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如海潮汹涌,似狼烟滚滚冲天而起!

    尼玛的,龙龟身上散发的狂暴气血能量,几乎比得上风云世界的那头不知活了多长岁月,已凝聚了妖丹的霸王龙!

    龙龟那也是龟,属玄武一类,什么时候气血能量变得如此强大了?

    只轻轻扫了一眼,他便看出了问题,龙龟绝不正常,体内气血太过充盈,充盈到几乎要漫溢而出的地步。

    尼吗的,龙龟这是吃了十全大补丸了么,怎么其体内气血如此充盈狂暴?

    仔细感应了一番,他似乎都能听到长江大河波涛翻滚的声音,这是龙龟体内气血流敞之音,实在太让人心惊了。

    被林沙一喝,那几十位祭使面面相觑,不明白林沙是何许人也,同时也对七窍流血的龙龟无可奈何,他们可没有那等通天本事。

    “你是何人,竟敢在天坛大放撅词?”

    有那脾气不好的祭使,满脸不善怒吼出声,混在龙龟惊天动地的惨嚎声中,显得太过无力没有丝毫威慑力。

    “哼,他乃我朝第一位军中大帅,怎么祭使对他有意见?”

    不等林沙回答,两道身影如电而至,纣王浑身魔气缭绕满脸焦急,如风般飞上天坛怒瞪了开口祭使一眼咆哮道。

    “见过大王!”

    一干祭使大惊,急忙跪下见礼,同时心中暗暗惊骇,难道刚才那位青年,就是传说中的大商第一帅林沙?

    “大祭司,龙龟这是怎么了?”

    好个大祭司,一脸平静对纣王的询问不理不睬,只是潜心推算!

    “大王无需担忧!”

    林沙轻轻一笑,指着惨嚎之音惊天动地,七窍流血的龙龟道:“看龙龟如此中气十足的摸样,不像是有事情的样子!”

    恩?

    纣王闻言一愣,心头火气腾的一下熊熊升起,回头怒瞪了林沙一眼,冷然道:“闭嘴,龙龟乃我大商镇守神兽,事关大商国运延绵,岂可胡言猜测?”

    说着,身上魔气猛然一凝,一股滔天威势如山呼海啸般朝林沙席卷而至。

    “十年不见,大王的手段越发凌厉了!”

    林沙淡淡一笑,没有任何动作任由纣王释放的滔天气势席卷而过,好似明月照大江又如清风拂山冈,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异变。

    “咯咯,林大帅也不差嘛!”

    妖妃妲己眉眼间妩媚,娇笑着不动声色拦在纣王和林沙之间,悄悄给林沙抛了个媚眼,冲着脸色阴沉的纣王娇笑道:“大王何必生气,还是龙龟之事要紧!”

    龙龟那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嚎,听在耳中实在太过吵杂,怎么听着那般中气十足,实在让人无语得紧。

    哼!

    纣王脸色稍缓,冷哼出声转头看向一心推算的大祭司,没有继续跟林杀呛声的意思。

    林沙淡然轻笑,纣王的反应根本不足以让他露出丝毫异色。

    大祭司年逾百五,地位崇高,纣王亦没奈他何。尽管心中不耐到了极点,却也只好静静等待,谁叫他不会推演天机之术?

    林沙好笑,龙龟的状况,明显是大补太过,体内气血太过充盈,只需替它放点血就没事了,搞得这么惊天动地还真像那么回事。

    心中如此想法,看向看向大祭司的目光带上了几分古怪。

    “不好!”

    突然,只见大祭司脸色潮红,猛的起身一阵惊呼:“此乃龙龟大劫,诸使速速准备微天祭法!”

    众祭使脸色大变,纷纷从身上拿出油埕,疾窜围向龙龟。

    哗啦啦……

    一片油香弥漫,一点火星飞出,幌眼间龙龟四周燃起熊熊烈火!

    咦,还真有些古怪!

    剑眉微扬,林沙突然感觉一股莫名力量突然从天而降,以龙龟身边的熊熊烈火为界,铺天盖地朝龙龟汹涌而去。

    真是一帮傻子,难道他们就没听过堵不如梳?

    龙龟体内气血翻涌,几乎控制不住要喷涌而出,不紧着放血缓和,还借来外力镇压,莫非真不愿龙龟继续活下去不成?

    尼玛的,虐杀神兽的气运损失,难道大祭司一点都不清楚么?

    大祭司松了口气的样子,转头对纣王说道:“龙龟遇劫,国运将危,微天祭法,愿能扭转乾坤??!”

    封王闻言身形一震,顾不得在外人面前保持大王仪态,急问道:“大祭司龙龟数百年安静,何以突然大劫临头?”

    大祭司满脸凝重,指着西方道:“你看,紫气西来,祸从此出??!”

    纣王大惊,忍不住惊呼道:“难道是西歧,西伯侯姬昌?”

    话一出口便知不好,目露凶光回头看向一脸平静的林沙,冷声道:“林沙,你就是这巡视大商的么?”

    尼玛的西歧变乱,难道你这家伙竟然还有发现一丝端倪?

    “大祭司真是这样么,怎么我在西歧视察的时候,没有发现丝毫端倪呢?”

    林沙微微一笑,一点都没受到纣王不悦的影响,淡然开口:“西伯侯姬昌,起码在表面上对大商,还是挺恭敬的!”

    “呵呵,天象显示,事实就是如此!”

    迎着林沙似笑非笑,好似洞察一切的幽深目光,大祭司心头一紧,竟不由自主升起丝丝寒意,好象被一头蛰伏的荒古凶兽盯上一般难受。

    这小子的实力,实在强得可怕??!

    心年电转,大祭司百五年岁,犹如老树皮般的老脸没有丝毫异常,冷冷道:“是与不是,大王只需用心查探就是!”

    说着转身再不理会,突然大祭司飞身而起,满身杀气出手如电,眼中凶光闪烁贯劲两祭使体内,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便掷上龙龟上空。

    “血肉为祭,微天祭法启!”

    手掌凌空前推劲吐人爆,血肉碎成千百块!

    “你们,也都献身龙龟吧!”

    大祭司满脸狰狞,身形如电绕着天坛疾驰,一路所过祭使全被抛上半空爆碎,漫天血肉残肢如雨般洒向龙龟全身。

    火光与血光交织成的惨烈境象,纣王和身边几大侍卫看得津津有味,只有年纪小小的燕九妹不忍看下去,偷偷偏转过脑袋退到众人身后。

    同是女性,妖妃姐纪看得津津有味,一副极为享受的摸样!

    “真精彩,令奴家好兴奋??!”

    大祭司这不是在乱搞么?

    林沙微微皱眉,感应到从天而降的莫名力量,在血肉的交织下变得越发强势。

    龙龟体内几欲沸腾的气血,突然一滞减缓了流速,身上犹如狼烟般冲天而起的气血之柱,突然崩散好象效果极佳。

    可他知晓,龙龟现在真的危险了。

    还是那句老话,堵不如梳,一味压制等龙龟体内气血完全爆发,后果简直不敢想象。心中连连摇头,大祭司的神秘一下子褪色不少,如此眼力不过尔贰罢了。

    暗中,他却是做好了出手的准备,既然有能力又没有利益冲突,他不想眼睁睁见到一头玄武类神兽死在眼前。

    不说什么同情心泛滥的屁话,谁知道他不出手,神兽龙龟死亡所带来的气运灾难,会不会落在他头上?

    “啊哈!”

    待天坛上所有祭使全部化作漫天血肉,如雨点般啪啪落到龙龟身上,周围的熊熊火焰不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而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催使下升腾而起,更加耀眼明亮。

    大祭司飞身落龟背,手掐指诀祭起微天祭法,强引天上激电聚集下来?;鸬缦嗳?,交织成一个巨大红光罩网,将身形巨大的龙龟笼罩其中。

    一时火电红光耀半天,三百里外都清晰可见。

    林沙看得目瞪口呆,感应到火电之中蕴含的无穷狂暴能量,心中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

    早知道天子传奇世界神奇,但没想到能神奇到这等地步。以祭祀手段勾引天上雷电,这已经不是武功,更像是神仙术法了。

    更神奇的是,在雷火红光的庇荫下,原本七窍流血的龙龟安宁下来。耳中突然一静,众人一开始还有些不适。纣王登时感到说不出的舒畅。妲纪亦抱着纣王喜道:“恭喜大王,龙龟没事啦!”

    没事才怪!

    林沙感应到龙龟体内的气血,好象受到了极大压制慢慢向内收缩,一旦突然爆发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关键是,从天上引动的雷霆并不稳定,不像现代的交直电流那般功率稳定,林沙看得出来,一旦从天上引动的雷电出了变故,底下的龙龟可就惨了。

    微微眯缝着眼睛,林沙不知不觉已靠近身体状况极其诡异的龙龟。周围那一圈火电,根本影响不到他丝毫。

    此时大祭司飞身纵下龙龟背部,满脸自得直向纣王奔来,哈哈大笑意态骄狂:“若龙龟能安然渡过半个时辰,便避过此劫矣。大王请看,西方来犯的紫气已大弱,逐渐消散……”

    封王哪看得出什么天象变化,满脸激动出言夸奖道:“大祭司的微天祭法真是灵验如神,果然不愧大商顶梁柱哈哈……”

    可就在大祭司和纣王互相吹捧之时,林沙敏锐感觉天上黑云剧烈翻滚,雷电之力出现巨大变化,原本安静的龙龟体内气血,好似火山般即将喷发。

    “不好,龙龟危矣!”

    大喝出身,右手五指大张,五道凌厉之极的指剑****,直奔龙龟体内动脉节点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