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这还没返回朝歌呢,朝歌便因为他的即将返回,弄得乱哄哄的。

    不仅朝歌权贵关注他的返回,就是四大诸侯也极为关注。

    无论是西歧还是南楚掌权者,都见识过林沙的厉害。尽管十年间林沙已经很少出手了,可冲着魔帅对他的那份恭敬,就值得几大诸侯不敢有丝毫小觑。

    东淮和北燕两大诸侯,倒是对林沙没啥印象,可是魔帅的那一身滔天魔功,却叫他们心神不宁,林沙率军于两大诸侯国驻扎的时候,这两大诸侯可是恭敬客气得紧。

    当然,四大诸侯才朝歌都有自己的情报网,知晓林沙和魔帅不知怎么恶了纣王,这才被打发出来十年不曾返回。

    以他们对纣王的了解,好以为林沙和魔帅在纣王掌权期间,都不用指望能有返回朝歌的机会呢,没想到转眼间纣王就来了这么一手。

    这是打算重用了呢,还是有其它什么缘故?

    林沙和魔帅是太精明不好糊弄,还是陷入酒色温柔乡的纣王好打发。

    要说对此事最关注的诸侯,非西伯侯姬昌莫属。

    林沙和魔帅在整个大商游荡了十年,不得不说经过他一番折腾,原本颓势已显的大商竟然慢慢止住了下降之势,还有触底反弹的迹象。

    如此能耐,当真让姬昌惊讶不已,甚至他私底下跟手下一票心腹,也没少研究林沙在巡视期间的一些施政手段,敬佩之余有部分举措拿到西歧试了试,效果竟然也十分明显。

    可惜,如此大才却是替商纣卖命,西歧庙小根本就容不下这尊大佛。

    所以,姬昌对林沙的行止十分关注,巴不得纣王永远也不要让这样的大才返回朝歌主持大局。

    可惜,他的愿望注定要落空,纣王最终还是将林沙召回了朝歌。

    而此时,姬昌也没什么心思搞小动作,他自己都焦头烂额满头包呢。

    夫人怀孕足有三年,到现在孩子还没有出生,他心中那个急啊。

    自从十年前将长子姬考送到朝歌,这还是他的第二个孩子,如今又出了这样的状况,哪还有心思理会其它?

    “朝歌城,终于回来了!”

    林沙策马前行,看着远处雄伟壮观的朝歌城,轻轻一笑缓声道。

    “嘿嘿,大帅这次咱们一定要让某些人好看!”

    魔帅就跟在林沙身边,听到了他的话忍不住嘿嘿冷笑出声,眼中凶光闪烁冷冷道:“要让他们知道,嘲笑咱们的下??!”

    “找个机会整一整就成,不要搞得太血腥!”

    林沙哈哈一笑,没有阻止魔帅的极端想法。当初他们离开朝歌之时,可是听到了不少嘲讽,之后随着时间流逝,朝歌的怪话越来越多,真以为他是聋子的耳朵,在朝歌没眼线么?

    “大帅,朝歌有人来迎接咱们了,又是妖帅那家伙!”

    魔帅眼尖,一眼看到从城门方向跑来的一队人马,为首的青铜面具男,不是妖帅那家伙又是谁。

    “嘿嘿,十年不见,妖帅的实力越发厉害了!”

    感受到妖帅身上越发凝练的妖气,林沙嘿嘿一笑策马前行,缓声警告道:“魔帅你还是收敛点吧,妖帅那厮的实力可不比你差!”

    “大帅教训得是!”

    魔帅心头一凛,急忙收敛了心中的骄狂,林沙看人实力从来都没有错过,他不相信区区一妖帅会让他顾忌到不敢说真话的地步。

    看来,这些年实力飞速进步的,可不止他一人啊。

    心中很有些不舒服,原本还想着回来压妖帅一头呢,没想到这厮的实力竟然不在自己之下,真是让人心情不爽啊。

    “哈哈,十年不见,大帅依旧风采不减当年??!”

    两支人马相对而行,不过片刻距离已不足一里,对面的迎接人群冲着一骑,青铜面具狰狞可怖,在阳光下闪烁妖异彩芒,哈哈大笑声浪滚滚犹如惊雷炸响。

    “妖帅别来无恙,看起来你的武功,又前进了一大步??!”

    微微一笑,脸色平静无波,林沙声音平缓,如春风化雨轻轻传入一身骄狂的妖帅,以后身后一干不情不愿的大臣耳中。

    “……”

    隐藏在青铜面具下的脸色突变,妖帅端坐在战马上的高大身躯猛的一震,浑身寒毛倒竖心中涌起一丝森森恐怖,嘴角扯出一个艰难无比的苦涩笑容,声音变得艰涩无比:“怎能比得上林大帅……”

    嗷!

    妖帅的话,被灵山方向传来的一声惊天惨嚎打断。

    来城外迎接的一干朝堂大臣,还有林沙和魔帅脸色齐齐大变。

    是龙龟!

    所有人心中突然涌起一丝不安,龙龟可是大商的镇国瑞兽,之前几百年都没有动静,怎么现在突然惨嚎得如此凄厉。

    林沙感应到的情况更加惊心,只见不远处的灵山方向,一股混乱狂暴气息冲天而起,那气息之强简直闻所未闻,只是眼下一片混乱狂暴,配合着声声惊天动地的惨嚎,显然龙龟的情况不是很好啊。

    “我去天坛看看情况,魔帅还有妖帅封锁道路,不许任何闲杂人等靠近灵山一里范围!”

    匆匆吩咐了句,等众人再看之时,林沙所骑骏马之上已空空如也,哪还有林沙的身影存在?

    好强悍的轻功!

    魔帅和妖帅心中同时闪过这个念头,目光在半空相撞激起一阵无形火花,突然齐声吆喝身边亲卫,还有跟随林沙准备前往朝歌城内的三千精锐,马蹄隆隆不一会就将朝歌通往灵山的所有道路全部封锁。

    如此行径,自然引起一干想要探个究竟的朝堂大臣不满,听着灵山方面龙龟那一声大过一声的惊人惨嚎,所有人的心情都沉甸甸的脸色难看之极。

    “大王出行,让开快快让开!”

    就在一干大臣心有不甘,与封锁道路的军士对峙之时,突然从朝歌城中奔出一匹骏马,妖哥沙哑难听的声音惊得一干大臣脸色大变,纷纷退避一旁不敢阻住大王的去路。

    “怎么回事,妖帅,恩,还有魔帅?”

    看到前面的道路被军士封锁得严实,纣王策马疾驰一点都没有减速的意思,一道威严霸气的声音突然在众人耳中炸响。

    “大王,奉林大帅命,封锁灵山对外的所有通道!”

    感应到肘王身上强悍的气势,魔帅心头一惊急忙挥手示意拦路的军士让开,声音沉稳回答。

    “好,你们做得很好,继续封锁道路,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许放过!”

    纣王满意一笑,策马狂奔带着数位气息强悍的护卫,如旋风席卷狂奔而过,灵山方面龙龟发出的惨嚎越发凄厉,纣王心急如焚恨不得长一对翅膀,哪还有心情理会其它?

    “怎么不见林大帅?”

    这时,同纣王共骑一马的妖妃妲己,娇媚的声音突然响起。

    声音不大,娇娇软软清晰传入众人耳中,在场众多男人忍不住心头一热,魔帅急忙大声回答:“娘娘,大帅已先一步赶赴灵山天坛!”

    另一边,林沙身如疾风一跃数百丈,不足十里路程几个呼吸便至。

    越靠近灵山,越发感受到龙龟那磅礴到可怕的狂暴气息,在他的精神感应之中,似乎前方灵山整片空间全都被龙龟的狂暴气息笼罩。

    天坛建于商王朝立国时,位于皇城三里处的灵山之额,历代帝王均在此拜祭苍天,亦是供奉灵兽龙龟之处。这龙龟生得十分怪异,硕大的龟体,长着一颗蛟龙的头颅,气势如磅。这龙龟在商王朝建国六百年之中,无声不动,代表了商王朝稳如昆仑,庇佑国泰民安。

    可是这日龙龟突然异动,一下子将朝歌所有人的心神都提了起来。

    飞上灵山,龟嚎声更是震耳欲聋,与此同时灵山之上天象大变,电光急激变错,境况撼人心弦,如末日之将至。

    此时天坛只见六百多年来寂然不动的龙龟,七孔流血,惨嚎声中痛苦地挣扎!

    更让林沙感觉古怪的是,龙龟向西方不断惨嚎,情状凄惨到了极点,旁边数十祭使不知如何是好!

    林沙目光一闪,正好看到大祭司坐在祭坛中央,浑身晦涩气息如潮汹涌,脸色难看口中念念有词,身前摆着一个龟甲不停屈指堆算,以察龙龟异象和突变的恐怖天象。

    “你是何人速速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林沙突现,引来守山的一干商军将士脸色大变,一个个气势汹汹猛扑过来,他们的心神已被惊天惨嚎的龙龟扰乱,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

    “滚一边去!”

    林沙只淡淡说了句,数十气势汹汹猛扑而来的护卫身子猛的一震,而后满脸骇然软软倒地,林沙连丝毫停顿都无从旁一掠而过。

    这边的动静,引起一干祭使的关注,见到林沙如此狂妄顿时个个面露不满杀机凛冽。

    “还愣着干什么,想办法安抚住龙龟??!”

    林沙一声害啸,声浪滚滚有如惊雷阵阵,一下子将目光凶光满脸不善的数十祭使惊醒,一个个看着七孔流血凄厉哀嚎的龙龟手足无措。

    飞身窜上灵山之颠的天坛,林沙被龙龟身上扑面而至的浓郁气血冲了一下,身形一滞满脸惊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