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可恶??!”

    原始天魔狼狈的返回王宫鹿台,提心吊胆半日见林沙没有追来后,才郁闷的松了口气。

    静静端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空荡荡的环境让他有一种孤立无措的错觉,心中翻起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息。

    尽管心中早有所料,可林沙当真表现出了绝世武力时,他发觉自己很难平静下来,实在太过意外太过震惊了。

    林沙那小子才多大年纪啊,竟然就有如此实力,真是让他意外到差点吐血。

    他不敢有丝毫大意,以林沙的实力和精神力表现,发觉他的身份和来路也是早晚的是,原始天魔现在真不愿意和他正面对上。

    希望林沙也和他一样的想法,不然以后的日子就难熬了。

    看来悠闲的日子过得太久了,他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现在却出现了巨大的变数,还是他根本控制不了的变数。

    “嘿嘿小子,老子得不到好处,你也别想轻松了去!”

    目光闪烁冷厉精光,原始天魔脑子飞快转动,很快就想到了暂时应对林沙的办法。

    “马的,要不是老子的天魔极乐才刚刚有了点头绪,老子绝对不会让你好过!”打铁还需自身硬,原始天魔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看来之前慢悠悠的举动实在要不得,以后必须更加努力才成。

    “来人,送十个新鲜的处子来!”

    想到就做,原始天魔大声吩咐,不过片刻功夫,十位貌美如花,身着浅薄丝衣的少女鱼贯而入,在丝竹管乐之中翩翩起舞好不亮眼。

    “嘿嘿,我那乖徒儿还真是孝顺!”

    原始天魔冷笑连连,周身魔气汹涌如烟似雾,好象有意识般迅速将整间大殿淹没,他桀桀一笑飞身电闪而出,瞬间扑倒一位神智变得迷糊的美貌少女身上,哈哈狂笑着一把扯掉少女身上的单薄衣裳。

    ……

    另一头,凭借强悍的精神异力,暗中给原始天魔敲了一闷棍的林沙,也没沾沾自喜不将强敌放在眼里,而是积极的奔走要给那老魔头添堵。

    先是暗地里将原始天魔出动的消息,有意无意传到了纣王耳中,引起沉浸于酒色不可自拔的纣王关注。

    同时还暗中以第三方身份,将消息告之了妖帅和魔帅这两位,让他们知晓在朝歌还有这么一号绝世魔头。

    最后,他亲自跑到西伯侯世子软禁之所,跟小家伙姬考做了一番小小交流。

    “林叔叔你怎么来了?”小家伙见到‘熟人’,显得分外高兴。

    “怎么,我就不能来么?”

    “不是的林叔叔,我只是高兴坏了,林叔叔可不要急着离开!”

    小家伙毕竟出身不凡,这些时日的所见所闻,让他‘长大’了不少。

    “哈哈,叔叔这里,正有一件有趣的事儿跟你分享呢,怎么可能舍得离开?”

    林沙哈哈一笑,先跟小家伙玩耍一阵,取得了小家伙毫无保留的信任后,趁小家伙玩得累了头脑迷糊之际,以灌顶之法将一副道家雷神诛邪观想图,印在小家伙的脑中。

    马的,原始天魔那老家伙以后不是夺舍姬考呢,老子现在就给姬考提供精神力修炼之法,还有简单的精神力攻击之术,看原始老魔头还有没有机会走这一遭?

    做完了这一切,林沙这才冷笑返回自家府邸。

    果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林沙没有再感觉被窥视或者监视,心中一松同时也隐隐不安,原始天魔显得太过安静了。

    纣王有没有寻原始老魔的茬林沙不清楚,但是妖帅和魔帅这两位明显紧张起来却是事实。这两位虽然没做什么出格举动,可是以林沙的眼力,哪看不出他们对王宫鹿台方向的重视?

    不过是暂时没机会靠近,估计也不太愿意直接与原始天魔对上,这才显得格外安静罢了,暗地里肯定没少动手脚。

    林沙的日子,也不是过得一帆风顺。

    之前消停了的妖妃妲己,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突然又开始对他频频骚扰。

    动不动就假借纣王名义,将他招到宫中骚扰一番,实在让林沙头疼不已。

    所幸,纣王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又或者得到了原始天魔的授意,突然任命林沙为朝歌全权特使巡视边防,有临机决断之权。按照民间的说法,他就是名副其实的钦差大臣。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也不知道纣王从哪里看出,他跟魔帅关系‘密切’的,竟然又把魔帅那厮调到‘钦差行辕’,继续在林沙手下听命。

    林沙倒是无所谓,以他的实力和手段,压制魔帅毫无压力。倒是魔纱这厮,听闻其接到命令后气得不轻,凶性大发连杀了好几位服侍‘不尽心’的奴仆。

    “这家伙,真是欠收拾??!”

    尽管心中对魔帅不怎么看得上眼,可这厮的举动实在有打脸之嫌,林沙决定以后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修理这厮一通,让他们明白老大的威严不容侵犯。

    不知道是何缘故,纣王的命令下得十分突然,同时也十分急切,一再催促他要‘早点’点身。而林沙本人也想暂时离开朝歌这个烂泥塘,不想跟妖妃妲己之间传出任何‘绯闻’,也就顺水推舟匆匆收拾了一番后,便带着手下一万精锐,汇合魔帅手下五千人马离了朝歌。

    所谓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说的就是林沙眼下的状况。

    在朝歌这个权贵云集之所,林沙身上的朝歌镇守,商军唯一一位大帅的名头不怎么好使,无论文武势力盘根错节不是那么好突然杀进去了。

    可到了外头,不仅有纣王的王命在身,又有一万五千精锐将士作为后盾,那些地方官员和各地商军将领哪有底气跟他炸刺?

    一路所过逢迎拍马络绎不绝,每到一地都是王侯般的待遇和享受,说出的话和做出的决定也如金口玉言一般,起码被他盯上的地方官府和驻军,表面上恭敬老实得不象话,一副唯命是从俯首帖耳的架势。

    这日子,真是说不出的潇洒自在,就连魔帅这样的狠人,都有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意思。

    当然,两人不是一味的沉迷享受,也是做了不少事情的。

    不管是当过百万白狄魔族魔君的魔帅,还是当过两任开国太祖,以及两次豪雄经验的林沙,在治政和治军方面都极有经验,一些明显的漏洞想要瞒过他们的眼睛,却是根本不可能。

    不得不说,商朝的灭亡不是纣王的一己之功,可他绝对做了一个十分不好的榜样。

    所谓上行下效,纣王沉迷于酒色享乐,下面的官员和将领也都有样学样。

    地方上的糜烂可想而知,一些有本事的文武官员,还能将糜烂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而那些没本事的,自然将治下搞得一团糟。

    不说烽烟四起民不聊生吧,那也是民怨沸腾盗贼蜂起。

    所以,林沙这位钦差大臣每到一地,先做的事情不是享受,而是将境内的盗贼全部清理一遍,而后又将官府和军营统统整肃一新,按照当地文武官员所犯罪行该杀杀该撸撸,最后才是安享当地文武的孝敬享受。

    一路所过不说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却也是白骨森森群臣惊怖。

    纣王整日里荒唐的好处又显现出来,听朝歌那边的朋友送来私信,言说自从他下狠手整理地方后,弹劾他的文书如雪片般飞到纣王手中。

    朝堂上那般大佬也不甘示弱,他们不比林沙崛起迅速,可是经营许久才爬到如今高位,在地方上有太多的利益纠葛。

    可林沙倒好,不管不顾一通狠杀,只揪错处不论对方有什么后台背景,基本上犯事的官员把朝堂上的几乎所有大佬前部牵扯了出来。

    这下,朝堂大佬们自然不乐意了,各种怪话或者直接弹劾林沙手段太过狠厉的奏折又在纣王的桌案上堆了一堆。

    纣王哪耐烦看这个,加上林沙暗中送上的密报在先心中有底,发扬了他残暴的性格,不顾朝堂大佬的颜面狠狠发作了几通,直接将朝堂上的弹劾声浪压了下去,至于地方上的弹劾文书,在林沙送上的大笔抄家财物面前,屁都不是。

    林沙当上钦差大臣后,做得最多的反而是坐镇地方,代替突然获罪失去了文武统率的地方官府和驻军,整理地方政务处理地方治安。

    他下手毫不留情,犯了错的官员,不管情节轻重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下子在地方上树立了极高威望,为他在地方上推行心中的那一套治政方案夯实了坚实的基础。

    还是那套老手段,利用俘虏的盗匪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将官府的精力全部投入其中,减少对平民百姓的骚扰和盘剥,地方上的情况自然很快得到扭转。

    林沙也算走过不少地方,发现大商最大的问题不仅是吏治出了乱子,还有严重的交通不畅。

    天子传奇世界与真实历史毕竟有很大区别,大商的疆域南北东西全有上万里之遥,要想管理好这么大的疆域,交通条件差一点都不成,林沙就是要从这方面下手,直接改善商朝地方与朝歌直接的主要道路交通。

    经过他的大力整顿,情况果然有了极大改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