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侯来得好快??!”

    林沙轻轻一笑,语气说不出的悠闲,也不知道是正常的招呼还是讥讽。

    “林大帅才是好兴致!”

    姬昌如鸟急掠,身形似风卡在林沙与一忧子之间,扫了眼满身水淋淋嘴角溢血,气息紊乱狼狈不堪的师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怒火。

    “什么好兴致,本帅特意过来看一看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

    林沙淡淡一笑,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他可没闲心跟姬昌打马虎眼。

    “大帅,这里可是西歧,大帅要拜访广成仙派,何不提前打个招呼?”

    姬昌的脸色十分难看,深深望了林沙一眼责问道。

    “本帅想去哪里,用不着跟西伯侯你事先打招呼吧?”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姬昌一眼,淡然开口语气森冷道。

    愕!

    姬昌满脸尴尬,心头恼火却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本帅知晓,西伯侯也是广成仙派中人!”

    林沙却不给他思量说辞的机会,声音轻飘飘听在姬昌耳中却如惊雷炸响:一时震惊满脸呆滞说不出话。

    “放屁,西伯侯怎么可能是我广成仙派中人?”

    不等姬昌开口解释,在一旁默默运功恢复伤势的一忧子猛然跳了出来,额头青筋根根蹦起怒声道:“小小的广成仙派,怎么可能留得下他这尊大佛?”

    姬昌脸色狂变,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到了最后却是无言以对。

    “哟喝,听一忧子你的语气,好似对西伯侯饱含怨气??!”

    林沙怪叫出声,一双目光来回在姬昌和一忧子身上转了几圈,嘴角一撇冷笑道:“你们来内功同出一源,要说没啥关系傻子都不会相信!”

    “哼,你信是不信关我屁事?”

    一忧子一脸冷傲,愤愤道:“自从西伯侯武功小成‘自动’出师后,已不算是我广成仙派中人!”

    说着,他转头冲着姬昌厉喝出声:“西伯侯,这里不欢迎你,还不给我快点滚蛋!”

    “师兄……”姬昌再也绷不住了,双眼通红凄然喊道。

    “别叫我师兄,我没你这样贪慕荣华富贵的师弟!”

    一忧子断然怒喝,毫不客气打断了姬昌的话头。

    “哈哈说得好,西伯侯在西歧可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又怎么看得上条件清苦简陋的广成派呢?”

    林沙轻笑着摇头,撇了撇嘴当着姬昌的面下猛料道。

    “你就是半月之前,突然抵达西歧的朝歌使者,林沙大帅?”

    一忧子冷目如电,森森扫了林沙一眼,嗤笑道:“别以为你是朝廷使者,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还是少说两句为妙!”

    “哈哈,一忧子有个性!”

    林沙一点都不气恼,哈哈一笑摇头道:“可惜啊可惜,就是实力差了点,说话不管用??!”

    “你说什么,再说一便?”

    一忧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浑身寒毛倒竖,一股霸天绝地的滔天气势透体而出,以其为中心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草折树断声势惊人之极。

    “怎么,被说中痛脚,又或者感觉在西伯侯面前丢了面子,恼羞成怒了?”

    大风刮面脸颊生疼,衣裳猎猎作响,林沙却是全然无视,好似惊涛骇浪中的一座坚固礁石,轻笑着扫了气势惊人的一忧子一眼。

    “你找死!”

    林沙那一眼,极尽挑衅之能事,又正好说中了一忧子的心事,这位矮胖老道顿时勃然大怒,身如电闪瞬间飞掠而起,双掌一挥劲气凛然而出。

    先天乾坤功第五式之雷动九天!

    掌劲犹如九天雷鸣轰然炸响,带着一往无前神佛辟易之势,连同周围空间气流都跟着一同压下。

    这一瞬间,好似天空塌陷,风起云涌雷光突现。

    “呵呵,一忧子你不拿出真本事来,跟我动手只有丢脸的份??!”

    轻笑着摇头,没有理会旁边脸色狂变,被激荡气流惊退又或者主动后撤,想借一忧子之手,给自己一个教训的姬昌,林沙稳稳立定脚下好似生根,身子一震右手成掌猛然凌空挥出。

    降龙十八掌之亢龙有悔!

    嗷的一声惊天龙吟响彻隐宝山,林沙掌心劲气汹涌,一头金色狰狞神龙呼啸而飞,仰首长啸震动苍穹,摇头摆尾冲头顶挥掌悍然压下的矮胖老道一忧子张牙舞爪而去。

    轰??!

    一声惊人气爆突兀出现在隐宝山的激流瀑布之前,地上沙石翻滚瞬间下陷三尺,旁边的平静水潭像是受到巨大压力,水面猛的向下凹陷近丈,同时猛烈的劲风呼啸纵横,强大的劲气吹得几人身形不稳连连后退。

    哗啦啦……

    水流激荡之音突兀响起,水潭自动恢复了被压下的凹陷,重重水浪拍打在松软的岸边,水花飞溅水雾蒙蒙。

    强劲的劲风扑面,林沙没有硬撑顺势连连后退,每一脚下去地面都会出现一个尺深圆坑,一连退了七步退出了足足三丈之遥才止步。

    姬昌实力眼下还一般得很,比之纣王差了一线不止,受到强烈劲风影响,身形如风疾退,瞬间退出了十来丈这才惊魂未定稳住身形。身前那一道几乎化作实质的太极八卦图缓缓旋转,不断抵消狂风带来的强猛推力和一些沙石溅射。

    一忧子最惨,首当其冲身上不知什么材质所制的八卦道袍瞬间破碎,矮胖的身体上遍布伤痕道道血迹触目惊心,身子更如炮弹冲天而起瞬间飞在了瀑布之上,嘴里更是不要钱般向外喷血。

    “住手,不要再打了!”

    姬昌看得目瞪口呆,同时心中对林沙的实力更加忌惮几分。

    一忧子虽然脾气古怪,但实力可不是开玩笑的,绝对比他要强上许多??稍诹稚呈种杏倘缧《娑郧孔炒笕税?,虽有顽抗之力却无反抗之功,这场面实在太让他心惊。

    “姬昌你给我滚,我不需要你来可怜!”

    一忧子身如笨鸟晃悠悠从天而降,双脚落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一张胖脸憋得通红怒声咆哮,很有种气急败坏的赶脚。

    “师兄不要再倔了,你不是林大帅的对手!”

    姬昌苦笑,冲着一忧子连使眼色。

    “胡说,老子还没出全力呢,鹿死谁说尤未可知!”

    一忧子气得暴跳如雷,双目圆瞪一脸不服,周身气势隐隐浮现,不顾身上斑斑血迹竟然还想强提气势。

    “师兄,你没出全力,难道林大帅出了全力么?”

    姬昌脸上都能苦出水来,一句话好似兜头一盆凉水,直接将气焰嚣张一百个不服一千个不岔的一忧子说得哑口无言。

    “小子,难道你真的还未尽全力?”

    满脸惊疑不定,一忧子一双眯缝小眼上下打量林沙几回,语气中满是犹疑惊问出声。

    “你说呢?”

    剑眉一扬,林沙不置可否,笑吟吟扫了满脸紧张的姬昌一眼,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声音轻飘飘传了过来:“广成仙派掌握果然有些门道,你们师兄弟慢慢聊,本帅先走一步就不打扰了!”

    说话的功夫,他已走到下山的岔道口,招了招手那几位早早避得老远的亲卫屁颠屁颠围了过来,几人脚步轻快直接下了隐宝山。

    “姬昌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我也不想见到你!”

    下了隐宝山,林沙隐隐听见山上的激烈争执,轻笑着摇了摇头,对那矮胖老道一忧子只有一个评价:武痴!

    这厮的实力之强,已经超过天魔功练到蚀经之境的纣王不少,绝对称得上天下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只是有些天真了,没有的强大势力源源不断的财力物力支持,想成为绝顶高手哪那么容易?

    哒哒哒……

    返程途中,身后一阵急促马蹄声追来,姬昌那标志性的温和声音远远传来;大帅请留步!

    身子猛一哆嗦,面对封神榜中这句有名的死亡咒语,林沙心中还是很隔应的,这兆头实在不怎么好哇。

    不过片刻,姬昌拍马狂奔而至,一票护卫和礼相都被远远甩在身后,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林沙身边的亲卫几眼,意思不言而喻。

    “你们都退后三十丈,没我的吩咐不许上前!”

    林沙淡淡一笑,挥了挥手示意身边亲卫懂些眼色。

    “大帅,你是如何知晓隐宝山,还有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的?”

    姬昌很是干脆,待那几名亲卫主动后撤三十丈后,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西伯侯认为,朝廷在西歧就没一点势力?”

    林沙目光玩味,似笑非笑轻描淡写道。

    “大帅是说……”

    姬昌脸色微变,下意识挺直了身子目光炯炯,如同两柄利剑直刺而至。

    “呵呵,我什么都没说,西伯侯要怎么想那是你自己的事!”

    林沙轻轻一笑,推得干干净净根本不上套。

    “哼,希望大帅以后不要惊扰我师兄的清净!”

    姬昌冷哼出声,也不多话直接说道。

    “这个,我才没兴趣跟一个糟老道士纠缠!”

    林沙嗤笑出声,一点都没给姬昌留什么面子,眼神阴森冰冷道:“西伯侯我希望你清楚,这里虽然是西歧不假,可你也是大商的臣子,有些事情最好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

    姬昌脸色微变默然不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