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祥瑞!

    这玩意在大商可不少见,几乎每位大王以及王子,出生之时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神异之处。就如纣王出生时,室内一片红光闪耀,这也算是兆头不错的神异景象了。

    没错,天生祥瑞那也是有高下之分的,像什么红光漫天紫气东来,又或者龙凤和鸣瑞彩千条,都算是天生祥瑞中的上品,命格之贵贵不可言。

    像什么顽石点头,花香弥漫之类的祥瑞,那就很是一般般了。

    而西伯侯姬昌的二子姬发,出生时霞光漫天紫气冲霄,这可是天生祥瑞中的极品了,比纣王的满室红光要强得太多。

    而一般天生祥瑞越是惊人,长大后的成就也越发厉害,这就是纣王最为忌惮的地方,尼玛的小小一诸侯国嫡次子,天生祥瑞竟然如此惊人,他这个大王的面子往哪搁?

    “区区一小儿罢了,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吧?”

    林沙摇了摇头,很是不以为然:“姬发此子命格再贵又如何,西伯侯世子还在朝歌,只要咱们把牢了他,西歧有事只会自乱阵脚!”

    “林大帅,话不能这么说!”

    不等纣王开口,大祭司苍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既然天象显示姬发小儿乃九九之尊,咱们就得做一些预防措施?”

    “所谓的预防措施,就是派人直接打上门?”

    林沙晒笑,一脸不以为然,看向纣王缓声道:“要是让西伯侯知道是朝廷的手笔,估计不想反也得反了!”

    摇了摇头,轻笑道:“到时候,估计大王一怒之下,作为质子的姬考得倒大霉,那姬发小儿倒是有出头之日了!”

    纣王和大祭司闻言齐齐色变,尤其纣王周身魔气波动,脸上神色惊疑不定,被林沙的说法给惊住了。

    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咯咯,大王妾身觉得林大帅的话很有道理!”

    妖妃妲己颠倒众生的媚笑突兀响起,只见这妖妃犹如水蛇一般缠在纣王身上,浅薄的纱衣将一身火辣身材突显得淋漓尽致,媚眼乱抛娇声道:“西伯侯质是咱们手里最大的底牌,可不能自己给废了!”

    “爱妃说得有礼!”

    纣王喜笑颜开,一双粗糙大手不住在妲己身上来回游走,一点也没有在乎大祭司那双贪婪的老眼。

    “大祭司,你怎么看?”

    跟妖妃妲己打情骂俏一阵,纣王终于想起还有‘正事’处理,强压身上火气向大祭司询问。

    虽然林沙所言很有道理,但是区区小儿姬发竟有九九命格,纣王每每想起都忍不住心生杀机。

    “哈哈,大王无需烦恼!”

    大祭司哈哈大笑,满脸愉悦畅快道:“妖哥等护卫失败得好,正好给了咱们机会,一举让西歧覆灭!”

    “哦,大祭司此言何意?”

    纣王闻言心头一喜,忍不住开口催问道:“速速道来,让本王也跟着高兴高兴!”

    林沙轻笑,看着纣王和大祭司在那一唱一和,好象西歧明天就要覆灭一般。

    真是笑话,天下八百镇诸侯,以东西南北四大诸侯国为首,各自统辖两百诸侯。历经六百年经营,势力何其强大稳固,想依靠区区的阴谋诡计,就能将整个西歧覆灭,林沙只能呵呵一笑,暗道痴心妄想。

    十年前的南楚远不如眼下的西歧,不一样在气势汹汹的白狄魔族大军兵临城下时,稳稳的定住了局势么?

    想要覆灭西歧,朝廷不出动二十万精锐,以三面包夹之势将其牢牢制住,不给其丝毫反抗的余地,花费数以十年计的时间,根本没那个可能。

    他这些年巡视天下,可不是说着完的,对各地现状的了解,比整个朝歌的权贵加起来都强。

    “大祭司此言何意?”

    纣王满脸喜色,连连催问道。林沙也带着好奇目光,望了过去。

    “哈哈,大王可知西歧偷运铜砂之事?”

    “自然知晓,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古怪不成?”

    前往西歧的妖哥等人侦测到姬发出世半个月后,无数大象从西域运来大批上等铜砂全部运往城外半里的玲珑山,不知道西伯侯这是想干什么。

    “大王可听说过九鼎奇法?”

    大祭司一脸得意,不答反问吊着众人胃口。

    “九鼎奇法?”

    纣王和妲己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古怪手段。

    “莫不是百年前,西歧先祖用过的那种泄露气运的手段?”

    林沙眼神一闪,突然开口轻笑着问道。

    一百年前,西歧姬族五世前祖世兵伐犬戒,危殆不堪。最后姬氏五世祖以九鼎阴阳挪移奇法,泄去西歧大军败破之气,破敌精锐之气,方能反败为胜!

    这事,清晰的记载于王室珍藏的典籍之中,说得清楚明白。

    不着痕迹斜瞟了满脸茫然的纣王一眼,暗骂一声不学无术!

    “林沙你竟然知晓这事,真是了不得??!”

    大祭司一脸惊讶,看向林沙的目光大有深意。

    “最近一直泡在王室藏书阁,正好看过这一幕,有些印象罢了!”

    林沙轻轻一笑,一开始对这事是不相信的,能够破败气运,这种手段实在太过仙侠,他觉得天子传奇世界的能人,想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只现在看来,事情竟然是真的了。

    真是日了狗啦,这样的事情都存在,那不是说要是西歧姬氏一族对大商不满的话,有的是手段让大商气运流失自乱阵脚?

    “大祭司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看出了西歧的用意不成?”

    见到林沙和大祭司有说有笑,自己却是完全听不明白,纣王心中好不郁闷,直接开口打断了没完没了的罗嗦。

    大祭司微微一笑,在林沙不以为意的目光中,将九鼎奇法的典故,还有一些提前的准备事项说了一遍。

    “这么说,西伯侯姬昌是想以九鼎奇法,泄去姬发身上的气运?”

    纣王眼睛一亮,冷声问道:“这是何意,本王有些弄不太明白!”

    “九九之尊的命数,可不是凡人可以享用得起!”

    大祭司缓声解释道:“必须泄去多余的命数,方能让姬发小儿顺利长大!”

    “那就是说,姬发小儿对本王,已经没了威胁?”

    纣王脸上喜色一闪,迫不及待催问道。

    “那怎么可能?”

    大祭司摇头,沉声解释道:“九九之数不是凡人能有的命格,可九五之尊呢,不过泄去部分气运就能达成此等命数吧?”

    “九五之尊!”

    纣王勃然变色,浑身魔气缭绕威势大开,宽阔的正殿突然卷起一股凛冽狂风,附近的桌案之类的摆件被吹得哗啦作响,声势好不骇人。

    之前姬发出生之时,能够引法天象变化,又有极品天生祥瑞相伴,就已经足以让他心生杀念了。如今西伯侯又想以九鼎奇法为其续命,哪有那么容易,姬发小儿必须死!

    “事不宜迟,本王立刻调派大军,立即剿灭西歧!”

    纣王满眼杀机,直直看向站立一旁默然不语的林沙,意思不言自明。

    “大王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大祭司却是突然开口,摇头冷笑道:“咱们只需在九鼎奇法运行关键时刻,将其打断甚至破坏,西歧气运与之勾连将遭受重创,自有天降奇祸覆灭整个西歧!”

    “好好好,就这么办,本王会派妖帅前往西歧,务必要让西歧此次彻底覆灭!”纣王满意大笑,西歧作为四大诸侯国之首,实力强悍军容鼎盛,他早就想找机会将其打压下去,如今又彻底覆灭西歧的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真是一帮不省心的家伙??!”

    林沙没有参合这些破事,主动提出了告辞离开了王宫正殿,重新返回王宫藏书阁寻找一些有趣的典籍翻看。

    心中感觉说不出的怪异,天子传奇的世界也真古怪,堂堂的四大诸侯国之首,西歧积累六百年的气运是那么好破坏的么?

    再说了,想要打压西歧,不以堂堂正正的手段,偏要以此见不得光的阴谋伎俩,最后就算成功了,西歧也完蛋了难道大商就能讨地了好?

    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有一天事情会暴光于天下,其余三大诸侯听闻后会是个什么反应,用屁股想也知道。

    到时候三大诸侯国暗中联合,难受的依旧还是朝廷,真以为四大诸侯国六百年积累,都是开玩笑的???

    如果刚才纣王坚持的话,林沙真不介意再跑西歧一趟,以雄兵压境之势,光明正大的逼迫西伯侯处理掉天生祥瑞的姬发。

    不管是直接弄死,还是以九鼎奇法直接将他的九九命数削至王侯以下的命格,这事其实用不着藏着掩着。

    就算其余三大诸侯听闻,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尼玛的九九之尊的命数啊,难道他们头上有一个纣王还不够,会再多出一尊大神?

    东南西北四大诸侯都是一样的品级,谁都不乐意矮上他人一头,只要大商不要做得太过,这样的事情其实解决起来十分简单。

    可瞧瞧纣王和大祭司,一心都想着阴谋诡计,反倒?;璋刂?,一旦事有不谐就是大麻烦,实在上不得台面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