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那位林大帅竟然如此警惕!”

    朝歌城外通往西方的官道上,姜尚骑着一匹健马奔行如飞,一边疾驰赶路一边在迅速转动着脑子。

    此次他作为酒池肉林的监工,确实有暗中出手败坏殷商名望的用意。

    只是刚刚起头便被林沙这样的军方大佬盯上,还强势碾压纣王身边的红人尤浑,甚至毫不客气直接动手抽脸。

    如此肆无忌惮的行径,让姜尚明白了林沙的强势。

    同时,他也明白了之前的计划,已经没有成功的可能性了。

    为了安全起见,他果断抽身撤离。只是希望时间短暂,那位林大帅来不及对他采取监控措施,让他能有足够的时间跑路开溜。

    同时,他还暗暗启动了师门隐秘的联络机制,希望不会用到这一手吧。

    不知为何,姜尚心中有一股隐隐的不安,这种感觉实在说不上美妙。

    轰隆隆……

    就在这时,身后滚滚马蹄声轰隆,一队精锐轻骑如箭疾驰而来。

    “姜尚,乖乖住马,否则后果自负!”

    远远的,一道冷然声音突然传入姜尚耳中,好似惊雷在耳中炸响。

    “怎么可能?”

    姜尚骇然色变,回头一看只见一条土龙如风席卷而至,那位冲在最前的高大骑士,不是他刚刚念叨的林大帅还能是谁?

    “林大帅你也太过小题大做了吧?”

    姜尚苦笑出声,声音不大清晰传入林沙和一干亲卫耳中:“为了区区一姜尚,林大帅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么?”

    “你说呢?”

    相距数百丈之遥,林沙冷冷一笑好似在姜尚耳边说话:“我很好奇,你姜尚堂堂昆仑派高足,怎么就愿意屈居小小一监工之职,而且还做出强拉壮丁这般天怒人怨之事,给镇守府泼了好污一盆脏水??!”

    咻,身如苍鹰飞天而起,如流星坠地似箭矢跨越虚空,数百丈距离不过等闲,林沙身如闪电飞扑而至,瞬间飞临姜尚头顶之上。

    “林大帅莫要欺人太甚!”

    姜尚脸色大变,回身手上数枚鸡蛋大小圆球对空****,直击林沙周身要害。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大掌往下一按,一股柔和之极的劲道脱掌而出,好似轻风相抚牵引射来圆球,凌空转了个弯突然对准下头的姜尚,原封不动而从而降。

    “不好!”

    姜尚脸色狂变,双手猛一按马鞍身子腾空飞跃,快如利矢避开从天而降的数枚圆球。

    轰隆隆……

    鸡蛋大小圆球撞击在奔驰的骏马身上,顿时发生连环爆炸,炸得奔驰骏马皮开肉绽悲撕惨叫,前蹄一软扑通翻倒在地,浑身鲜血淋漓血肉模糊好不凄惨。

    蓬的一声数股冰冷青烟升腾而起,周遭温度瞬间骤降,被冰冷青烟包裹的受伤骏马悲撕迅速弱了下去,原本如泉水般向外汹涌流出的殷红鲜血,竟然结了一层薄薄冰晶冻毙当场。

    “马比的,好歹毒的手段!”

    林沙见此,浑身起了一层鸡飞疙瘩,姜尚如此手段让他开了眼界,同时也好好提醒了他一回,不要小觑任何人物。

    “姜尚你给我老实待着吧!”

    他身如闪电利似迅鹰,右手化爪凌厉挥击,轻轻松松抓住姜尚肩头,掌心暗劲喷吐姜尚闷哼出声,身子一僵而后迅速变成一摊软泥翻倒在地。

    “林大帅你不要太过分,我姜尚自问没做什么得罪了你的事情,你又何必做得这么绝?”

    姜尚惊得魂飞魄散,一双老眼中闪烁惊惧神色,冲着双脚稳稳落地的林沙有气无力说道:“你我无冤无仇……”

    “废话真多!”

    林沙目光平静无波,淡淡扫了满脸惊惶的姜尚一眼,施施然闲闲开口:“你还是到了镇守府的牢房后,再说这些屁话吧,单单弃职而逃这条,就足够你在牢房你好好反省几年的!”

    “谁敢妄动我昆仑中人?”

    一道冷冷的声音,突兀从远处清晰传来,同时数道破空之音,带着呼啸劲风迅速飞驰而至。

    “哦,你们是昆仑派的人手?”

    林沙放眼四顾,三道气息强悍的身影电射而至,两男一女都是实力强悍不输于白狄魔族魔将的好手。

    “既然知晓,还不速速放人?”

    为首的是一位道装打扮中年,手持长剑电射疾刺。

    “嘿嘿,昆仑派又算得了什么?”

    林沙嘿嘿一笑,轻描淡写伸出两根指头,不偏不倚正好夹中刺来长剑剑尖,手指指尖微一蠕动,剑身嗡嗡作响一股隐晦劲道瞬间涌入中年道者持剑手臂。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

    那厮只觉手心一麻,下意识放开长剑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翻倒在地。

    “你找死!”“师歌我替你找会场子!”

    另两位昆仑派好手见状勃然大怒,纷纷扬剑疾刺而至,一点都没考虑中年道者怎么被林沙轻松打翻在地的。

    “又来了两个跳梁小丑!”

    林沙嗤笑,右手挥舞如风,一拨一引两把蓄满劲道的长剑,根本不受两位昆仑高手的控制,于半空重重相壮,匡当声中两位昆仑高手身子一震如遭雷击,脸色潮红胸口憋闷一时难以开口说话。

    “都给我倒下吧,你们几位昆仑师兄弟正好在牢里做个伴!”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两缕轻风疾射而至,轻轻在他们身上的要穴上吹拂而过,两把精钢长剑掉落在地,两位昆仑弟子也跟着无力软倒。

    “你你你,这是想要干什么,难不成想和我昆仑结下死仇不成?”

    随后,跟在后头拍马狂奔而至的亲卫,不用林沙吩咐,自动自觉封了姜尚还有另外三位昆仑派弟子的全身穴道,取出马鞍上的坚韧绳索将他们绑得严严实实,这下那三位后来赶至的昆仑弟子终于慌了神。

    “跟昆仑结下死仇?”

    林沙轻笑围着三位昆仑弟子来回绕了几圈,正当三位昆仑弟子以为他们的威胁起了效果,林沙却是出手如电,一人赏了他们一耳光,冲着三位满脸不可思议的昆仑弟子笑道:“就凭你们三位,就想引来昆仑派的全面报复,昆仑派是不是太过没落了?”

    “你……”

    三位昆仑弟子,被林沙一人一耳光扇蒙了,脸上火辣辣的疼,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心中又是茫然又是气愤。

    “跟昆仑派结下死仇又如何?”

    林沙脸色一冷,如同万载寒冰冻彻心肺,身上虽然没有丝毫气势外泄,却是让三位昆仑弟子心寒不已,好似眼前站着的不是林沙,而是一头荒古凶兽,正用森冷不含丝毫感情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们。

    “恕我本帅孤陋寡闻,没听说过昆仑有何绝顶高手??!”

    嗤笑出声,摇了摇头一脸不屑:“你们还是省省心吧,在牢房里好好饭省几年,等刑期满了自然会放你们出来!”

    说完,挥了挥手懒得多看他们一眼,不过是昆仑推出的几枚棋子而已,顺手就能捏死的货色,他才懒得多费手脚。

    带人将包括姜尚在内的四位昆仑弟子押送回城,又安排他们‘入住’镇守府牢房,这才慢悠悠赶去王宫汇报。

    “瞧你做的好事!”

    听完了林沙的汇报后,纣王勃然大怒一耳光将尤浑抽飞,双眼森冷满脸暴虐,冷声道:“酒池肉林的事情,你以后都不要插手了!”

    “林沙,这事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还是我亲自监工的好,省得又出了什么乱子!”

    纣王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林沙也没什么好推拒的,同时也是不想再出什么岔子。

    “问清楚没,姜尚和其身后的昆仑派,到底又何用意?”

    纣王满意点头,眉头轻轻皱起有些不耐问道。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意!”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平静道:“按照正常规矩办事就成,让他们在牢房里待上几年,也足够他们好好喝上一壶的了!”

    “那,就按你的办法处理!”

    接手的酒池肉林的监工活计后,林沙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之前强拉的壮丁放了回去,劳役工人全部换成白狄魔族的青壮俘虏。

    短短不足半月时间,这项并不算浩大的工程便已步入尾声,完工之时林沙特意请来纣王参观,得到纣王的满意回馈后便带着青壮俘虏撤了出去。

    听闻,纣王往酒池里倒了足足五十坛美酒,整个酒池所在偏殿都弥漫在一股浓郁的酒香之中。

    又听闻,纣王大肆收刮各类肉食,将其挂在酒池旁边的树枝之上,整日里跟一群裸男赤女游玩嬉戏,引得朝堂上一干‘忠臣’们大为不满。

    “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林沙对此嗤之以鼻,纣王确实玩得过火了点,可建造酒池蹂躏除了材料和简陋的伙食之外,其余基本上没任何花费。

    再说了,以商朝六百年积累的丰厚家底,纣王的日子过得太过‘滋润’又如何,根本就无伤商朝根本,就连对朝廷财政的伤害都微乎其微。

    至于酒水肉食之类的消耗,难道纣王不弄酒池肉林,每日的消耗就会小了么?

    懒得跟朝堂上那帮老古板浪费口舌,反正这些都是纣王惹出的破事,那就让他自己处理去,可惜纣王一点都没有让他清闲的意思,莫名其妙的又给他派了一个接人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