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你做什么?”

    纣王惊怒交加,浑身魔气汹涌一掌拍出,劲道雄浑威势无匹,直取林沙后心一点都没有留手。

    “嘿嘿,大王还真是不客气??!”

    林沙轻笑出声,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森寒,不闪不避任由纣王劲道雄浑的一掌拍在后心。

    怎么回事?

    纣王脸上刚露出一丝得意笑容,下一刻便彻底僵硬了。

    他只觉拍出的雄浑掌劲,就像陷入一口幽深枯井,没有丝毫反应和波浪兴起?;姑坏人从?,突然掌心处一股磅礴巨力汹涌而至,带着天魔功特有的魔性反弹而回。

    砰的一声闷响,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纣王凌厉一掌拍在林沙后心,可结果却是让人大吃一惊,林沙一点事情都没有,反倒纣王好象吃了闷亏般,高大强健的身子猛的向后平移。

    “大王,您没事吧?”

    “林大帅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向大王道歉?”

    “你竟敢伤害大王,林大帅你死定了!”

    “……”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妖哥几个贴身护卫便呼啦啦忙活开了,一边搀扶身形不稳的纣王,一边厉声呵斥想要震住林沙,还有有一位直接挡在林沙身前,色内荏苒怒声咆哮。

    “我跟大王的事情,还用不着你们几个小辈胡言乱语!”

    林沙眼神一厉,直如两把利刃,刺入三大护卫眼中,顿时骇得他们魂飞魄散,身子一阵冰凉如坠冰窟。

    噗噗噗……

    就在这时,林沙刚才****的五道剑指,已洞穿龙龟坚硬的皮甲,五道大小血箭冲天而起。

    这一幕,可把众人给吓呆了。这可是大商气运神兽龙龟啊,林大帅竟然直接就给它放血了,难道就不怕动摇大商根基?

    可就在这时,安静下来的龙龟突然发出惊天惨嚎,好象被林沙五道指剑给伤得不轻一般。

    “不好,情况有变!”

    众人都被龙龟突如其来的哀嚎吓了一跳,大祭司更是脸色狂变,浑身劲气鼓荡冲天而起,不避天上雷电满脸涨得通红,受伤动作快到极致只见一片残影,天上乌云翻滚雷霆轰鸣,一道道细微闪电连环轰下,使得笼罩龙龟的火电巨网更加耀眼夺目。

    “不好,大祭司你个混蛋还不快快住手,龙龟内外相击快要自爆了!”

    一个不妨,让大祭司闹出如此动静,又引得天上雷电轰下,同时感应到龙龟体内一股磅礴狂暴之极的气血能量,如火山一般喷发出来。

    当即脸色大变,狂吼出声一拳轰出,拳面劲风狂暴如山呼海啸,瞬间就将电火大网轰成碎片,身形电射而至竖掌如刀在龙龟脖子动脉上轻轻一划,然后身形如风绕着龙龟巨大身躯迅速转了一圈,四只巨大龟掌动脉节点都被划出一道深深伤痕。

    噗噗噗……

    一蓬接着一蓬滚烫带着浓郁灵力的金黄鲜血,如血泉般喷涌而出。

    “林沙你干什么?”

    “林大帅你疯了吗?”

    “竟然还敢继续伤害镇国神兽,林大帅好大的胆子??!”

    “……”

    一时,包括纣王在内的几大高手心中狂怒,数股磅礴狠厉之极的劲道汹涌而至,似乎欲将林沙彻底淹没一般。

    “不想龙龟爆体而亡,你们就都给我老实待在一边!”

    林沙冷然开口,右手大张瞬间在身侧画了一个太极图,体内真元喷吐身前突兀出现一道直径足有人高的太极图,阴阳鱼还在缓缓旋转。

    轰隆隆……

    数道狂爆劲气直直撞在清晰可见缓缓旋转的太极图上,太极图如水波荡漾一点一点散化在空气中,而数道凌厉劲气攻势,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而回。

    “不好!”

    包括纣王在内的数名高手脸色狂变,各使手段或拳或掌或掌或剑,惊险之极的将突然返回的霸道劲气轰散。

    天坛突然狂风席卷劲气飞散,坚固的地面石板纷纷龟裂,一片片带着呛人尘土的狂风四下弥漫。

    咳咳咳……

    纣王不小心吸入一口粉尘,顿时连连咳嗽脸色阴沉之极,目光森寒盯着林沙的背景,眼神闪烁凶光凛凛。

    妖哥他们几个小辈可没纣王这般轻松,一个个脸膛憋得通红被轰退了好几丈距离,浑身灰仆仆的好不狼狈。

    “林沙……”

    纣王咬牙切齿,怒视林沙眼神几欲喷火,没想到这位的实力十年不见变的如此强悍,真是个不小的威胁啊。

    “大王你请看龙龟此时的状况,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林沙淡淡一笑,如何感应不出纣王的森森杀机,不过他却一点都不在意,实力到了他这等程度要是还畏惧王权的话,那真是贻笑天下了。

    与此同时,他的动作不停,身如炮弹冲天而起,直直冲入了滚滚乌云之中,感受到周围电流的狂暴,他不敢怠慢双掌挥舞鬼神莫测,股股掌劲狂风呼啸,不过几个眨眼功夫笼罩在天坛上空的小团雷云,被吹得七零八落很快消散。

    如此惊人表现,再一次让纣王等人惊呆了。

    “林沙,你到底想干什么?”

    大祭司从天空跌落,目光森冷直视高高在上的林沙,心中却是惊讶万分,龙龟此时的状况却是比用微天祭法时都要好上几分。

    “想救下龙龟的性命而已!”

    林沙冷目如电,好似两把尖刀,深深刺入大祭司的内心深处,将内心那点子不安和发虚看个通透。

    “大言不惭,龙龟要是有事,你就等着整个大商的怒火吧!”

    大祭司人老成精,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演技也是精湛之极,根本就没有丝毫表情外露,只冷冷警告了声便不再开口。

    “咦,龙龟竟然不嚎了!”

    这时,细心的燕九妹发现了不对,之前发出惊天惨嚎的龙龟,竟然老老实实安静得很,身上十处伤口血喷如泉,好似一点都没影响到它似的。

    “咦,还真是如此!”

    “难不成,给龙龟放血就能救治它么?”

    “这也太古怪了吧,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

    听得燕九妹的惊呼,妖哥,钩叟还有猪童全都好奇望了过去,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一呆。

    纣王也是心中疑惑不已,尼玛的他看到了什么,身上血泉喷涌龙龟竟然还露出放松享受的神情?

    真是见了鬼啦!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动起来,将这些龙龟之血全部收集起来!”

    从天而降双脚稳稳落地,林沙冷哼出声好似惊雷炸响,将妖哥几个护卫震得浑身颤抖心神大乱,怒声呵斥乖得像小猫一般老实干活。

    而林沙本人也没闲着,大手一张一股强横吸力涌出,天坛边缘一排空酒坛子如炮弹飞射,整整齐齐自动码在龙龟身周,直接将如泉水般喷涌的龙龟之血吸纳入内。

    很快,十八个大酒坛全部注满龙龟饱含精纯灵气的金红血液,众人看得一阵眼晕,心中嘀咕幸好龙龟体型够大,否则损失这么多血液也够它好好喝一壶的了。

    “好了,够了不用再寻空坛子了!”

    林沙一直关注龙龟的状况,感应到它体内的气血已经趋于稳定,十处大伤口流出的鲜血已不再如泉涌,他从怀里取出大包顶级外伤药粉,轻轻早龙龟的伤口上一抹,不过片刻刚才血如泉涌的龙龟伤口,竟然慢慢的合拢结疤。

    龙龟此时的状况已经恢复稳定,灯笼大的眼睛瞪视了众人一眼,最后眼皮一合陷入渗入睡眠状态。那么多血液流失,对它的元气伤害还是有一些的。

    纣王和妖妃妲己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很明显刚才林沙伤害龙龟的办法,确实是在挽救龙龟的性命。

    这一点,与龙龟有着神秘精神联系的肘王最清楚。当大祭司引动更多雷电降下之时,龙龟发出惊天惨嚎之时,纣王心中好似火焰焚烧一般难受。

    可等林沙给龙龟放血之际,心中的不适感全部消失,神轻气爽说不出的畅快,如此明显的变化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分辨不出?

    “大祭司,以后还是少给龙龟喂一些大不之物吧!”

    林沙亲手将十八个装满龙龟血液的坛子封好,回头冲着默然不语的大祭司笑着提醒了一句。

    开什么玩笑,像龙龟这等玄武类神兽,又与大商气运相连,早已经能够吸收日月精华纳为己用好不好?

    就算是还需享用吃食,也尽量喂一些饱含清新灵气的素食,弄那么多血气充足的食物给它,简直就是想将龙龟撑爆了。

    “这是我的是,用不着林沙你指手画脚!”

    大祭司面无表情冷冷开口,看向林沙的目光也十分不善。

    “你们几个,快去山下叫些人来,帮我把坛子都搬走!”

    林沙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尼玛的真是老不死的玩意,明明是自己摆出了大乌龙,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摸样,差点将神兽整死,如此大的因果业力,以后有你这老东西好受的。

    “大王,咱们离开吧,这里有大祭司就足够了!”

    回头,冲着满脸复杂的纣王开口说道。

    “慢着,我还有事没说完呢!”

    大祭司不敢了,一双老眼精光闪烁急忙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