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在西歧的一番折腾,弄得西伯侯姬昌好不郁闷。

    好在半月时间匆匆而过,自从那次隐宝山之事后,林沙一直窝在城外临时军营,再也没出远门给西歧制造麻烦。

    这日,是姬昌和林沙约定好的日子,西伯侯世子姬考正式前往朝歌。

    “夫人,夫人别伤心了,让考儿看到多不好!”

    侯府后院,姬昌一副手足无措的熊样,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

    从昨天开始,侯夫人便抱着儿子姬考哭个不停,弄得整个侯府沉浸于一片哀伤氛围之中,搞得姬昌好不狼狈。

    他也不舍自己的长子和唯一的儿子啊,可是规矩如此,为了西歧的安定不得不将年仅七岁的唯一血脉送至超歌,他心中也憋闷得难受。

    母子连心,他也理解夫人的伤心,可是总不能一直这么哭下去吧?

    “哟,你们侯府这是怎么了,搞得就像是生离死别一般?”

    果然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姬昌想着如何安慰夫人,以及大声哭泣的儿子时,一道他不愿听见,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招待的声音突兀出现。

    “别这么看着本帅,搞得本帅像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般!”

    无视了侯府一道道愤怒的眼神,林沙很有反派大BOSS的派头,在一大帮亲卫的簇拥下大摇大摆进了侯府正堂。

    随便找了个椅子一屁股坐下,脸上挂着闲闲轻笑,目光却是森冷异常,冲着西伯侯姬昌冷道:“西伯侯你这是什么意思,真的想要破坏规矩不成?”

    说着,身上一股凛冽杀机一闪而没,目光森冷直视尴尬万分的姬昌。

    “不敢不敢,实在是实在是……”

    在林沙爆发杀机瞬间,姬昌如坠冰窟好不心惊,可是听到后院一点都没减轻的哭声,一时尴尬得不知说什么是好。

    “一个月时间,已经足够贵夫人做好心理准备了,不要在本帅面前做此小儿女状,本帅耐心有限!”

    林沙语气冷淡,声音平缓却像是一记记重锤,敲打在姬昌心中,警告道:“时间已经拖得够久了,真要引起大王的不满,本帅好心提醒一下西伯侯,西伯侯应该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姬昌闻言一凛,狠一咬牙下定决心,让林沙稍待失陪一会,他大步流星返回后院,不管夫人哭得如何伤心硬下心肠,将懵懂的儿子抱了起来回到正堂。

    看着姬昌怀里怯生生,好似小鹿般怕生的小小孩童,林沙长叹了口气,摇头道:“西伯侯,不是本帅多嘴,你们夫妇俩把孩子养得太好,也?;さ锰昧?,还是多派一些中心仆役跟随吧!”

    说着,没理会姬昌尴尬难堪的脸色,慢步走到满眼好奇又胆怯不已的姬考身边,轻轻一笑好似有莫名魔力般,竟让小小孩童失了警惕和戒备,竟然伸出嫩白小手要林沙抱抱。

    “呵呵,看来本帅还是很受小孩子欢迎的嘛!”

    林沙又不是没带过小孩,熟门熟路得很,不过一会就跟小姬考打成一片,让姬昌这个做爹的都心酸羡慕不已。

    又在侯府逗留一会,林沙便会同姬昌的侯府卫队,还有城外魔帅早已等候多时的数百精锐,带着足够的仆役以及进贡礼物,浩浩荡荡延绵数里之长,开始了返回朝歌的行程。

    一路平安,花费好几个月时间,终于又返回了朝歌。

    “林大帅,别来无恙??!”

    让林沙意外的是,前来迎接的竟然是许久不见的纣王亲卫统领妖帅。

    这厮是个怪人,整日里带着一个青铜獠牙面具,搞得自己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人。加上那一身掩盖不住的妖气,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

    “哦,原来是你啊,终于出关了可喜可贺!”

    林沙态度冷淡,对于妖帅这厮表明了没啥亲近的意愿。

    说起这家伙也是倒霉,前几年在东夷叛乱之时,随军出征大出风头,一连落下抢占东夷王庭的大功。

    可惜,在进攻东夷王庭祭坛之时,遭遇东夷祭司的请神上身之术,被后羿大神附身的东夷祭司重创,结果白白让出了首功之臣的位置。

    之后单单养伤,就足足花费了大半年时间,等他的伤势好了,不知怎么的竟然心有所悟,立即向纣王请假闭关。

    结果这一闭关就是数年时间,白白错过了征讨白狄魔族之战。

    没想到,这厮竟然在林沙前往西歧的时候出关了。感应了这厮身上的气息波动,那股浓郁的妖气甚至引动林沙识海中的光影沙盘连连闪动,一副跃跃欲试准备镇压妖魔的架势。

    竟然能够引动由浩然紫气幻化的光影沙盘生有主动攻击之意,妖帅这厮也是够了,林沙能待见得了他才叫见鬼。

    由此可以看出,这厮的武功,经过数年闭关苦修,已经有了巨大的突破。

    按能量强度而论,比之跟在身边的魔帅,竟然还要强上半筹。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魔帅,白狄魔族除了那位魔君老鬼之外的第一高手!”林沙轻轻一笑,将一直默然不语充当背景贲的魔帅招了过来,不怀好意介绍道:“这位是妖帅,大王的亲卫统领,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可是比魔帅你要强上一些??!”

    “是吗?”

    所谓妖魔鬼怪,魔帅早早就注意上了妖帅,谁叫妖帅身上的妖气太过惹人关注,竟引得他体内魔气蠢蠢欲动?

    如今又听得林沙如此说辞,顿时心头不爽,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眼中精光闪烁周身魔气缭绕,气势磅礴惊人之极,看向妖帅的目光中满是挑衅,裂嘴笑道:“以后有机会的话,还要好好讨教讨教!”

    “哼,那就恭侯阁下大驾了!”

    妖帅也是傲气之辈,尽管林沙的挑拨摆在明处,他也有些受不了魔帅的挑衅。丫的你一新投奔大商的蛮子也敢这么嚣张,想要骑在老子头上,也要看看老子情愿不情愿!

    姬昌在一旁看着热闹,一点都没有参合的意思。

    几人见过礼后,便将大军安置在城外军营,林沙偕同妖帅,魔帅以及姬昌父子一同进宫拜见纣王。

    之后的事情乏善可陈,不过就是一些让人不喜的政治作秀而已。纣王对姬昌父子的到来表示了欢迎之意,姬昌也表达了西歧永世为臣的意思,一时你好我好大家好,气氛融洽说不出的和谐。

    参加了王宫举办的隆重接待宴席后,林沙直接抽身而退,没心情跟这帮家伙打哈哈啥的,实在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啊。

    回到大帅府后,他第一时间便紧闭府门,向外透露消息表示他舟车劳顿需要好好休整,不管任何人想要拜访等以后再说。

    事实上呢,他这是闭关调整识海中的光影沙盘环境,使之与天子传奇世界的地理环境达到和谐统一,与天地达到更高的契合度。

    他做这事早已是轻车熟路,不过短短三天时间,识海光影沙盘中,代表西歧的那一块已经彻底修整过来。

    而就在他修整了识海中的光影沙盘,西歧的地形地貌最后完善的那一刻,林沙感觉精神雀跃一下子进入了某种莫名状态。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朦朦胧胧不知天不知地,不知时间的流逝和天象的变化,等他清醒过来时,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小半天。

    更让他惊奇的是,体内的窍穴又重整了十八道,竟与当初剿平白狄魔族,探明南楚地形地貌,得到大商气运反馈,以及更加亲和的天地灵气加成时,所获取的好处一样!

    真是古怪的情况!

    心中满是疑惑,可是仔细查探了一遍又一遍,身体并无任何问题,反而随着窍****真元的不断充盈,身体素质正以见得着的速度提升。

    既然是好事,他也就懒得多想。

    可他哪里知晓,就这短短小半天时间,因为突然的顿悟,引来天象变化以及天地灵气的狂暴汹涌,还有那一股淡淡飘渺却又霸绝无双的气势,惊动了隐居朝歌的好几位绝世强者的关注。

    驻留城外灵山天坛的大祭司,以及王城鹿台的原始天魔,还有暂时留驻朝歌处理事务的西伯侯姬昌。

    “这是哪位强者引发的天象变动,真是让人心惊不已??!”

    三人中,看得最清楚的反而是实力最次的西伯侯姬昌,谁叫他的卜卦之术天下无双,心血来潮之下便来了一卦,发现让他惊异不已的情况。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卦象显示的丰卦,姬昌脸上满是惊异和不信,神色一片茫然喃喃自语:“明明之前卦象显示,大商的气运将一泻千里,可是现在卦象有变,大商的颓败之势虽然依旧,可是气运衰落速度却大为减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大商有什么大喜事发生?”

    姬昌脸上满是苦涩,看着卦象的脸色逐渐扭曲狰狞。

    “不行,一定要找出源由,不然怎肯轻易甘心?”

    因为一则卦象的缘故,他连初到朝歌,还很不适应的儿子都抛到一边,努力寻找突然引发天象变化,以及卦象巨变的源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