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宝山位于西歧城外十里,群山挺拔风景秀丽,白鹤飞舞群猿嬉戏,算是一处难得的养生福地。

    林沙带着数名亲卫,漫步于隐宝山上的花草丛中,鼻间缭绕大自然特有的芬芳,头脑说不出的清晰耳聪目明。

    “好浓郁的灵气??!”

    轻笑着摇头感叹,难怪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不愿离去,这里真是一块十分适合修炼的宝地。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漫步在山间独特的一条瀑布之前,瀑布犹如一条银白匹练,横贯于遍野绿色之中,格外的壮观显眼。

    静静凝立,感受到瀑布之中那一股强悍之极的气息,林沙嘴角带着浅浅笑容,突然出手一掌平平推出。

    呼!

    体内真气如长江大河浪涛滚滚,汹涌澎湃从掌心位置激荡而出,一股狂风卷带着激荡气流冲着银白匹练般的瀑布呼啸而去。

    轰??!

    瀑布水流受激,突然从中间向内凹陷一笑块,尽管稍纵即逝,却也足够惊人眼球,跟在林沙身边的数名亲卫,早已睁大眼睛惊得说不出话。

    “哪里来的混蛋,竟敢扰我清修?”

    突然,从瀑布之中传来一道愤怒之极的咆哮,声浪滚滚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体内气血翻涌。

    “什么人,鬼鬼祟祟还不快滚出来!”

    几名亲卫心头打鼓,以他们的眼力自然看出瀑布之后的那位,是一位他们绝对招惹不起的江湖高手??墒侵霸鹚谒遣坏貌挥沧懦鐾?,纷纷踏前将林沙护在身后,呛呛呛的拔出兵器一脸警惕。

    轰??!

    银白的瀑布匹练突然从中间炸开,漫天水花飞溅,好似暴雨狂风般铺天盖地朝林沙几人所处飞溅。

    一道人影从漫天水花中电射而出,踏空而行身如柳絮飘渺,显露了一手绝世轻功,身着八卦道袍带着滔天威势从天而降。

    “小道尔!”

    林沙轻轻一笑,身形一转瞬间出现在几名被震住,身子僵硬不动的亲卫身前,手掌轻轻向前一挥。

    轰隆隆……

    排山倒海的掌劲呼啸而出,劲风呼啸卷起一道惊天狂风,气势磅礴铺天盖地,如潮水般瞬间将飞来水花和来人淹没。

    “啊,好强劲的掌力!”

    来人身在半空无处借力,被呼啸掌劲连同身边漫天水花一同震飞,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人扑通一声砸落水中。

    哗啦!

    幽深不见底的水潭激起一道冲天水柱,刚才被林沙一掌震飞的身影冲天而起,身如柳絮又似疾风瞬息而至。

    “好胆!”

    数名贴身亲卫反应过来,齐齐踏步向前,手中长刀如电从不同角度同时砍劈而下,带着一股惨烈的决死之气,不愧军中精锐之名。

    “哼,跳梁小丑也敢出来献丑?”

    来人冷哼出身,体外护身真气微微一震,数把电闪砍劈而至的长刀纷纷震碎,几名贴身亲卫也都喷血倒飞。

    刷的一下,一位矮胖老者站立林沙跟前,满脸怒色眼神冰冷,语气重重不满道:“小子你是何方神圣,竟敢跑来我的地盘撒野?”

    “一忧子?”

    林沙轻轻一笑,不答反问,高大的身子突然前窜,手掌猛然前拍。

    “正是老夫,小子你到底是谁,啊……”

    一忧子愣了下神,下意识伸掌接下林沙挥来的一掌,结果他严重估计错了这一掌的威力,手上的护体真气瞬间崩溃,整个矮胖的身子被一股强劲掌力,如皮球般轰得倒飞了出去。

    “小子你这是找死??!”

    一忧子不愧天子世界绝顶高手之名,矮胖的身躯在半空连连倒翻,等他双脚落在幽深的水面上时,身子好似轻若无物静静踏水而立,双眼怒视目中喷火,脚下劲气狂喷身子如炮弹般冲天而起。

    先天乾坤功第一绝,乾坤无定顺手拍出。

    林沙只觉一股柔和掌劲扑面而至,将他周身空间变得好似泥沼一般,行动困难费力直极。

    罡气?

    林沙眼神闪烁,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竟然见到了罡气,虽然只是由内功转化而来的罡气,却也十分了不起了。

    “手段还是太次了,不够,远远不够??!”

    轻轻一笑,体内七处窍穴齐齐震动,呈北斗七星状,涌出起股凝练之极的真元,混合一处游荡在经脉之中,默运铁布衫神功心法,体表微微一阵气浪翻滚,一道闪烁灰黑光芒的铁衣突然出现。

    铁衣之外罡气流转,犹如秋风扫落叶般,轻轻松松将身外如泥沼般的气流破坏怠尽。

    “罡气,怎么可能?”

    如大鸟般飞腾而下的一忧子惊呼出声,眼中精光闪烁身上气势勃发,一双柔掌掌势一变,先天乾坤功第一式中的乾坤无量突兀轰出。

    掌劲过处狂风呼啸,整个天地似乎突然一暗,一股雄浑霸道的掌势直取林沙脑门天顶,恨不得一掌将他的脑袋拍个稀巴烂。

    掌还未至,凌厉尖锐的护身罡气已经刺得林沙皮肤隐隐作痛。

    嗷!

    林沙双腿不丁不八,稳稳立于原地不动如山,突然凌厉掌势升天而起,一道惊人龙吟震耳欲聋,高大身形如神龙飞天,嚣张霸道不可一世。

    降龙十八掌之飞龙在天!

    两只手掌凌空对撞,砰的一声发出惊人气爆,好似雷霆轰鸣震耳欲聋,一时劲气四溢狂风呼啸,林沙双脚稳稳落地一脸风轻云淡,脚下泥地突然砰的一声龟裂一片,烟尘飞扬瞬间将他整个人全身弥漫。

    一忧子更是惨叫出声,矮胖的身子好似皮球被狠狠抽飞,犹如断线风筝远远倒飞而去,身在半空面如金纸,胸膛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般憋闷难受,哇的一声喷出一口殷红似黑的鲜血,浑身气息一下子降下许多。

    扑通一声巨响,他这次根本没有余力控制身体平衡,一头砸落在幽深平静的水潭之中,溅起一道冲天水柱。

    “先天乾坤功,确实有独到之处,可惜一忧子你还没练到家!”

    周身气流一阵激荡呼啸,一道小型龙卷绕体而过,弥漫的烟尘瞬间被清空干净,林沙踏步前行立于水潭之侧,悠然开口声音平淡之极。

    幽深潭水也阻拦不了他的声音,清晰传入晕头转向连喝了几口潭水的一忧子耳中,顿时将这位当代广成仙派掌门彻底激怒,顾不得心惊林沙对功力的细微操控之能,体内劲气运转瞬间将周围潭水清空。

    “小子你欺人太甚,再接我一招‘震惊百里’!”

    幽深水潭突然激起一道冲天水柱,一忧子的矮胖身躯顺着水柱飞天而起,满脸震怒眼神冰冷心中动了杀念,周身罡气翻滚嗤嗤作响,翻掌间一股铺天盖地般的恐怖掌力从天而降。

    “这是群战手段吧,用在这里可不太合适??!”

    劲风刮面,身上衣裳猎猎作响,林沙面不改色轻轻一笑,一指点出。一道金色指剑****而出,无视层层劲风掌力,直击一忧子好似翻天大掌一般的掌心。

    嗤!

    金色指剑与护体罡气激烈相撞,发出声声嗤嗤般的难听尖啸,一忧子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觉掌心一阵剧痛惨叫出声,急忙收掌矮胖的身躯在空中翻滚,头上脚下急坠而落。

    先天乾坤功之天火燎原!

    不愧是天子传奇世界中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变招之速让人赞叹,之前的震惊百里被林沙轻松破去,一忧子在半空翻了个身又出新招,只见他脚下隐现八卦图案,带着一股凝练到了极致的劲气重重轰击而下。

    “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震惊百里!”

    眼中闪过一抹赞赏,面对一忧子从天而落的凌厉腿劲,林沙嘴角含笑身形如风不退反进冲天而起,一双劲腿化作道道鞭影漫天呼啸。

    轰隆隆……

    两双强劲由力的大腿,在半空瞬间对了数十脚,脚脚劲爆腿腿刚猛,轰隆隆的气爆轰鸣之音不觉,周遭气流翻滚好似沸腾一般,狂风乱窜一片混乱。

    一忧子矮胖的身躯连连震颤,被脚上传回的强猛劲道震得浑身气血翻涌,体内劲气乱窜竟有不受控制之势。

    脚下一*剧痛传来,就是以他的忍受力,都忍不住连连闷哼,嘴角溢血脸色苍白一片。矮胖的身子受到连续巨力震击,体内劲气震荡没能压住,身子再一次如皮球被高高震飞。

    这一次,他身受不轻内伤,脸色苍白连喷了数口逆血,才感觉好受了些。

    而林沙,虽然同样承受了巨大的震荡之力,不过以他强悍的身体速度,以及内家拳对身体的控制,不过全身筋骨皮膜一阵轻轻蠕动,体内脏腑微微震颤一会便恢复了过来,身如轻风稳稳落地。

    目光,再次望向被砸出一片水花的幽深水潭,轻笑道:“一忧子道长,跟这处水潭真是有缘??!”

    有缘你个脑袋!

    一忧子勃然大怒,可心中却也对林沙忌惮到了极点。

    实力实在太强了有木有,也不知道从哪跑来这么一位年轻得过分的超级高手。

    他不敢再跟林沙硬碰硬了,双掌在水潭轻一拨动,矮胖身躯好似游鱼从水潭另一边飞身而出。

    “住手住手,快快住手!”

    可就在这时,从山下飞奔掠来一道矫健身影,离得老远便扬声大喊,声浪滚滚显示了一手极其精湛的内功修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