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

    王宫鹿台,一间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原始天魔高高端坐,难得的没有欣赏歌舞表演,整个大殿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气氛显然寂寥又诡异。

    “这已经是今年第二次星象突变了!”

    原始心中生起丝丝不安,特别是两次星象变化时,朝歌城中突然升起的那一股虽然隐晦,却让他心惊不已的气息十分忌惮。

    要知道他的实力之强当世无匹,能让他感觉到心悸的气息,其主人实力之强可想而知,就算不如他也已经达到了可以伤害,甚至取他性命的程度。

    这情况,可是原始天魔极不愿意见到的。

    “看来我这把老骨头,还得动上一动,免得被新秀给拍死在沙滩上!”

    这事情不能让他的好徒弟纣王知晓,不然后续的计划无从谈起。纣王有了跟他讲条件的资本,还会不会老实听话就两说了。

    朝歌城外,灵山天坛。

    仗着主导大商祭祀之功,又有与大商气运相连的龙龟在手,大祭司虽然实力比原始天魔差了几筹,但占着特殊的专业性,他察觉朝歌城出现绝世强者的时间,只比原始天魔晚上一刻钟而已。

    而且对天象的理解,大祭司才是专家。就是没有感应到那股强悍又隐蔽的气息,单单从天象变化上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将星闪耀,帝星也跟着放光放亮,这是大商有能人出世??!”

    大祭司一看天象顿时脸色大喜,眉飞色舞喃喃自语道:“这下大商的颓势止缓不少,国运起码还能延长二十年!”

    不要以为这世上就姬昌一个牛人,大祭司被纣王边缘化多年,待在灵山天坛受龙龟影响,对天象的研究可谓独步天下,凡是影响商朝气运的大事,基本上很难瞒过他的眼睛。

    不止姬昌,大祭司也早就发现大商的颓势。而大商颓败的源头,正是王宫中那位纣王。他以前因为摆老资格被纣王边缘化,也懒得提醒这厮注意,估计就是提醒了也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他又何必浪费口水?

    只是没想到突然将星出现,竟然止住了大商的迅速颓败之势,这让他既感欣慰又疑惑万分,不知道哪位有如此能耐,竟能影响得了王宫中那位越发残暴荒唐的大王?

    放眼整个大商朝堂,有这本事和能耐,又对得上号的也就那位了。

    真是没想到啊,那位竟还有这种本事。

    等等,难道之前那股隐晦气息,也是那位弄出的动静?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位的实力之强已经超出想象,恐怕整个朝歌除了鹿台那位,估计没谁会是他的对手了吧。

    “局势越来越混沌,事情也越来越有趣了!”

    大祭司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轻笑,摇了摇头心中有了底,转头就把这些猜测抛到一边,他倒是要看看最后那位是如何力挽狂澜的?

    林沙并不知道,自己修炼突破之时弄出的动静,已经引起了三位绝顶高手的特别关注,其中两位还带有浓浓的敌意。

    出关之后,他也没急着去王宫销假,而是在家里又窝了几日。

    直到这日纣王派出妖帅来请,要他参加西伯侯的饯行宴,这才打开紧闭多日的府门,穿戴整齐跟着妖帅一同进宫。

    “咦,妖帅你倒是好兴致啊,把一双儿女都带来了!”

    等林沙跟着妖帅进了宫,见到满身邪气的妖哥和一个充满活力的小姑娘紧紧跟了上来,林沙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调侃道。

    “大王吩咐的!”

    妖帅对林沙保持一种隐隐的敌意,或许是因为林沙身上的浩然正气,又或许是因为林沙窜得太快都爬到他头上了,又或许有其它什么原因,总之林沙敏锐感知这厮对自己很不感冒。

    “呵呵,大王倒是好兴致!”

    林沙轻轻一笑,此时的妖和燕九妹还太过稚嫩,实力不过在不入流到二流之间徘徊,还没有后来纣王贴身九大护卫之二的风采。

    妖哥这小子年纪跟林沙差不多,一身阴邪妖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一副桀骜不逊的架势。尤其在见到林沙后,更是满眼挑衅一脸不服。估计要不是妖帅在一旁,这小子都要出口找茬了。

    燕九妹倒是比较正常,妖帅这厮总算脑子没坏,没将天妖屠神术交给女儿,搞得女儿浑身妖气不似良人。小姑娘年岁还小只比姬考大一两岁,一脸精灵古怪身上带着一股让人感觉十分舒服的清灵之气,修炼的竟然是道家武功,真真不可思议啊。

    什么饯行宴,不过是纣王显摆的手段罢了,宴席自然中规中矩没啥亮点,纣王和姬昌又玩了把让人无语的君臣相得的把戏。

    宴席过后,姬昌没有在朝歌多留,立即收拾东西返回西歧。

    朝歌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喧哗,并没有因为一位诸侯的离开就有丝毫变化。

    “怎么回事?”

    站在帅府花园的凉亭里,林沙目光森冷四下打量,浩荡磅礴的精神力也跟着汹涌而出,瞬间将整间帅府以及大街笼罩,其间发生的点滴事情在他心中再清晰不过。

    自从那日参加了替姬昌举办的饯行宴后,林沙时常涌起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傻人南卵罢壹嗍釉赐分?,却又毫无头绪不明所以。

    “真是古怪了!”

    他大张旗鼓的闹出不小动静,可身上的那股监视感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还更加强烈。

    这是吃定了他,寻找不到源头么?

    开玩笑,自从穿越过来后,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憋?

    能够暗中明目张胆监视他,并且还让他找不出任何踪迹的存在,在朝歌也就那么两三位罢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己行事虽说不上特别低调,却也与高调不沾边好吧,怎么会引来如此强者监视?

    心中有了大致猜测,他并没有急着做什么。事无不可对人言,他最大的秘密都在自己身上,也不怕外人的严密监视。

    只要自己不刻意暴露,外人就是想破脑袋,也弄不清楚他的底牌所在。

    今日早早从镇守衙门回家,那种监视的感觉如跗骨之蛆阴魂不散,心中一时火气大旺,尼玛的那厮太过分了,真以为他林某人是好欺负的不成?

    不动声色将身边的随从驱散,独自一人来到后院花园,目光森冷精神力毫不故技释放出来,一股股浩然正气汹涌澎湃,不仅将精神力感知范围内的一切纳入感知之列,同时不断的向外传递一种愤怒的波动。

    只要林沙的猜测不错,隐藏在暗中的监视之辈,自然能通过精神感知能力,明白他的意思和心情。

    嗡!

    就在他毫无顾忌释放精神波动之时,突然精神感知嗡的一声闷响,脑袋一蒙一股磅礴魔念从天而降。

    瞬间,脑中魔念丛生,七情六欲各种诱惑接踵而至,像是要将林沙的精神拉入沉轮的深渊。

    呵呵,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么?

    端坐在花园凉亭不动,林沙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笑意,突然识海中的紫色光影沙盘滴溜溜旋转,一道接着一道浩然紫气如瀑布激荡而出,在脑海中与那股魔念相触瞬间将其消灭。

    不远出的某座豪宅屋顶之上,原始天魔浑身魔气缭绕阴冷冰寒,犹如万载玄冰让人不敢轻易靠近,此时他紧闭双目整个身子都被一团浓郁如墨的魔气淹没,如潮汐般有规律的一起一伏。

    突然,浓黑似墨让人见之心底发寒的魔气一阵剧烈波动,紧闭双目的原始天魔闷哼出声,嘴角溢出丝丝黑红血液。

    “好厉害的小子,那一波浩然正气更让人生厌!”

    原始天魔心中默默想到,可突然精神感知中一股浩然正气,犹如潮水般顺着他放开的精神力,如跗骨之蛆蔓延而至,顿时脸色大变骇得魂飞魄散,那股浩然正气霸道之极,所过之处他释放的魔念统统净化消散不见。

    精神力化成的魔念损失惨重,反馈到原始天魔身上便是阵阵头晕目眩,端坐在屋顶之上的高瘦身形摇摇欲坠,不轨一时半刻额头脸上以及全身已是冷汗淋漓,猛然睁眼射出两道漆黑光芒,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黑红鲜血。

    下一瞬间,他身上的气息委顿下去,脸色连连变幻最后变得苍白若纸。

    “好厉害好强悍的精神力,那源源不绝的浩然正气是怎么修炼的?”

    心中带着满满的疑惑和不解,原始天魔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起身冷冷望了大帅府方向一眼,身影刷的一下消失不见。

    不过片刻功夫,林沙身如大鹏展翅,从天而降落在原始天魔刚刚端坐的屋顶之上,目光四下搜寻精神力如潮水般蔓延开来。

    “嘿嘿,这么浓郁的魔气残留,原始天魔那老鬼刚刚就在此处,估计措手不及吃了闷亏!”

    林沙眼神闪烁,瞬间就猜出了大概,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轻笑:“浩然正气正是天魔气场的克星,老子识海中的浩然正气储量又多得惊人,原始天魔老鬼该是惊得不轻,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监视老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