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整整十年时间。

    林沙作为钦差大臣,在大商各地奔走忙碌,一晃眼十年时间就过去了。

    十年时间一直在地方上行走,到处扑火解决大商各地层出不穷的麻烦。

    处理不合适的地方官员和武将,不过是最简单的麻烦。自从纣王登基以来出了不少荒唐事,引得地方局势动荡隐现不稳。

    到了林沙作为钦差大臣,满大商巡视之时,部分地区的局势已经彻底糜烂。

    他这一巡视不要紧,手段酷烈毫不留情,把某些官员武将给吓着了,为了弥补之前的错漏自然对治下百姓严酷盘剥,结果积累多年的矛盾猛然爆发。

    烽烟四起民乱丛生,到处都是大小规模不等的叛乱,到处都是雪片般的告急文书。某一段时间整个大商的氛围特别古怪,好象下一刻大商就药丸了般。

    实际上呢,这不过是地方文武邀功请赏,又或者遮掩之前错漏的手段罢了。

    在这个个人武力可以决定一切的世界,官府拥有的资源和优势实在太大。一般的叛乱都不用出动地方驻军,只需衙门里的高手出动就可解决一切。

    就是与山贼土匪勾结的叛乱势力,也不过稍微难对付一点。出事的时候向朝廷叫苦连天,可等林沙气势汹汹坐镇当地之时,这帮地方文武官员的表现,那叫一个干净利索,轻轻松松就解决了境内叛乱。

    真正让人头疼是,是那些拥有不少民间高手,又或者背后有豪强门派势力隐隐支持的叛乱势力,简直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只要核心武力不灭随时都能再拉起一支叛乱武装。

    林沙率领手下一万五千精锐,又有魔帅以及其手下几大先锋这样的高手,自是成了平定各地叛军高手的主力。

    几乎每到一处局势动荡的地区,魔帅和手下几大先锋就忙个不停,四下奔走在当地官府探子的指引下,或击杀或俘虏当地跳脱得欢的豪强高手。

    不得不说高手在民间,以林沙这个边如此豪华组合,依旧在平乱之战中,遇到了不小的阻碍。

    某些听都没听说过的门派,或者一些扎根地方的独行侠,实力不是一般的强悍,就是魔帅手下几大先锋也难以讨得便宜。

    要不是林沙和魔帅亲自掠阵的话,只怕商军还要丢乖卖丑。

    而魔帅,在林沙有意留手的情况下大放光彩,屡立战功手段狠辣,极得纣王欣赏步步高升,于数年前终于获封商军元帅之位。

    另外说一句,跟魔帅同时得封元帅军衔的,还有纣王贴身亲卫统领妖帅。

    而以妖帅为核心,形成了一支由妖哥,燕九妹等九人组合的护卫队,专门护卫纣王安全,听闻极得纣王重视。

    十年时间,林沙和魔帅一行,不仅将整个大商跑了一遍,同时就连四大诸侯国也没放过。

    西歧,南楚,东淮,北燕,四大诸侯国环境不同气候也不同,但相同的是面对各部魔族的威胁。

    南楚和西歧情况最好,不仅仅是白狄魔族十年间几乎销声匿迹,还有姬昌这厮不俗的武力和治政手段,使得这两大诸侯国的情况最好。

    而东淮以及北燕,一个面对纵横淮河长江的水上魔族,一个要应付来自塞外草原的魔族压力,日子都不是很好过。

    林沙偕同魔帅,以及一万五千精锐在四大诸侯国游荡时,都见到并亲身体验到了各大诸侯国的难处和隐患。

    总之十年间大商整体形势平稳,四大诸侯国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域外魔族都被四大诸侯国阻挡在外,加上林沙一系列巡视狠厉手段的辅助,整个天下的局势大体还算安定。

    十年时间的不停巡视,让林沙亲自踏遍了整个大商的山山水水,对各地民政情况心中有数,同时整个天下的地形地貌也尽在识海之中。

    此时他的识海也大变了摸样,紫色光影沙盘完全就是一个小号的大商山川地形图。同时在风云世界最后阶段达到的天人合一之境,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时刻与整个天地相合,实力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窍穴中的真气,已经全部转化成更加纯粹强大的真元。

    此时林沙给人的感觉平平无奇,不仔细关注的话很容易将他忽视,好似时刻都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除非他主动露出狰狞獠牙,否则谁都不会将他当作霸绝天下的超级高手。

    而他表现得越是平淡无奇,就越发让跟在身边的魔帅忌惮。

    当魔帅惊讶发现,某一****彻底感觉不到林沙身上的气息之时,心中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尽管同时身为商军元帅,可他在林沙跟前依旧必恭必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大意。

    似乎感觉将林沙这位商军大元帅一直‘流放’在外不好意思,又或者有其它什么缘故,总之林沙离开朝歌十年后,终于接到了纣王的召唤旨意。

    “着大元帅林沙,魔帅等返回朝歌述职,不得有误!”

    前来传令的官员一脸傲气,淡淡扫了林沙和魔帅一眼,语气十分傲慢,道:“两位大帅,还是快快启程的好,免得大王怪罪下来吃罪不起!”

    轰!

    话音刚落,迎面一股恐怖拳劲袭来,那传令小官连反应都来不及,便在恐怖的拳劲中化成漫天血沫。

    “什么玩意,也敢在两位大帅跟前耀武扬威,真是不知死活!”

    魔帅满脸冷厉,缓缓收回拳头冷笑道。

    “咱们离开朝歌的时间太久了,让某些人都忘记了还有咱们这两号人物!”

    林沙轻笑出声,看都懒得多看抛洒一地的血肉碎沫,返身坐回帅座,语气冷淡声音平静无波:“吩咐下去,拔营起寨,咱们回朝歌!”

    临时营地之中,轰隆隆的战鼓惊天动地,瞬间便让原本还算安静的营地,人来人往彻底沸腾。

    林沙率领一万无前久经战火考验,浑身煞气凛然的精锐之师启程回朝。而更早一步,魔帅怒而一拳轰杀传令官的消息,提前一步送到纣王手上。

    此时的王宫后殿歌舞升平,穿着浅薄纱衣曼妙身资若隐若现的宫女随乐而舞,中央位置摆放一张巨大龙床。此时龙床被粉红纱帐笼罩,纣王和妖妃妲己正趁兴翻云覆雨好不痛快。

    待一轮战罢,纣王精赤着强壮的上身,在旁边的侍女服侍下起身,这时有宫内执守的内侍官匆匆而至,小声向心情不错的纣王狠狠告了林沙和魔帅一状。

    “魔帅的脾气,依旧如此火暴凶残??!”

    出乎那位内侍官意料之外的是,原本以为脾气火暴性格强势的纣王,听了他的汇报后会勃然大怒,立即派出特使前去林沙军营问罪。却是不料,纣王好象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脾气一下子温和平静,不仅没有发怒还轻笑出声。

    “咯咯大王,林大帅和魔帅要回来了么?”

    懒洋洋躺在纱帐龙床上的妲己,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突然娇笑着开口问道。

    “是啊,他们在外头奔波了足足十年,是该回来了!”

    纣王哈哈一笑,坐回到宽大奢华的龙床上,伸手轻轻捏了把妲己的丰盈,轻笑道:“毕竟是商军两位大帅,老是待在外头也不好!”

    妲己撇了撇嘴,心知肚明纣王十分忌惮林沙那厮,前不久实力才有所突破,自信心一时爆棚这才召唤林沙回来的。

    “足足十年没有见过,还怪想念的!”

    妲己媚声娇笑,惹得纣王一阵哈哈大笑,脸上豪气干云昂声道:“是啊,本王也很是想念两位大帅!”

    那为本打算打小报告的内侍官,此时已是惊得满头冷汗身子微微发抖。

    没想到纣王和妲己如此看重那两位一直游荡在外的商军大帅,失策了失策了,早知道就不来跑这一趟了。

    ……

    “听说没有,大王前不久下令召回林沙林大帅,还有魔帅他们!”

    “自然听说了,看起来朝歌又要开始不平静了,那两位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是省油的灯又如何,他们毕竟离开朝歌已有十年,单单回来熟悉情况就要花费不少时间,足够咱们跟他俩重新建立联系了!”

    “……”

    商军两位游荡在外的大帅林沙和魔帅既然返回朝歌的消息,一时间在朝野上下传得沸沸扬扬闹哄哄的。

    一些老臣可还没忘记,十年前林沙在朝歌是如何威风霸气,一时心中感慨同时也明白,朝歌的局势又要发生大变了。

    至于那些新近朝臣,他们倒是不以为意,没有亲眼见识过林沙和魔帅的强悍,心理总是有种淡淡的不屑,对于朝中老臣们如临大敌的摸样看不上眼。

    “哈哈,林沙那混蛋终于要回来了嘛!”

    鹿台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突然传来原始天魔的喜悦大笑:“这次,本尊要他好好品尝品尝,天魔极乐的舒啥滋味,哈哈哈哈……”

    “嘿嘿,紫薇帝星光芒闪烁,将星回朝,又有一番热闹了!”

    朝歌城外灵山天坛,漆黑的深夜大祭司临风而立,仔细观看天上星象变化,一张犹如老树皮般的老脸上,露出一丝诡异轻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