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姜尚在八年前,就被人弄出了牢房?”

    既然纣王如此关注西歧之事,林沙虽然对此不以为然,堂堂一国大王对附属国如此关注,还亲自布置了阴谋诡计捣乱,实在有些跌份。

    不过他还是花费了一点精力,关注了一下事关西歧的事态。

    在朝歌,能跟西歧扯得上关系的,除了世子姬考之外,就只有一位后世最有名的丞相姜尚姜子牙了。

    虽然林沙现在已不是朝歌镇守,可镇守衙门他的老部下真心不少,想要打探一些不算机密的消息,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但让林沙大吃一惊的是,姜尚姜子牙竟然早在八年前,就被人给弄出了镇守衙门大牢。

    “这是怎么回事?”

    林沙脸色一沉,吓得那回信的镇守府官员心惊胆战,哆哆嗦嗦摇头回答:“不太清楚,毕竟时间已经太久了!”

    “回去查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沙点点头,沉声说道:“真是一帮不省心的混蛋,老子当初好不容易才抓的人,起码还能再关十年,没想到就这么被放出去了?”

    看来西歧在朝歌的实力,还真的不容小麴。

    送走了诚惶诚恐的镇守府官员,林沙心中一片冰寒,对西歧头一次生出了将其彻底打落尘埃的念头。

    不过姜子牙此时还没有加入西歧,这是可以肯定的。

    一旦他加入了西歧,就意味着西歧将和大商彻底翻脸兵戎相见!

    突然,天空响起一声惊雷,林沙忍不住心头一跳,猛然心血来潮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煞气从西边天空翻滚而至。

    嘿!

    猛的腾身而起,下一刻已站在正堂前的广场上,目光微凝看着西方天空乌云密布滚滚而至,电闪雷鸣声势惊人。

    这莫非就是所谓的天发杀机,斗转星移么?

    识海中的紫色光影沙盘滴溜溜乱转,突然一股莫名信息涌入,天地大劫将起,整个世界将陷入一片战火。

    呵呵,真是有意思的体验!

    睁眼轻笑,林沙脸上神色莫名,总有一种很仙侠的赶脚。

    不过他一点吃惊的意思都无,之前十年,随着光影沙盘的逐渐演化,他跟整个天地的联系越发密切,经常能进入天人合一之境。

    脑海中,也经常涌入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

    比如某地天然危险,在附近入定时有感;某地有和天地不和的存在,同样在附近修炼时,脑海也会莫名其妙多出一些预感等等等等,总之很神奇,见得多了也就没了初始时的惊讶。

    现在看来,这波所谓的天地杀劫,其实始作俑者就是纣王这厮了。

    仔细想想,事情也确实如此。别看姬发天生祥瑞命格贵不可言,那又如何?

    不过是西伯侯府的嫡二子罢了,只要姬考还在一日,西歧基本上就没他染指的机会。不说规矩如此,就是大商以及其余三大诸侯国,就不允许西歧乱来。

    天象变化也证实了这一点,就算姬发出生之时天显异象,也没引发天发杀机吧,姬发还没那个资格。

    反倒是纣王不倚不饶,非要插手西歧那档子破事,引发了天地杀劫也不奇怪。毕竟天子一怒血流成河,这话放在心性残暴的纣王身上,再合适也不过。

    之后的事情发展,不用对照天子传奇的剧情,林沙都能琢磨出来。

    妖帅屡屡碰壁,在西歧连连吃亏,纣王大发雷霆之怒,将怒火发泄到可怜的质子姬考身上,然后姬发就有了执掌西歧名正言顺的理由。

    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要不是纣王一系列折腾,姬发就算想要起步,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简单。

    不仅天子传奇世界如此,其实封神榜的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

    要不是纣王一次次的乱作,主动出兵西歧一败再败,将大商六百年积累的底子全部消耗干净,最后又让西歧抓住了把柄顺势反商,不然就是西歧有野心,想要爆发出来也不是几十年就可以轻松解决大商的。

    只能说,天作孽尤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啊。

    有了突然的天机示警,林沙对西歧之事,又多了几分兴趣。他倒想看看,姬发那小儿是如何崛起的。

    西歧那边路途遥远,消息想要传递也不容易,反倒是镇守府这边,很快就把当初姜尚姜子牙的案卷全部调集了出来。

    当现任镇守大将得知林沙想知道姜尚姜子牙当初的情况时,态度简直不要太积极。林沙利用十年巡视时间,在商军系统牢牢打下自己的烙印,威望之高不是开玩笑的。

    朝歌镇守身为纣王心腹不假,可跟林沙一比,在军中的地位差距不小,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哦,又是尤浑那家伙出的手?”

    接过好几本相关案卷,林沙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脸色顿时一沉冷笑道:“这家伙真是胆大妄为,当初姜尚狠狠耍了他一把,回过头来他竟然还能帮得如此理直气壮,以后有他苦头吃的!”

    随手将有关姜尚姜子牙的案卷一扔,林沙心中晒笑,难怪西歧与大商的争斗越打越强,大商这边如此之多的猪队友,难怪最后连国都灭了。

    “这些东西都好好保存,以后肯定还有用到的地方!”

    此时姜子牙还没投奔西歧,林沙不好操作,等姜子牙投奔了西歧之后,趁着纣王怒火熊熊之时,他在适时提点一下,不把尤浑那厮弄死也得弄残。

    镇守大将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的应了下来,回去后当真将这些案卷秘密封存,最后给了尤浑一个‘天大惊喜’。

    时间一晃而过,林沙依旧是军营,帅府还有王宫藏书阁三处跑,时不时也会到灵山天坛,看望一下陷入休眠状态的灵兽龙龟,同时也和大祭司聊一聊天机演化之术,同时学习一点简单的祭祀引灵手法。

    别看大祭司在人前一副高冷神圣摸样,其实骨子里头也是个欺软派硬的货色,年纪大了又喜欢倚老卖老,极不得心性残暴的纣王喜欢。

    不然,以他的年龄和资力,还有崇高威望,在朝堂拥有一席之地,还有重要的话语权都是妥妥的。

    可这厮身上毛病太多,引起纣王不爽直接将他打发到灵山窝着,跟长年陷入休眠状态的龙龟为伍,整日里闲得蛋疼。

    不然,他也不会闲极无聊,给龙龟喂食一些血腥大补之物,差点把它给引爆出了大乱子。

    这事,让大祭司在纣王跟前很是没脸,让林沙看了不少笑话。

    如此一来,大祭司和林沙的关系可想而知,说不上势同水火,但也绝对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偏偏林沙主动上门,大祭司要是不给面子,他也干脆得很直接提出挑战。

    大祭司的武功真的很高,比起修炼天魔功进益神速的纣王一点不差,但比起林沙就是矮丘与泰山之间的才差别,简直就是碾压的优势。

    这厮还有一手鬼神莫测的控魂之术,在拳脚上干不过林沙,就想要使用此等阴险手段,结果被林沙的浩然正气直接镇压,搞得精神反噬差点没要了他的老命,这一下彻底老实下来了。

    从大祭司不情不愿的讲述中,林沙收获颇丰,尤其是在祭祀天地,与天地沟通的过程,还有一些涉及灵魂方面的知识,都让他大开眼界,很有一种发现新大陆的新奇赶脚。

    林沙往往拿自身情况与大祭司所言印证,发觉了很多奇妙的事情,对他的武功再一次提升有巨大帮助。

    林沙在朝歌的日子过得悠闲又轻松,而在万里之外的西歧,西伯侯一家子却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继妖哥带人冲击西伯侯府无果后,西伯侯姬昌加强了府邸防护,不给妖哥等人丝毫偷袭潜入的机会。

    之后,为了姬发能够顺利长大成人,西伯侯姬昌花费不小精力,从西域运来大批精铜至祖坟所在玲珑山,想要施展那九鼎奇法。

    这时妖帅奉命秘密赶至西歧,针对西伯侯府准备运行的九鼎之法,做出一网打尽的计划。

    玲珑山一场大战,西歧方面损失惨重,不仅侯府护卫伤亡近千,还有数员西歧干将惨死玲珑山。

    同时九鼎奇法所用九鼎,也被妖帅率领群凶击毁四尊,结果弄巧成拙,正好对应了九五之数,不仅没将姬发当场轰杀,还让姬发小儿的命数确定下来,对纣王形成了挑衅之势。

    当西歧出现九五之尊命数之时,天象大变紫微帝星光芒闪烁,西方的勾陈帝星突然大放光明。

    那一刻,不仅大祭司察觉到了异常,就是林沙也在日常的修炼之时,突然得到了天机提示,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天地杀劫正式启动。

    这事,真是让林沙无语之极。

    果然,猪队友要不得啊。

    “混蛋,妖帅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当大祭司把消息告之纣王时,纣王的反应可想而知,脸色漆黑如墨暴跳如雷,浑身魔气汹涌杀意滔天,简直跟个大魔王一般,让人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这厮,越来越缺乏自控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