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侄,事情不好办??!”

    姬昌放下毛笔,一脸苦笑说道:“这位朝歌镇守林沙,可是纣王治下唯一的一位军中大帅,就是我的面子也不好使??!”

    “这么厉害?”

    申公豹吃了一惊,他才刚刚从昆仑过来,多商朝事务半知不解。

    “实不相瞒,那位林大帅此时就在西歧城外,师侄如果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亲自会一会他!”

    姬昌也算是推心置腹了,主要这活计实在不好做啊。

    “那就有劳侯爷了!”

    申公豹还真来了兴趣,想要见识见识这位军中大帅的风采。

    而另一边,林沙和魔帅将西歧好好游荡了一圈,品头论足一番感觉没啥好看的,便直接返回临时营地。

    “大帅,接下来你如何安排?”

    魔帅壮着胆子询问,他对逛街游山玩水一点兴趣都无,还不如好好闭关修炼武艺来得痛快。

    果然,林沙微微一笑说道:“我打算西歧四下转转,看一看西歧的风景,还有西歧境内的山山水水!”

    “这个,末将无心游玩,大帅您看?”

    魔帅直接说道:“末将自觉实力不足,正需要潜心好好修炼一番,这段时间就不能陪着大帅了!”

    “无妨,你好好修炼就是,正好坐镇临时军营!”

    林沙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没有魔帅这厮在身边,他做其它事情反而更加轻松自在,大家都得了好处自是更好。

    第二日,林沙刚刚梳洗吃过早饭,正准备出门,姬昌带着申公豹主动上门。

    “昆仑申公豹,见过大帅!”

    申公豹可没有姬昌的陈府,见到林沙后好奇和惊讶全都摆在脸上。

    林沙的年轻,自然是申公豹最为好奇的地方,如此年轻就身居高位,让这位昆仑弟子羡慕不已,心中动了下山搏取富贵的念头。

    而林沙浑身气息浑然一体,没有丝毫外泄的表现,他和姬昌一样都被深深的震撼到了。有魔帅这位气势惊人的超级高手做对比,申公豹可不会把林沙当作寻常人物,绝对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昆仑派,申公豹?”

    林沙眼神玩味,上下打量着这位封神演义中的牛比角色,一句‘道友请留步’坑死了多少截教高人,没想到天子传奇世界这位也存在。

    想想也就释然了,姜尚都出现了,再来一个申公豹一点都不奇怪。这厮不是简单角色,实力比姜尚要强不少,跟白狄魔族的蝎将差不多,那一脸的精明也不是弄假的。

    “你们找本帅,有何事?”

    林沙跟申公豹不熟,就是姬昌也是第二次相见,说不上什么交情,这两位就这么贸贸然上门,他直奔主题没有拐弯抹角。

    “这个,林大帅,昆仑派弟子姜尚跟你有些小误会……”

    就是申公豹口才再好,刚刚见面也不好说得太深,只好让姬昌主动跳出来开口解释一番。

    “打住,如果你们此行为的是姜尚的事情,那就无需多说!”

    林沙轻轻一笑,毫不客气打断了姬昌的话头,冷笑道:“我跟姜尚之间没有任何误会,这厮是自己作死主动犯在我手里的!”

    说着,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意思不言而喻。

    姬昌和申公豹很有些讪讪然,感觉尴尬之极坐了没一会就主动告辞离开,林沙也没挽留的意思,大家本就不是同路人嘛。

    “侯爷,这位林大帅,难道就不怕得罪昆仑么?”

    申公豹和姬昌灰溜溜出了商军临时营地,申公豹越想越不对劲,满脸好奇小声问道。

    “商军灭掉白狄魔族之战,林大帅是商军首功之臣!”

    姬昌把申公豹当作‘自己人’,也没有隐瞒直言道:“外头传言魔君是大王所擒,其实真正擒拿魔君的,正是这位林大帅!”

    申公豹倒吸一口凉气,就是他再孤陋寡闻,也听闻过魔门超级高手魔君的名头,就是昆仑掌门对上都不见得能干得赢。

    可林沙却能亲手擒拿魔君,这其中的实力差距,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那姜师伯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惹得林大帅如此恼恨?”

    申公豹也就不在多说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屁话了,昆仑要真惹上林沙这尊大神,估计才是最头疼的吧。

    “哎,也是姜师兄行事太不妥当了……”

    姬昌简单的将姜尚的事情述说一遍,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下犯在林大帅手里,有得苦头吃了!”

    “师伯,实在太不智了!”

    申公豹也是无奈摇头,话锋一转请求道:“还得请侯爷帮忙想个办法,不然等姜师叔他们从牢里出来,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正常的办法不行,就只能直接闯牢救人了!”

    昆仑派跟姬昌关系密切,而姜尚所行之事又与他隐隐有些联系,姜尚如今身陷牢笼于情于理都必须救援,他素来就是个有决断之辈,直接给申公豹提供了一条思路。

    “趁林大帅和魔帅两位外出之际,召集得力人手一击而中的把握,还是不小的!”话只能说到这里,至于昆仑派愿不愿意出手,那就不关姬昌什么事了。

    ……

    目送姬昌和申公豹离开后,林沙找来身边亲卫,要他返回朝歌送个信,让镇守衙门大牢的看守加强警备。

    后世周文王之名好不响亮,而且还几乎全都是正面评价,好象他真的是因果不沾的圣人一般。

    这可能么?

    林沙做过两任皇帝,又当过两回霸主,最是清楚明白某些政治宣传的门道了。以他对姬昌的观察,这厮绝对是位隐藏得极深的野心家,行事绝对不会只有光明磊落的一面,他作为朝歌镇守可不想在姜尚这事上栽跟头。

    处理完这些之后,林沙便带着几名贴身亲卫,直接开始了在西歧的游荡之旅,重点是那些地形复杂的名山大川。

    半月时间匆匆而过,林沙的足迹也踏便了西歧的山山水水。

    尽管只是走马观看的看上一眼,却也让林沙对西歧的地形地貌有了清晰的认识,再结合商军军事地图对照,将其中的错漏之处挑出,等他返回西歧城外的商军临时大营时,已经基本上成竹在胸。

    “本帅出行这段时日,没出什么乱子吧?”

    一边在亲卫的服侍下处理个人卫生,一边找来负责军营日常事务的小校询问,他这个商军大帅要做到心中有数。

    “没什么大事,就是西伯侯隔三差五上门一趟,说是拜见大帅!”

    小校老实回答,最近临时军营确实十分平静。

    “不用理会这厮!”

    林沙轻轻一笑,不过是想打探他的踪迹而已,除了他自己和身边的亲卫,谁都不清楚他这段时间的具体去向。

    “魔帅呢,还在闭关苦修?”

    他感应了一下,旁边魔帅的营帐之中,一股惊人的凝练魔气正有规律的来回运转,显然魔帅还在努力用功。

    “是的,魔帅每日里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闭关苦修!”

    小校脸上露出一丝敬佩,毕竟像魔帅地位这么高的将领,还这么努力修炼实在不多见。

    “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好好看守营盘,不要出了什么意外,否则我唯你是问!”林沙摆了摆手,将小校赶出主帐,端坐在帅案上陷入沉思,实则心神全部沉浸于识海,为接下来识海沙盘的调整做着准备。

    此次西歧之行收获不小,只等回去以后一举调整识海沙盘,让自身精神力与天子世界达到更高的契合度,使实力进一步得到提升。

    这世界可是很危险的,一个个绝顶高手也是恐怖得厉害。

    隐居于朝歌鹿台的原始天魔,天母门的天母圣姬,还有,西歧城外那位广成仙派的掌门一忧子,哪一个都不是好招惹的对象。

    不仅如此,还有许许多多的域外高手,实在让人感觉头皮发麻,有种不努力一不小心就可能被超越的赶脚。

    ……

    西伯侯府,姬昌正处理公务,突然得报游玩多日的林沙回来了。

    他当即放下手头活计,带着礼相直奔城外商军临时军营。

    有些事情,不亲自印证一下,作为地头蛇姬昌实在难以心安。

    可他来得很不凑巧,林沙正好又出去了,询问守营小校林大帅的行踪,这次他意外得到了准确消息:西歧十里外的隐宝山!

    隐宝山?。?!

    姬昌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可脸色依旧有些异常僵硬。匆匆告辞了小校,也没像之前那般热情询问魔帅有无空闲,心中存了大事急匆匆返回侯府。

    “快快准备骏马,我要去城外的隐宝山一趟!”

    强忍心中的焦急不安,他还保持了应有的理智,没有胡乱带人直奔隐宝山而去,不然没有发生预想中的大事,冲撞了林大帅也不是什么好事。

    “侯爷,出了什么事情?”

    让你如此急切?

    礼相一直默默跟随在侧,见姬昌几乎失了方寸,心中跟着转动起来,西伯侯的表现,让人不得不心生怀疑啊。

    “没事!”

    姬昌摆了摆手,心中却是暗道:希望不是自己猜测的那般,不然乐子可就大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