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师回朝,军民相庆,论功行赏。

    作为此次魔劫之战中的头号功臣,林沙获得了纣王的极力信任,起码表面上如此。他一举超越前面的诸多老将,直接升任纣王时代的头一位商军元帅之职,一时风光无限满朝恭贺。

    而临阵投诚的魔帅,也得到了纣王的大力‘封赏’。

    其所部两万精锐,依旧还是由魔帅执掌,因其特殊身份以及强悍的武力,纣王很是大方的将其拨入林沙麾下。

    “大王倒是好手段??!”

    无论是林沙,还是魔帅本人,都对这个决定不甚满意,不过既然纣王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魔帅一时满心担忧夜不能寐。

    开玩笑,头顶老大的实力比自己要强,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魔帅怎么能服气,同时特十分担忧老大林沙给他小鞋穿。

    在这个武力为尊的天子世界,他一个降将被老大欺负了,也没地儿说理去,总不能再举叛旗来上一波叛乱吧?

    林沙只是单纯的不爽,魔帅这厮可上当过魔君的角色,一看就知晓野心勃勃不甘人下。纣王把这厮调入自己麾下,是想借他之手压制魔帅,还是想以魔帅来牵制他林某人?

    这些念头只在他心头转了转,等封赏仪式一结束,他谢绝了一干人等的宴客邀请,直接返回自家将军府,匆匆吩咐了管家几句便头也不回进了密室。

    刚在蒲团上落座,再也没法控制,体内已经改造完毕的窍穴疯狂跳动。一股股精纯之极的‘真元’,自主从窍穴之中涌出,在宽敞坚韧的经脉之中迅速流敞奔腾。

    轰隆隆……

    心神沉静迅速进入物我两忘之境,耳中只闻惊涛骇浪一般波涛汹涌的真元流动之音。

    全身三百六十五处窍穴齐齐震动,身上的穴道位置突然散发无穷吸力。

    不知何时,一团浓郁之极的五彩天地灵气,已在头顶盘旋不去。受吸力一激轰然崩碎,化作一团五彩灵气雾团,翻滚着将林沙周身笼罩得严严实实。

    一道道狂暴的天地灵气,通过全身窍穴直接涌入身体之中,混合经脉中的真元在体内疯狂奔涌,去芜存精迅速转化成凝练的‘真元’。

    与此同时,林沙的识海之中也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代表南楚之地的荆襄一带的紫色光影沙盘,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崩塌,并重新形成一道道山川地形沙盘,与天子传奇世界的南楚地形基本一致。

    就在新的光影沙盘形成之际,脑子猛的轰隆一声巨响,一股莫名信息突然出现在识海中,让他瞬间明白了其中含义。

    南楚!

    同时,覆盖身体的五彩灵气也消散一空,体内足有九处窍穴之中的精纯真气,在狂暴天地灵气的冲刷补充下,已经完全转化为更高一层次的真元。

    哈!

    待到体内汹涌真元全部归于平静,林沙轻轻哈了口气,睁开双眼两道尺长精芒射出,照亮了整间昏暗密室,足足持续了小半盏茶功夫这才暗淡下去。

    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使不完的强悍力量。

    拳可裂天脚可塌地!

    高大的身子轻飘飘挺直站立,浑身骨节一阵噼里啪啦爆响。

    一股磅礴气势透体而出,好似洪荒猛兽苏醒一般,巍峨恐怖。

    也就在这一瞬间,高卧鹿台之上的某位老者,以及返回了灵山天坛,与灵兽龙龟重新建立亲密联系的大祭司,好似感应到了一股恐怖存在一闪即没,心头凛然齐齐望向林沙的将军府所在,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是谁,竟有如此可怕气势!

    两位老者惊疑不定,不约而同看向夜空的繁星,手指下意识推算起来。

    咦,竟是大商气运降临,南楚山川之力覆盖,难怪难怪……

    两位老者,同时推算到了某种情况,顿时脸露了然之色,轻轻点头眼中精光连连闪烁,又陷入了沉寂不知所以。

    “呼,原来是气运反馈,这世界果然神奇??!”

    好不容易,强压下胸膛翻滚热气,使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天长啸硬生生憋回了肚里,林沙过了好半晌才彻底回气。

    抑制住心头发泄发泄的冲动,他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一次商朝气运反馈,就充实了九处窍穴,按照这进度,用不了十年时间,全身三百六十五处窍穴便可全部转化完全!”

    当然,如果再有南楚平叛这样的好似,突然获增商朝气运,加速吸收转化天地灵气的速度,多来几次的话估计用不了半年时间就能达成目标。

    没错,他这次突然的实力提升,却是商朝气运盖顶之故。

    之前封赏朝会之时,纣王的封赏刚一下来,身上便起了反应。这才是他匆匆返回家里,急忙进入密室闭关突破的主要原因。

    在外头的时候,他差点没恩能够压住连连震动的窍穴,当着外人的面暴露自身最大底牌之一,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同时,识海中的南楚地形沙盘的确立,又给了他一个不小惊喜,此世界的天地认可和信息回馈,精神力与天地之间的隔阂进一步降低。

    此时的他,实力比之一天之前,又有了不小进步。最重要的是,精神力跟天地之间的联系越发紧密,冥冥中有所感应,他能使用某些推算之术了。

    天子世界就是这么吊,武功强得不象话不说,还能根据天象,以及各种卜卦工具,推算命数天理,牛比得不要不要的。

    林沙经历多世,又做过两任皇帝两次一方霸主,尤其是风云世界占据天门之后,得到了徐福遗留下的不少方士隐秘,以及各种秘术,其中自然包裹了天象和命理推演之术。

    别忘了,在风云世界初期,他还跟天下第一神棍泥菩萨混了好几年,虽说没能得见传说中的天哭经,却也学到了不少推演之术。

    在风云世界,还有其它中低武侠位面,不借助特殊的工具推算,什么推演之术都是白瞎,他也志不在此没有多做尝试。

    可是天子世界就不同了,先不说归藏连山这两部神乎其神的易书,整个商朝本就崇尚鬼神,对于祭祀之类一点都不排斥,没见就连皇家也带头搞了封建米信么,大祭司的手段实实在在摆在那里。

    更不要说,西歧还有位创造周易八卦推算之术的牛人,要是与这厮对上,动不动就被人掐指一算,想想都感觉不爽快啊。

    不仅是天象推算的问题,林沙体内的三百六十五处窍穴,自从来到天子传奇世界后,就变得极为活跃,动不动就跳出来刷一把存在感。

    他心中隐隐有个猜测,却是感觉太过荒谬连自己都不敢轻易确定。

    总之,这次南楚魔劫之战的最大收获,就是今日的突破了,至于官衔之类的玩意,他会在乎么?

    当了纣王登基以来,军中有一个元帅又如何?

    林沙依旧主管朝歌防务和治安,还是坐镇朝歌镇守衙门理事,纣王又没给他虎符,根本就调动指挥不了其余地方的商军。

    回归以前的生活,以林沙的手段,衙门里那点破事轻松就能解决,他的日子过得轻松又悠闲。唯一让他头疼的,也就是纣王时不时抽风,跟妖妃妲己想玩新鲜花样,在朝歌市面上引发阵阵骚动和不安。

    跟朝堂上那帮脑子僵化,不是谄媚纣王一个劲附和,就是脑子一根筋反对,恨不得以头撞柱表明心意的朝臣们相比,林沙的手段简单粗暴却又十分有效。

    纣王和妖妃妲己想玩新花样,行,俘虏营正羁押着数十万俘虏,无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应有尽有,每天都不带重样的足够纣王消耗许多年。

    他这种不把外族俘虏当人看的残忍手段,轻松应付纣王和妖妃妲己弄出的乱子之余,自然没得到什么好名声,被朝中的‘忠臣’们直接划贵‘奸妄’之列,就差没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了。

    林沙眼不见心不烦,心道你们有本事自己糊弄纣王去啊,把老子推出来当反面典型是怎么回事?

    外头指责的声音他听不到也就算了,谁要是敢在他面前蹦达,林沙也不介意施展雷霆手段,让一干脑子抽风了的‘忠臣’们见识一下,商军眼下唯一一位元帅的凌厉手段。

    当朝暴打‘口无遮拦’的‘忠臣’,拦着丞相比干的车驾,指着鼻子点名道姓破口大骂,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既然一干‘忠臣’将他归入‘奸妄’之列,他真不介意使使‘奸妄’的手段做一做反面角色,在猪脚还没出来之前发光发热。

    他如此无赖作态,倒是把一帮自持身份的‘忠臣’们给唬住了。

    更不要说,他职掌朝歌治安防务,手下得用的军士真心不少,想要给这帮大人们找找麻烦,实在太过简单。

    就是这些大人自身没有问题,可他们的家人呢,还有他们府上的下人呢?

    总之,一干对林沙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所谓忠臣,把林沙惹毛了之后被整得鸡飞狗跳苦不堪言。

    纣王也许看出了林沙的清闲,终于在大军返回朝歌后的第三个月,给了林沙一个大大‘惊喜’……(未完待续。)