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西歧接世子姬考?”

    林沙一头雾水,看向纣王的目光之中,满满都是疑惑。

    他知道四大诸侯国为了表示臣服之意,又或者不愿引来商朝的过度关注和警惕,会主动将自家世子送来朝歌‘求学’。

    这意思大家都懂,‘求学’是假作为人质才是真的。

    历史上最著名的人质,可是那位号称千古一帝的始皇帝,这样的传统古以有之,是一种互相表示诚意的特殊手段。

    商朝也不例外,但凡诸侯国世子长到七岁,都必须乖乖送到朝歌‘求学’。

    而今年,正好是西伯侯姬昌世子姬考七岁之年,西伯侯早早上表,表示会将世子尽快送到朝歌。

    西伯侯那么上道,纣王还没昏聩到不明世情的地步,自然要做一番姿态。

    西歧世子姬考的安危,则是纣王重点考虑的方面,千万不能在路上出半点差错,不然丢人的就是商朝了。

    放眼整个朝堂,合适接人的将领着实不少,可纣王要表现出十分看重四大诸侯之首的西伯侯,派出如今朝堂唯一的一位大帅亲自接人,这诚意表现得十足了吧?

    纣王只是轻轻一点,林沙当即反应过来,轻笑着接下了这个差事。

    其实林沙是十分愿意在大商境内四下跑跑的,别忘了他识海中的光影沙盘还没彻底调整过来,需要他实地考察地形地貌。

    此次西歧之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从王宫出来,深深望了鹿台方向一眼。

    这座皇城建筑实在奇特,共有十八层高两百来丈,直插云霄结构奇伟。最主要的是其中居住着一位绝世强者,其气息之强悍林沙闻所未闻,每每感应到那一丝丝气息,他都会生出一阵心悸之感。

    林沙自然清楚,金碧辉煌的鹿台之上,隐居的那位正是纣王的师傅,当代天魔门门主原始天魔,一位魔焰滔天的绝世大魔头。

    可惜,原始天魔那老家伙一直隐居鹿台不出,也不知道整日里干些什么,不然林沙很有兴趣跟他交一交手。

    就算暂时还不是原始天魔的对手,可原始天魔想对他造成致命伤害也不容易??銮伊稚骋坏愣疾蝗衔?,原始天魔会比他强。

    单从泄露的气息上来看,林沙的实力确实一点都不弱于原始天魔。

    当然他不会如此天真,会以为堂堂魔道第一高手,会没有隐藏气息的手段?

    就是被俘虏的魔君那厮,明明被废了手脚,同时丹田更是被直接废掉,可这厮依旧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身上的骨头连接处被几根大号铁链牢牢锁住,那些审讯高手这才敢对其施展手段逼问九天冰蝉的下落。

    林沙不得不佩服,魔君这厮确实是根硬骨头,被那些审讯高手,还有纣王和妖妃妲己折腾得死去活来,嘴巴依旧硬得很,不仅没有透露半分消息,反而时常把纣王和妲己气得够戗,差点没控制住将其直接轰杀至渣。

    这个世界很精彩??!

    带着一种别样心情,林沙返回了帅府。

    “来人,快马去将魔帅请来,就说本帅有事吩咐!”

    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魔帅这家伙,估计这厮这段时间也闲得发慌吧,整日里面对一群老实安分的族人俘虏,以起暴虐心性能够老实这么长时间,还真是不太容易啊。

    “大帅,你找末将有事?”

    魔帅此时还不是商军大帅,只是一位刚刚投靠商军,在林沙手下混饭吃的猛人而已,面对实力明显强出自己一头的顶头上司,魔帅表现得十分恭敬。

    “恩,大王让我出一趟远门,你跟我一同前去!”

    林沙轻轻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吩咐道:“无需带太多人手,把身边的亲卫营带上就成,不是什么危险任务!”

    “末将遵命!”

    魔帅暗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纣王看他不爽,想找个机会把他做掉。既然不是那就最好,省得他成日提心吊胆过不安生。

    “不知道咱们此行,具体目的在哪?”

    “西歧!”

    林沙和魔帅都是利落人,半天后便收拾好了行李,跟纣王打了声招呼,讨了接人圣旨后便悄然出城。

    万里之外的西歧城,西伯侯府一片沉肃。

    侯夫人抱着七岁大小,懵懂可爱的唯一儿子姬考默默垂泪。周围服侍的丫鬟小厮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惹侯夫人不快引火烧身。

    “哎,夫人不必如此!”

    姬昌身材挺拔面容俊朗,此时年纪不大作为一个大龄青年,一身气度宽和引人亲近,此时愁眉苦脸凑到侯夫人身边劝慰道:“考儿到了朝歌也吃不了苦,那边又不是没有西歧的人手?”

    “侯爷,我不放心考儿小小年纪就离开我??!”

    侯夫人泪如雨下,一张俏脸梨花带雨,说不出的惹人怜惜,姬昌一时被堵住说不出话来。

    “娘娘,不哭不哭!”

    小小的姬考见到母亲流泪,顿时慌了神挥舞着小胳膊小腿囔囔道。

    “好好好,娘不哭娘不哭……”

    见到儿子如此可爱,却马上就要离自己远赴朝歌,作为西伯侯府的质子,交由性格残暴的纣王监视养大,顿时心如刀绞泪如泉涌。

    “夫人……”

    姬昌苦笑,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整个侯府因着此事,这些日子都沉浸于悲伤气氛中。

    西伯侯手下心腹乐射二将,以及礼数二相,都下意识尽量不去侯府碍夫人的眼,免得被夫人盯住以后给小鞋穿。

    四大诸侯送七岁世子入朝为质,这本就是规矩,西伯侯要是不从的话,立即便会引来朝廷大军围剿,到时西歧生灵涂炭国破家亡,不管是姬昌还是手下文武心腹都不愿意见到如此情景。

    侯夫人不是不知晓其中道理,可姬考不仅是西伯侯长子和世子,同时也是她和棘昌盛眼下唯一的儿子,小小年纪就要送到朝歌为质,想想都觉得心伤难耐,眼泪根本控制不住如泉而涌。

    “侯爷,朝廷来接世子的使者已到!”

    就当姬昌和夫人无言以对,暗暗伤怀之时,负责对外事务的礼相硬着头皮上门,告诉了姬昌这一消息。

    “来得好快!”

    姬昌吃了一惊,不敢怠慢和夫人匆匆说了一声,便带着礼相急急出了侯府,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来的是何人?”

    “商军大帅林沙,以及其麾下大将魔帅!”

    礼相脸色同样变得凝重无比,跟在姬昌身边急匆匆朝城外赶去,同时还不忘压低了声音说道。

    “纣王实在看得起我姬昌,竟然派出如此两员大将上门接人!”

    姬昌苦笑,沉吟片刻突然问道:“礼相见过他们了,觉得这两位如何?”

    “深不可测!”

    礼相脸色凝重,摇头感叹连连:“中原果然人杰地灵藏龙卧虎,这两位的实力太过强悍,请恕微臣眼拙看不出什么!”

    “礼相不用自责!”

    姬昌脸色微微一暗,摇头轻声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对那位林大帅陌生得紧,这位大帅崛起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是啊,从边塞崛起,再到成为商朝的唯一一位大帅,时间不过短短数年,听闻其武艺高强放眼整个商军,能敌得上的没有几人!”

    “还有这位魔帅,之前也做过白狄魔族之主,一身武力自是强悍非常,咱们可要小心应付!”

    姬昌脸色沉肃,心情却十分沉重。

    纣王一下子派出两大高手,前来接他西歧世子,说明纣王对西歧的重视,同时也说明西歧的发展引起了纣王的警惕。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什么好事。

    “西歧民丰安乐,西伯侯果然不愧一代人杰之称!”

    城外商军军营,不过区区数百军士,可肃杀的军气一点都不比数万大军差上多少,魔帅此时正跟林沙站在高高的了望塔上,直视民丰安乐的西歧城,见识到了不同于朝歌的另一种繁华,忍不住心头感慨脱口而出。

    “不过是仗着地理优势,又不瞎折腾罢了!”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然道:“比之朝歌的繁华富贵,西歧城可是差远了!”

    魔帅默然,这话真不好接口,西伯侯姬昌不折腾,那就是纣王喜欢折腾了。虽然这是事实,却也不好由他这个降将开口说三道四。

    “听闻西伯侯擅长占卜,还是广成仙派的高足,等会你要不要见识见识?”

    收回了望西歧城的目光,林沙眼含笑意不怀好意问道。

    “哦,难道西伯侯也是一位高手?”

    魔帅闻言果然来了兴趣,一脸好奇兴致勃勃问道:“贸然向西伯侯提出挑战,不会引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吧?”

    “能有什么不好后果?”

    林沙嗤笑出声,语气冷淡不屑道:“你我贵为朝廷特使,西伯侯除非想要造反,不然这样的小小提议尽管不合他心意,也不会贸然跟咱们起冲突闹不愉快的!”

    目光炯炯冷然道:“不要忘了,咱们可是要接他刚满七岁的世子前往朝歌!”

    魔帅了然,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

    就在这时,从西歧城突然奔出十数骑,为首那厮气息强悍不输纣王多少,直奔商军临时营地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