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祭司,还有何话?”

    纣王心情很是不爽,他又不是傻子,林沙都把话说得那么清楚了,这次龙龟遭难之事,根本就是大祭司弄出来的大乌龙。

    心中气结,要不是顾忌大祭司的辈分,已经祭司这样的特殊身份,他都想要在这老家伙身上,好好实验他已练至大成的蚀筋之术,让这老东西知晓糊弄他这个大王的下场。

    至于林沙这厮嘛,武功实在太高,纣王根本就摸不清他的底细。尽管心头对其忌惮愤恨不已,不过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是不愿轻易跟他彻底翻连的。

    再说了,林沙总是商臣,对他还保有最基本的尊重,纣王觉得这就足够了。林沙作为绝世强者,总该有点自己的脾性不是?

    总之,他给自己找了不少借口,起码短时间内,在武功没有大成之前,是不会轻易跟林沙翻脸的。

    “大王,紫气西来不是说着完的,刚才我推演天机时,发现西方紫气东来有贵人出世!”

    大祭司面无表情看不出心中所想,一脸郑重告戒道。

    尽管心中很不爽被大祭司狠狠摆了一道,但是大祭司的身份特殊,号称能于鬼神沟通,还有推演天机之能。

    大祭司如此郑重其事发出警告,显然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有具体的说道么?”

    “紫气西来,凤凰展翅,贵不可言贵不可言呐!”

    “有谁又能贵得过本王?”

    “不好说不好说,西歧突现九九之尊,这不应该是人间有的命格!”

    纣王脸黑如墨,冷冷道:“什么人竟敢有九九之尊的命数,真是找死!”

    古代以九五为尊,九九之数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莫非与西伯侯有关?”

    心中念头闪过,很快又将之抛开,西伯侯的兵马及不上朝廷的十份之一,他绝元胆量和能力做反的。更何况他的独子已在朗歌作为人质!

    “晤,那么可能是西方出了妖孽,大伤我朝元气……”

    纣王转换思维方式,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妖妃妲纪闻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面色沉重插口道:“妖孽邪魔,比乱臣碱党更可怕,一旦妖孽蛊惑人心,各地诸侯若生了离心,朝廷则危矣!”

    “说得有理!”

    纣王心头凛然,回头望了林沙一眼,心思电转还是打消了继续派他出去的念头,林沙刚刚回来又派出去实在说不过去。

    “妖哥听令!”

    面沉似水传令众御前侍卫:“你们立刻启程疾赴西岐,务必要查出妖孽所在,一旦发现立即格杀勿论,斩草除根!”

    “还有,你们要把?;ど矸菝孛?,必要时就算西伯侯亦可诛杀!”

    “如果发觉妖孽实力强大对付不了的话,立即飞鸽传信,本王自会派出高手增援,这事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尊令!”

    妖哥得令后,笑着说道:“大王放心,西岐城内及西伯侯府内,一直都有我们的密探卧底。末将此行与四位同僚前去除妖,余下四位侍奉大王。此行日夜兼程,一个月可达西岐,以飞鸽传书票告军情!”

    不说妖哥等大内侍卫赶赴西歧的所作所为,林沙返回朝歌后,引起了朝堂的不小震动。

    纣王虽然残暴不仁,却也不是傻子,林沙的功绩明摆在那儿,他可以不赏赐但绝对不能打压。

    “林卿劳苦功高,朝歌军务叫由林卿手上,本王放心!”

    不过忌惮林沙的实力,纣王也没大方到哪去,说是将朝歌军务交由林沙处理,看起来风光其实实权一般得很。

    “谢大王!”

    林沙心中轻晒,脸色平静接下了这一任命。

    他还巴不得日子越清闲越好,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闲,琢磨和梳理自身情况,以期能够达到更高一个层次。

    要不是与大商的牵连甚深,又想借助大商的气运修炼的话,他早挂印而去拍拍屁股走人了,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天下之大哪都去的,而且还能活得滋润无比。

    也不知道纣王是怎么想的,魔帅这厮依旧还在林沙手下效力,白白让他期待了一回,始终都没能逃脱林沙的阴影,魔帅最近的心情可绝对说不上好。

    这厮的实力,可比当初在白狄魔族当老大时强太多了??杀绲氖撬源油侗即笊桃岳?,便一直有一座大山将他压得死死的,根本就动弹不得也没有胆子反抗,日子过得还不如当初在白狄魔族被压制时潇洒。

    当然,不爽归不爽,魔帅也只敢在心里牢骚一下,在外头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林沙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和善。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一个来月便过去了,林沙和魔帅返回带来的波澜,也很快被朝歌层出不穷的新鲜事儿淹没,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

    自从那日见识到了大祭司的神奇手段,林沙一下子对大商祭祀的手法和仪式来了兴趣,除了每日处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军务之外,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王宫藏书阁之中,专门藏看那些祭祀等与天地产生交际的相关文字。

    收获不小,从王宫秘藏的典籍之中,他发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

    基本上每代商朝大王在位期间,在祭祀或者其它重要日子中,出现了许多的神异事件。

    像是雷云滚滚紫气东来之类的都是小儿科,像什么凤凰展翅瑞兽出迎这样的事情也不在少数,更有升仙入道之类的传闻,堂而皇之记载在王室密卷之上。

    大商朝的神异事件还算稀少的,像是上一代的夏朝,以及更早的三皇五帝事情,那真是神异不断祥瑞满天了。

    通过对比,林沙惊讶发现,如果这些事情都是真的,那三皇五帝全都是了不起的神人,个个手段通天实力强得可怕。

    而从三皇五帝的种种神异入手,林沙惊奇的发掘了一条自身继续突破的光明大道,只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也会达到三皇五帝那般神人一样的实力。

    真是,期待啊。

    这日,他正窝在王室藏书阁中,琢磨大禹治水的真实性,同时又猜测大禹王的开山梳流之举,其中究竟隐藏了一些什么秘密之时,突然有纣王贴身内侍前来,大王说是纣王有请。

    “大王召微臣前来,有何要事?”

    随着内侍,林沙大步流星进了王宫正殿,刚刚进门便有一股浓郁血腥气冲鼻而来,他只是皱了皱眉就没当回事。

    当他看到纣王身前,惨死当场硕大的肚子被生生刨开,死不瞑目的中年孕妇,还有旁边已经完全成型,被一头巨鹰叼在嘴里的死去婴孩时,眼角微微抽搐,心中对纣王越发瞧不上眼了。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修炼天魔功到了精深地步,将心中恶的一边全部激发出来,最近十年来越发残暴。

    动不动就杀人,而且还是各种花样杀人,有些手段简直令人发指,跟一头还没开化的野兽一般,也不知道纣王午夜梦回有没有做过噩梦?

    林沙之前可是替纣王准备了好几十万魔族俘虏以供玩乐,目的就是减轻这厮对大商百姓的祸害烈度。

    不仅如此,各地囚犯林沙也没放过,但凡身犯重罪的家伙,依他的命令全部送到朝歌侯命,看哪天纣王想玩了就送进王宫。

    十年时间,整个大商王宫可谓血流成河,死在王宫中被纣王和妲己祸害的人命数以万计。

    幸好这里不是仙侠世界,否则纣王和妲己早就惨了,整日里住在这处怨魂环绕的宫殿之中,再大的福气估计都撑不住哇。

    可尽管如此,林沙安排在朝歌的人手时?;鼗?,朝歌百姓依旧免不了被纣王和妖妃妲己骚扰一番,不说苦不堪言那么夸张,起码也是不堪其扰。

    而他回来这才一个多月,王宫中死去的各类人等就数以百计,整个前殿和后殿时常血腥弥漫,真真让他大开眼界。

    “林沙来了,你看看这个!”

    纣王此时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正殿的气氛起急压抑,好象连空气都凝滞了一般,一看就知道出了大事。

    林沙还感应到旁边的厅堂之中,大祭司那老家伙的气息不停波动,估计又再推算什么天机,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老头啊。

    接过纣王递来的小小纸条,林沙轻轻扫了眼惊咦出声。

    “咦,没想到西伯侯夫人终于生了,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心中却是微微一动,脑中久远的记忆告诉他,姬发出生了,也就代表着天子传奇的剧情已经正式开始了。

    “哦,林沙你知道西伯侯的这个儿子?”

    纣王目光微沉,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森森寒芒,语气冷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王,三年前我在西歧巡视时,西伯候夫人已经怀有身孕!”

    林沙淡然轻笑,缓声开口:“听闻西伯侯夫人怀孕三年不出,我还以为她这次怀了死胎,没想到这孩子还能活下来,不容易??!”

    “不仅如此,那小崽子出生之时,传闻西伯侯府紫光冲霄,可是天生祥瑞??!”

    纣王脸皮抽搐,语气森冷杀气腾腾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