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侯到!”

    商军临时军营大门,十数骑纷纷翻身下马,自有心腹亲卫上前通报。

    好象感应到了什么,姬昌抬头正好对上了两双幽深目光。

    心头一震,竟有种被野兽盯住的感觉。

    “大帅,西伯侯求见!”

    了望塔下面,商军军士大声汇报。

    “我看到了,放他进来吧!”

    林沙淡然开口,跟魔帅一同跃下,回到主帐静侯姬昌的到来。

    “姬昌见过大帅!”

    姬昌带着礼相大步流星进了主帐,见到高居帅位的年轻汉子,急忙拱手客套道。

    “西伯侯不必客气!”

    近距离看着这位千古留名的西伯侯,发觉这厮还是相当有魅力的。

    俊朗的外貌,高大挺拔的身形,温和有礼的态度,还有身上带着一股让人见之亲切的气质。

    再加上西伯侯的身份加成,怎么看都是商纣时代典型高帅富的代表。

    而且,从这厮身上,林沙感应到了一股道家内功特有的自然意蕴。

    他在打量西伯侯,姬昌同时也在暗暗打量着林沙。

    身形高大魁梧,一脸正气让人不由自主心生好感。身上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双眼幽深黑亮让人不敢过多直视。

    同时心中大惊,他竟然察觉不出林沙身怀武艺的痕迹。

    就是面对他师兄,同时也是当代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也从没这种感觉。

    高手,绝对的高手!

    尽管心中不愿意相信,可姬昌心中明白,眼前年轻大帅的实力,很可能超越了他师兄一忧子。

    真是英雄出少年??!

    不仅林沙的情况让他大吃一惊,就是旁边魔帅的状况,也让姬昌心头凛然不敢生出丝毫大意。

    魔帅还是老样子,可能受到林沙的约束和影响,身上的魔不像刚开始时那般浓郁,但那一身绝顶高手独有的滔天气势,还是明晃晃十分亮眼,起码实力与之不相上下的姬昌一眼就看了出来。

    待姬昌落坐后,林沙一点都没客气直奔主题,朗声道:“废话也不需多说,本帅的来意相比西伯侯也清楚,不知道世子什么时候动身?”

    姬昌闻言只滞,反应过来苦笑道:“大帅倒是干脆!”

    “没什么,只是大王交代下来,本帅有心想要做好罢了!”

    林沙淡淡一笑,挥了挥手一脸云淡风轻。

    “这个……”

    姬昌脸上闪过一丝不舍,很是有些犹豫。

    “怎么,西伯侯想破坏规矩不成?”

    林沙眼睛微微一眯,轻笑着扫了姬昌一眼,虽然没什么表示,可那眼神中的冰冷,却让姬昌忍不住心头发寒。

    哼!

    站在一旁的魔帅冷哼出声,身上魔气滔滔,一股子魔临天下的滔天霸气透体而出,空旷的主帐突然刮起一道旋风,将周围的茶几以及蒲团吹得四下横飞。

    “这位将军,你什么意思?”

    礼相脸色一变,急忙抬脚站在姬昌身侧,宽大衣袍猎猎作响鼓荡不休,护体真气爆发将刮来旋风全部阻拦在外。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西伯侯一声,千万不要自误!”

    魔帅裂嘴冷笑,身上暴虐之气升腾,几人如坠九幽地狱,浑身发寒周边凉飚飚的极不舒服。

    “大帅误会了!”

    姬昌苦笑,急忙起身拱手解释道:“只是内人很是不舍小儿,一时心中犹豫不知如何劝告罢了!”

    “西伯侯没有坏规矩的想法,那就最好!”

    林沙话音一落,刚刚还咄咄鄙人气焰嚣张的魔帅,顿时偃旗息鼓一副雕塑摸样,引得姬昌和礼相心头发寒震惊不已。

    如此实力的强者,在林沙这位年轻大帅跟前,却是老实得过分,林沙的实力又强到了何种地步?

    “大帅可否在西歧暂留一段时间,也好让我和内人和小儿都处一会?”

    姬昌态度十分恭敬,不敢有丝毫傲慢失礼之处,心中对林沙的警惕级别,一瞬间达到了最高。

    魔帅面无表情不发一言,他此来就是充当打手角色的,自然有林沙做决定,他可没胆子擅越。

    姬昌这边的礼相则是不解了,不知道西伯侯留下这么一位强者待在西歧,有什么用意?

    “这个倒是无妨!”

    林沙轻轻一笑,主帐紧张压抑的气氛顿时一松,好象春暖花开,让人感觉说不出的舒服,只听他淡然开口:“正好趁此机会,好好见识见识西歧的繁华,以及著名景点!”

    “多谢大帅!”

    姬昌满脸堆笑拱手道谢,又和林沙说了一些没营养的客套话后,便主动起身告辞离开。

    回去的路上,姬昌叮嘱一脸疑惑的礼相:“接待朝歌使者的事情由你全权负责,一定要招待好他们!”

    “侯爷你这是?”

    礼相猜到了什么,却还是一脸疑惑问道。

    “一来本侯确实不舍小儿离开,二来就是想见识见识朝歌高手的风采!”

    姬昌微微一笑,话说得含糊只要求礼相好好招待,一定要让两位朝歌使者有宾至如归之感。

    礼相忙忙答应,两人进城之后便分道扬镳各忙各的。

    西伯侯府,侯夫人早就在后院等的焦急,眼见姬昌回来,一边给姬昌亲手倒手,一边焦急问道:“侯爷怎么样了,朝歌使者怎么说,他们现在,现在就要带走考儿么?”

    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变得哽咽,眼圈泛红一副伤心不已的摸样。

    “夫人放心,朝歌使者还会在西歧待上一月时间,不会那么快就带考儿离开!”姬昌心疼不已,急忙好言相劝,说了许多甜言蜜语才将夫人重新哄高兴了,顿时放下心来又说了会儿子的趣事。

    “夫君,看你面带忧色,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么?”

    稍稍放下心事,虽然儿子早晚还是要走,但晚走一个月也足以让她宽心不少了,此时才发觉丈夫眉宇间的淡淡愁绪。

    “没什么,只是今日突然见到了两位高手,心中有些感慨罢了!”

    姬昌没有隐瞒什么,便将今日去商军临时营地的经过,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重点自然介绍的是林沙和魔帅的实力,最后感叹道:“没想到纣王身边又突然多了两位如此高手,实在让为夫心中感慨不已!”

    “这有什么,中原人杰地灵,多出几个绝顶高手很正常??!”

    侯夫人一脸不以为然,却是没有发觉丈夫闪烁的目光。

    就在夫妻两说悄悄话的当口,突然有侯府管家急匆匆走了过来,拱手行礼禀告道:“侯爷,门外有昆仑派高足求见!”

    “哦,昆仑高足,快快请来,哦不,我亲自出门相迎!”

    姬昌有些摸不着头脑,却是一点都不敢怠慢,急急起身跟夫人打了声招呼,便脚步匆匆向门外走去。

    昆仑派跟他的师门广成仙派大有渊源,又是西歧在江湖上最大的暗中支持力量,由不得姬昌不高度重视。

    “昆仑弟子申公豹,见过侯爷!”

    见到西伯侯热情相迎,二十来岁还一副青涩小青年摸样的申公豹,很有些激动的拱手施礼。

    “师侄客气了,用不着如此!”

    进门之时姬昌已经问清楚了申公豹的辈分,按照广成仙派和昆仑派的渊源,正好比他矮上一辈所以就托大了一回。

    “不知师侄突然到访,有何要事?”

    客气了一番后,姬昌直接步入正题。

    “是这样的,我派在朝歌的几位师伯师叔,不知为何得罪了朝中权贵发生激烈冲突,如今都被扣在镇守府大牢……”

    申公豹说起这事时,虽然脸上很是愤愤不平,但眼底深出却满是幸灾乐祸。

    “哦,竟然如此,待我修书一封,替几位昆仑派的师兄转圜一二!”

    姬昌微微一笑,这在他看来只是小事一桩,他这个西伯侯,四大诸侯之首的名头,在朝歌还是有人愿意买帐的。

    他一边吩咐手下取来笔墨和养皮卷,一边随口问道:“不知道几位师兄,得罪了哪位权贵?”

    “朝歌镇守林沙!”申公豹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竟然是他!”姬昌刚刚拿笔的手一顿,脸上露出无奈苦笑。

    ……

    “姬昌这厮,确实把西歧治理得不错!”

    此时,林沙和魔帅,正带着一票小弟,在繁华喧闹的西歧城中溜达。

    看着城中来来往往的百姓,身上的衣裳以及脸上的气色神态,都让人感觉这里是一处人间乐土。

    所谓的‘丰衣足食平安喜乐’,估计也就是如此这般了。

    “比之朝歌的富贵繁华,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魔帅脸上虽然也挂着好奇,却不是很赞同林沙的说法。

    “能将一块边陲之地,治理到这种程度,西伯侯也算是能人了!”

    林沙轻轻一笑,只淡淡解释了句,但他还有句话没有出口,姬氏数代苦心经营才有如此成果,他们这一家子野心不小哇。

    一个诸侯国,搞得跟人间乐土一般,而且还尽收民心,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真要懂事的话,西伯侯为了取信朝歌,怎么得也要自污一番吧,起码也得学学北伯侯鄂崇虎那厮,搞出一个残暴不仁的名胜来,这样纣王才好放松警惕不是?

    几代西伯侯,都做得太着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