熊火焰,立即叫旁边的侍卫检查死去刺客的尸体。

    “这是,白狄魔族余孽?”

    当纣王看到那位弄出粉色雾气自杀的刺客尸体背上,那一道触目惊心的魔头人身文身时候,脸色顿时大变。

    “看来白嫡魔族余孽蛰伏了十年后,终于忍不住要冒出头了!”

    林沙轻笑,摇头走了过来,扫了那刺客死状娇艳的尸体一眼,回头冲着纣王笑道:“白狄魔族也太小看大王的实力了,竟然就只派了这么几个小角色来!”

    大祭司跟着笑道:“是啊,我刚才还在奇怪呢,这帮刺客说话古里古怪的,身材高挑一身野性不似中原女子摸样,原来是白狄魔族余孽啊,可惜了这么一副花容月貌!”

    说着,露出一副老铯狼惋惜不已的神情,配合他那张老树皮般的老脸,简直让人恶心得想吐。

    “是啊,还真是可惜了!”

    纣王心神一晃,被带偏了心思仔细打量了那死去刺客的脸膛,同样露出一丝可惜之色。

    无论是纣王还是大祭司,这些年可没少享用白狄魔族美女的野性身体,说起来还是当初林沙留下的那近六十万俘虏起的作用。

    这些年被纣王折腾死了不下万人,可让林沙哭笑不得的是,十年时间由于生活平静吃食不愁,当初的近六十万白狄魔族俘虏数量不减反增,如今已经有差不多七十来万人口。

    其实林沙从一开始,就认出了这些假扮成宫女的刺客身份。

    他们身上那股子修炼魔功特有的气息,林沙实在太过熟悉,无论是魔帅那厮,还是其麾下两万精锐,一个个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气息,既然不是魔帅手下那自然就是白狄魔族余孽了。

    至于那七十万俘虏,受到了商军的严格监视,又有连座之法约束,再加上凡是身怀内力者,都被林沙亲自挑选另择营地监视,根本就不可能出自俘虏营。

    林沙明白这一点,纣王和大祭司也知道这些,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刺客的身份,正是当初逃过一劫的白狄魔族余孽。

    “林沙,你怎么看?”

    纣王目光森冷,看向林沙问道。

    “十年人事几番新,魔族够胆派人来行刺,证明他们已死灰复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就该下重手直接镇压!”

    林沙淡淡一笑,语气平淡冷言道。

    纣王和大祭司,都被林沙语气中蕴含的饿浓郁杀气惊了一跳,互势一眼拍掌笑道:“正该如此,这些白狄魔余孽就该死!”

    林沙轻轻一笑,提醒道:“大王,我担心的是魔族若与西伯侯联手的话,西南两边夹攻朝廷,不可轻视须小心提防呀!”

    纣王眉头一皱,不满道:“姬发这小子,妖帅未必能擒他来报朝歌,命魔帅领兵去向姬昌要人!”

    大祭司不甘示弱,急忙提出心中想法:“大王,何须劳师动众呢?只要下一道圣旨,要姬昌送姬发来朝廷,交换嫡子姬考不就成了么?”

    纣王拍掌笑道:“好主意,姬昌难找借口拒旨,若拒旨的话,大商则出师有名讨伐他。同时,其余诸侯们也不会有异议!”

    见纣王和大祭司狼狈为奸,你一言我一语便制定了一个阴人计划,林沙不禁好笑摇头,提醒道:“刚才那位逃走的白狄魔族刺客,可是将咱们之前的话都听了去,估计白狄魔族余孽那边会有些动静!”

    “那就更好了!”

    纣王满脸狰狞,杀气腾腾道:“正好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省得老是隐在暗中让人心烦!”

    大祭司意味深长扫了林沙一眼,心道这小子好深的心思,这是故意引着纣王说出这番话吧?

    “白狄魔族还是有些高手的!”

    林沙轻轻一笑,没有理会大祭司莫名的眼神,淡然开口道:“估计妖帅一个人很难顶住,大王最好还是派出高手支援!”

    “还有,想要逼迫西伯侯老实听令,单单妖帅和手下九大护卫,估计分量还是太弱了点,是不是另派一位军中重将前往?”

    “哦,林沙你又何人推荐?”

    纣王眼中精光闪烁,饶有兴趣看向林沙,眼底深处一片冰寒,心中不自觉涌起丝丝杀机。

    “魔帅!”

    林沙淡淡一笑,坦然道:“魔帅跟在我身边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正正出去独挡一面!”

    “当然了,如果大王要我出马的话,我也不会介意跑这一趟的!”

    “不必,有魔帅出马足以!”

    纣王大手一挥断然道:“不过区区一小儿罢了,用不着劳动你这位商军第一大帅出马,免得让那帮心怀不轨的诸侯,还以为大商没人了呢!”

    “也好!”

    林沙没有半分勉强,点点头说道:“最好直接让魔帅直接带人回来,免得路上出了意外不好交代!”

    “用不着如此吧,西歧不是高手众多么,就让西伯侯亲自护送姬发小儿过来就是!”

    纣王眼中杀机闪烁,冷笑着说道:“上次送姬考过来时,不也是他亲自出马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